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二章 暂缓

第二十二章 暂缓

  枪声响起,严语便知道赵江海怕是危险了,而自己应该是安全的。

  至于赵江海所说的那个人,或许是他杀死了李准,又或许那个人仍旧在暗中窥视这一切。

  但活在黑暗之中的人,是没法出现在别人的目光之中的,如此关键时刻,他应该不敢再出来闹腾了。

  这么一想,严语便松懈下来,昏昏睡了过去。

  待得他醒来,已经天光大亮,经历了一天两夜的凶险历程,他终于再度见到了阳光。

  村公所的办公室变成了临时指挥所,自己就在档案房里,旁边是忙忙碌碌的医务同志。

  这个村公所是秦大有号召村里人出力建起来的,平时也无甚大用,前头那块空地用来召开大会,除此之外,很少有人进来这里。

  孟解放还在研究着桌面上的地图,频繁地与秦大有在交流,想来是在指定路线。

  “人醒了,小卢,过来铐上!”

  关锐的声音突兀响起,严语都吓了一跳,扭头看时,一张布帘隔着,掀开了布帘,发现关锐竟然躺在隔壁床上,同样是满身的伤!

  “你是狗啊?怎么就知道我醒了?”严语也是哭笑不得,这关锐只怕是与赵江海有过一番恶斗了。

  关锐一脸正气地喝道:“少贫嘴!查清楚之后有你受的!”

  严语无奈苦笑:“关同志,我就想问问,你对我这么大怨气都是从哪儿来的?”

  关锐忍痛坐了起来,朝严语说:“我们是对事不对人,这件事你最可疑,对待同志,我们如春风那样和煦,对待犯罪分子,我们就像刀剑这么锋利!”

  “我怎么就成了犯罪分子了?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话,这可不谨慎,不像关同志您的作风了。”

  “你!”

  “小卢!小卢!快进来!”关锐没想到严语会一脸的不在乎,居然还肆无忌惮地跟他顶罪,他见过各型各色的嫌疑犯,像严语这样的也不少,但不知为何,他就是看着严语就来气!

  “行了行了,别叫了。”孟解放从外头走了进来,朝关锐说:“你给我躺好了,小卢出去了,你歇歇吧。”

  “孟队,快把他铐上再说!”

  孟解放看着关锐,又看了看严语,只是摇头苦笑:“他都这样了,还能跑?我在外头守着呢,你不会信不过我这个队长吧?”

  虽说孟解放像开玩笑,但关锐是个耿直的人,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坚持己见地说:“队长,对待犯罪分子,我们不能存在侥幸心理!”

  孟解放点了点他:“你呀,严老师说得对,你情绪波动有点大了,嫌疑人不一定就是犯罪分子,咱们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人,可不能随便乱扣帽子。”

  “队长……”

  “好了好了,你先休息。”孟解放不由分说,就将帘子给拉上,走到了严语这边来。

  “严老师,昨晚上关锐头部受到撞击,腿脚又伤了几个地方,情绪上难以平复,回去之后我们会让指导员做做他的思想工作的。”

  “至于他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稍后还希望你能够继续配合我们的工作。”

  虽然孟解放笑容满面,但严语却不敢放松:“孟队长,所以我现在是嫌疑人了?”

  孟解放呵呵笑了起来:“你先好好休息,别多想,稍后我们有同志过来给你做笔录,你实事求是,照实在讲。”

  严语也不跟他在话头上计较,憋了这许久,终于可以问他一些情况了。

  “赵江海……”

  孟解放停止了笑容,表情也严肃起来:“赵江海持有致命武器,暴力拒捕,已经被击毙了。”

  “被打死了?”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严语还是有些震惊,毕竟是一条鲜活的人命,说没就没了。

  “那……孩子们呢?”

  孟解放摇了摇头:“事发突然,赵江海没能留下有用的信息……不过搜救队已经在搜山了,相信很快能找到孩子的。”

  “小……林小余呢?”严语可不这么乐观,虽说搜救队已经展开工作,但赵江海在森林里求存,连李准这样的老猎户,都将他当成了山神,他有心要保护两个孩子,又岂能这般轻易被找到?

