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十四章 枪火

第十四章 枪火

  未知,是人类恐惧的来源。

  而黑暗,制造未知。

  淹没于黑暗之中,严语紧握枪柄,食指不松不紧地扣着扳机,放轻了呼吸,侧耳听着四周动静。

  这森林里没有虫鸣鸟叫,便是晚上,也一片死寂,仿佛所有生机都灭绝了一般。

  夜风似极了一根根断线的蛛网,扑打在脸上,诡异又让人发痒。

  这一天一夜的奔走,严语体内的水分已经被榨干,毛孔张开却没有汗水流出,反倒被闷热的森林烘烤,如同发了高烧一般难受。

  精神高度集中极其消耗脑力,严语只觉头皮紧绷得嘎嘎响,连后脑的伤口都快要被崩开了。

  寂静之中,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来的也不知是人是兽,带着呼噜呼噜的呼吸声!

  “停住!”

  严语大声呵斥,然而来者却没有停步。

  严语之所以示警,是为了确认来人会不会是秦钟。

  秦钟知道严语带着枪,若果是他,必然出声回应,然而对方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加速冲撞过来!

  “砰!”

  严语朝天放了一个空枪,若是野兽,必然会被枪声吓跑,然而对方却没有!

  借着枪口烈焰带来的瞬间闪光,严语的视网膜上闪过一个画面,有可能只是短短的零点几秒,他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阴影!

  这就好像盯着电视看了许久,突然闭眼之后脑里仍旧保留着电视画面一般,严语在书上看过,这叫余晖效应,也就是视觉暂留现象。

  无论如何,严语已经确定,来者是敌不是友!

  虽然这神秘人极有可能知道大小双的去处,更有可能是抓走大小双的人,但如果不主动出击,只怕自己也要遭殃!

  思绪飞速流转,严语将枪口压低,扣动了扳机!

  如此一来,一旦击中目标,也只是击中他的下肢,不会伤害性命,也能够保全自己!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严语将眼睛睁得更大,几乎将眼睛当成了照相机,只为了那零点几秒的视觉暂留画面!

  由于枪管被锯短,枪口喷发的烈焰更加耀眼,他终于确认了来人的位置!

  “砰!”

  又是一枪!

  这鸟枪是由老套筒改造的,弹容量只有五发,先前严语将子弹退出来之时,只剩下三发,应该是杀死老准的时候用了一发,还有一发不知道用在了谁身上,或者本来就没填满弹仓。

  此时两枪过后,枪里就只剩下一颗子弹,然而来人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声都未曾减弱!

  “咚!”

  严语的胸膛就好像被火车头撞击了一般,一口气喘不上来,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

  无法呼吸,无法开口,严语短暂失去了知觉!

  当然了,这只是他的个人感受,至于失去知觉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他也无法确切估算。

  当他醒来之时,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也不知道肋骨断了没有,摸索了身上一遍,也幸好没有其他伤处。

  可他马上醒悟过来,四处摸了一把,没摸到那把枪!

  从兜里取出洋火,“嚓”地点上,四处快速扫视,还果真没有那短枪的踪影!

  来人并未伤他,而是将枪给夺走了!

  这无疑又将此人杀死老准的可能性又增加了一分,因为短枪是凶器,虽然不知是何原因遗落在现场,但此人冒着遭枪击的危险来袭击严语,却没有伤害他,而是把枪抢走,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严语从地上爬起来,正想着此人意图,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严语猛然打了个机灵,拔腿循着枪声方向跑去,约莫跑了几分钟,便见得前头有些火光!

  “遭了!”

  燃着的柴火落在地上,半明半灭,秦钟捂住肩头,躺倒在地,发出虚弱的呼声,鲜血汩汩淌了一地!

  “秦钟!”

  严语跑近前来,便见得那短枪被丢在一旁,***也不知遗落到了何处,他赶忙搀扶秦钟。

  “你……你开枪打我,还敢回来!”

  “我……我开枪打你?你发什么病啊!”

  秦钟的意识尚且清醒,虽然肩头中枪,失血严重,但神色坚毅有力,不像是说胡话。

  “我明明看见你向我开枪,你……你……就是你!”

  “我的枪被抢了,我怎么会打你!”严语也是气急了,难道自己在秦钟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你……我看见的……而且你用枪麻溜……”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理由开枪打你?”

