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三章 寻踪

第三章 寻踪

  马灯到底是灭了。

  “老……老师……黑了……”黑娃的声音有些颤抖。

  “别怕”严语搜集了些枯枝,烧了起来。

  “咱们出去再说,四周都是刺,没火光摸不出这沙棘林。”

  借着火光,严语带着黑娃和林小余,匆匆出了沙棘林。

  这片沙棘林处于山坡脚下,前面横着一条土路,往北就是村子方向,会被人目击,若果真被人带走,必定带着孩子往南去了。

  大人的足迹还是比较好辨认的,再者,若想带走孩子,不可能步行,须有交通工具,必定会留下踪迹。

  “我们先送强才回去,添了灯油再往南找找。”

  林小余眼下六神无主,自是交给严语来拿主意,正要往回走,却见得一道强光远远射了过来。

  “前面是严语同志么?”

  待得来人近了,严语才发现是个年轻人,穿着勘探队的工服,戴着矿工的头灯。

  “是,我是严语。”

  “哦,你好你好,我叫徐傲,是张教授让我来帮忙的,其他同志们都散开四处搜寻了。”

  徐傲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左脸上有些痘疤,身材有些精瘦,但挽起的袖子下,是结实的小臂,看得出也是惯于户外工作的。

  “你好,太感谢你们了!”严语与之握了握手,也不客套了。

  “徐同志,你带有手电吗?我发现了一些线索,想到南边的乡道上看看有没有车辙之类的痕迹……”

  “有的有的!”徐傲从包里取出一支铁皮都快磨薄的老手电,递给了严语。

  想了想,严语又朝徐傲问说:“能借纸笔用一用么?”

  徐傲习惯地从胸袋摘下了钢笔,又从挎包里取了工作笔记出来。

  严语奋笔疾书,不多时就将纸张撕下折好,又问林小余要了那只鞋子,一并交给了徐傲。

  “还得麻烦您将这孩子送回村里,这信务必交给张教授,这是孩子遗落的鞋,一并带着,方便你们辨认孩子……”

  徐傲也不好擅自查看里头的内容,一并收到了挎包里,便带着黑娃回去了。

  “咱们也快点走。”严语不多说,转身便投小路去了。

  手电的光很弱,便好似肾虚的老人在尿尿,光柱没能延续太远。

  不过林小余毕竟是本土人,很快就带着严语来到了沙棘外的乡道上,只是漫说车辙,便是脚印都没发现。

  严语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沉思了片刻,低声嘀咕道:“往北是村子,有人目击,又没有往南,西面是山坡,难道往东边去了?”

  “东边是什么地方?”诚如早先所言,严语对地形并不算太熟,只好向林小余问起。

  林小余摇了摇头:“那边是小茶山,走不通的……”

  “走不通?”严语失望起来,可林小余却又突然低呼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江海往时喜欢在山上打些野味,曾经告诉过我,往东绕过小茶山的北麓,有条路可以下到谷地!”

  “谷地?就是秦家坳?”严语终究忍不住露出吃惊的神色来,心中的猜测又近了一步!

  林小余发现不对,终于是开口了。

  “你是不是……是不是在秦家坳发现了些什么?”

  严语也是谨慎,毕竟这都是他的猜测,而且这个猜测实在太荒诞太大胆,往常便是书里都不常看到。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愿往这么邪恶阴暗的方面想象。

  “也没什么,就是气不过他们不帮忙,仅此而已。”

  林小余变得有些冷漠:“他们是我的孩子,我这辈子拼了命活着的念想,你不要瞒我!”

  严语想了想,说:“秦钟也在场,如果孩子真的被带到秦家坳,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就算他狠得下这个心,他也演不了这个戏,刚才你也看到,他是真着急了。”

  “再说了,他们要孩子做什么。”

  林小余咬牙说:“这群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如果秦钟不知情呢?”

  “不知情?”

  这次轮到严语陷入怀疑之中了。

  因为他到秦家坳之时,秦钟确实没有与其他人待在一起,而是守在外围,难保他一直在场。

  想起自己嗅闻到的那股烤肉味,再想想那群男人冷漠又诡异的眸光,严语的心中有些发冷。

  “咱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严语还在迟疑,林小余却捏紧拳头如此说。

  虽然那条路她只是听丈夫赵江海说起,自己并未走过,但此时还是果断向前!

