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十五章 嫌疑

第十五章 嫌疑

  提起了林小余,见着孟解放的回应,严语便知道事情不妙,急问说:“孟队长,你是说林小余没在木屋?”

  “与她在一起的还有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也没见着?”

  孟解放的眉心拧成了个“川”字,摇了摇头:“只发现了木屋里的尸体……”

  严语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孟解放对整件事似乎也有所了解,知道严语和秦钟林小余一块儿上的山,当即安抚说:“你放心,一会安顿好秦钟,我会带着同志们一块去搜寻的。”

  “其实我们也发现了外头的火堆,只是听到了枪声,也没顾得上搜查现场,就急急赶了过来……”

  严语可不想听这些,朝孟解放说:“孟队长,那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是个危险人物,你快放开我,我跟你们一起去找!”

  林小余已经感化了那个年轻人,但他与秦钟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严语一无所知,也没法排除年轻人伤害林小余的可能性。

  即便年轻人是带着林小余去寻找大小双,森林里动辄开枪伤人的神秘人还在,他们的安全也同样得不到保障!

  孟解放想了想,朝严语说:“根据我们先前了解到的情况,山中就只有猎户李准一家三口,如今夫妇二人的尸体被发现,蓬头垢面的年轻人应该是他儿子。”

  “咱们管理户籍的同志早前也接触过这户人家,只是他们不愿下山,之后的动员工作,咱们是拜托了老河堡村长秦大有。”

  “照着秦大有的说法,夫妇二人老来得子,疼溺得很,也曾想过为了儿子而搬迁下山,所以凶案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凶手又是谁,咱们现在也不好妄下结论。”

  “而山上除了这一家子,就只有你与秦钟林小余三人,加上孩子失踪的事,我坦白告诉你,你们三个人都是有嫌疑的!”

  “我们都有嫌疑?”严语正要反驳,孟解放抬起手来,阻止了他的话头。

  “严语同志,请你听我说完。”

  “刑事侦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调查,我们也不敢多说,但眼下这样的情况,还希望你能理解配合我们的工作。”

  严语又要开口,孟解放抢先说:“你先别急,你手里有武器,而李准死于枪伤,秦钟也是枪伤,咱们铐你也是合情合理。”

  “所以,你们是怀疑我了?”严语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这也是合理怀疑,当然了,咱们办案从来都是讲求客观证据,我早先也说了,现在不是正式拘捕你,只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严语知道,这样的情况下,反驳和抗争只能拖延时间,到底是耐着性子解释说。

  “孟队长,我理解你们的怀疑,我配合你们的工作,但我也是受害者,有个神秘人先是袭击了我,然后又疑似袭击了地质勘探队的徐傲同志,进山之后,又抢走了枪,打伤了秦钟!”

  “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找到林小余和李家的儿子,只怕还有惨剧要发生的!”

  “眼下正是搜救的黄金时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再说了,这荒山野岭的,我还能跑到哪里去,只要找到那个人,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严语做的是教育工作,这一番言语说出来,孟解放也有些迟疑了。

  但一旁的关锐却眯着眼睛审视着严语,带着些许严厉教育说:“严语同志,这是我们的工作,多大的困难我们也必须克服,你们是人民群众,一旦搜救过程中受到伤害,那又怎么办!请你理解与配合!”

  “我是自愿参加搜救的!我自愿还不成么!你们要是怕被责任,我写个自愿声明书!”

  “严语同志!你这个思想不对,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是我们的使命,我们不是怕背责任,而是担心你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关锐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可是……”

  关锐又打断了严语的话:“没有可是!我们是接到报案才赶过来的,有人举报你拐带儿童,涉嫌教唆纵火,现在又持有致命武器,我们耐心解释已经是最大的尊重!”

  “我拐带儿童?教唆纵火?”严语没想到秦大有还真这么报案了!

  原本去勘探队摇电话,是为了让派出所同志帮忙搜救孩子,没想到竟转到了他严语的头上来!

  严语想要拿出纪念章来解释事情经过,但这一来二去,实在太过费劲,争辩起来根本就说不清楚。

  想了想,严语还是咬牙说:“没有调查之前,你们无权拘捕我,请你们放开我!”

