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八章 猎户

第八章 猎户

  严语的话或许有些沮丧,当他意识到这极有可能会让林小余失去信心,便换了语气。

  “不过秦大有说得对,老河堡四面环山,是个闭塞之地,人跑不到哪里去,只要咱们不放弃,就一定能找到!”

  林小余露出一丝苦笑,她看到一滴半凝固的血迹,停在严语的发梢上,忍不住说:“你……你其实不用这么拼的……”

  严语摇了摇头:“他们是我的学生,换做别个,我也一样会这么做的。”

  林小余顿时有些失望,但很快又笑了笑:“这就是孩子们喜欢你的原因了。”

  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闲谈,但气氛变得有些古怪,林小余突然觉得浪费一秒钟都是愧对了孩子,赶忙问说:“接下来去哪里找?”

  严语将纪念章收好,沉思了片刻,又走到火灰处蹲了一阵,抬头问林小余。

  “大小双今天穿的什么衣服?”

  “什么衣服?你是说……”林小余紧张起来,不由看向了骸骨上残留的衣物渣滓。

  “你觉着这是孩子们的衣服?”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纪念章既然都在,那么衣服应该也一并给烧了的……”

  “但这是猴子的骨头,秦大有这帮人也不可能从孩子身上扒衣服,所以,有人扒了孩子的衣服,穿在了猴子的身上……”

  严语一番分析,让林小余心惊胆战,但也看到了一线希望。

  “可是……有可能孩子们溜进来,丢失了纪念章,这衣服也不一定就是我那两个可怜的孩子的……”

  严语摇了摇头,用手指捻了捻衣服的残渣,解释说:“你看这衣服的残渣,质感是不同的,烧了之后留下圆珠状的残余,这是涤纶,也就是‘的确良’,可以肯定是小双的衣服了……”

  林小余的丈夫赵江海退伍之后,带回来一些“的确良”布料,林小余没舍得自己用,最后还是给孩子们做了衣裳。

  这布料可不是随便能买到的,老河堡这等闭塞的地方,大人都没有这样的布衣穿,更何况孩子。

  这也是其他孩子为何羡慕大小双的原因之一。

  许是提到布料,让林小余想起了多年不知生死的丈夫,又许是确认了孩子的衣服,似乎减少了孩子生还的几率,她陷入了短暂的呆滞。

  严语也不忍再扰乱她的情绪,毕竟她发疯过一次,便趁热打铁,紧握拳头,信心十足地说。

  “那么,咱们只需要找到给猴子穿衣服的人,也就等于找到给孩子扒衣服的人了!”

  “猎户!”

  林小余果真燃起斗志来,当下便脱口而出!

  早先有村民提到过,这猴儿是他们让山中猎户帮忙捕来的,也就是说,猎户是个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不说猎户是不是掳走了孩子,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猎户扒了孩子衣服,哪怕猎户只是捡到孩子的衣物,那也是目前最有用的线索了!

  但这种闪光的表情并未能够维持多久,林小余眼中的光很快就黯淡了下来,颓然坐到了地上。

  她将凌乱的头发往后一拨,双手捂住了,敷了仙人掌的右手,将整个脸面都遮盖,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严语能够看出她的肩头在颤抖,似乎在强忍着心中的悲痛。

  “怎么了?”

  “小余?”

  严语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后者抬起头来,早已红肿的双眼,已经没有眼泪流出来。

  “山里只有一家猎户,时不时会用野物或者皮毛,来换盐巴和茶米……”

  “只有一家?不会是……不会是老准爷吧?”严语也有些紧张起来。

  林小余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严语顿时皱了眉头。

  也难怪林小余会如此担忧,因为老准爷那可是老河堡传说级的人物!

  可惜,老准爷是传说级的人物,而不是传奇人物,他留下的也不是美名,而是恶名,能够让小儿止啼的恶名!

  传说老准一家世代都是猎户,在那个艰苦的年代,许多人都饿死了,唯独老准家活了下来,据说他们是因为吃了人肉才得以活到现在!

  若孩子果真落到他们手里,那可比龙王庙这帮村中叔伯们更加的危险!

  严语并非没有见过世间丑恶,但他并不愿相信老准爷一家会吃人。

  若他们果真是这样的人物,又何必老老实实以物易物,完全可以进村偷盗或者掠夺。

  他们能以物易物,用猎物来交换盐米,就足见他们还是有着底限的。

  只是林小余和村中不少人一样,早已被这个邪恶的传说给吓住了,哪能不担忧?

  “小余,别总往坏处想,既然找到了线索,咱们就追下去!”

