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十三章 活着

第十三章 活着

  火堆噼里啪啦地燃着,那个年轻人渐渐也适应了,只是仍旧躲得远远的。

  秦钟见不得他那样子,难免嘀咕道:“也不知道哪来的……怪!”

  严语白了秦钟一眼:“别再吓唬他了!”

  “接下来我要解开你双手的绳子,你不要动。”

  严语也不管他是否听懂,为了表明善意,还举起双手来,指了指他手上的绳索。

  年轻人仍旧满是敌意地瞪着严语,不过解绳子的过程中,他果真没有反抗。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严语想了想,又从包里取出糊糊饼,给那年轻人递了过去。

  年轻人下意识往后缩了缩,严语又将糊糊饼放在嘴边,做了个吃的动作,而后又递了过去。

  这次年轻人并没有迟疑太久,闪电出手,将饼夺了过去,硬生生撕咬起来。

  只是这饼实在是太硬,这么仓促的一口下去,当即将他的牙齿给崩出了血来。

  然而这年轻人似乎十年未曾进食,饿死鬼投胎一般,硬是混着一口血,将饼干生生咽了下去!

  秦钟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一直对他抱着敌意的林小余,此时都有些母爱泛滥,不忍看下去。

  正要再咬一口,年轻人却停了下来,瞪大了眼睛,丢下饼,拼命抠着喉咙,他成功被这饼给噎住了!

  眼看着他憋得脖颈都红了,眼睛不断呲出泪水,严语也没二话,一把将他从后头抱起,一手握拳,另一手则包住拳头,抵住年轻人胸腹交接的部位,用力往上一顶!

  这是海姆立克急救法,年轻人像打了个嗝一般,便将那块卡在喉咙里的饼给吐了出来!

  差点让一块饼噎死,年轻人也后怕,只是他不惯与人接触,此时严语从后头环抱着他,意识过来之后,他又疯狂挣脱开来,只是缩着,再度拒绝了沟通。

  “我没恶意的……”严语解释了一句,但看他的姿态,也只好悻悻退远了一些。

  虽说寻找孩子万分紧急,但如今的线索都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而且这是他们最接近孩子的一次,孩子的长生锁就在这年轻人脖子上挂着,操之过急只怕会欲速则不达。

  严语也只好忍耐下来,此时林小余却捡起了地上那块饼,取出水壶来,浸润那块饼之后,放在火上烘烤了一阵。

  “这样软一些,吃吧。”

  林小余虽然倔强,但本就是贤妻良母型的女子,冷静下来之后,那股子母性光辉,很难让人拒绝。

  那年轻人也果真抬起头,这次倒是没有硬抢,而是带着些许拘谨,从林小余手中接过了饼。

  林小余眼眶湿润,低声地说:“我家小双也吃不惯这种饼,每次我都这样烘给她吃……”

  “你该是很久没东西吃了,但……但你还是活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我……我的孩子……”

  “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的孩子还能不能活到你这个岁数?”

  林小余动情地哭诉起来。

  母亲的眼泪,永远是停止战争的最强大武器。

  那年轻人停止了吃饼,指了指林小余,似乎在询问。

  林小余双眸变得亮了起来,取出那铜锁,朝年轻人说:“这铜锁就是我家小双戴着的,你见过他对吗?你快告诉我,她是生是死,到底在哪里!”

  “她还有个哥哥大双,跟她一起的,你一定见过对不对,你快告诉我!”

  林小余如同失孤的母兽,这种情绪极其强烈,即便语言无法沟通,也极其感染。

  那年轻人果真露出悲伤的神色来,双眸也不再充满敌意,他手里捏着那块饼,仿佛捏着自己的救赎。

  林小余见他动摇了,顿时激动起来,扑通就跪下,朝他问说:“我的孩子是不是还活着?他们还活着么?快告诉我!”

  年轻人似乎被吓了一跳,往后退缩,林小余跪着追上去,继续哭求:“如果他们还活着,你就点点头,你点点头!”

  秦钟不忍心见得林小余这个样子,从旁大声威胁:“你他娘的说话啊!你是哑巴么!”

  年轻人好不容易有点松动,秦钟的火气又上头,严语赶忙将这莽汉拉了回来,低喝道:“别说了!”

  秦钟嘀咕了两句,也就闷着坐下了。

  严语朝年轻人说:“孩子要是还活着,你就点点头,或者给咱们指个方向也成。”

  “如果是你,也不希望历经凶险来找你的母亲,承受这样的心痛,是不是?”

