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十二章 铜锁

第十二章 铜锁

  大小双仍旧没有找到,每次出现一些新线索,都让人揪心无比,却又因此而陷入更大的谜团之中。

  秦钟找到的那只鞋子尚未确认,如今又出现这个神秘的孩子,以及他脖子上悬挂着的小双的长生锁!

  种种推测和种种可能性不断地涌入到严语的脑海之中,如沸水一般翻滚,但严语还是努力地将这些念头全都压了下来。

  因为他需要冷静,虽然他不是专业的刑侦人员,但他也知道,解决问题始终要一步一步来。

  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孩子,而想要解开各种谜团,这孩子也是关键,但这孩子手里有枪,又一言不发,而且并不友善。

  林小余已经陷入了绝望当中,这一路,她反复体验着升起新希望,又陷入绝望的过程,心理壁垒已经脆弱不堪,情绪也极其不稳定。

  此时她只是喃喃自语,似乎在回忆着与孩子的往事。

  秦钟是个大老粗,套近乎这种事,也是跟他老头子学的,如果他能学到秦大有三成功力,倒也能成,可惜并没有。

  严语短暂而快速地观察了一番,发现孩子的注意力似乎并不在他们身上,而是有些游移。

  心中灵光一闪,严语当即将那土拨鼠给抱了起来!

  他早该想到,老准是个残忍的猎人,为求生计,连老鼠都吃,看外面的动物骨架就非常清楚了。

  他没有掩埋这些动物骸骨,而是将他们打乱了,又重组成各种怪物形态。

  这样的目的是为了恐吓野兽,保障这座小木屋的安全,但同时也表现出老准对动物的漠视。

  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这样的心理,万万不可能豢养这么可爱的土拨鼠。

  而且土拨鼠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土拨鼠该是老准媳妇养的宠物了!

  虽然尚且不清楚这孩子与老准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但从他的举动和反应来看,他对这个土拨鼠的态度,可比严语三人要更甚!

  也果不其然,严语抱起土拨鼠之后,那孩子也跟着动了起来!

  “他喜欢我……你看……”

  严语将土拨鼠放到手电筒的光圈里,朦胧柔软的光照之下,肥胖可爱的土拨鼠,正亲昵地蹭着严语,粉红色的小舌头舔着严语的手背。

  若非身处案发现场,这唯美的一幕将充分诠释人与自然的和谐,都能当成动物保护的画报了。

  见得孩子没有激进的动作,严语便试探着将土拨鼠往前抱了抱,柔声问说。

  “你是不是想要这小家伙?”

  孩子的身姿往前倾了倾,虽然很是细微,但哪里逃得过严语的眼睛!

  他往前抬脚,但似乎仍旧恐惧手电光,严语便将手电筒移开一些,那孩子果真往前走了过来。

  他的身上带着牲畜的臭气,如同动物一般,但眼中的凶戾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汪温柔的期许。

  眼看着他要过来,严语暗中捏了一下土拨鼠的腿脚,那土拨鼠突然受惊,吱吱叫了几声!

  孩子被这叫声吓到,又退了回去!

  严语趁着机会朝孩子说:“这土拨鼠是动物,动物都怕猎枪,你想抱它,先把枪放下。”

  “你放心,把枪放在左手边,这样你能随时捡回来的,没人比你更快。”

  孩子迟疑起来,严语又轻轻捏了一下土拨鼠的小短腿,土拨鼠就更加的烦躁不安。

  虽然有点对不住这胖乎乎圆滚滚的小东西,但眼下救急,严语也只能对不起这小兄弟了。

  也果不其然,这孩子到底是不忍心,终究是将短枪放在了左手边,朝严语伸出了脏兮兮的手。

  严语暗中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土拨鼠递了过去。

  他能够看到孩子的手指在颤抖,仿佛土拨鼠是他梦寐以求的宝贝那般。

  眼看着就要抱到这圆滚滚的土拨鼠,秦钟却突然大吼一声,猛然弹了出去,咚一声将孩子撞倒,结结实实地摁在了地上!

  “小白脸!捡枪!”

  严语也是直想骂人,虽说秦钟的方式简单粗暴且有效,但严语都快安抚好这孩子了,又何必用强!

  若是一只土拨鼠能缓和关系,还能从孩子口中问出小双的情况,如今用了强,还怎么让这孩子开口!

