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降神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误入香闺,玄女破身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误入香闺,玄女破身

  刘柳点了点头,端起边上的丫头换上的新茶,轻喝了几口,等着叶素蕊的归来。⑸.c0М\\

  迎着天边的夕阳,叶素蕊朝着客厅走来,身边还跟着两个高雅出尘,气质脱俗的绝色丽人,刘柳的目光则是紧紧的盯着那个白纱罩体的女子,只见那女子手上托着一只羊脂白玉瓶,那玉瓶之中竟然插着一段翠绿欲滴的柳枝,行走之间不沾丝毫尘俗之气,眉目之间满是慈悲之色。

  “观世音菩萨!”刘柳看到女子的模样不由的失声喊道。

  张迁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好像看到观音菩萨比刚才叶素蕊告诉他们的事情还要令他们吃惊。

  九天玄女对观音菩萨笑道:“看来还是大士在人间有威望啊!”

  观音菩萨谦和的母笑了笑道:“我只是常在人间现身而已,如果论起神通和名声来,哪里比的上玄女姐姐呢,上古时候玄女之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客套之间三人走进客厅,听到观音菩萨和九天玄女对话的刘柳夫妇此时好像呆住了一般,观音菩萨和九天玄女啊,那是什么概念,可以说是神话传说中最为优秀的几个女性之一了。

  本来还在想叶素蕊究竟会请来什么样的证人可是现在连堂堂的观音大士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次刘柳夫妇算是真正的相信了叶素蕊的话,并且惊讶于叶素蕊的手段来,竟然能够请来观音菩萨和九天玄女两人,可以想象叶素蕊所谓的家族修仙门派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家族,不然怎么可能请得动这样的人物。

  九天玄女坐在刘柳的对面,这时刘柳有一丝的紧张,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就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刘柳再沉得住气也免不了会紧张。

  九天玄女率先开口道:“想来这位就是张公子的母亲,如果论起来我们还算得上是亲家!”

  “亲家?”有些紧张的刘柳听到九天玄女的不由的道。

  九天玄女点了点头道:“对啊,明天我门下的三个弟子就要嫁给张公子了,难道我们还不是亲家!”

  这个时候刘柳只能不停的点头应是。张迁则比刘柳好了许多,闻言道:“仙子说明天我儿要拜堂成亲?”

  九天玄女点了点头,张迁看了又朝叶素蕊望去,叶素蕊也是将螓首点了点算是肯定了九天玄女的话。

  “那素蕊怎么办,再说了现在可不比从前一个男人可以娶好几个女人,现在可是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啊!”

  叶素蕊听刘柳的话没有反对的意思,开口道:“娘亲,难道您认为世俗的法律对我们真的有约束力”

  刘柳听了叶素蕊的话,微微一愣想到现在叶素蕊的身份,都已经是神仙了,如果说世俗的法律对他们还真的没有什么约束力,现在都提倡民主了,可是看站在边上的那神情恭敬的小丫头让刘柳彻底的了解到任是世道如何发展,这些源远流长的家族依然不会受到社会的变化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在听了叶素蕊的话后想了一下也无话可说,反正那些女子刚才她也见到了,一个比一个的优秀,如果能成为她的儿媳她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最后刘柳将目光看向张迁。

  张迁听了叶素蕊的话一直都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刘柳看到张迁沉默的坐在那里开口道:“迁哥,这么大的事情你就说一句话吧!”

  张迁听了苦笑道:“你看素蕊都将这么两位神仙都请来了,难道我们还能反对不成,更何况这又是她们之间的事情,我们的意见也只能是参考,只要她们能过得好我们还能反对不成,不过要让素蕊受委屈了”

  刘柳一听拉着叶素蕊的小手道:“素蕊啊,如果你觉得委屈的话,那妈就让少重的臭小子只娶你一个”

