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章 烧庙

第四章 烧庙

  太阳穴不断鼓胀,后脑疼得厉害,视野模糊,手脚发凉麻木,动弹不得,严语只能拼命调整呼吸。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到了林小余的呼喊,感受到她在轻拍自己的脸。

  “严语,你醒醒!快醒醒!”

  严语咬紧了牙关,用力摇晃脑袋,终于是醒了过来。

  周遭漆黑,唯有手电忽明忽暗的光,光圈如薄弱的能量罩,保护着他与林小余。

  “你没事吧?”严语挣扎着坐了起来,往后脑一摸,糊了一手的血。

  林小余也不多说,摸出一块帕子来,摁在了严语的后脑勺上。

  此时严语才发现,林小余的衣袖被撕掉了半截,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灰头土脸,似乎经历了一场反抗。

  “你……你是怎么下来的?”

  严语自己摁住后脑,借着观察四周环境的由头,转过脸去,便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来林小余也意识到,正在整理自己的衣衫。

  “那边有个矮坡,我想下来寻你,结果失足滚了下来……”

  林小余言辞闪烁,严语看得出她有些心虚,也不知道她在隐瞒些什么,不过她不想说,严语也不好追问。

  毕竟事关寻找孩子,她该比严语更担忧,能说的话她必然不会瞒着的。

  “那个矮坡能上去吗?”

  “能的,我先送你回去,你这伤口太吓人了,咱们得抓紧。”

  严语摇了摇头:“不要紧的,多找一刻,就多一分希望,找孩子要紧,咱们先上去找找秦家坳的路。”

  严语试着站了起来,供血不足,摇晃起来,也亏得林小余扶了一把。

  “你先别动!”

  林小余将严语摁了下来,转过身去,将裤腰带解了下来,一脸羞臊地将严语的头包扎了起来。

  救急关头,也顾不得这许多,包扎好了之后,林小余拾起手电,搀着严语便往矮坡那边去了。

  矮坡很短,所以角度有些陡,手电照了一下,确实留了一些痕迹,但矮坡上都是一些干枯的杂草,泥土也比较松软,并没有凸出的岩石或者老树头之类的东西。

  严语下意识看了看林小余,心里越发起疑,她身上这些撕扯的痕迹,怕真不是滚落矮坡造成的,只是她为何要瞒着严语?

  “咱们别上去了,上头风沙很大,顺着这条山谷走,应该能进入秦家坳的。”

  林小余说完,便往前引路,严语往坡顶扫了一眼,似乎有个人影闪了过去,只是林小余有些匆忙的背影,到底是打消了严语继续追究的念头。

  诚如林小余所言,顺着山谷走了半个小时,前头果真出现了稍显昏暗的火光。

  火光当中,依稀能够看到不少祈福的幡子在飘飞,可不正是龙王庙所在么!

  严语转头一看,林小余的眼中也满是兴奋与激动,想来她也为找对了路而感到高兴。

  话不多说,两人加快了脚步,火光越发清晰,龙王庙也就近在眼前了。

  只是奇怪的是,那些守龙王的汉子们却不见了。

  “难道他们出去找孩子了?”

  秦钟说过,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守夜,明天就能各回各家,难道说他们提前结束,全都回去帮忙寻找孩子了?

  严语轻轻吸了一口气,驱散心中想法,没人在此,横竖是最好,反正他与林小余的目的又不是求助,而是查证。

  “大双!小双!”林小余高声喊着,便往龙王庙里冲,只是不多时又满脸失望地走出来,茫然四顾,绝望又涌了上来。

  严语见此,轻叹了一声,走到火堆旁,火堆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余炭还在挣扎。

  火堆周围虽然有收拾过的痕迹,但留下不少油垢和细碎的骨头渣子。

  林小余察觉到了严语的动作,只是脚步有些犹豫,似乎不敢上前来,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跟了上来。

  “手电给我。”

  严语伸出手,问林小余要了手电,从旁边拾起一根烧火棍,便在灰烬里扒拉。

  火灰飞扬起来,在手电的光圈中袅袅而舞,严语和林小余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了烧火棍的棍头上。

  灰烬里不断扒拉出一些烧得发白的骨头,长长短短都有,大大小小,细细碎碎,能够明显看得出劈砍的痕迹,林小余已经有些颤抖起来。

  烧火棍再往里扒拉,厚厚的灰烬突然传来沉闷的笃笃声,用棍头挑了一下,竟是一个小小的骷髅,棍头拨开灰烬,赫然是两个眼窝子!

  严语心头一紧,往后看时,但见得林小余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掌,鲜血从手背上滴落下来,整个人挣扎在崩溃疯狂的边缘!

  “小余,你先别瞎想!”

  “小余,山坳里野物不少,可能是他们烧的猴子!”

  林小余拼命摇着头,双眼血红,眼珠子似乎随时要爆开一般,也着实是吓人。

  “小余!你先冷静!”

  林小余浑身颤抖,沙棘篮子啪嗒落地,沙棘果撒了一地,她摇着头,如同发狂的母兽,四处寻找着仇敌一般。

  “啊!”

  “啊!”

  她拼命狂叫,爬到火堆边上,伸手要将小骷髅扒拉出来,却又不敢,只是抱着头大叫。

  严语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她拼命挣脱,再度伸手,最后又缩了回来,转而抓起了一把余炭!