  “你……你……”秦钟一着急,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严语也是头大,先将柴火捡起,免得灭了,而后解了鞋带,将秦钟上肢扎了起来,这是止血急救里的止血带法,若是秦钟清醒,怕是又要怀疑严语为何连这个都懂了。

  将鞋带当成止血带扎好之后,严语又按压了伤口一会儿,待得出血状况有所缓解了,才大松了一口气。

  他不明白秦钟为何如此确定地指认他是开枪者,但枪是神秘人从严语手里抢走的,那么神秘人的嫌疑自然是最大的。

  不过眼下也考虑不得这许多,当务之急是要把秦钟救回木屋。

  眼看着柴火要灭,秦钟人高马大,严语费尽力气才背了起来,也没时间去找***,捡起短枪,就往木屋方向去了。

  虽然一路上寻找可燃物,但大枝折不断,又烧不着,小枝烧不久,严语又不敢随便放火,眼下这干旱季节,山火一旦烧起来,那可就是一场大灾难了。

  这么一耽搁,柴火也就灭了。

  正犹豫着先找火把,还是摸黑回去之时,前头突然亮起了几道光柱,而后便是急促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严语也不确定来人是敌是友,对方又不出声,严语也不敢主动打招呼,当即将秦钟放了下来。

  拉开枪栓摸了摸,里头果真没了子弹,估摸着最后一颗子弹,打在了秦钟身上。

  好在这鸟枪的**是核桃木,足够沉重趁手,严语紧握手中,也算多了几分安全感。

  脚步声细碎而有节奏,手电筒的光柱四处乱照,严语躲在树后头,探头出去看时,光圈耀眼,也不知是何人。

  过得一会儿,他们似乎发现了秦钟,终于是发声喊了起来。

  “这里有人!”

  其他人纷纷往这边聚拢,为首的人却是喊道:“前面是什么人,能不能说话,快说话!”

  听得声音就好办了,严语当即大声问:“我们是老河堡村的,你们是什么人!”

  对方低声议论了几句,而后又喊:“是严语和秦钟么!”

  严语终于是放下了警戒,惊喜地回应:“是是是,秦钟受伤了,你们快过来救人!”

  一边说着,严语一边放下了**,从树干后头走了出来。

  几道手电筒的光柱齐刷刷就投在了他身上,一道光柱死死照着他的眼睛,而后便听到了大声的警告!

  “先把枪放下!放下!”

  严语知道引起了误会,赶忙将枪丢到了地上。

  “转过身去,举起手来!”

  “我……我是严语啊!”

  “服从安排!这是警告!”

  严语咬了咬牙,心头顿时紧张起来,难道来者不善?

  饶是如此,严语也只能照办。

  转身举手之后,又听对方喊:“趴在地上!”

  若趴在地上,便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如果真的是来者不善,岂不是任人宰割了?

  “快趴下,否则开枪了!”

  听说对方有枪,严语已经隐约猜到他们的身份,本想解释,但想了想,这一来二往,不知耽误多少时间,干脆就照办了。

  这才刚趴下,两三个人就冲了上来,将严语压在地上,反扭双手,咔咔就上了手铐!

  “派出所的同志,我是村里的老师严语,你们铐我干啥!先救人啊!”

  严语看到了皮鞋,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来人正是派出所的同志,估摸着秦大有去派出所报案,回到村子发现严语跑了,又带人追上山来了。

  只是他不明白,来找老准爷,就只有他和秦钟,以及林小余知道,秦大有为何未卜先知一般,将派出所的人带来了这里?

  严语被压在地上,也看不见人脸,只能无奈解释。

  “严语同志,前面发生了命案,这荒山野岭的,没什么人,咱们也是小心谨慎,不是正式拘捕你,希望你能理解和配合我们的工作。”

  说话间,严语已经被松开,有人上前来,先下达命令,将秦钟抬走,而后才过来搀扶严语。

  “严语老师,你别介意,这也是工作需要,请你配合我们做一个初步调查。”

  此时手电光才移开,严语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光照,这才看清楚来人。

  除了两个抬着秦钟之外,还有两名派出所同志留了下来,说话的是个中年人,矮胖身材,笑容可掬,看着很是和气。

  “严老师,我是派出所刑侦中队长孟解放,你可以叫我老孟,这位是我们所里的骨干,关锐同志。”

  “孟队长,关同志。”严语点头致意,正想问问自己为何被烤,却发现关锐并不是很友善,也就没多问,反正只是个误会。

  “小余还留在木屋呢……”严语本让秦钟留守,可他又跟了上来,只留林小余和那年轻人在木屋,严语也不太放心,此时正好探一探情况。

  然而孟解放却皱起了眉头:“你说的可是林小余?她留在木屋了?”

  严语听得此言,顿感不妙!

  (PS:昨晚地震,夜里外出避难,只能写两章哈。)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