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九百四十二章 第一个弟子

第九百四十二章 第一个弟子

  众人看着桌案上的账目本心情有些沉重,无论怎样也无法相信一个生死至交居然会出卖自己。

  但账目在眼前,再加上欧阳世家无故失踪,铁一般的事实由不得人们不去相信。

  此事注定还有下文,不会就这么消失,且现在也想不通,真相须留待日后揭开。于是,魔君等人也不再去思考,开始讨论些许别的东西。

  不长时间,西皇世家与北皇世家的大长老亲自前来领取报酬,准确地应该说是换取报酬。

  诚意十足!

  尽管这两家在此次的剿灭暗阁的协议中被魔君坑了许多,平白损失了诸多力量,但却不敢有什么怨言,反而像是要反过来补偿对方一样。

  北皇世家带来了一对近乎要成精的雪参,近乎十万年的年份,都快化成长生不死药了。

  一对老参刚拿出来,便有股惊人的灵性蔓延在这座大殿,一时间这里的灵气都变得浓郁了许多。

  这是一对极为稀有的雪参,一直在北皇世家的药园子里生长了近乎十万年,彻底长成了人形,像是一对老翁一样,活灵活现。

  青云等人看着这对老参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上面散发的香气实在诱人,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南宫仙儿好奇之下拔下了一缕参须,乐滋滋地咀嚼了片刻,立刻她身体光芒大放,浓郁的精气自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渗出,整个人光彩照人,看起来极为耀眼。

  所有人咂舌,这老参竟然如此的逆天?

  绝对是一宗至宝啊,不会比魔君的九头灵芝差!

  双方心照不宣,都没有点明,但意思不言而喻。

  魔君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挥手间一道血光飘出,给了对方一条太古至强血脉。

  西皇世家则带来了一方金液玉池,里面黄金灿灿,流转着一股惊人的精华力量。

  经过西皇世家的大长老讲解所知,宝池本身便有不可思议之功效,准确来讲这座池子叫做天启造化池,具有压榨人的潜力,洗髓伐毛,改善资质之功效。而池中的金液更加不可思议,金液之功可更大程度的激发人的潜力,悟道以及增加突破境界的几率。

  据西皇世家的大长老所说,这方宝池曾经相助过西皇世家某些前辈凝结了紫色道丹,虽然只有寥寥数位,但却真实的发生过。那数位曾经都之时资质平凡,在所有人看来都没有希望凝结成紫色道丹之辈,但最后却成功了。

  这方宝池在西皇世家存在久远,早就了无数带优秀子弟,意义非凡,极为重要。

  而今他们将这方宝池挪了过来,诚意自然已够!

  魔君笑了笑,双方又是心照不宣,交易完成。

  对于两家的诚意,魔君非常高兴,尤其是后面这尊宝物,再加上他这位可以主宰时间力量的祖帝传人,想必王家的实力会在你短时间内提升一大截。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座天启造化神池的功效有限,以自己如今的境界并没有什么用,估计顶多能够影响到神通境界罢了。

  在这两家的人走后,不长时间王义天便自天外归来,身上轩尘不染,自有一股超然之气,完全不像是刚刚与四尊恐怖的杀圣厮杀过的样子。

  “爹,怎样了?”他大喜问道。

  “放心,就这几个小角色在我手上还翻不起什么大浪。”王义天说道,然后便离开了。

  天路要十年之后才能开启,如今还有将近九年的时间,看似还很远。

  上官少凡、火凤儿等人在此处住了有半年多时间,众人相互论道切磋,进步飞速。

  一日,魔君找到了金翅大鹏。

  “看来你这段时间过的还挺悠闲的。”魔君微笑地说道。

  金翅大鹏脸色一冷,锐利的眸子落在人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这段时间来有些烦躁,很阴郁,但并没有说出来。

  此刻见到魔君这副姿态不由得一恼:“你什么意思?”

  魔君尴尬一笑,没有再刺激这家伙:“当初染上的诡异气息有感应了吗?”

  金翅大鹏闻言一怔,随后脸色一沉,但内心还是有些微的感动,这家伙还记得。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便是在下个境界了,最近我便感觉心神不宁,很莫名其妙。”他很冷漠地说。

  当初在太苍帝尊的传承地内,魔君因为疯狂地前所未有地激发出了第十种人身宝藏,似乎惹到了冥冥中的某种存在,天降血雨,刮起阴风,飘着森绿染着紫黑血液的毛发,有一件绿袍与红袍走来。

