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八百六十章 魔君的时代

第八百六十章 魔君的时代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魔君离去,方到此刻刚才一直压抑着情绪的众人才终于爆发,炸开了锅。【舞若小说网首发】

  人人都为魔君的强大所慑服,无不赞叹与敬佩。

  所有人都清楚,魔君的时代来了,他已经真正崛起,那些老一辈的顶尖强者不出,无人可与之争锋。

  不说别的,单凭魔君那恐怖的速度而言,哪怕归一境的强者也很难威胁到他。

  许多老一辈人摇头叹息,似乎在感叹岁月的无情,从而淹没了他们这一代人的光彩。

  或许也可以说是魔君的光彩太盛了,盖过了这些老一辈的人。

  消息迅速传出,传至各大势力耳中,许多人抱着不一的态度,有人感叹,有人不悦,有人惊恐。

  各大圣宫与帝皇世家的传人感到了如山般的压力,心头沉甸甸的,魔君两个字如今重俞万钧,横亘在这一代青年人的面前难以超越。

  “魔君,我西门战不会输的,你不过暂时领先而已,终有一日会死在我的手上。”西皇世家的西门战说道。

  “魔君,我要杀了你,我要超越你,等着吧,不久之后我西门狂定要亲手将你斩杀。”被王道压制了数年的西门狂在家族中怒吼着,他被族中长辈救出后,便家族倾尽资源栽培,修为迅速提升与蜕变着。

  此刻他正被族中的长辈扔在一片可怕的禁区中,四周阴风滚滚,如刀锋般的风刮过,怒号着。

  此人的潜力确实可怕,在短短近一年的时间,被多番压榨,已经达到了神通巅峰之境。

  “魔君,我轩辕初雪与你不共戴天,在天路等着吧,定要将你斩杀。”轩辕世家中的一名女子自语着,她的九个兄弟被魔君几乎斩杀殆尽,族中青年一代也近乎绝灭,苦大仇深,注定双方是宿敌,化解不开。

  不光轩辕初雪在愤怒地言语,轩辕世家的所有老家伙们此刻都在咬牙切齿,杀机涌动,纷纷聚集在一座殿宇中商量着什么。

  “可恶,若非我轩辕世家与族中意外失去了联系,那些狗奴才如何敢无视我轩辕世家?我轩辕世家又怎会三番两次沦为笑柄?”一名老者怒吼着,他口中的奴才有些耐人寻味。

  如果王道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明白他说的是那些黑袍人。

  如今轩辕世家没落,手中在黑袍人一脉的力量只有很小的一支,轻易不敢动用。

  自从上古时代的老祖消失,族中失去了掌教令牌后,威望早已不如当初,过去这么久的岁月,他们的家族与黑袍人的关系已经越来越淡,几乎被黑袍人给踢出了那个圈子。

  闻言,族中其他老家伙也一阵愤怒与不甘,发了一阵牢骚后,互相不知道商谈着什么事情。

  天龙圣宫之中,龙盖天一头火红的长发飞扬,盖世龙威弥漫,体内潜藏的力量几乎要冲出来崩裂天地。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一股战意在胸中奔腾着。

  小龙王在一片金色的池子中长啸,气势滚滚,内心翻涌不止。

  天妖圣宫中的金翅小鹏王站在一座高山,犀利的眸子穿透了一道道云朵,气息很暴躁。

  虽然金翅大鹏与王道的关系极好,但这头暴躁的死鸟却并没有与王道化开恩怨的意思。

  这些年来王道突飞猛进,压得他不敢触其锋芒,只能退避。如今他体内的金翅大鹏血脉已经开始真正激发,他即将进入一个爆发期,相信不久之后便有自信与魔君一战。

  北皇世家的姬无伤、一片什么地方的金赤逸、青叶宗的纳兰冰以及在一片冰殿中的凤仪仙子,这些人全都不平静,全都因为魔君而不平静。

  天一圣宫的帝尊血更加疯狂,他本就天资纵横,最近却一直被魔君的名头给压着,愤怒之下,居然又跑去闭关了,去了一片生死禁地之中闭关。

  中皇世家的古风、东皇世家的东方羿轩两人静默片刻,毅然不顾族中长辈的阻止,走向了族中的一片残酷的历练地。

  魔君两个字席卷天下,盖过了老一辈人,压得青年一代心头发堵,几乎全都发了疯。

  但魔君两个字的影响力远远不止这些,有人在惊恐,有人在绝望……

  谢家、陈家、董家等几大家族便是在惊恐与绝望中,今日他们如临大敌,在第一时间开启了族中的大阵,将所有强者都调回族中。

  每个人都在发抖,每个人都在惊恐,也有一些人在后悔。后悔的是一些老家伙,他们在后悔设计让魔君与那些异界青年交锋,后悔出卖了魔君身边的人。

  或许如果没有这一件事情的话,魔君应该暂时不会动他们的。

  可惜已经发生了,已经晚了,毕竟对他们来说那或许是最后一次翻盘的机会了,所以他们动心了,现在绝望了。

  南宫世家中的沈千浪,此刻得知王道要对付那几大家族,神色无比阴沉。

  “陈家……陈落云……”沈千浪轻语说着这个名字。

  “你要去报仇?”南宫虎在旁边问道。

  两人相交密切,关于沈千浪的事情他已经知晓了,此刻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沈千浪摇了摇头,如刀削般的脸上一片冰冷:“王道会给我留着陈家,日后我亲自报仇。”

