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氪命就无敌 > 169 一招都挡不住?

169 一招都挡不住?

  山洞之外,项墨撇了撇嘴,自己这个大一个活人,就这么被无情的忽视了啊。

  难道自己在韦开泉这个反派的眼里,存在感这么弱?

  脚掌在岩石地面上微微一滑,项墨爆喝一声:“动手!”

  他的身形如同捕食的猎豹般,迅猛的朝着韦开泉的后背袭去,猛烈地劲力将韦开泉身上的衣襟吹得猎猎作响。

  在他说动手的刹那,卢桐直接施展出自己的成名绝技,鹰击长空,带着搏命的气势朝着韦开泉袭来。

  三人围堵卢桐的局面,瞬间变成自己被一前一后夹击,最最要命的事身后传来的风雷之声,让韦开泉浑身一震。

  下一个瞬间,他不再犹豫,脚掌在掩饰地面重重一踏,身躯直接向上窜去。

  他可能没有信心直接面对两人的夹击,只能暂避锋芒。

  韦开泉一遁走,前后夹击的两人迅速收手,卢桐伸手捏住项墨的手臂,急促道:“赶紧离开!”

  说罢,两人窜出洞口,卢桐急速前进的脚步一顿,回过来却发现项墨稳稳的站在原地,目光看向山洞那边,一动不动。

  “走啊,他们三个要是汇合,我们再不快点就走不了了。”

  卢桐急切的说了一句,恨不得把项墨直接敲晕。

  “你看那边顶上。”

  项墨指了指出口处顶上的岩石,卢桐的目光顺着看了过去,只听咔嚓两声,顶上的岩石直接破碎,翻天鼠与苗青志一跃而下,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韦开泉也从山洞内走了出来,恼怒地看着项墨与卢桐两人。

  刚才两人联手一击,若不是他足够机智,此刻说不定已经身负重伤。

  三人呈合围之势,将项墨与卢桐夹在中间,方圆百米的山洞内,杀气满溢。

  “嘿嘿,这是要斩尽杀绝啊。”

  咧嘴一笑,卢桐脸上闪过凌厉的杀意,丝毫不怯的面对着翻天鼠与苗青志。

  这个局面之下,唯有舍命一搏,才有生存的机会。

  “我还是那句话,交出朱果,我放你离开。”

  韦开泉快意的声音响起,嘴角边上带着一抹阴险的笑意。

  他可以放任卢桐离开,翻天鼠与苗青志放不放卢桐离开,那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事。

  “韦开泉,你这个阴险小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跟我玩这些小把戏,别说这些没用的。”

  卢桐斥责一声,对着项墨道:“看样子要大干一场了,拿出点本事来。”

  “可以,你帮我守住出口,别让他们逃跑就行,这三个人交给我就行。”

  项墨点点头,慎重的交待道。

  “……”卢桐。

  “哈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守住大门别让我们跑?”

  翻天鼠用手捧住自己的肚子,畅快的大笑出声,道:“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

  苗青志用看着死人的目光看着项墨,冷冷出声。

  对于这个猖狂的小子,他早就欲除之而后快。

  “方向盘,你不过是宗师之下无敌手,别人吹捧你几句,就让你如此飘飘然,你拿什么跟我们打?”

  韦开泉戏谑的声音响起,讥讽道。

  感受到项墨刚才出手的威力,他心里其实有了一丝丝猜测,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三对一,他并不认为项墨会有机会杀出去,如果让另外两人大意之下吃一点亏,对他而言并没有损失。

  面对三人的奚落与讥讽,项墨没有丝毫的回应,对着卢桐道:“我是认真的,你会你就知道了。”

  “好,我尽力而为。”

  卢桐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如果你扛不住,联合我拼死两个,只要出去,就有一线生机。”

  说完,他脚步微移,拉开了与项墨的距离,退让在石壁边上。

  “你们谁先来?”

  项墨看着眼前的翻天鼠与苗青志,淡淡的问道。

  “哧!”

  翻天鼠忍不住的大笑一声,道:“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大慈大悲的满足你。”

  他的目光在卢桐身上停留一会,苗青志会意,脚步微移,隐隐的跨在卢桐冲出去的方向上。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不争夺剩下的两枚朱果,反而铁了心的过来留住卢桐?”