  孟解放笑了笑:“严语同志,请你不要激动,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才有更高的工作效率嘛。”

  关锐却在一旁呵斥说:“我们是暂时无权拘捕你,但你持有致命武器,我们可以羁押你!”

  “那武器不是我的,是猎户李准家里的,他儿子拿枪指着我们,我是正当防卫!”

  “他儿子为什么要拿枪指着你?你倒是说说啊!”关锐严词厉色,满脸正义。

  “我怎么知道,他遭遇剧变,惊吓过度,情绪失控……”

  “那你既然放心将林小余与他留守木屋,就说明他对你们已经没有了威胁,在没有威胁的情况下,你还拿走了武器,动机又是什么!”

  “我都说了,有个神秘人,找到了就清楚了!”

  “神秘人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还是好好交代情况吧!”

  见得关锐越来越盛气凌人,孟解放赶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嘛,都是为了解决问题。”

  “严语同志,你是教师,觉悟上应该更高才对,我们的工作就交给我们,你做好配合,先跟我们回去吧。”

  孟解放虽然看着和和气气,但说话却有着一锤定音的权威压力,严语知道这样无济于事,反倒要拖延时间,只好先跟着回到了木屋。

  两名同志正在给秦钟处理伤口,秦大有和徐傲,以及二狗也在一旁协助。

  见得严语被带回来,秦大有顿时从地上弹起来,冲过来揪住严语,哭叫起来。

  “你好狠的心啊!我只是与你争了几句,怎么就开枪打我儿子!”

  “秦钟媳妇死得早,他有当爹又当妈,拉扯孩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孩子怎么办,你真是人面兽心啊!”

  秦大有此时就像个寻常村里人,根本就没了龙王庙里那股子威严与大气,严语看他老泪纵横,鼻涕都流出来了,心中也是佩服这老头子的演技。

  “老秦啊,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也不好这样,麻烦你和其他乡亲退开一些,不要阻碍了救治。”

  孟解放这么一说,秦大有也就转了方向:“孟队长您可是青天大老爷,得给咱们做主啊!”

  说辞实在是老旧,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说什么青天老爷的话,但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的自然而然。

  孟解放也是直摇头,苦笑着说:“老秦啊,现在是新中国,别整天说这些老封建思想的话了吧。”

  “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们都稍安勿躁,该知道的我们会问,在此之前,你们都暂时不要发表意见,以免干扰了我们的判断。”

  孟解放虽然言语轻巧,但秦大有果真不敢再多说什么。

  “小关,你是县里的骨干,进去初步勘查一下现场,但必须小心,千万不要破坏了案发现场,这么大的案子,咱们要报上去的。”

  “小卢,秦钟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鞋带起了止血带的作用,效果非常好,只是咱们没带急救箱,这个必须马上送下山去救治!”

  孟解放听了汇报,转头看向了严语,别有深意地问了句:“严老师还学过急救啊?”

  严语稍显冷淡地回了一句:“书上看过。”

  孟解放也不深究:“多读书就是有好处。”

  停了停,他便继续说:“这样吧,小卢,你和老秦的人一起,把秦钟送回去,另外,回去之后把技术科的同志们都调过来,还有,组织一支搜查队,向上头请示,多配发一些武器和装备。”

  “老秦,还得劳烦你留个人下来,这地方咱们不熟……”

  秦大有点了点头:“让二狗和徐同志一起下去吧,我留下来就成,孟队长你也知道,老准是个孤僻古怪的性子,除了我之外,不肯跟村里人接触,他们都没我熟悉这里的地形。”

  孟解放也不客气:“难为你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让秦钟得到很好的救治。”

  此时关锐已经进屋去搜检,小卢跟着二狗徐傲,抬着秦钟下山去了。

  孟解放朝另一个警员说:“王国庆,你留在这里,照顾好严老师,我先跟老秦到前头去摸摸路,等搜查队过来了,正式展开行动。”

  孟解放指挥倒是井然有序,但这么一来,人手根本就不够用,而且听他的意思,要等援兵到了才能展开行动,林小余可等不起,更别提大小双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