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九百五十一章 踏天路

第九百五十一章 踏天路

  先前震撼性的一幕仍旧回荡在人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面色一片茫然。

  在众人心中那恐怖无比的漩涡,宛若禁区一样不可踏足的地方就那么被一名名青年霸主一拳或一掌给震开了。

  现在想来恍如一梦,是那么不真实!

  在人们的认知中,进入那个地方与自杀可是没什么两样的,他们知道这些青年霸主能破开,但没想到会这么的轻松的破开,以至于让人们疑惑是否产生了幻觉。

  不是幻觉,是真实的,天地八方正有大片大片的雷霆垂落,那一片又一片漆黑的云层几乎要相互衔接起来,将这片世界都要遮住了。

  呆立了良久,众人终于回过神儿来,不由得摇头苦笑。

  如今他们算是真正的认识到了自己与那些青年霸主间的差距远非一丝一毫,也远远不止天与地的距离,还要更远些,远到让人们感到绝望。

  隆隆!

  一挂又一挂金色的天河垂落,无比狂暴的自九天奔涌下来,劈的时空都乱了,仿佛直要劈开一片远古蛮荒,景象十分可怕。

  归一境的天劫非同小可,这是一种质的跃迁,为圣人境做铺垫。踏入这个层次,便站立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

  各大青年霸主积累了这么多年终于爆发了,要真正的主宰这个时代,老一辈人正式退居幕后。

  只是归一境的天劫太可怕,哪怕是他们也无法轻易度过去,青年一代中肉身最强者要数魔君的分身,本来按道理说他渡劫应该算是最轻松的一个。

  事实不然,由于天凡谷的盖世法逆天而行,与天地意志争锋,为大道所不容。故此,他要遭受天地的反噬,天劫比起其他人格外恐怖。

  此时最惨的要数魔君的分身。

  今日简直要疯狂了,隆隆雷声不断。炸的土石飞溅,一片又一片的大川消失不见了。

  此时足足有十几名青年霸主在渡归一境的大劫,这么多人的天劫一起降临,虽然是分布在四面八方,相互不干扰,可就算这样,还是非常的恐怖。

  听着浩大恢弘的雷音。像是元古战场开启了,亿万兵马在厮杀。混沌汹涌,天崩地灭,要再次重开天地。

  人们不由得头皮发麻,感觉这片世界都要被劈的支离破碎掉了。

  天劫足足持续了一整天,直至黄昏,还有依稀几声宏大的雷霆响彻。

  至此,青年一代的霸主级强者终于越过了这个层次,彻底完成了蜕变。

  至于渡劫所付出的代价,每个人都很不轻松。最后几乎被劈掉了半条小命儿去。

  最凄惨的莫过于聂天行,浑身被劈得皮开肉绽,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完好的地方,骨头都被劈碎了不知多少根。

  隆隆!

  聂天行盘膝端坐,气血蒸腾,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体内流转,浑身模糊的血肉以及碎裂的骨骼开始蠕动重续。一身可怕的伤势在以超乎常理的速度修复着。

  这不是长生术中的疗伤篇,盖世法不修天地,只修自身,无法修炼长生术。但天凡谷的这部不世法决自有一部疗伤神术,以前聂天行的境界还低,无法运用。如今他突破到了盖世法第三重,早已练成了那篇经文。

  至此,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各大势力的传人顺利渡劫,都在恢复伤势与稳固境界中,并没有人急着踏入天路去。

  虽然现在是第七天,最后一天。但众人在渡劫之前踏入漩涡留下的一掌可不是白留的。

  漩涡被先后轰开了十几次,也就相当于十几人闯过了漩涡,所以并不需要担心通往天路的空间光道关闭的事情。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诸如小龙王、姬无伤、西门狂、纳兰冰等人并没有在今日破入归一境,这些人或是与魔君相差太大,或是在当年被魔君压制的很凄惨,虽然经过十年的时间已经赶上来了,但还是差一些,不过估计不久后应该也要踏入这个境界了。

  ……

  聂天行的分身在疗伤完毕后,稍微巩固了下境界,便起身回到了王家小世界中。

  经过这次天劫的淬炼,他的修为无疑又强上了一个层次,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不可抗衡之感,极为迫人。

  一时间,天地间的喧嚣又平静了下来,但比起往常来说还是要热闹许多。

  随着一名名青年霸主成功渡劫,疗伤与稳固修为之际,人们便开始猜测第一个踏入天路的会是谁。

  “我猜一定是魔君、南宫惊云大公子与月宫仙子中的一人,他们三位走阴阳入圣一道短时间无法成功,但也早已深不可测,本身又无恙,应该会很快进入天路中。”

  “不错,我也这般想,据闻魔君与月宫仙子交情匪浅,再加上南宫世家仙体的关系,说不定他们四人会联手进入天路呢。”

  人们议论纷纷,有人的赞同,有的人提出反对意见,认为会是第一个渡劫成功的诗轩最先进入天路,或是圆一,古风之辈。

  这个问题有些无聊,第二天便有了答案。

  所有人都没有猜中,是一个众人都没有想到的人最先踏入了天路中。

  准确的说,没有人认识这人!