  林小余抬起头,有些为难地说:“老准家下山交易的事情,只有村中男人们知晓,他住在哪座山头,也只有族长知道……”

  “早些年,县里来了人,说是要劝他们下山来过日子,还要给他们办户籍,可最后……”

  “最后那些人一个都没回来……”

  林小余越是这般说,感觉希望就越是渺茫,声音颤抖,整个人都有些慌乱起来。

  关键时刻决不能自乱阵脚,严语当即打断了她的话:“既然有人知道就好,去问问就清楚了!”

  林小余似乎被严语的情绪感染了,只是仍旧忧心忡忡:“村长跟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好多问,只是……他会把这么机密的事告诉你吗?”

  事关孩子生死,严语不想林小余陷入绝望,但也不想给林小余无谓的希望,所以不敢夸下海口,只是谨慎地说。

  “总归有人知情,我就不信唯独秦大有知道。”

  这句话一说,自然也就表明,严语也是死了向秦大有打听情况的心了。

  除了秦大有,还有谁最有可能知情?

  林小余心头一动,目光灼灼地说:“你是说……你是说秦钟?”

  严语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有可能知道一些内幕,但也不敢保证他知道老准爷的所在,但好歹是条线索。”

  林小余之所以跟着严语出来寻人,就是不想干等着,心中总有愧对孩子的无助感,能找到方向,又有什么不愿去尝试的?

  “秦钟他……还是我去问他吧……”林小余咬着下唇,说出这句话来,脸色也不太好看。

  严语站了起来:“不,我跟你一起去。”

  他也知道,林小余如果主动请求,秦钟极有可能会松口,但这会让林小余受委屈,颇有忍辱负重的意思,严语也不忍心。

  林小余倍感温暖,朝严语点了点头,二人便穿过牌坊,快步下山去了。

  到了村口,严语朝林小余说:“秦钟那边,我去问就好了,你回去找些干粮,顺便取些干净的绑布给我,如果真能问出什么来,我好进山去寻人。”

  林小余知道严语这是在保护她,她是个倔强的人,轻易不会受人恩惠,但事关孩子生死,她也不再扭捏,再者,她也有自己的打算。

  见得林小余点头离去,严语这才往秦钟家里走去。

  眼看着就要中午,阳光猛烈,暴晒之下,时不时会出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是树皮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被晒裂了。

  就这种天气,再强壮的汉子也是撑不住多久,更别说去挖探洞了。

  然而走到秦家窑洞前面时,严语却发现,秦钟扛着一把铲子,头巾包裹着脸面,竟果真要出门去挖掘!

  “别以为不抓你去派出所就可以到处乱跑,一会我爹带着派出所同志回来,有你好看的!”

  秦钟对严语的敌意由来已久,他虽然不会动用阴谋诡计对付严语,但平日里关于严语的事情,他都是最反对的那个人。

  在他看来,严语这种小白脸,与他们这些村里人根本就不是一路的,严语迟早是要远走高飞的,只用好看的皮相和好听的话语来哄骗林小余,以图一时之快,根本就给不了林小余长久的日子。

  “秦哥,我要去找老准爷,你给我指条路。”严语也不含糊,因为他知道,与秦钟这样的耿直汉子打交道,不需要拐弯抹角。

  “给你指路?指什么路?别说找老准爷了,就是离开村子半步都不行!”

  秦钟断然拒绝,然而只是过了几秒,他似乎回过神来了。

  “你说什么?你要找老准爷?你不要命了!”他下意识将严语拉到一旁,四处张望了一番,又压低了声音,虽然满脸怒容,但也掩盖不住眼中的忌惮。

  “你们烧的猴子穿着小双的衣服,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严语没有半点隐瞒,然而秦钟却一脸的吃惊。

  “你果真被瞒着啊……”严语先前的推测还真没错,估摸着考虑到秦钟对林小余的心意,只怕秦大有等人,并没有将这一节告诉秦钟,而只是让他把守在牌坊外头。

  严语将纪念章取了出来,把自己的发现一并告诉了秦钟,后者太阳穴鼓胀,青筋暴起,也是怒火中烧!

  “他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不行!我找他们去!”

  严语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一把扯住了秦钟。

  “算了吧,去了也平白吵闹一番,要么被你老头子敲一顿,何必呢?”

  “还是找孩子要紧,你告诉我老准爷在哪就成。”

  对于秦大有的性格,秦钟自然比严语更了解,若真要去闹,只怕后果比严语所说还要更麻烦。

  只是……老准爷的住所那是天大的秘密,若他老爹不是族长,他根本就无从所知,老爹这么信得过他,他秦钟又如何能告诉严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