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一章 闲谈

第二十一章 闲谈

  赵江海到底是追着孟解放秦大有离开了,林小余也追了出去,希望自己失踪多年终得重逢的丈夫不要误入歧途。

  严语整个人松懈下来,疼痛便如潮水般四面涌来,将他彻底淹没。

  他已经到达了极限,渴望能够美美地睡上一觉,但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若果真睡着了,怕是再也醒不来了。

  偏偏他的双手被铐着,连摁住伤口止血都做不到。

  人类拥有自愈的能力,但仅限于细微的伤口,像严语这样,肩窝被军刺洞穿,想要等到伤口停止流血,怕是早把自己耗死了。

  森林里传来林小余的呼喊,传来了孟解放的大声警告,传来了秦大有的咒骂与威胁,最后变成带着哭腔的劝说。

  只是这些声音渐渐变得模糊,渐渐变得微弱,不知道他们离得越来越远了,亦或是严语越来越不清醒了。

  一旦安静下来,人就特别犯困,严语甚至已经能够听到血液滴落的声音,滴答滴答,似乎自己的生命,也在一点点流失。

  他想起了从前,脑海中闪现过往的画面,深仇大恨给他带来了不甘且不屈的斗志,意志能使他坚韧,却无法止血。

  诚如适才差点让赵江海刺死之时的感想,即便在必死的绝境之中,他严语都从未想过要放弃,因为他还想做的事情尚未完成,他不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他的身上,还背负着别人用性命换来的期盼与使命!

  想起当年的画面来,严语陡然睁大了眼睛,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头,保持着清醒。

  但他也知道,这么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无法自救,那便只能求救于他人。

  而眼下,除了身边那具干尸,能求助的,唯有昏迷在地的那个年轻人了。

  这干尸估摸着就是李准的儿子李山王,也就意味着,躺在前面的这个年轻人,并非李准的儿子。

  照着严语的猜测,此人应该是被李准囚禁于家中,当成了儿子的代替品,只不过目前为止,这年轻人仍旧不愿屈从。

  若他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角色,也不会遭受这样的境遇,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如同困兽一般。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人与林小余并非赵江海带走的,而是赵江海口中所说的另一个人,对他们产生了威胁,或者直接挟持了他们。

  因为当时赵江海正在与严语进行“夺枪之战”,而后又打伤了秦钟,根本无法出现在木屋这边,所以赵江海的话,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赵江海或许发现了林小余被挟持,所以从那个人的手中,救下了林小余和这个年轻人。

  但他只想带走林小余,带着自家媳妇去与孩子汇合,而后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可这个人必须妥善处置,因为赵江海知道此人也是个可怜的人,所以想把他放到山神庙这里来。

  因为赵江海知道,秦大有来拜祭过,肯定会来这里搜查,到时候就能够发现这个年轻人了。

  只是赵江海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严语罢了。

  严语也懒得再多想,用脚推了推地上的年轻人,无力地呼喊了两声。

  “喂,小伙,醒一醒……醒一醒!”

  他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与其说推,不如说用脚蹭了蹭这个年轻人。

  也亏得年轻人距离不远,严语也顾不得礼貌不礼貌,脚尖蹭的是年轻人的脸。

  这是比较敏感的地方,年轻人起初没有半点反应,但过得一会儿,果真惊醒,从地上弹了起来!

  他有些惊慌失措,看了看严语,下意识要逃跑,严语赶紧开口挽留:“别……别走!”

  年轻人却似听不见一般,唰地钻进了黑暗之中。

  “呵……”严语自嘲地苦笑了一声,只能无奈摇头,心里寄盼着孟解放能够制服赵江海,赶紧找人来救助他,否则小命真要丢在此地了。

  眼看着严语要昏迷过去,前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严语又燃起了生存的希望!

  视野之中是一双脏兮兮的赤脚,严语也从未看得如此清楚,此时看来,这年轻人不仅仅面部轮廓清秀俊俏,连一双脚都非常纤细好看。

  是的,年轻人又回来了!

  本以为他是被什么危险给逼回来的,可往他身后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东西或者人追赶上来,可以确定,他是回来救严语的了!