  “妈,看你说的,如果素蕊不愿意的话也不会这么的促成夫君和众位妹妹了。素蕊不会感到有什么委屈的,反而有那么多的姐妹帮我照顾夫君我会轻松许多不是吗!”叶素蕊笑道。

  “真是个傻丫头,也不知道少重积了几辈子的福让他娶了你这么好的妻子,如果以后他不好好待你的话,娘亲也不会放过那臭小子的”刘柳拉着叶素蕊的手道,宛若一对亲母女一般。

  “妈,说什么呢,要吃饭了”就在这个时候张少重走了进来,看到叶素蕊正和母亲亲密的站在一起笑道。

  “你个臭小子,有了素蕊这么好的妻子了竟然还要搞那么多的花样,这次就算了,如果不是素蕊和我说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让你乱来。”刘柳冷着脸道。

  “妈,您都知道了?”张少重一边给叶素蕊使眼色一边道。

  “臭小子,少给素蕊使眼色,如果不是素蕊告诉我的话我还不知道你竟然瞒着娘亲这么多事情呢!”刘柳道

  “妈,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可是儿子不敢说啊,就算是说了您老会相信吗,不把我当作疯子就好了”张少重见到叶素蕊躲开自己的眼神在那里偷笑,似乎母亲训斥自己令她很开心一样。

  见到刘柳还要再说话,叶素蕊给张少重解围道:“妈,不要说夫君了,夫君没有早告诉你也是有顾虑的,现在我们还是早些吃饭吧,明天还要忙夫君的婚礼呢,娘亲如果想见一下有那些儿媳的话,等我们吃完饭我就陪娘亲去几位妹妹那里坐一下如何?”

  刘柳自从听了叶素蕊说张少重有好几个女人做老婆的事情后就在想着刚才来迎接她们的那些女子中有哪几个是将来她的儿媳,心中早就想见一见,听了叶素蕊的提议正中下怀,一脸的阴云散去,瞪了张少重一眼,拉着叶素蕊的手道:“好啊,我们快些去吃饭”

  看着刘柳和叶素蕊出去,张迁也是瞪了自己一眼跟在后面,张少重耸了耸肩对着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道:“刚才多谢两位了”

  观音菩萨道:“家主说笑了,其实我们也没有说什么,主要还是素蕊姐姐说服了老夫人的”

  九天玄女也是笑了笑道:“家主客气了,如果老夫人不同意的话,我那三个弟子可该怎么办,呵呵!”

  张少重没有想到九天玄女也会这么的说笑不由的愣了一下道:“那我就不说客套话了,现在我们也去吃饭吧!”

  三人跟着向餐厅走去。

  这次餐厅之中没有几个人,几个女子之中除了陆雅清出现在餐桌边上其他的几个女子好像都害羞一般的躲了起来。

  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观音菩萨和九天玄女吃过饭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叶素蕊则是和急着见她的未来儿媳的刘柳去看那些女子去了,客厅之中只剩下张迁,张少重和陆雅清三人。

  张少重起身道:“爸,我和雅清送您去您和妈的房间”

  张迁看了看陆雅清笑道:“你个臭小子,这么好的姑娘不知看上了你哪一点,不管不顾的要嫁给你,不管怎么说将来如果你对不起人家的话,老爸就先不放过你”

  陆雅清看到张迁看着自己,不由的脸上通红一片,用那纤细的玉手揉搓着自己的裙角。

  “爸,看你说的,我能是那样的人吗,不用你饶不了我,到时候素蕊就饶不了我”张少重道。

  “你知道就好,雅清如果这臭小子以后欺负你的话你就告诉爸妈,爸妈会为你们作主的。”张迁道。

  陆雅清抬起头羞涩的点了点头,颤声道:“谢谢爸,雅清知道了”http://

  首发!

  张迁呵呵一笑对张少重道:“臭小子还不带爹去休息的地方”

  张少重一愣笑道:“好,我这就送爸去休息”说着张少重就走在前面,而陆雅清则是和张迁走在后面,不知张迁和陆雅清说了些什么,陆雅清嘴角含着笑意不时的看一眼走在前面的张少重。

  将张迁送进房间,房间之中已经被丫头们给收拾好了,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的。张少重和陆雅清出来的时候张少重道:“爸,您要是有什么吩咐就喊那些丫头,她们会帮您办的”

  张迁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那些身着白衣宛若出尘的仙子一般的做丫头状打扮的女子笑道:“好了,爹能有什么事情要她们去做,不过爹知道了,你们也去休息吧,不知道你妈出去会要多长时间,我还是先休息了”