  这是一个极为神武的黑衣青年,站在云端之上,如夜色般漆黑的长发飘舞,风姿卓绝。

  人们有种错觉,随着他那极为漆黑深邃的长发飘舞,天地中仿佛笼罩了一层无形的夜色,又像是他的头顶上顶着一片看不见的夜穹般。

  这是个很神秘的男子,让人看不透深浅。

  在人们的震撼中,他一步跨入那片恐怖的漩涡之,周身夜色浮现,自动隔开了那些可怕的天光与罡气。

  然后‘轰’的一声,他大袖一甩,便这样轻松地击穿了数万丈漩涡,脚步迈出,到了漩涡尽头,进入了空间光道中。

  嘶!

  众人内心充满了震撼,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道消失的身影。

  “这……这是谁啊?”

  有人疑惑地问。

  然而周围的人都齐齐摇头,纷纷表示不知。

  如果魔君在这里的话一定道破此人的身份,妖夜!

  这是一个惊艳的男子,他在天凡谷众弟子中就是一则传说,永远无法打破的传说。

  这位曾经与魔君的分身一起择取盖世法,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也取得了一步准禁忌仙经,无比可怕。

  他从来没有现世过,一直在天凡谷内潜修,如今终于出世了,刚出来便展现出了一身莫测的手段,震慑众人。

  妖夜第一个进入了天路,随后的几天里一直没人再出现。

  知道七日之后,神秘如谪仙般绝艳的诗轩自道初圣宫走出,踏入了漩涡中,进入天路。半天之后,佛初圣宫的圆一也进入了天路中。

  第二天,帝尊血、古风、龙盖天、谢绝天之辈基本上都进入了天路,三天之后,大多数人都离开了。

  “喂,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动身?”

  王家的小世界中,青云对着王道的分身问道。

  “不急,再等等。”

  “那我可先走了。”青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先一步离去。

  又过了两天后,赵正也向王道此行,离开了道之世界,进入天路当中。

  魔君的本尊仍旧在闭关,丝毫不着急。

  一座朦朦胧胧的法阵中,他的本尊盘膝端坐,体表有阴阳二气流转,他的脑海中正在回忆着一幅极为玄妙的画面——阴阳太极图!

  这幅画面是当初神魔大墓的墓主人在最后苏醒,冲击帝尊神位时演化出的一幅莫测天图。

  当初他凭借强大的元神以及惊人的记忆力强行将这幅天图铭刻在了脑中,已经参悟了近十年了。

  这幅天图乃是无价之宝,凝聚了大墓主人一身仙道的领悟,蕴含接近圆满果位的奥义,它的价值不亚于一部帝尊古经。

  而魔君之所以要选择阴阳入圣自然不是自大狂妄,也不是吃饱了撑的或是活腻歪了,而是因为这幅太极阴阳图的缘故。

  正是有此图,才让他生出了走阴阳入圣之道的念头。

  而南宫惊云选择此路,估计是也有这部分原因,但他未必如魔君一般在当时将天图完整地铭刻在识海中,或许更多的原因是他在大墓中年得到的那面石碑。

  至于月宫仙子,这个女子最是不可测,她修炼轮回天功,极为神秘,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一天之后,魔君的本尊终于出关了,准确地说他是被人逼着出关的。

  南宫惊云突然造访!

  “为什么?”南宫仙儿撅着小嘴,一脸的不乐意。

  “要走你自己走,我要跟小魔王一起。”南宫仙儿再次说道。

  她是对南宫惊云说的,而‘小魔王’的称呼大概是她最近刚刚给王道起的名字吧。以前她经常学着碧水柔叫王道小王子,而现在世人都称他为魔君,将这两个称呼连在一起大概就是‘小魔王’由来。

  面对少女起的这个难听的称呼,王道权当没听到,一脸的平静,十年闭关所修练出来的养气功夫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少女死死地拽着王道的手臂,南宫惊云心里不由得有些不舒服,这丫头的胳膊肘这么快就拐出去了。

  “这家伙太不安分,你不能跟他一起。”南宫惊云很直接地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