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太古诸强血脉引起的震撼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太古诸强血脉引起的震撼

  王家小世界主殿的大厅中,人们看着一个个流光溢彩的玉瓶,离开的脚步再也挪不动了,十大圣宫与各大帝皇世家的大长老也不例外。【】

  所有人眼睛发直,几乎要瞪出来了,面色发呆。

  “魔君大人,这是……”

  魔君见到这一幕后,心中冷笑,这些老家果然是无利不起早。

  “本君昔日入太苍历练,有幸得到帝尊留下的遗泽,此乃太古时代各族的至强血脉。”魔君淡淡地说道。

  ‘哗’的一声,人群炸开了锅,满是不可置信。这……这竟然是昔日太苍帝尊留下来的?

  那……这也就是说明了这些都是太古时代曾经纵横无敌的强大血脉。

  天呐,怪不得,怪不得魔君手上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逆天的血脉,甚至有的都不曾听说过,原来……原来承自太古。

  许多人内心震撼,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血脉的来头竟然这般大。

  “想必帝尊早已推演出这一世的苦难,故而留下这批力量。本君上体帝心,有意为各条血脉寻找继承人,圆帝尊苦心。”魔君继续说道。

  听闻此话,人们激动了起来,面现狂热,躯体颤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上……掉馅饼了?

  还是极大的能够撑死人的馅饼!

  想到这里,人们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着急离开,同时开始同情那些离开的势力,如果让他们知道前脚刚走,便掉下了一场绝世大造化,恐怕会后悔地打断自己的双腿,痛恨自己跑得太快。

  “魔君大人心忧万民,我等深感敬佩。”

  “魔君大人仁慈,我等敬佩,深感大恩。”

  “魔君大人心怀天下,以大局为重,我等感激涕零。”

  许多老家伙深深一礼,几乎要五体投地了,各种拍马之音不绝。

  “呵呵,小友大义,老夫佩服,没想到我天龙一族的纯净金龙血脉会再现,实在意外。为感小友大恩,老夫回去定会禀明宫主,以厚礼回报。”天龙圣宫的大长老也无法保持平静,站起来郑重地抱拳一礼。

  但老家伙异常狡猾,似乎明白了魔君的用意,妄想这般蒙混过关,魔君怎么可能答应?

  果不其然,有这老家伙带头,其他的几个老家伙也开始厚着老脸打马虎眼儿。

  “呵呵,诸位误会了。本君深体帝尊苦心,既然身负使命,自然要肝脑涂地,为各条血脉寻找到最优秀的传人。今日抛出此事,便是要诸位帮忙留心一下,毕竟诸天万界如此之大,绝世妖孽多不胜数,本君一人力有时穷,生怕错漏。”

  魔君打了个哈哈后,这般说。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浇灭了众人内心的美好幻想。魔君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哪怕这当中有你天龙圣宫的血脉,有你孔雀一族的血脉,有你天妖圣宫的血脉,也未必要给你们。毕竟,诸天万界中也有许多的龙族、孔雀一族等,本君要找到真正的优秀者。

  当然,魔君的这句话或许有几分真意,但更多的是威胁,是条件。

  众人面面相觑,不禁觉得好生为难。魔君这是在以消灭暗阁一事与他们做交易啊!

  一时间,无人说话,每个人的面色都发苦。

  当然,南皇世家与天机圣宫除外,这两大势力与魔君交情不一般,浑然没有将魔君的话放在心上,正悠然地看着这场好戏呢。

  能够见到天下所有大势力吃瘪,这可是几万年都难得一见啊!

  “好了,本君不想浪费时间,在便此明说。”

  “想要得到这些至强血脉可没这么容易。其一,答应本君的协议,拿出足够的诚意,全力协助本君消灭暗阁。其二,你等族中选出血脉继承者,带来让本君亲自过目,必须本君满意方可。还有,这些圣血本君暂时不想分配,尔等就不要打主意了。”

  “诸位请回!”

  魔君很果断地说明了自己的意思,没有给众人一丝一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众人面色发苦,还想再说几句,但见到魔君那冰冷而坚定的神情时,全都识趣的闭嘴不言。

  遇到这么一尊强势的青年霸主,神仙也没辙。

  而一些弱小的势力则黯然摇头,不断叹息,恐怕自己族中是没什么希望了。

  “朵朵留下!”