  张少重和陆雅清走出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走了没多远张少重一把将陆雅清抱住,在陆雅清的修长的脖颈之上亲吻着。陆雅清发出**的呻吟,小手按在张少重的胸膛之间,颤声道:“夫君、、、、、不、、、、不要”

  张少重从佳人的脖颈之间抬起头嘴角挂着笑意道:“雅清这么长时间没和夫君亲热了,难道不想夫君不成?”说话间那大手在陆雅清的玲珑娇躯上来回的抚摸着。

  陆雅清忍受着张少重的骚扰脸上渐渐的涌起潮红,小手堪堪的将张少重滑到自己翘臀上的大手按住颤声道:“夫君,不、、、、不要”

  张少重没有理会陆雅清,低头将陆雅清的红唇含住,手上使力将陆雅清抱了起来,在陆雅清的微弱的反抗声中,大踏步的向着一个房间走去,走过几个庭阁离张迁所在的房间远远的,也没有管是谁的房间,张少重一下子的推开房门,转过身又将房门关上,一边将陆雅清的衣衫褪下一边向着床边走去,当张少重下体微微使力挤进陆雅清那紧窄的宛若处子一般的花房之中的时候,两人均发出一声舒适的呻吟。从陆雅清雪白高耸的玉峰之间抬起头,正要向床上走去的时候,张少重的脚步猛然之间停了下来,眼睛紧紧的盯着陆雅清的身后,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连带着不停的在陆雅清花房之中进出的举动也停了下来,陆雅清正享受着那种连绵不绝的快乐,突然之间失去了那种快乐,睁开微闭的双眼,看向张少重,发现张少重正以一个奇怪的神情望着自己身后。

  陆雅清此时正双腿盘在张少重的腰间,身上一丝未挂,见到张少重的神情自然是转过头朝身后看去,而陆雅清也是一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陆雅清突然感到张少重深入到自己体内的火热竟然突然之间暴涨了不少,生生的又挤进了几分,顶到那敏感的花蕊的蕊心,陆雅清猛地发出一声轻呼可是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人,猛地将自己发出的呻吟声给停了下来,不过张少重却好像变得疯狂了起来,竟然抱着自己的身体就那么的站在床边飞快的进出起来,肌肤的撞击声在寂静的房间之中清楚无比,开始的时候陆雅清由于顾及刚才看到的床上的女子,所以还将那**的快感生生的忍住,不让自己将那羞人的呻吟声流露出来,可是到最后陆雅清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的呻吟一经开头就再也止不住的从那红唇之中流出,没有了顾及的将雪白的翘臀抬起迎合着张少重的疯狂进出。

  九天玄女此时感到无比的尴尬、羞涩和惊恐,早早的回到房间,就将衣衫褪去,**着那让日月为之失色,花草为之含羞的玲珑娇躯走上晶莹的玉床,九天玄女中午的时候之所以留下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刚刚的借助这玉床在修为上获得了突破,所以想再借助着玉床的神奇的功效巩固自己的修为。所以才会有所疏忽的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只将房门随手关上,端坐在玉床之上立刻就运行起功法来,她再一次的体验到了身下玉床的神奇之处,好像有无尽的能量在帮助她巩固自己的修为一般,可是就在她功法运行至最重要的关头,突然之间听到房门被人给踢开,接着就被关上,一种异样的声音如同魔音一般的穿进自己的耳中,立刻就让她体内的能量变得紊乱起来,如同一条原本驯服无比的蛟龙突然之间变得狂性大发,九天玄女一边受着那中声音的侵袭一边用尽全部的力量去理顺自己体内的混乱的能量,可是近千年没有发生过如此突变,九天玄女赫然发现自己竟然难以控制那能量。