  年轻人眼眶闪耀一点泪光,终于是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孩子还活着,对不对!”林小余激动地抓住年轻人的肩头,后者再度确认一般,用力地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

  林小余终于忍不住,哇一声哭了起来,眼泪早已流干,红肿的眼睛都快淌血了。

  这一天一夜的搜寻,总算有了确切的消息,起码知道孩子还是活着的,林小余哪能不激动。

  她甚至忘记了早先所发生过的一切,似乎忘记了年轻人踢过她一脚,也忘记了年轻人如野兽般的凶戾和危险,她竟是紧紧拥抱了年轻人!

  这年轻人双眸大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眼睛就这么大大地睁着,任由眼泪流下,似乎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流眼泪。

  严语知道,这年轻人总算是让林小余这份母爱给感染了,若能继续下去,说不定这年轻人能带他们去找到孩子!

  年轻人的眼泪滴落下来,啪嗒啪嗒,打湿了她的肩头,林小余总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松开了年轻人。

  “你快吃,你快吃!”

  林小余催促年轻人吃饼,似乎这是她仅能拿得出手的谢礼。

  然而严语却想趁热打铁,朝年轻人说:“你知道孩子在哪里吗?能带我们去找到他们吗?”

  刚送到嘴边的饼,随着年轻人颤抖起来的手,饼上的粉末都落了下来。

  恐惧的情绪又从心头壁垒里钻出来,爬满了年轻人的面孔,占据了他的眼睛。

  他拼命摇起头来,似乎那是他如何都不愿去回忆的噩梦!

  林小余生怕到手的希望又飞走了,当即妥协,朝年轻人说:“没关系的,你不需要带我们去,你给指个方向,只要指个方向就成!”

  年轻人仍旧处于恐惧当中,此时双眸大大地睁着,似乎要突破眼眶的边界,终于是缓缓抬起了手!

  严语心头一震,身体发紧,感觉热血都涌了上来,转头就是这么一看!

  然而他终于明白,年轻人的恐惧,并非来自于他们的发问,而是来自于他手指的方向!

  在火堆光亮的边缘处,一个人影就这么伫立着,似乎早已窥探他们多时了!

  “守在此处别动!”严语从地上弹了起来,捡起那杆短枪,便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地朝秦钟如此交托。

  他熟练无比地拉开枪栓,将口袋里的子弹上了膛,卡咔哒哒,一气呵成!

  他知道这一连串动作会让秦钟和林小余看到,也知道他们会满心疑惑,一个乡村教师怎么懂得摆弄枪械,而且还如此熟练。

  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因为往前狂奔了几步,他隐约能够看清楚一些,那人影与胡杨林里袭击他的,相差不多!

  再加上徐傲也遇袭,鞋子被抢走,徐傲的描述也差不多,只怕都是此人在背后捣鬼!

  那人掉头就跑,很快融入了黑暗之中,严语正迟疑,此时身后亮起火光,却是秦钟拎着***,举着一根燃着的柴火,跟了上来!

  “我不是让你留守么!”

  “放心,那小子双脚被绑,还能干啥,没火,你怎么追人!”

  严语也不废话,当即往前追了过去。

  木屋附近是老准家的活动范围,路径踩踏得很清晰,也没有荆棘灌木之类的阻挡物,所以速度也不慢。

  只是前头那人即便没有火光,也能穿梭自如,就如同能够夜视的野兽一般,严语和秦钟只能靠着脚步声,以及那一抹模糊的背影来追击!

  然而速度实在相差太远,追出三五分钟,那人的背影便彻底消失了。

  面对前方的黑暗,严语也是一筹莫展。

  年轻人对这神秘人如此恐惧,只怕正是此人带走了孩子!

  严语甚至在想,会不会是这个人,杀掉了老准,从这里将孩子带走的!

  无论如何,这个人都是极其危险的人物,但偏偏又是最关键的人物,最能够找到孩子的目标!

  “再追!”

  严语当机立断,秦钟却是迟疑了片刻,四处搜寻着些什么。

  “你是不是又要怂了!”关键时刻,严语可不想秦钟再掉链子。

  秦钟也怒了:“你才怂!”

  话音未落,他已经走到旁边,捡起一根松枝,点燃之后,分给了严语。

  “分头追,机会大一些!”

  原来这货是在寻找可燃的树枝当火把,严语倒是错怪了他。

  只是当下也不多解说,松枝噼里啪啦地烧着,严语便继续往前去了。

  身后的火光越发微弱,他彻底与秦钟分开,而他的火把只是松枝,虽然油脂充沛,气味芳香,但到底是不耐烧。

  严语四处寻找可接续的松枝之时,手里的火头已经彻底灭掉了。

  这才刚刚陷入黑暗之中,严语便感受到危机如怒海狂潮一般四面涌来,仿佛处处都有那神秘人的身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