  项墨问道。

  “这个问题,等你死了之后,我再告诉你吧!”

  冷喝一声,翻天鼠径直窜了过去,五指牢牢的握在一起,如同大锤一般朝着项墨的面目锤击过来。

  狂猛的劲气如同山崩海啸一般,就算是一堵铁墙,在这巨大的劲力之下,也要被砸的四分五裂。

  “来得好!”

  项墨脸上闪过一抹兴奋的的表情,狂吼一声,脚掌在岩石地面上使劲一蹬,脚底下的岩石顿时踩出一个大坑,细密的裂纹如同蛛网般扩散。

  他的身躯如同疾风一般,朝着翻天鼠冲去,在两人即将冲击在一起的时候,手臂如同一截铁棍,猛地甩出。

  “铛!”

  精铁相交之声传来,巨大的回音在山洞之内回荡,除了石桌与石床,其他的坛坛罐罐在这巨浪般的声音中,纷纷瓦解,化作碎末。

  脸上的狰狞还未消退,翻天鼠便感觉自己似乎砸到了一座精铁大山,狂猛的劲力如同山崩一般,朝着他的手臂袭来。

  “咔嚓!”

  他粗壮的手臂应声而断,骨头与血肉被撕裂的痛意汹涌而至,转瞬间他的脸庞一片狰狞。

  “怎么回事?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苗青志死死的盯着交手的两人,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方向盘,还真是让人吃惊啊。”韦开泉眼底露出一丝笑意,心里的杀意更加剧烈,对于仇人,越是强大,越要除之而后快。

  “我屮。”卢桐认不出爆了句粗,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翻天鼠与他的实力在伯仲之间,硬碰硬之下居然连项墨一招都挡不下。

  这一次碰撞,倒是让他对项墨多了几分信心。

  “啊!”

  “我要杀你了!”

  如同受伤的野兽嘶吼般,翻天鼠低吼一声,另外一条手臂仿佛没有骨头一般,朝着项墨的胸膛探去。

  一击得手,项墨信心猛增,冷笑道:“你这样的宗师,我可以打十个!”

  面对袭向他胸膛的手臂,他眼底闪过一丝疯狂之色,不管不顾,两条手臂如同剪刀般,合力朝着翻天鼠的脑袋拍去。

  这一下若是拍的实了,翻天鼠的脑袋就算了精铁做的,也要被拍成废铁一块。

  看到项墨疯狂的动作,翻天鼠心里终究惧怕起来,忍不住低骂一声,脚步狠狠的在地面一蹬,身躯暴退而去。

  项墨并没有乘胜追击,看到翻天鼠仓皇逃窜离开,反倒饶有兴致的问道:“我这一招,如何?”

  “哼!”

  冷哼一声,翻天鼠低头瞥了眼自己骨折的手臂,脸上一抹恼怒之色闪过。

  “这小子已经是宗师境界,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迷惑我们的。”

  “我一个人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一起上!”

  他的目光看向韦开泉与苗青志,要是两人不同意,他可不会拼命。

  “小子,你可真让人惊讶啊。”

  苗青志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项墨,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与震惊。

  如此年轻的宗师,就算是他也是第一回见。

  以往只是在一些秘闻中,才能知晓,这世间存在着二十岁不到的宗师,这次倒是让他开了眼界。

  只是这样的天才,无一不是大家族与超强的门派培养出来的继承者,向项墨这样的独行客,还是第一次看到。

  “一会还有更加让你惊讶的。”

  项墨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联手吧。”

  韦开泉冷酷的声音响起,“得罪了这么年轻的宗师,在给他十年时间,我们没有一个能活下去。”

  “只有今天将他斩杀,我们以后才有安稳日子,你们说呢?”

  翻天鼠与苗青志脸上一凛,两人想到以后被一个大宗师甚至天人追杀的日子,顿时毛骨悚然。

  “小子,你不死我们实在是不能安心,只能先送你上路。”

  苗青志脚步微移,拉近了与项墨的距离。

  韦开泉与翻天鼠也移动脚步,三人呈三角之势,把项墨围在中间。

  “馆主,帮我守好大门。”

  面对三人的夹击之势,项墨面色不变,淡淡的交代了一句,看向三人,问道:“为什么你们不争夺剩下的两枚朱果,反而铁了心的过来留住卢桐?”

  :。:

看过《氪命就无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