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废天云子,追杀天月

第六百四十三章 废天云子,追杀天月

  一张金色的大弓璀璨发光,如水般的金色能量自王道手臂源源不断地涌去。  .v  d  .  m

  这张弓很不凡,王道感到它有股巨大的能量被封印了,此刻受到自己强大修为的灌注,神功当中的封印似乎有松动的迹象。

  弓弦上的龙吟宝剑发出一声声清亮的龙吟,金霞大放,剑尖的锋芒直接有十余丈。

  这是一支超级夸张的神箭,令天地颤动,给人感觉能够she下天上的日月星辰。

  看着天地精气滚滚沸腾而来,聚集在王道周身,将他衬托的如神似魔,英姿盖世。天云子与天月仙子脸色满是骇然与忌惮,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这种威势,哪怕天月仙子拥有圣器软甲护身,拥有神奇的真阳仙火镜,她也没把握能够接住王道这无可匹敌的一箭。

  天云子更是如此,自己功力再深厚,也不可能接下这一箭,这是足以射杀阴鼎初期大能的一箭!

  但他们又不明白,王道并非神箭宗的人,更加没有修行过他们的神功法决,为何他开弓的威力如此夸张?神箭宗的传人在他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孩子,天差地远。

  王道眸子流露着疯狂与兴奋之色,不知不觉,精气神再次攀升到了一个临界点,似乎将要突破某种桎梏般。

  他的龙吟宝剑在天云子与天月仙子之间来回指着,令两人时刻心惊胆战,每次被宝剑所指,浑身都会感觉凉飕飕的,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身死,粉身碎骨。

  铮!

  王道轻轻地松动了弓弦,顿时,龙吟宝剑光华大放,宛若一条金龙出渊,如流光般崩碎天地虚空,刹那出现在天云子胸前。

  太快了,空间阻力几乎成为了摆设,时间与空间在这一箭下似乎都凝固了瞬息……

  天云子大骇,浑身骨骼咔嚓作响,那是龙吟宝剑化作的金龙擦破虚空时扑面冲来的巨大压力所致。

  轰隆!

  像是世界大破灭的声音,龙吟宝剑射杀在一块金属上,在关键时刻,天云子手中出现了一面圣器盾牌,但他仅仅能催动部分威能,并无法使之复苏。

  但毕竟是圣器,坚硬程度惊人,在天云子想来,应该可以救自己一命。

  可当十几丈的金龙降临时,他才惊骇地发现,手中的完整圣兵居然像是土石一般,刹那崩碎了。

  “不!”

  天云子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黑发舞动,眸子惊恐,脸色扭曲,刹那间,浑身有大片的冷汗哗哗流动出。

  噗……

  血液洒落,由于金光太过璀璨,令人看不清里面的景象,王道也只是恍惚见到,天云子半边身子血肉模糊,一条手臂被神箭炸开了,整个人跌落了出去。

  轰!

  虚空爆碎,重伤几乎半废的天云子使用碎空玉符逃遁了,接着,龙吟宝剑去势不减,直刺那片虚空,令天云子再次发出一声惨嚎,不知最后有没有殒落。

  嗡……

  天月仙子也想逃遁,但一直有一道无比危险的气机将自己锁定,若是自己有丝毫动作,她甚至怀疑,下场绝对不会比天云子好多少。

  其实她不知,这是王道在虚张声势,他沟通准帝尊神器黑金钵盂中的器灵,令它发出一丝神威震慑此女,令她无法在自己攻击天云子时有所动作。

  嗷呜!

  龙吟宝剑一声清鸣化作流光回到王道手中,剑身流动着秋水般的金光,它越发神异了。

  这可是以诸多神材锻造的神兵,根底身后,日后必将成为一件盖世神兵。

  王道微笑着轻轻抚摸了下剑身,十分满意,他转头看向天月仙子。

  接触到王道的目光,天月仙子俏脸煞白,容颜上顿时没有丝毫血色,美目不断眨动,那是慌乱下在极速转动脑筋,在想脱身之计。

  同时,她的娇躯微微颤抖着,惊恐到了极点,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她看得清楚,连真正的圣器都被崩碎了,也就是说自己的软甲保不住自己周全。

  她第一次感觉到面前的少年的可怕,能够一箭崩碎圣兵?这种事情她以前只在一些流传的传说级战斗中听说过,可那些无不是顶尖大人物,然而,王道居然也做到了,这意味着什么?

  她在极速转动脑筋寻求脱身之计,可脑袋转动的越快,越是容易想到这些令她惊恐的事情,她的心也越乱,于是,也越发的惊恐……

  “真阳仙火镜与我的神弓,孰强孰弱,一战决高低!”

  王道左脚前进成弓步,再次开始弯弓搭箭,神弓在他神力灌输下,以极为夸张的程度被拉开,几乎要拉到极限了。

  天地精气再次沸腾,滚滚聚集想王道与神弓,龙吟宝剑爆发亿万道霞光,喷吐一道十余丈的剑芒。

  箭身如金龙,散发一股恐怖神威,天地在摇晃,日月失色。

  “你……你囚禁了我族太古师祖……纳兰冰,所以我才来对付你……你……”

  “我知道!”