  秦钟适才的软弱让林小余看在了眼里,自己没法子安抚这孩子,严语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而且林小余情绪崩溃,适才很是冲动,严语为了阻止她激怒孩子,几乎是抱着林小余的,这也让秦钟醋意大发。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自己表现的机会,自然而然也就逞起了英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后续。

  事已至此,严语只好将短枪捡了起来。

  这是一支老套筒改装的猎枪,严语咔哒哒将子弹退出枪膛,收入口袋,这才将短枪丢到了门外去。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秦钟一味压制着孩子,并没有察觉,林小余又失魂落魄,更是没在意,严语也松了一口气。

  “你手脚轻一点,别伤到这孩子!”

  严语伸手去拉秦钟,却被秦钟反手甩开,解下裤腰带,就将孩子的双手反绑了起来。

  孩子如同泥鳅一般翻腾挣扎,秦钟又将他的双脚给绑了起来,孩子恢复了凶狠,又要扑过来咬,秦钟干脆扯了块烂皮子,把孩子的嘴巴也给堵上了。

  “呼……这小子,够狠的,换做别个,还真降不住他!”秦钟有些洋洋得意。

  可扭头看时,林小余仍旧埋着头,根本就不理会他,秦钟难免有些失望。

  想了想,他便将孩子脖颈上的长生锁解了下来,递到了林小余的面前。

  林小余颤抖着双手,接过这铜锁,一时间如同全身的筋都绷紧在一起,整个人都缩了起来。

  严语也是叹息,朝秦钟说:“你带小余出去透透气,这里太闷了。”

  “我好不容易抓住他,你可不能乱搞事!”秦钟并不喜欢被严语使来唤去的感觉,但他似乎也意识到,严语是想问话了。

  他虽然莽撞,但并不代表他就愚蠢,如今细想起来,只怕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会给接下来的问话带来极大的困难。

  “行了行了,出去吧。”严语有些不耐烦,眼色朝林小余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秦钟也知道,这样的案发现场,对林小余的冲击有多大,也就不再啰嗦了。

  只是当他伸手去扶林小余之时,后者却触电般缩了回去,抬起头来,一脸的坚毅,抹了一把脸,朝严语说:“我想问他!我的孩子到底怎么了!到底在哪里!”

  严语想了想,便朝那孩子说:“你要是不乱动,我就解开,咱们一起走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你能听明白吗?明白的话就点点头,好么?”

  严语是老师,有着足够的耐心以及引导能力,这孩子并非一脸懵懂,说明他应该是能够听得懂严语的话。

  而且此时认真看他,可不止十来岁,虽然血迹斑斑,但能够看得出他眉目清秀,如果梳洗干爽,应该是个极其俊俏的青年人,只是比严语要矮小一些罢了。

  乱糟糟的长发之下,愤怒的眸光仍旧犀利,严语只能摇头叹息,弯下腰去,将他抱起来,走出到木屋外头。

  “秦哥,你去找点柴,在外头生个火吧。”

  手电筒坚持不了多久,夜里也不知道有没有野兽冲撞出来,严语这么一说,秦钟也就乖乖往屋子外头的柴堆走去。

  那年轻人对严语适才抱他很不满,他似乎并不喜欢与人接触,无论是从情绪还是举止,都更像动物。

  严语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就默默地在黑暗之中等待,给这年轻人一个缓和的时间。

  林小余还在摸着那长生锁,严语能感受到她的悲伤与担忧,趁着黑暗,严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安慰说。

  “不要太担心,孩子会没事的,一定能找到,我有信心!”

  长久以来的无助与不断的情绪冲击,林小余早就走到了心理崩溃的边缘。

  这些年来,她一直坚韧不屈地拉扯两个孩子,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柔弱的一面,她知道秦钟的好意,也知道严语的关心,但她一直拒之千里。

  直到昨夜到今夜的历程,她终于坚持不住。

  她无法奢求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更不能拥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此刻,她只是反手握住了严语的手。

  这个握手无关于爱情,只是单纯寻求安全感,仿佛孩子的命运,就捏在严语的手里一般。

  秦钟似乎也不太放心林小余和严语待在一起,又或许害怕那野人一般的年轻人又发作,所以动作很是利索。

  也不多时,火堆便升了起来,那年轻人不断退缩,可惜手脚被绑,根本退无可退。

  直到火堆升起来,他便彻底闭上了眼睛。

  严语看了看秦钟,也满是抱怨,这等情况之下,他不敢贸然给这年轻人松绑,但又撬不开他的嘴。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找到孩子的希望也就一分分跟着流失,如何才能从他身上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又成为了严语的当务之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