  那不知是何种的声音停顿了以后后来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听在耳中更加的动人心魄,那中越来越急的声音似乎拥有着魔力一般的让九天玄女神祗模糊起来,加上那体内能量的肆虐,九天玄女的神智被冲击的更加的迷糊,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了一声高亢的呻吟声。接着一切好像寂静了下来,可是她体内的疯狂的能量却一如开始一般的在破坏着自己的修为,正当九天玄女感到绝望之际,忽然一股浓浓的陌生的男人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红唇之上一热,一条舌头似乎要顶开自己的贝齿挤进自己的口中,几千年来九天玄女均是洁身自好,就算是小手都没有被人牵过,更不要说这么亲密的接吻了,虽然神智有些模糊可是最为女性的本能还是让她拒绝那舌头的进入。不知什么时候胸前的玉峰之上竟然爬上了一只可恶的大手,那只拿手将自己的从未显露人前的玉峰在手中肆意的揉捏变换着各种羞人的形状,甚至还用那手指夹着峰顶上的一点因为**大涨而变得硬挺起来的嫣红的樱桃。

  九天玄女的身体猛地一抖,一只微凉的大手竟然顺着自己的平坦的小腹向着那股间的秘处滑去,即便是九天玄女没有经历过此事,可是女子的本能让她立刻将双腿闭上,不让那只大手进入,但是她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算是想要将双腿合上的动作都做不到。

  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慢慢的放倒,九天玄女心中知道改变自己人生的一刻马上就会来到,感到自己的双腿被人轻轻的分开,上身猛地做起,红唇狠狠的在身上男人的肩膀之上咬了一口,口中微微一咸,一股血腥味让神智立刻清楚起来的九天玄女知道了自己眼前的情况,第一自己身上的这个男子夺走了自己珍藏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处子贞操。第二就是自己的一身修为正在飞快的通过两人连接在一起的下体朝对方体内涌去,那种清楚的感觉到能量流逝的感觉对于一个高手来说在精神上来说绝对是一件非人的折磨。

  九天玄女知道自己的修为有多高,她可不认为世间会有人能容纳的了自己的能量,因为自己那庞大的能量无论是谁一旦完全接受一定会因为承受不了那么庞大的能量而突然之间爆炸。一点残渣都不会剩下。

  当感到自己体内的能量的最后一丝全部泄进对方体内的时候,九天玄女眼角流出一丝的清泪,她正等着死亡的来临,因为此时可以说修为全部丧失的她根本就和一名普通人一样,一旦接受了她全部能量的男人承受不住那能量爆炸的话,和男人紧密的连接在一起的她也绝对难逃一死。http://

  首发!

  可是自己红唇之上一热,自己的唇瓣再次的被人给含住,那舌头又往自己嘴里挤进,这次九天玄女似乎想通了什么的将红唇放开,让那舌头在自己的嘴中来回的游曳,因为有了死亡的绝无的九天玄女终于将自己的身份忘却,此时她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一个从没有尝到过**的女人,所以她希望在自己死前能够尝到一丝作为女人应有的快乐。

  张少重抱着怀中的佳人,感受着身下佳人那紧密火热的花房带给自己的快美,原本紧闭的红唇也张开了,并且出乎自己意料的迎合着自己的索取,张少重见佳人如此的主动自然是心中高兴不已,不过现在他要做的是将佳人的修为恢复,所以张少重的舌尖顶着九天玄女的舌尖,当两人的舌尖紧紧相抵的时候,一道清凉的能量顺着相接的舌尖慢慢的流进九天玄女的体内。

  微凉的能量的流进自己的体内立刻就让九天玄女惊醒,她清楚的感觉到从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舌尖之上传来的那能量的宏大平和与精纯,那能量源源不断的通过自己的舌尖涌进自己的身体之中,不知过了多久,那能量依然不停的流进自己的体内,可是此时她体内的精纯的远比自己先前的要精纯上不知多少倍的能量已经远超刚才她体内的能量,但是从身上男人的舌尖之上传来的能量好像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一般,源源不断,对方就好像无边的大海一般供应着自己一条小河的所需,可是此时九天玄女不再去担心能量太低而是担心能量太多了自己的身体会承受不了。九天玄女身体不能动弹,只能在脑海中想着够了,够了,不要在传送能量。似乎听到了九天玄女的心声又或者是张少重觉得渡进九天玄女体内的能量已经快要超出九天玄女能够承受的底线,所以九天玄女喜悦的发现那能量已经停止了向自己体内涌进。

  九天玄女发现那原本渡进自己的体内的能量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自己的身体依照着自己原本的功法温顺的在自己的体内流转,这个时候九天玄女恢复了对自己全身的控制能力。

看过《天降神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