  “你……本来就是你的错,你招惹了我们青叶宗……”天月仙子慌乱地说,真正面对这一箭时她才发现有多么的恐怖,想到之前天云子的惨状,浑身血肉模糊,她可不想落得那样一个下场。

  但越是不想,越是害怕,这是一种心理,能够无限地增加恐惧。

  “我知道,但也是纳兰冰主动招惹我的,而你,也招惹了我。你的真阳仙火镜不是威力很大吗,你的护身软甲不是防御很强吗,我倒要看看,究竟孰强孰弱?”

  王道很认真地回答,其实,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天月仙子手中的两大圣器,真阳仙火镜与那件护身软甲。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接触到他那不老实的目光,天月仙子更加慌乱了几分,她颤抖地问道,眼前的少年简直就是一尊魔王,令人心胆剧颤。

  她此时的这种姿态哪还有刚才出现时的高高在上,清冷如仙的神女之姿?她在别人眼中,此刻只是一个小女人!

  铮!

  王道右手再次轻轻松动弓弦,龙吟剑发出清亮的龙吟化作一条无比璀璨的金龙激she而出,其速度如风似电,刹那射杀至天月仙子脖颈处。

  一股生死危机降临,天月仙子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在生死时刻,她不知哪里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全力催动护身软甲,符文漫天,青光滔天,如海一般漾出一圈圈光晕。

  轰!

  龙吟剑射杀进那团璀璨的青光中,荡起千重浪,发出宏大的雷音。

  那件软甲真的很不凡,暂时挡住了王道的攻杀,但天月仙子并未放松,因为龙吟剑的威势仍然很前,自己的软甲漾出的一圈圈光晕正被势如破竹般破开。

  她趁着短暂的空隙,双手迅速结印,头顶的宝镜光华大放,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胸前。

  哧哧……

  一声声金铁划过瓷器的刺耳声音,龙吟宝剑冲破软甲的防御光芒,射杀在真阳仙火镜上。

  砰!

  噗……

  王道威能突破真阳仙火镜的防御,龙吟宝剑颤鸣一声倒飞而回。但是,那可怕的冲击力仍旧让天月仙子俏脸煞白,再一次喷出一大口血液,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

  唰!

  王道身形一动,接住龙吟宝剑,再次弯弓搭箭,天地精气沸腾,黄金光芒璀璨若神阳。

  铮!

  再一次,龙吟宝剑化作一条金光澎湃的金龙汹涌而出,如风似电。

  天月仙子浑身气血涌动,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变得潮红,她还未落地,再一次喷出了一口血迹。

  终于,她落地了,但是,身形还没有站稳,又一次感到一股可怕的生死危机。

  龙吟宝剑又一次袭杀而至。

  宝剑速度太快了,她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拼命催动软甲护身,希望能够使得这间圣器软甲彻底的复苏。

  但这种几率一般是不可能的,想要圣器完全复苏发挥可怕的圣威,除非实力达到一定境界,否则,即使你能够催动一些威能,但也不足以令圣器完全复苏。

  因此,天月仙子的那一丝侥幸几乎不可能实现。

  砰!

  嗤啦……

  天月仙子先以软甲挡住了龙吟剑的攻杀,再次催动真阳仙火镜。结果可想而知,她又一次倒飞了出去,内脏几乎被震裂了,喷出大口的血液。

  最令她绝望的是,这一次她居然听到了圣器软甲有裂开的迹象。

  天呐,难道跟随自己多年的宝甲要在今日被人毁掉了吗?

  天月仙子很不甘心,惊怒交加,她不知哪里来的力量,顺着倒飞的推力,直接远遁了出去。

  王道的神识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她,早有防备,龙吟宝剑飞回手中,他身形一动,向着天月仙子追去。

  三丈身躯下的他,速度无双,就是金翅大鹏也要甘拜下风,哪怕神通境界的大能施展缩地成寸也要有所不如。

  哧!

  很快,王道距离天月仙子只有三十里之遥,隔空打出一道璀璨的剑气,割破大片虚空,斩在了她的后背上。

  由于惊恐之下,天月仙子居然被王道斩实了,或者说,她的精力全在逃跑之上,根本没有想过要再与王道纠缠。

  嗤啦!

  剑气斩在后背,火辣辣的疼,但好在攻势被软甲挡住,并没有受伤。

  可是,虽然没有受伤,她更加愤怒,因为背后的衣衫被王道给斩碎了,若非有那件宝甲,她白皙的玉背将毫无掩饰地呈现在背后的王道眼前。

  后背衣衫尽去,王道在盯着天月仙子后背那件青光闪闪的软甲观看,双眼放光。

  “居然参杂了一点点的碧水绿金?难怪那么结实,喂,赶快将软甲交出来,否则被我追上将亲自动手给你扒下来……”

  王道冲着远处大喝,令天月仙子险些一个栽倒,她回头愤怒地看了王道一眼,然后拼命奔逃。

  “这个该死的无耻魂淡……”天月仙子心中不断咒骂,诅咒,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啊?

  看样子,她身上应该没有携带碎空玉符之类逃跑的至宝,或许是因为她对自己实力的自信,或许是这种东西太过珍贵,哪怕来自隐世宗门的她,也很难寻到一枚。

  其实,她并非没有,而是将身上的那一枚碎空玉符给了小师妹,也就是之前刺杀王道逃遁了的那名鬼剑阁的女子。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