  王道已经拥有了傲视天下的实力,但他还没有,无法斩灭一个圣人世家,所以他还要继续等,等着为母报仇,杀了陈家家主陈落云的那位狠毒的夫人。

  “你去哪里?”南宫虎问道,这个家伙明明说的是不去报仇,怎么却往外冲去了,莫不是刚才在说反话?

  “我先告辞了,去找我师父。”沈千浪说道,他以前说过他的师父是一位隐世高人,无比神秘。

  ……

  “啊?魔君?”

  “魔君……”

  一座巍峨的城池,气派恢弘,城高十丈,尽显古意与沧桑。

  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城池,是一座圣人城池,此刻城中瑞彩条条,腾起道道烟霞。

  城中已经开启了最强防护法阵,一层璀璨的能量罩将古城笼罩当中,圣则丝丝缕缕,宛若闪电般在光罩层跳动着。

  这是一座圣人法阵,但如今已经残破,不复昔日之威。但还是很可怕,哪怕归一境的大能也休想轻易击破,是如今谢家的底蕴。

  天地突然变得明媚起来,金光灿灿。

  一片浩瀚的金色汪洋滚滚而来,淹没长空,一名白衣青年高踞云端,脚踏金浪,负手而立,宛若一尊超然九天的君主般俯瞰着脚下这座城池。

  看着那道身影,下方城池中的谢家人齐齐惊呼,声音颤抖的厉害。

  那个人终于来了,他来了……

  “魔君,你不要太过分了……”一名阳鼎七层之境的老者对着云端的青年吼道,但明显的底气有所不足,他指向云端的手指都在情不自禁地颤抖。

  “魔君,是魔君来了……”然而一些后辈太不争气,他的声音几乎被这些乱七八糟的恐惧的声音给淹没了。

  “魔君大人饶命啊,魔君饶命……”

  一名名谢家的后辈自己哀嚎道,面色惨白。

  这种白并不是纯粹的吓得发白,而是一种很虚弱的白,明眼人一看就是被一些俗秽之事所致。

  这几家的人名声一直很烂,行事也很烂,家族子弟更是肆无忌惮,横行霸道惯了。

  “都给老夫闭嘴,闭嘴……”一名阳鼎初期之境的老者气得怒吼道,这帮后辈怎的这般不争气?

  难怪家族将要灭亡,这么下去怎么可能不灭?

  于是,他们想到了族中一个非常优秀,非常出色,一个让他们骄傲的子弟,谢绝天!

  那是一名昔日间可与魔君争锋的绝世妖孽,可惜,族中昔年太对不起他了,这名后辈没有再回到族中。

  “给了你们一些时间准备,都准备好了吗?”云端上,魔君轻语道。

  准备好了吗?准备什么?准备应战还是准备受死?

  这句话仿佛是一个魔咒,自云端飘来,飘入每个人的耳中,然后所有人内心没来由地一颤。

  “魔君,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过分了,我谢家愿付出足够代价与阁下化解恩怨。”一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他是这一代谢家的家主,此刻面对魔君的威势却不得不低下头来。

  魔君高踞云端,黑发随风轻飘,负手而立,并未言语。

  见此,谢家所有人心中咯噔一下,他们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其实他们明白这是不可能的,魔君的时代已经到来,对方要杀他们谢家来立威。可明知不可能,面对这灭族危机,他们也不得不厚着脸皮一试。

  “魔君,做人留一线,我谢家这些年在你魔君的名声以及南皇世家的威慑下,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难道你还不肯罢休吗?”

  魔君依旧未曾言语,只是抬起了手掌。

  “魔君,你何必咄咄逼人,我谢家的大阵你根本就破不开,奈何不得我等,不如双方各退一步如何?”

  唰!

  金光一闪,漫天金浪碾压而下,所有人变色。

  “魔君,你太自大了,你破不开我族的法阵……”

  这人刚说完,便响起一阵隆隆之音,万千金浪汹涌,将整座古城都淹没。

  啊……

  谢家古城内,一片残肢断臂,血流成河,一尊尊平日高高在上的强者连反抗都来不及,躯体纷纷爆碎。

  “这……不可能……”谢家的家主以及几名阳鼎之境的老者惊恐地爆退,满是骇然的神色。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