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降神妻 > 第九十章 调教“岳母”

第九十章 调教“岳母”

  “啊!”冷喧虽然知道张少重可以将那些人惊走一定有什么惊人之处,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十分不正经的男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来头。Www、QΒ⑸。coM/那不就是说自己可以与他结成秦晋之好,以后也可以经常的享受那种鱼水之欢了。“呸呸!”自己怎么可以想这么羞人的事。

  张少重见佳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佳人此时一定是被自己说动了,于是在佳人的双股间狠狠的摸了一把,道:“快说你到底同不同意从此以后做我的女人,还有为什么你仍是处子之身的?”

  冷喧下体传来又痛又氧的感觉听了张少重的话,自己有一种被征服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就说出了:“我愿意从此只做张少重的女人”的话。

  张少重听了立刻就在为自己的不知羞而说出那种代表自己身心臣服的话的冷喧的滑嫩的俏脸上亲了一下。提醒冷喧道:“这可是你说的啊,从此你就会是我的女人了,清秋可是听见了,你可不要想抵赖啊!”

  冷喧看着冷清秋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点了点头,冷喧口中小声的嘀咕道:“好霸道的男人,人家又没有说要抵赖…”

  “你说什么?”冷喧的嘀咕声虽低可是怎么尽可能不被正抱着她的男人听道,张少重听了佳人的话立刻就在佳人的丰臀上啪的又拍了一下,原本以为佳人会雪雪呼痛呢,可是等了半天就是没有听到怀中的佳人有什么反应。张少重低头看去只见佳人正凤眼迷梦般的睁着,眼中含情,好象没有焦距一般,脸上更是红云霞聚,口中一声声细小的呻吟,分明是春情勃发吗。

  张少重这才看了看佳人口中轻道:“哦,原来岳母的体质适合调教成性奴啊,如此看来佳人的身体中一定有被压抑着的受虐因子,同自己的一番欢好开启了佳人的**大门,恐怕从此佳人是离不开自己了。

  过了好久冷喧才从迷梦中清醒过来,想到自己的表现不由的暗自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的沉迷与张少重的任何的身体接触呢?

  “小宝贝,你还没有回答我的另一个问题呢,你和清秋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要告诉我你们是母女啊,因为这个告诉我那是不正确的啊”张少重指着洁白的床单上的一朵鲜红的血迹道。

  听了张少重的话,看着床单上那如盛开的桃化一般的自己的处子贞血,扭捏的道:“你总是羞人家,人家这几告诉你们就是了。”

  张少重和冷清秋惊讶于此时冷喧的小女儿表情不过却没有去取笑她,因为冷喧正将她是处子之身的原因说出。

  “其实你们不问,我也会将此事说于清秋的,清秋以前不事老问我你的父亲在哪里吗。我总是推脱说还没有到时候,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自会告诉你。说来话长我就不细说了,简单来讲就是清秋是我姐姐冷晗在孤儿院抱养的孩子,那时你才出生不到一个月就被送到了孤儿院,就是院方都没有你的身世记载。你姨娘刚好游走世间发现你是一位百年难得一见的修道奇葩于是就抱养了你收养到了我的名下,那时我刚开始掌管冷家事物,见你可爱,正好也可以用你的存在来回绝一些富家公子的纠缠说你是我和我的爱人生养的孩子,那些公子哥果然相信,加上我用**宗的秘技将自己仍是处子之身的事实掩盖过去。所以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清秋你不会怪娘吧,我不想告诉你主要就是我怕你知道真相后就会同娘疏远…”

  冷清秋已经泪流满面,一下扑到冷喧的怀中,抱着冷喧的**娇躯道:“不…我不会怪娘,反而会更加的爱娘,你也说了清秋的身世无从查起,清秋始终都是娘养大的,人们不是常说‘生恩不及养恩大”吗,我们母女几十年的感情岂是说淡就淡的,更何况现在我们…我们又同是相公的女人,以后我们一定是最好的母女更是最好的姐妹”

