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章 鞋子

第二章 鞋子

  张顾霖就在院子里坐着,见得马灯的光,快步就走了出来。

  林小余比他更快,见得严语身后的秦钟,双眸顿时亮了。

  这个平日里让她厌恶至极的男人,此时看着就仿似浑身放光,往日里见着他,只是感到害怕,眼下却充满了安全感。

  她的眸光充满了希望,往秦钟身后看着,期许着。

  只可惜,二人身后再无别人出现。

  林小余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秦钟也有些心虚,但还是打包票说。

  “小余,你放心,我一定把孩子给找回来!”

  林小余没回应,秦钟有些尴尬,也不再多说,取了柴刀和马灯就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严语虽然怒气未消,但也认可秦钟的道理,寻找孩子才是要紧的。

  “教授,看来得麻烦您回去一趟,动员勘探队的同志过来帮忙搜救……”

  张顾霖也是一脸愕然,转而愤怒,最后只是摇头轻叹,从包里取出手电,拍了拍灯头,借着昏黄的手电光,便匆匆离开了。

  严语看着林小余,后者也抬起头来,红肿着双眼,倔强地抿着嘴唇,实在让人心疼。

  “秦强才,你过来。”

  “严老师……”黑娃子听得自己本名,似乎又回到了课堂,有些紧张。

  “我问你,你们一起去摘沙棘,怎就没一起回来?”

  黑娃子犯了错一样,小声回答说:“我叫了的……大双小双说了……说小余婶婶交代过,让他们多摘点,明天可以送些给严老师……”

  听闻此言,严语也是心痛,看向林小余,她也是自责万分。

  “别想太多了,这个时候你最要坚强,找孩子要紧。”

  “我去沙棘林地看看,兴许能找到点什么。”

  “我跟你去!”林小余是万万坐不住的,她的眸光很坚定,也是不在乎这许多了。

  严语点点头,朝院里妇人们交代了一句。

  “六妈,我想让强才带咱们去沙棘林那边看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沙棘林太大,即便知道大概位置,严语也不知道孩子们白日里深入到哪个地方,自是需要黑娃带路。

  六妈走了出来,将一把镰刀递给了林小余,摸着她的后背说:“自己也小心些。”

  黑娃颇有“将功补过”的意思,擦了擦鼻涕,便昂头出去了。

  马灯的光圈就这么小,外头的黑暗就好像无形的利刃,谁也不愿意沾碰,三人就好像被困在悬崖边的柱墩上,挤在光圈里,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经历了长久无言的尴尬,黑娃才问了一句:“严老师……叔叔伯伯们……跳龙王好看么?”

  严语一听就来气,闷闷地回答:“没什么好看的。”

  毕竟想起那些人冷漠又诡异的眸光,严语就说不出的厌恶。

  孩子是最敏感的,黑娃也能感受到严语的不耐烦,只是哦了一声,但还是不甘地嘀咕说。

  “大家本还打算偷偷溜进去看一看的……”

  三人又陷入了沉默,唯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走出了十几步,严语突然停了下来,抓住黑娃的肩膀,急促地问。

  “你刚刚说什么!”

  黑娃的无心之语,就如隔靴搔痒,隐约勾起了严语的灵感,一时半会儿却又无法精确抓住。

  直到走出一段,秦家坳里嗅闻到的那股子烤肉气味,又涌上心头,在严语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他不是个悲观阴暗之人,更不愿往最邪恶的方面去想事情,但“病急乱投医”,眼下所有的可能性,都必须考虑。

  这些人求雨都快陷入癫狂了,大小双又是村里唯一的双胞胎,正正是万里挑一的童男童女,不会让这群人给龙王爷活祭了吧!

  “黑娃,你们本来约好了到秦家坳里偷看?”

  黑娃毕竟是个孩子,喜欢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自己,兴奋地回答说。

  “嗯,不过沙棘打果太少,等我们摘完,天都快黑了,大家又怕坳里有……有鬼……所以就没去了……”

  林小余虽没读过书,但却很聪明。

  “你觉得孩子偷偷进了山坳?”