  便在那时,金翅大鹏很倒霉的被一撮毛发沾身,当时便感觉浑身冰冷的厉害,内心颤抖,惹上了与魔君类似的因果。

  古有传说,惹上这种悚然因果,今后便会发生不测。通常会在冲击某个境界之时被某种生灵悄然带走,或是元神在无声无息中被什么东西牵引出体内消失,等等可怕的事情。

  魔君当初在天凡谷时承诺金翅大鹏有朝一日为他驱除这段因果,可当初他却小看了这些因果的力量。

  不过好在这么多年来,金翅大鹏运气很好,再凭借天妖圣宫一些震邪化解因果业障的宝物,一路冲击到了阳鼎之境还无碍,并没有发生什么。

  但是,恐怕他熬不过下一个境界了,这也是最近他一直担心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已经洗涤了身上万般因果,突破境界时再也不会发生一些恐怖的事情。”魔君很可恶地笑着说。

  “什么?”金翅大鹏以为自己听错了,非常难得地惊呼出声。

  魔君说出这番话,自然是要为他驱除身上的因果之障。

  当他将那一炉子佛尊丹田中的神液拿出来时,金翅大鹏被那灿灿的流转不朽神性的光芒耀的差点儿晕过去。

  “这……这是……”他下意识地问道。

  “要不喝一口尝尝?”魔君戏虐道。

  “滚!”金翅大鹏自牙缝中挤出了这个字眼儿来。

  喝一口尝尝?喝不死你丫的,神液中蕴含的那股先天性的无形威严几乎让人的灵魂都在发颤,里面蕴有绝世伟力,估计一滴抛出就能够击杀不少强者,谁敢喝?

  接下来带给金翅大鹏的震撼连续不断,震撼源自于佛尊的丹田神液,源自于王道本身跳进了这座装满神液大炉子中,源自于他吸收过神液中的精华,虽然只是一丝罢了,但好在没死掉,熬过来了,源自于很多很多……

  当然,最重要的是源自于金翅大鹏自己也要跳进这座炉子中去。听闻到这个消息后,金翅大鹏险些晕死过去,这跟自杀有什么两样吗?

  “我又不是你这个变态,你要我跳进去?老子还能活吗?别说什么坚持,什么天资,什么道心的,是人跳进去就会立刻死掉!”金翅大鹏爆吼道。

  魔君闻言一怔,看着恼怒的金翅大鹏他没敢说出‘难道你是人’这个疑问,他皱眉思考,金翅大鹏虽然血脉强大,肉身也强悍的没的说,但不得不承认距离自己当初的肉身强度有些差距。

  或许这真的不适合他。

  一池子的神液不行,那一滴总该行了。

  这便是魔君想出的办法,让金翅大鹏吸收掉一丝神液中的精华,然后运转全身,再配合自己如今已经深不可测的真我之力,应该足以洗涤他的一身因果。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金翅大鹏惹得因果不是很严重,比起魔君那凶猛的程度差了千万里。

  ……

  这一天之中,王家小世界的某座密室中,一直在响彻非人的凄厉惨嚎,声音低沉而暴躁。

  虽然是一滴帝尊神液,但那可是帝尊神液,寻常人怎能承受与吸收?

  经过魔君催动熔天炼地全力相助之下,终于,这座密室在一天之后,‘轰’的一下子爆发出一股绝世之威。

  金翅大鹏不仅成功的洗涤了自身因果,且因吸收了帝尊神液的缘故,浑身发光,获得了一场难得的造化,正在蜕变中。

  魔君略有疲惫地走出密室,留下金翅大鹏在继续蜕变。

  “师父!”刚走出密室,在这里守了一天的候朵朵乖巧地地上一块湿毛巾来。

  在这半年来,小姑娘再没有怎么修炼,但修为还是狂猛地飙升到了开藏六层之境,这还是在后来王义天施展了莫测手段,刻意压制的情况下。

  但也幸亏如此才缓和了她的危机,导致魔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解决她的体质问题。

  在小女孩儿乖巧与机灵下,不断地央求着拜魔君为师,不断地用那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他,终于某一日魔君松口了,候朵朵成为了魔君的第一个弟子,也是暂时的关门弟子。

  魔君接过毛巾,擦了擦脸,感觉这一天的疲惫消除了许多。然后他柔和地看向自己这个乖巧伶俐的弟子,轻轻地点出一指,一道光华没入其眉心中,化作大量的信息融于识海。

  “从今日开始,你只修炼这片经文,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做。”魔君淡淡说道。

  对于朵朵的体质问题虽然还是束手无策,但这半年来他从没有停止过思考。刚才的那篇经文乃是当初凝聚十颗道丹的无名典籍,他将那一部分经文与天凡谷神功相结合,费劲半年时间终于改善成功。

  “这篇经文可凝练修为,渐积渐厚,使你的减缓你的突破速度,境界也会随之慢慢跌落。当然,当凝练至一定境界时,境界还会提升起来,但会相对慢上许多。不过这样还是阻止不了你体内的灵气越来越多,所以,你不要动用功力,免得伤了经脉。”魔君解说着。

  闻言,小女孩儿大喜,乖巧地说了一声“朵朵让师父费心了。”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