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千年忘川河 > 第百十八章 我杀人了(三)

第百十八章 我杀人了(三)

  门外听到了剧场里面的枪声,一队官兵冲了进来,迅速的包围了舞台和观众席,一帧一帧的搜索着,时不时的还有几声枪响,昭儿躲在张筱春的怀里,望着九翔在枪声中穿梭,对方的子弹只有九翔一个目标,不自觉地抓紧了张筱春的衣服,透过了衣服,张筱春感受到了昭儿的紧张和担心,虽然可人儿就在自己的怀里,但是他知道此时的昭儿只是把他当作一个陌生人,一个被九翔安排保护他的人,而并不是那个可以保护她的人,莫名的心痛袭上了张筱春的心。

  枪声停止了有一会,九翔已经开始向舞台边上的昭儿和张筱春靠近了,眼瞅着就来到了俩人的身边,昭儿也微笑的从张筱春的胳膊底下钻了出来,却看到了九翔身后的茶座下面,滑出来一个人,举着火枪,对着九翔的后背,昭儿抬头看到了还在微笑的九翔,和背后那个准备开枪的人,昭儿一直握在珍珠手包里面的手迅速的掏了出来,没有思考的时间,举起猫姨给的那把火枪,开了火。

  孟梦刚好赶到三庆的门口,透过人群,看到了那个举起枪准备袭击九翔的杀手,孟梦还在犹豫的时候,就看到了昭儿举起火枪,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却迟迟没有了后续的反应。

  子弹擦着九翔的胳膊,带着一道血印,九翔惊讶的看着昭儿瞪大了的眼睛,所有人快速的靠近九翔,围拢了一个圆形。九翔透过昭儿无法聚焦的眼睛,捂着自己的胳膊慢慢的转身,看打了那颗带着自己血迹的子弹,嵌在了手拿火枪对着自己的杀手的胸口。在九翔的示意下,一个士兵跑到了那个杀手的跟前,摸了摸脖子上的动脉,冲着九翔摇了摇头,九翔了然于胸。

  昭儿望着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那个杀手,手里紧紧握着火枪,张筱春看到昭儿的手指关节都握紧的发红,轻轻的托起昭儿的手,慢慢的舒缓着昭儿关节,直到昭儿松开了握枪的手,仍旧是紧紧的盯着那个人。

  九翔走到昭儿面前,挡住了昭儿的视线,昭儿木木的将眼神下移,看到了九翔胳膊上一片红色,惊吓到连连的后退,跌在了张筱春的怀里,瞬间的安全感,让昭儿找回了一点神智。

  “九翔,九翔,你受伤了?是我,是我开枪,对不对?是我!”昭儿说着又跑到了九翔身边,抬起了九翔受伤的胳膊,九翔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真的疼,看着就像皱起了眉头,昭儿用力的在九翔的胳膊上吹着问问的气,可是顺着九翔胳膊,昭儿又看到了那个瘫在地上的杀手,睁着眼睛望着自己,枪口依旧对着九翔和自己。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昭儿猛地转身跑出了三庆,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瞅着昭儿跑了出去,孟梦想要伸手拦一下,昭儿望向他的眼神,惊恐,惊慌,如同被惊吓到了的猫咪一般,跳脚跑掉了。

  “昭儿……小姐……”张筱春的心跟着昭儿也跑掉了,那个惊慌的眼神如同长鞭一样深深的抽在了他的心上,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见过天真的她有这般的不知所措,又什么时候看到过她惊恐的无处躲藏,此时的她又要到哪里舔舐自己的伤痕,虽然满心的焦虑,可是张筱春的面上依旧没有半点的表情,等待着九翔的安排。

  “孟梦……”九翔欲言又止。

  “我知道,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来找她了,免得看见你的伤,又让她想起。”

  “好的。”

  *

  “少爷,您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么?”

  “没见到小姐啊!”

  “去找,全都去找,把整个大栅栏给我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

  张筱春卸妆后从三庆走到了青云阁的门口,看着进进出出,急急忙忙的人,嘴里都念叨着,小姐不见了,赶紧去找,不禁也跟着紧张起来,却也帮不上任何的忙,无奈的又转身回到了三庆,顺着后台,走进了后院,天已经很黑了,可是隔壁的院子却是灯火通明,仍旧人声鼎沸,张筱春坐在后院的长廊,此时的后院被隔壁的灯火照的也算光亮,听着孟梦焦急的叫骂声,却忽然安静了下来。

  因为张筱春抬头,看到了牌楼里面斑驳的阴影,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直觉告诉他,昭儿就在牌楼里。张筱春没有起身,只是依旧坐在长廊中,望着楼上的斑驳发呆,心里想着也许这个时候的昭儿是需要自己独处的,心里的障碍没有人会感同身受的安慰。于是张筱春就这样默默的在不远的地方陪着,看着她安全就够了。

  突然就想起了一次九翔和张筱春的聊天,在讨论如何哄女孩子,两个单身狗居然还津津乐道,就记得九翔笑着拍了拍张筱春的肩膀,一副见惯了直男的样子,如果此时九翔在,是不是又要笑话张筱春活该找不到媳妇儿?九翔又会怎么做呢?

  张筱春的脑海里不禁涌现出了昭儿看九翔的眼神,总是有种依赖,一种靠近,却又不是男女朋友的那种感觉,似安全,却又带着疏离,似亲近,可又不能向前,终究和看云磊的眼神不一样。想起了小时候昭儿看到云磊的时候,眼睛里面欣喜的光,只是再也看不到了。张筱春微微的低下了头,一滴热泪滴落在了石板上,砸出了点点水花,那是她的曾经,也是他一辈子不能忘的曾经,那个唯一可以唤醒自己还是云磊的曾经。

  次日清晨的阳光撒进了院子,日出的美就在于它温暖却不耀眼,覆盖子每一个人的身上,公平并不偏袒。外面街道越来越密集的奔跑声,让早期的人们都知道昨晚的不平静。

  张筱春望了望牌楼上被阳光照耀的斑驳,那个角落里的阴影,至终那么一点点,张筱春的心跟着疼了一下,起身离开了长廊……

  :。:

看过《千年忘川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