  “林小余同志坚持要参加搜救工作,我们也都是为人父母,林小余同志的情绪我们也能够理解,所以让她参与到搜救当中了。”

  林小余这一天两夜也从未合眼,更是水米不进,好不容易与失踪多年的丈夫重逢,尚未来得及阖家团圆,丈夫又被击毙了。

  这样的打击之下,她根本没有时间悲伤,就投入到了孩子的搜救当中,可见此女子如石头下的野草一般坚韧不屈了。

  想起林小余那消瘦的身姿,严语也沉默了。

  孟解放说:“我就在外头,有什么事可以叫我,等搜救队的工作完成了,咱们再与医疗队一道,送你们到县里去接受治疗,毕竟这里条件有限。”

  严语见着他要走,赶忙开口叫住:“孟队长等等!”

  “孟队长,赵江海曾经跟我说过,杀害李准的凶手还在山里,希望你们能留意一下。”

  “这个人心狠手辣,除了杀害李准,还挟持过林小余和那个被囚禁的小伙……那个年轻人,甚至有可能是打伤秦钟的凶手,此人极度危险,你们务必要小心!”

  “哦?还有这么个情况?这么说,袭击李准和秦钟的,就是这个人咯?”孟解放转身过来,虽然表情很吃惊,但严语感受得到,他并没有太认真对待这个情报。

  因为严语有嫌疑,此时交代这个情况,很有为自己开脱的嫌疑,再说了,这个人就与当初所谓的神秘人赵江海一样,实在太过虚无,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信不信由着你们自己判断了,当初我说有个神秘人,你们是如何都不信,你看,隔壁这伙计不就差点被打死么……”

  隔着帘子也躺枪的关锐也是气恼:“队长,别信他的,先铐起来!”

  严语也是无言以对:“关同志看来很喜欢用手铐啊……”

  孟解放也摆了摆手:“小关是个认真较劲的同志,也正因为这股子劲头,才成长为县里的骨干,严老师你别介意。”

  “当然了,也少不了组织上的关怀,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面对有点官僚气的孟解放,严语也懒得再纠结下去,眼看着孟解放要出去,免不了多问了一句。

  “孟队长……”

  “行了行了,你休息吧,再问我都快成嫌疑人了,是不是想我真把你铐起来?”

  孟解放半开玩笑地说着,严语却坚持:“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那个……那个年轻人的身份搞清楚了吗?他现在在哪里?没事吧他?”

  孟解放有些诧异,似乎在迟疑,但想了想,还是朝严语说:“已经通知家属接回家去了。”

  “他是不是遭了李准的囚禁?你们有没有做笔录?能不能给我看一下?说不定他知道孩子在哪里的……”

  孟解放突然变得有些冷淡起来。

  “好了好了,严语同志,也请你注意一下,这是具体案情,有鉴于你现在的状况,我们不便向你透露太多,该说的都说了,好好休息吧!”

  这态度转变实在太突兀,严语甚至都要怀疑,那个年轻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又想起了年轻人身上细细的柔软的绒毛,严语如何都没想到,这年轻人会是个女孩子!

  虽然没有向本人求证,但种种观察结果,都让严语有理由相信,这蓬头垢面,被李准囚禁的年轻人,就是个女孩子!

  或许囚禁的过程当中,她遭遇过非人的折磨,又或许经历过什么难以言说的痛苦,所以家属才让孟解放做好保密工作吧。

  无论如何,能与家人重逢,从此脱离苦海,比什么都强了。

  心里还想着那女孩子,严语也没心思睡觉,只是这才一会儿工夫,王国庆从外头走了进来,夹着一个本子,要给严语做笔录。

  严语自是有一说一,将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并没有太多隐瞒。

  虽说只是短短的一天两夜,但事情太过曲折离奇,加上严语需要回忆,需要整理语言,笔录直到天黑下来才做完。

  孟解放让人送来饭食,严语吃了之后,又有医疗队的同志来换药换输液,这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孟解放已经不在外头,秦大有也离开了,听王国庆说,秦钟被安排在另外一个房间,就在隔壁,秦大有让家人过来照料着。

  听得帘子那边没动静了,传来了关锐的鼾声,严语才拔掉输液针,套起了鞋子。

  虽然伤口已经缝合,又都是皮外伤,并无大碍,但眼下这个状况,让严语偷溜出去,进山搜找孩子,也不太现实。

  严语只是想去一趟隔壁,问问秦钟,到底是谁打伤了他,为何秦钟一口咬定是严语打的他!

  然而这才刚要出去,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严语想要重新躺下已经来不及了,帘子这么一拉开,严语连上厕所的借口都想好了,没曾想来的竟然会是林小余!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