  小茶山可不是种茶的地方,村里的老人说,之所以名为小茶山,是因为神仙倒下的茶渣,才形成了这座小山。

  山上不是茶树,而是奇形怪状的胡杨,如同覆盖在山上的茶渣一般,故此得名。

  这些胡杨最是耐磨,不死不朽,张牙舞爪,形同鬼怪,便是白日里,孩子们也不敢到小茶山上玩耍。

  夜风渐渐大了起来,卷起尘土,鼻头发痒难受,双眼迷蒙流泪,口干舌燥,也漫提多难受。

  越是往上,干枯的胡杨就越是密集,风也越大,夜风从胡杨的缝隙吹过,形成了古怪而尖锐的啸声,如同百鬼夜哭。

  大风被阻挡在胡杨林外,但里头却形成了一股股小龙卷,掀起干燥的尘土,形成了迷雾。

  手电筒的光照能力本就差,此时能见度就更低,两人如同陷入了迷宫里一般。

  更要命的是,胡杨奇形怪状,周遭影影绰绰,越走越迷糊,越看越像一个个人影!

  林小余许是有些害怕,贴近了严语,想要寻求一些安全感。

  她虽是本土人,但估摸着也没走过小茶山,更漫提在这胡杨林里穿行,而且还是夜间!

  她的眉头拧得越来越紧,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你告诉我大方向,我在前面带着。”

  严语也担心林小余会崩溃,将她护在了身后,又往前走了一段,身后的林小余却突然尖叫了起来!

  “大双!小双!是你么!”

  “大双!小双!是娘啊!”

  她拼命地往右边跑去,严语赶忙照了过去!

  本以为是林小余的幻觉,没曾想自己也果真见着一道黑影闪了过去!

  “别过去!”

  严语抓了一把,林小余却用力甩脱了手,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若是孩子,万万不可能这么快速,若是孩子,听到呼喊,必然会回应林小余。

  这也就意味着,那黑影并不是孩子!

  危险的感觉如怒海狂潮一般四面涌来,淹没了严语的内心!

  气候干旱,野兽要么死,要么逃,但也有不少野兽不愿离开。

  它们比人类更懂得如何求生,比如那些饿到掉毛的野狼崽子,一个个瘦得像土狗,但却不愿离开自己的领地。

  小茶山虽然不算太高,但这胡杨林,却是野狼栖息的绝佳之地,若果真是狼,可就危险了!

  手电筒的光摇晃得厉害,那灯头本来就有些接触不良,剧烈跑动之下,竟是彻底灭了!

  “小余!”

  “小余!”

  严语是彻底急了,突然失了光亮,没能适应,眼前一片纯粹到了极点的黑暗,甚至有些头晕。

  凭着短暂记忆的地形,往前跑了一段,脸上便火辣辣疼起来,热乎乎的鲜血滑落,应该是被胡杨枝给划破了。

  严语不敢往前,拼命拍着手电筒,光亮闪烁了几下,又灭了。

  正拍着,前方传来林小余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

  严语心急如焚,往下一甩,电池与灯头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手电筒的光圈再度亮起!

  严语往前跑去,光圈四处搜索,见得前方一个缺口,往下一照,是个陡坡,石壁粗糙凌厉,坡下是一片参差的沙棘。

  往地下一照,足迹凌乱,左右也不见林小余踪影!

  “小余!你在哪里!应我啊!”

  严语大声疾呼,心头却是涌出一股本能的不安,脚底冒出冷气,顺着脊梁骨,刮起一路的鸡皮疙瘩,后颈发凉,头发都要炸开了。

  因为他的左侧,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来,唰一声便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一道抓痕!

  手电拿捏不住,咔嗒一声落地,光亮又灭了!

  严语也顾不得手臂,照着黑影就是一脚!

  可那黑影一头撞入他的怀中,严语只感觉脚下一空,后背已经凌空,越过缺口,往下坠落!

  虽说底下是沙棘,起到了缓冲的作用,但严语的衣服嗤啦啦被撕扯开来,后脑终于撞击到了实地!

  他感觉内脏全都散开,而后又全都挤在一处,死死堵在胸膛里,无法呼吸,脑子嗡嗡直响,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他就像漂浮在无尽的虚空之海,只剩下灵魂,感知不到身体的存在,这让他感到无穷的恐慌。

  正当此时,头顶亮起光芒,手电筒的光圈之中,一张蓬头垢面的狰狞人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小余快跑!快跑啊!”

  他就像做着一个鬼压床的噩梦,灵魂拼命叫喊,偏偏自己又听不到,越是想喊出声,就越是压抑!

  那张脏污狰狞的人脸,渐渐变得模糊,手电筒的光亮也发散开来,如同一滴牛奶在墨池里融化开,彻底陷入黑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