  见到一脸委屈与黯然的候家小女孩儿,魔君淡淡说道。

  在黯然与绝望中要转身要离去的候朵朵听闻魔君的呼唤,娇小的身躯顿时一震,随后便被一股喜悦充斥心头,急忙转身,欢喜与激动地对着魔君跪拜下去。

  她本以为魔君根本就没有将自己这个弱小的后辈放在心上,早已因刺杀一事震怒,而忘掉了自己刚才那小小的请求。

  是的,哪怕事关自己生死,但在她认为在高高在上的魔君眼中恐怕也只是一件小事,未必会记在心上。

  可她万万没想到,魔君大人并没有忘,不由得好生感激。

  看着那张美丽中带着青涩的小脸蛋儿,以及那双漂亮的大眼中充斥的辛酸、喜悦、感动等情绪,魔君知道,这个清雅而倔强的小女孩儿这些年来承受了多少痛苦。

  他的面色柔和了下来,双手虚托,示意小女孩儿起来。

  方到此时,侯家的那位老者才反应了过来,就要对魔君行大礼,却被对方一摆手制止了。

  魔君起身,宝座之上走下,来到候朵朵身前。此时没人了,南宫仙儿、青云等人也不顾的保持什么仪容,纷纷过来凑热闹。

  “是谁指点你们来找本君的,本君可没有神医的名号,并不会治病。”魔君看着侯家人问道。

  于是,侯家那名老者便将去北皇世家求医而无果,然后去了天机圣宫,复又无果,最后有位长老指点自己前来求医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天机圣宫,不会是月紫妖说的吧?”魔君心思一转,不由得猜测道。

  因为月紫妖一直对自己强大的气运极有信心,她一直信奉诸多不可能之事在自己身上都有可能发生奇迹,所以……不是天机宫主便是月紫妖的吩咐。

  “怎么样,你真有办法?”南宫仙儿与青云等人不由得好奇说。

  小姑娘候朵朵也充满希望地看着他,内心极为忐忑。连天机圣宫都没有办法,在她认为,魔君便是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否则,自己大概也只有接受无情的命运安排了。

  魔君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朵朵的小脑袋说道:“我暂时没办法。”

  他早已用大神通观察了下小姑娘的身体,确实如之前所说那般,她的经脉异常窄小,且极为脆弱。据他估计,恐怕在她突破到天凡之境时,其经脉便会承受不住而尽数碎裂,最后连心脉都会断裂而亡。

  啊?

  众人惊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你没办法怎么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青云很无语地说道。

  “就是,你怎么还能说的这么自信?”南宫仙儿也奚落道,这家伙没办法还将人家留下来干嘛,偏生这句话还说道那么的莫测高深。

  魔君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先天不足的问题最是棘手,例如你南皇世家的那位前辈,经过那么多年最后不还是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导致终生无所寸进?再例如你的母亲,生下你之后,哪怕以你南皇世家的庞大底蕴不是也束手无策?这种古往今来近乎无解的问题我一时之间怎么可能解决得了?”

  “也是!”两人听着点头。

  南宫仙儿见到候朵朵听到魔君那很干脆的一句没办法后,小脸儿便苍白了下来,大眼中水雾弥漫,似乎有些绝望了。

  “朵朵乖,别担心,肯定会有办法的。”南宫仙儿安慰道。

  “以你的修炼速度,还有多久会突破到天凡?”魔君问得。

  “其实朵朵从半年前就停止了修炼,但身体却会自主吸收天地精气,反而一路破关,半年时间从觉醒五层便突破至开藏,不修炼的速度都比别人快很多。且随着境界提升,突破的速度也越来越开,恐怕距离天凡之境顶多半年左右。”候朵朵说道,声音极为清悦与雅致,却透着一股浓浓的惆怅与担忧。

  听闻,众人大惊,这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体质,太逆天了。

  “半年?”魔君皱眉,时间太短了,眼下他又要忙着对付暗阁,恐怕很难有什么办法。

  “顺其自然,不必担心,至少我保住你性命不是问题,只要性命无忧,总会有希望。”魔君说道。

  “朵朵就先留在我这里吧,族中不必挂心。”然后,他对着侯家的老者说道。

  “好,老夫先替族中谢过魔君大恩,一切摆脱了。”老者诚恳地一抱拳,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便交代了候朵朵几句离开了。

  ……

  今日,各大势力的代表从王家小世界出来后,便带回了一则惊天动地的消息,引得整片世界都沸腾了起来。

  魔君手上有诸多失传的强大血脉!

  这条消息一出,顿时所有势力都坐不住了,正在族中召开紧急会议,就此事深入探讨。

  而那些前脚最先离开的势力的代表人物听闻后,不禁脸色苍白下来,因为魔君发话了,离开的便没有资格参与。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