  张少重看着抱在一起的**娇躯,那纠缠在一起的丰盈雪白,看的张少重一阵火起,刚才忙着给两位佳人解毒了,根本就没有仔细的去品味两位仙子一般佳人的美好。

  张少重趁两女说话的空挡,轻轻的将冷喧的丰臀分开,自己已经坚挺的分身无声无息的挤进佳人的**中,并轻轻的将自己的臀部上提,享受着在佳人火热的玉洞中的紧促感,尤其是佳人现在正坐着,那么自己的分身就可以更容易的顶到佳人的玉穴深处的那花蕊,只是轻轻的几下,正和冷清秋交流感情的冷喧感到一只火热的分身从自己的香臀中进入自己的花径之中,并轻轻的抽动着,每一下都撞击在自己的身体的最深处的最敏感的花蕊处。冷喧说话已经不在流利脸上有红霞升起,双眼中渐渐有春水溢出回答冷清秋的话时已经是夹杂着模糊的呻吟了。

  冷清秋同冷喧如此的亲密的接触着,当然可以感觉到冷喧的身体的变化,可以说在张少重的分身进入冷喧的身体的时候,冷清秋就从冷喧变的火热的身体上感觉到了。直到冷喧口齿不清的时候,冷清秋悄悄的低头朝冷喧的双股之间看去,只见张少重的火热巨物在一团白浆的包裹下在一团鲜艳嫩红的两瓣之间进出着,随着张少重逐渐加快速度,冷喧已经顾不了冷清秋正看着自己了,口中的呻吟声立刻就变大了。

  突然感到自己胸前的玉峰顶上的一颗红梅被人含在口中,睁开迷梦的眼睛,看到冷清秋正伏在自己的胸前,那樱桃小嘴正将自己的一个坚挺的乳核含在口中,冷喧的手抚摩在冷清秋的柔滑的青丝上,冷清秋口中用力将口中的乳核用牙齿轻轻的一咬,冷喧立刻手上用力,胸部前顶,紧紧的将爱女的头部抱在胸间。

  身后的张少重见此立刻一把将佳人掀翻,伏在佳人柔软的娇躯上,快速的进出着,冷喧四肢紧紧的纠缠在张少重的身上,尤其是那丰臀更是随着张少重身体的每一次下沉而上挺,使的张少重的分身可以更深入的进入自己的身体。

  冷清秋伏在张少重的背上,用自己的红唇在张少重的每一寸肌肤上轻舔着,张少重感到身后的佳人就如蛇一般的在自己身上滑动,那灵动的小香舌在自己的背脊上一直滑动向下,到自己的臀部,那香舌竟然在自己的股沟中滑动,一双嫩滑的小手,轻轻的将自己的臀部分开,而那原本在自己股沟间滑动的香舌竟然朝自己的菊花处滑动,张少重无比的刺激立刻在身下佳人的身体中激射出一股热流,而冷喧好象也在这股热流的冲击下达到了**的顶峰,娇躯猛的挺起,小腹紧紧的抵住张少重的胯部,玉径内部急促的收缩就向婴孩的嘴一般的吮吸着张少重。

  张少重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刚才在冷清秋底那一刺激下,张少重精关大开竟然泻了身,张少重将雄风大展的分身从享受着**余韵的冷喧的身体中抽出还带出一股股哝哝的浆液。

  张少重将身后的佳人一把按倒在冷喧的身上,正好使佳人趴在冷喧的身上,两女面对面,双眼相对,立刻错开。冷清秋啊的一声原来张少重已经将佳人的双腿分开,那坚挺一插到底,冷清秋感觉那一下好象顶到了自己的心窝上,娇躯连颤,口中更是发出呻吟。

  张少重如同骑马一般的在佳人的身后努力的冲刺着,不时的在佳人的雪白的粉臀上亲吻着,随着两人之间的激烈欢爱,被压在身下的冷喧也羞涩的将冷清秋的挺翘**含在口中,似乎在报复刚才女儿对自己的调戏。

看过《天降神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