  不过他有些手足无措,蹲到严语跟前来,看着严语肩窝的伤口,只是咬着下唇,似乎在努力对抗恐惧。

  早先他举枪威胁严语之时,眼神如凶狠的野兽,如今总算是从他眼中看到一些人情味了。

  “先不要慌,我死不了的,你把我的衣服撕扯开,摁在伤口上。”

  这个位置比较特殊,而且严语双手被铐,想要用止血带的止血法并不太容易操作,所以还是按压止血比较快捷高效。

  年轻人迟疑了片刻,还是照办了。

  只是他双手动作变得很轻柔,似乎不敢太用力,严语只好朝他说:“不用在意,我能忍,用力点,不然没效果,白痛这一阵了。”

  年轻人这才加大了力度。

  “再用力些……”压迫伤口使得严语剧痛难当,可他非常清楚,想要止血,按压的力度必须足够。

  年轻人似乎被严语激怒了,带着些许赌气,用力按住了伤口,疼得严语呲牙咧嘴,不过适应了之后,反倒舒服了不少。

  “你……你叫什么名字?被李准关了多久?”

  严语舒缓了之后,免不得要问一问,权当闲聊。

  毕竟此时年轻人双手压在他的肩上,两个人的脸差不多都要贴上了,这面对面的,如此近距离,若不聊两句,大眼瞪小眼,实在是尴尬。

  年轻人似乎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害羞,但又看得不是很真切,只是扭过头去,不敢再看严语。

  严语也不好追问,朝他说:“等他们回来了,我让派出所的同志送你回家吧,你还记得家在何处吗?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家,是每个人心中最柔软,也是最值得依靠的地方。

  当严语提起这个,年轻人的身子明显颤了颤,似乎被严语勾起了一直不敢奢望的东西,只是他仍旧扭过头,没有回答严语的问题。

  严语也不勉强,朝他说:“我很小的时候,出生在这里……虽然叫老河堡,但记忆里没有河,也很少下雨,每个人都脏兮兮的……”

  “我的……我的父亲就死在了这里……我很讨厌这个地方,但必须回来,因为这里,也曾经是我的家,以后或许……仍旧是我的家……”

  夜晚深沉,已经听不见孟解放他们的声音,周遭一片寂静,身边还四仰八叉躺着一具干尸,可严语娓娓道来,诉说着自己的心事,仿佛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一般。

  严语自己也感到非常的惊讶,因为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从未与人说过,连林小余都不知道,但他却对眼前这个陌生人说了。

  或许严语潜意识里认为这年轻人是个哑巴,又或许他感觉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确切原因是没法说清楚的。

  只能说,某个场景,某段时间,正好让他有了这样的冲动,而无关于任何利弊的考量。

  这么一说出来,严语的谨小慎微又在作祟了。

  “哦,倒是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严语,尊严的严,语言的语,你叫什么名字?”

  严语也是再度试探,适才自己吐露心声,是希望拉近关系,询问姓名,也是试探这年轻人到底能不能开口说话。

  然而结果有些让人失望,但又让人安心,年轻人果真没有回答。

  只是他的嘴唇在翕动,严语难免仔细观察了一下。

  这一观察,严语的心头难免荡起一圈涟漪!

  因为年轻人的嘴唇边上长着细细的绒毛,看起来很是柔软,而他耳朵后的毛发,也同样如此!

  严语的眸光自然而然地往下扫了一眼,从他的领口处延伸了进去。

  这年轻人本就衣衫褴褛,如今姿势又比较尴尬,严语也不需多费力。

  结论让严语感到非常的惊诧:“你……你是不是……”

  严语正要求证,此时寂静却被打破了!

  “砰!”

  “砰砰!”

  接连的枪声撕裂静谧的黑夜,在森林里游荡,似乎寻找着惊恐的耳朵!

  “赵江海完了……”

  严语皱起了眉头来,毕竟从赵江海去追击孟解放开始,严语就已经隐约预料到了这样的后果,这也是他为何替赵江海担忧的原因了。

  因为他知道,孟解放是个聪明人,打不过就跑,这是非常正确的选择,而他一定会往援兵的方向跑。

  孟解放确实只有一根老式警棍,但关锐却是配了枪的!

  如果让孟解放引着赵江海往关锐的方向去了,或者说关锐这个骨干果真能够追踪到附近,只怕赵江海真的就有去无回了。

  年轻人的身子一紧,条件反射一般要躲起来,严语却安抚他说:“别怕,咱们安全了……咱们安全了……”

  这枪声引发了年轻人的惊恐,但对于严语而言,他终于可以安心地休息一下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