  通红的余炭灼烧着她的手,滋滋作响,她抓着余炭就往龙王庙爬行,似乎想要烧掉这座庙!

  严语死死抓住她的手腕,两人在地上滚打了一阵,终于是将余炭给抢了下来。

  林小余到底是有些力气的,将严语推了一把,严语撞到了后脑,一阵迷糊,林小余已经冲进了庙里。

  庙里留有灯盏,只是人都走了,生怕引火,便将灯给灭了。

  林小余抓起一盏灯,便往龙王塑像上砸!

  “啪!”

  一声脆响,灯盏爆裂,灯油四处溅射,趁着严语七荤八素的空当,林小余拾起火头,便投到了庙里,“轰”一声便带起一阵大火来!

  龙王塑像披挂着彩衣,神龛有布幔,梁上有天兵天将的幡旗令旗,各路神仙的招旗也都是多年的老布料,干燥易燃,火势顿时旺盛滔天!

  “小余!你冷静!”

  严语也顾不得后脑疼痛,冲进龙王庙,见得林小余抓着另一盏灯,正朝着大火疯笑着。

  一把夺下油灯之后,严语脱下衣服拍打火头,热浪滚滚而来,将他脸上的汗水瞬间蒸干,这才扑打了几下,自己的衣服也被烧着了。

  眼看着火势控制不住,火苗子往房梁上窜,严语便将林小余推出了门外。

  后者目光呆滞,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这火,仿佛孩子的笑容正在烈焰之中。

  龙王庙里也没水,严语只能跑到外头去,兜了沙子回来扑火,但就凭他一个人,根本就不济事!

  正当此时,牌坊外头传来阵阵惊呼,村里的汉子们竟是全都涌了进来!

  “完了完了!”

  “快扑火啊!都愣着干啥哟!”

  林小余听得响动,眼中的疯癫变成了无穷尽的愤怒,随手一抓,抓了一把火灰,便丢了出去。

  “都是牲口!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她疯狂地冲了过去,死死地掐住了族长秦大有的脖颈!

  “快放手!快放手!”

  “快拉开这疯婆娘!”

  严语也是大惊,赶忙上前去阻拦,你来我往,免不了冲冲撞撞,这些人又急着救火,当即有人喊说,把他们都捆起来捆起来!

  严语适才又磕了一下脑袋,整个人昏昏沉沉,到底是让人给捆了,一时间受制,呼吸有点不畅,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得多久,严语浑浑噩噩醒来,阳光刺目,适应了好一会,依稀听得有人在叱骂,模糊的视野渐渐清晰起来。

  此时已经天光大亮,偌大的秦家坳也没个鸟叫虫鸣,龙王庙虽然没有被烧塌,但烟熏火燎,放眼也是一片狼藉。

  林小余耷拉着脑袋,眼中满是仇恨,族长秦大有坐在一旁树头削成的墩子上,叼着旱烟杆子,烟气弥散,遮住了满是皱纹的脸,不怒自威。

  “赵家媳妇啊,虽说你孤身过日子,受了不少委屈,但也得过乡亲们不少关照吧?怎么地就觉着咱们会对孩子做这种事?”

  “你这样可就伤了大家的感情了……”

  “龙王爷那是万万不能冒犯的,烧庙会引来天灾,不说村子容不下你,便是龙王爷也要怪罪的。”

  “可不是么,孩子走丢了,大家伙儿都心紧着呢,急急就下山去找,你反倒来烧庙,这事不地道的。”

  汉子们看着凶狠,但对娇小无助又楚楚可怜的林小余,狠话到底是说不出口。

  “你看看,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是猴儿的头骨,看见没,牙是尖的!”

  有个汉子将火灰里的小骷髅彻底扒拉了出来,牙齿果真是尖的,如此一说,还果真像极了猴儿。

  林小余终于是抬起头来,显然对这种说法并不认可,眼神往地上的骨骸挑了一眼。

  “这身上的猴儿真金贵,还穿着衣服的。”

  汉子一瞧,骨骸上残留着没烧尽的衣物,脸色也有些难看。

  另一个汉子看了族长秦大有一眼,咬牙解释:“按说拜祭都是男人们的事,婆娘是没资格知道的,但还是跟你说清楚,免得你胡思乱想。”

  “这猴儿是我们托了山上猎户捕来的,为了给龙王爷做祭,需是穿上衣服,扮成童子的样貌……”

  林小余冷笑一声:“怕不是祭龙王庙,祭了你们的五脏庙吧?”

  想来林小余心中也已经接受,这骸骨是猴子的事实,想想孩子仍旧生还,心情也就没那么狂躁了。

  这些猴子骸骨上留有劈砍和啃咬的痕迹,而且零零碎碎,林小余的话语也并不过分,想来这些汉子该是用祭品喂了肚里馋虫的。

  汉子们一个个脸色难看,心虚起来。

  秦大有终于发话了。

  “县里的干事们给过指示,这些猴儿吃了会得病,你要敢吃,下会叫你来就是了。”

  这话一出口,族长的威严也散发开来,虽然半闭着双眸,眼袋下垂如同瘪掉的气球,但林小余也不敢反口了。

  “烧庙的事回头再说,给他们松开,找孩子的找孩子,包脑壳的包脑壳,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族长已经发话,汉子们也顺从地走过来松绑。

  这才刚要给严语解绳子,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别放他!孩子的去处还着落在他身上呢!”

  所有人的眸光都转向外头,而后又转向了严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