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氪命就无敌 > 117 嗜血灰熊!

117 嗜血灰熊!

  “太刺激了。”

  一直没有说话,默默观战的贺琪满足的叹息了一声,眼底还带着丝丝精光。

  这样的血腥而又简单的人兽大战,带着她这样的养尊处优的人,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感受。

  卢霏霏虽然没有说话,脸上涌起的一抹潮红也证明她的内心绝不平静。

  韦阳与田刚、燕开宇两人喝着闷酒,偶尔瞥向项墨的眼神带着刻骨的杀意。

  今晚遇到了项墨,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给了项墨一笔银子花,这样的买卖简直让他要发狂。

  当然,作为收获者一方的项墨心情大好,笑盈盈的说道:“多谢韦兄慷慨解囊,今晚的安排让我非常满意。”

  “呵呵,方公子满意就好,一会还有更加刺激的,你可得好好欣赏,千万不要错过了。”韦阳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他现在心里超级不爽,一心盼着铁剑门大师兄张磐过来,把项墨打死在擂台上。

  “脸你也打了,钱你也拿了,该走了吧。”

  卢霏霏凑到项墨边上,吐气如兰,小声地说道。

  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观看过刚才血腥的比赛之后,神经变得亢奋起来,说话间与项墨的距离也拉进了许多。

  “还没到时候。”

  动了动耳朵,缓解了耳朵传过来的痒感,项墨看到卢霏霏似乎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异常,便将脑袋凑到卢霏霏耳边轻声道。

  “这只是开胃小菜,我等着大餐过来,你要是有兴趣就待在这里看看。”

  一股男人独有的味道顺着耳垂不住的往鼻尖钻了过来,痒痒的,又让人有些迷醉,卢霏霏不安的扭了扭身子,道:“你靠我这么近干嘛?”

  “喂喂喂,你刚才也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做人不能太双标啊。”

  项墨指了指耳朵,笑了笑。

  “哼,不跟你说话了,不识好人心。”

  卢霏霏假装生气的撇过身子,侧身对着项墨,气呼呼的模样倒有几分可爱之处。

  两人这副姿态,看上去好像是在打情骂俏一般,韦阳看的胸膛剧烈的起伏,喘着粗气。

  谈话间,擂台上又有了新的动静。

  两具囚笼被推了上来,一具囚笼里面装着身穿黑衣劲装的中年武者,另外一具囚笼里面是一头足足有一丈高的大灰熊。

  中年武者目光冷峻,微微昂头,似乎并没有阶下囚的感觉,有种淡淡的傲气。

  囚笼中的灰熊懒洋洋的坐在地上,四周热切交换的人群并没有对它造成多大的干扰,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它的身躯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皮毛,皮毛之上铺满了层层叠叠的毛发,看上去极为耐打。

  “接下来,是我们新进的武者安东对战七曜国的嗜血灰熊,两边的赔率都是一赔一。”

  姬漫迈着猫步,轻巧的走到擂台边上,扭动的腰肢如同杨柳一般轻柔,诱惑着男人心底的火热。

  “这场打完之后,我们准备的节目就完了,接下来就是各位互相交流的时间。”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规程,姬漫不再说话,面带笑意的站在擂台边上,出色的容貌与修长的身躯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看到新的比赛即将开始,已经被调起情绪的观众,忘记了之前的不快,纷纷开始对自己看好的一方下注。

  “这个武者乃是主动过来历练的,按照我们给他的评级,是绝对危险的人物。”

  韦阳重振精神,开始科普:“凤来酒楼为他安排对手,对他也没有限制,非常厉害的一个角色。”

  “像他这样的武者,必定有着坚定的求道之心,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这是他第一次上台,我断定他一定会全力以赴,打出自己的威名,让凤来酒楼接下来给他安排更加厉害的对手。”

  “啧啧,居然真的有这样的武疯子,我是不能理解的。”

  田刚咂巴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一流武者要是想滋润的活着,不论是武馆,镖局,还是宗门都会主动伸出橄榄枝。

  根本没有必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卢霏霏冲项墨努了努嘴,意思不言而喻:“看看,这就是跟你一样想法的人。”

  项墨无声的笑了笑,认真的打量这个主动过来历练的高手。

  “确实是个狠人,我甘拜下风。”

  燕开宇吐出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表达自己的观点,也是被这样的武道精神所折服。

  “就冲他这样的武者不易,我也得压他。”

  韦阳得意的挑了挑眉,吩咐女仆道:“压这个安东五千两银子。”

  女仆认真的记了下来。

  “我也压这个安东五千两。”

  田刚笑呵呵的说道:“从韦兄这里拿到了内幕消息,当然要跟着韦兄一起挣点零花钱玩玩。”

  “我也一样。”燕开宇面无表情地说道。

  “方公子,要不要一起玩玩?”

  韦岩主动地过来打招呼,担心项墨一个人太闷之后离去。

  只要压下赌注,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自然不会轻易地离开,这就是他的目的。

  “呵呵,玩玩也好,反正挣了一点。”

  项墨挑起一个葡萄放入嘴里,吩咐女仆道;“把我刚才赢的,加上韦公子的五千全部压到这个灰熊上。”

  “方公子,你是不是买错了,这个叫做安东的武者可不是寻常的人。”

  田刚转过头来,纳闷的问道:“这可是将近一万两银子,难道你就不心疼?”

  “这点小钱有什么心疼的?”

  项墨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们啊,就是格局太小,做点小事也不够敞亮。”

  心里偷偷自己补了一句:“又不是我自己的钱,我心疼个毛啊。”

  韦岩等人脸上讪讪然,这还是第一次在龙昌府内被人这么评价,想要反驳几句,又说不出话来。

  你嘴太毒,不跟你玩了。

  等你输的时候看你怎么哭。

  “方公子真是让我耳目一新啊。”韦岩阴阳怪气的说道。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在乎这些银子。”

  项墨解释道:“只是我觉得你们三个今晚运气肯定背,只要跟你们压相反的一边,一定能赢。”

  韦阳一口气喘不上来,气恼的喝着闷酒,不再说话。

  卢霏霏看着项墨得意洋洋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在项墨腰间狠狠一拧。

  “嘶,你这疯女人,干什么呢?”

  “我看你是飘了,还是飘的找不到北的那种。”

  “一会就到大戏上场的时候了,我得准备接下来的大战,你老实点呆着。”

  项墨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娘的,这女人手劲真大,都快拧成麻花了。

  (//)

  :。:

看过《氪命就无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