  严语不忍浇灭林小余的希望。

  “应该不会,山坳就这么一条路可进,如果他们果真进去过,刚刚我去找人的时候,秦钟会告诉我的,也没必要下山来找人了。”

  “再说了,这村里的规矩,妇孺都不准进去,如果大小双真的溜进去,也会被赶出来的……”

  林小余难免失望,严语只好柔声安慰说:“大小双年纪不算小了,也机灵,应该没事的,你别太担心。”

  正说话间,远处的黑暗之中,又传来了隐约的狼嚎声,黑娃都害怕起来。

  林小余也有些不安,严语便催促说:“咱们快点走吧。”

  马灯装不了太多煤油,适才进入山坳已经消耗了不少,刚才急匆匆出来,又忘记添油了,严语也不敢大意,不多时就来到了沙棘林地。

  沙棘又叫醋柳,极其耐旱,又抗风沙,其果酸涩,是大西北极其常见的一种植物。

  不过沙棘还有一个别名,叫酸刺,顾名思义,这植物浑身是刺,想采摘也不容易,但对孩童而言,倒是比较好玩的工作。

  这成片的沙棘很难深入,亏得黑娃等一众孩子早已趟出了一条圆润小路。

  到了白日里采摘沙棘的地点,严语便四处搜找起来,林小余则大声呼唤着孩子。

  夜里虽然风沙渐起,但有密集的沙棘保护,脚印倒是还留着,只是一窝孩子胡乱走动,脚印也就失去了意义。

  马灯的光照范围不广,沙棘林又密集难行,小孩子能钻来窜去,大人却处处掣肘。

  “左右帮我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

  三人如同被困在水草里的鱼,缓慢往前,又如同密牙的梳子在梳理乞丐板结的长发,进度自是快不了。

  眼看着马灯的火焰已经渐渐微弱,严语也有些急躁起来。

  林小余也感受得到,见黑娃害怕得紧,于心不忍,就朝严语说:“灯快没油了,回去吧。”

  严语正要放弃,却是眼前一亮!

  “等等!”

  他的声音充满了惊喜,甚至有些轻轻颤抖!

  “是小双的鞋子!”

  林小余扑过来,仔细辨认了鞋子,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我的孩子……指定是被掳走了!”林小余抱着鞋子便哭了起来。

  早些时候,也有不少外来人进村,想要“收养”村里的孩子,有人出钱,也有人用米粮来换,但村长秦大有坚决反对这样的事情,倒也没人卖自家孩子。

  只是从那时候开始,就有村民传言,说外头的人时常觊觎,想要偷孩子甚至抢孩子。

  谁能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林小余的身上!

  若是往日里,村中人多,但凡有外来人接近,都会被留意到,只是这几日,男人们都进入秦家坳了,婆娘们四处挖根茎,找果子,寻找一切有储水的地方,哪里会在意外来人?

  严语也忧心忡忡,若是外来人掳走了孩子,只怕是难以追寻了。

  “别着急,再找找!”严语心里也没底,但生怕林小余的情绪崩溃,没想到果真让他找到了些东西!

  “是篮子!”

  前面三五步,见得一只小篮子,塞在了一丛沙棘的下面,露出个角来!

  见得这篮子,严语松了一口气,安慰林小余说:“小余你别慌,大小双不是被掳走的。”

  林小余有些绝望:“你别骗我了,我……”

  严语神色坚决:“我没有骗你,如果是被掳走,孩子必然反抗,但你看这篮子,里头的沙棘果子一颗都没撒落出来,说明篮子是被人好生放下的。”

  “如果发生了激烈的反抗,这一篮子沙棘果不可能这么完好。”

  严语分析得头头是道,林小余眼中的绝望终于是一点点消退,但她仍旧是担忧。

  “可这鞋子……闺女平日里当成宝贝,怎么可能落下一只?他们又到哪里去了?”

  严语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周围都没有反抗的迹象,可能是被认识的人带走……只是匆忙了些,落下了鞋子。”

  “小余,有没有这样的可能人选?”严语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朝林小余问。

  “江海……江海走了之后,我就没跟两头亲戚往来了……”

  林小余回想了许久,到底是摇了摇头。

  严语心里也很清楚,林小余的丈夫已经失踪好几年,不知生死,很多人都将林小余看成了寡妇。

  这些拜龙王求雨的人最迷信,亲戚许是将丈夫赵江海的事,都迁怒到了林小余的头上,不往来也正常。

  “那最近有没有惹上什么麻烦?”

  林小余又摇了摇头。

  为了养大这对女儿,林小余小心翼翼,她虽顽强倔强,但个性却是极好,也从未与人吵闹争斗,毕竟没有男人在家,若果真耍横,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她又尚且年轻,做不到没脸没皮的泼妇模样,所以还真就想不出有谁对她仇视敌对的。

  难道说,孩子果真让这些汉子带进山坳里活祭龙王了?

  如此苦思之际,马灯的光照摇曳了一番,终究是慢慢黯淡,而后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