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四章 智取

第二十四章 智取

  严语这才刚躺回去,王国庆就匆匆走了进来。

  “严老师,你睡着了吗?”王国庆的声音放得很低,严语故意装睡,没理会他,希望他能识趣点赶紧离开。

  王国庆还算有礼貌,并没有伸手来将严语推醒,而是推了推严语脚边的被子,将一些衣服放在了床尾。

  严语也终于知道林小余是怎么骗开王国庆的了。

  她应该是让王国庆去严语家中给他取更换的衣服去了。

  听着脚步声,王国庆应该是要走出去了,严语也松了口气,然而稍稍睁开眼,却见得王国庆又停住了!

  “糟糕!”

  严语心头一沉,不好的预感四面涌来!

  也果不其然,王国庆折返回来,将严语脚上的被子全都掀开了!

  适才他推开被子放衣服的时候,只怕是看到了严语脚上的鞋子!

  王国庆回来得太突然,严语根本就没时间脱鞋,这倒是给王国庆看到了破绽!

  “起来说话吧,别装了。”王国庆一脸的恼怒,严语也只好睁开眼睛来。

  “王同志,我只是出去解了个手,回来的时候头有点晕,就直接躺下了,没想到鞋子忘了脱,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王国庆只是呵呵一笑:“我想的是哪样?”

  “我虽然也想出去找孩子,但现在走路都困难,又怎么可能离开……我的命也是命,自己都顾不过来……”

  王国庆抬起手来,制止了严语的话头:“行了行了,跟我解释也没用,我的任务是照看你,屋子里有尿壶,你别再到处走了。”

  王国庆似乎对严语很失望,走出去之后,很快就回来,手里却拿着一副手铐,看样子是要将严语拷在床上了!

  严语刚刚才有点眉目,一会还要跟林小余出去求证,若被拷在床上,就再也跑不掉了!

  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最终他们会还严语一个清白,但也错过了搜救孩子的时间!

  “王同志,手就不用铐了吧?屋里虽然有尿壶,但我也要走到尿壶边上吧?我又不是废人,总不能在床上吃喝拉撒,更不可能让你给我端尿壶便盆吧?”

  严语这么一说,王国庆顿时皱起眉头,严语趁热打铁说:“再说了,你不也在外头守夜么,我还能跑到哪里去……”

  王国庆似乎想象到了给严语端尿壶便盆的画面,眼中也露出不悦来,虽说没有将严语拷在床上,但到底是将他的双手给铐了起来。

  “好好休息吧,别尽起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王国庆终究是走了出去,而且这次帘子也没拉上,他就在外头的桌边,看着一本书。

  也亏得被子大一些,垂到床边,遮挡了光线,否则以王国庆那个角度,绝计是能够一眼看到床底下的林小余了。

  林小余想必也慌张,过得许久都不敢动弹半分,直到十几分钟过后,她才从床的另一侧退了出来,躲在了床头柜边上。

  “怎么办……”

  她探出半个头,贴着严语的耳朵问。

  “先等等,看看情况……”严语也不张嘴,含糊地回了一句。

  林小余可没做过这么刺激的事情,此时浑身紧绷,那是粗气都不敢喘。

  严语看着王国庆,这人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今晚不眠不休,就这么死守着严语了。

  今天做笔录之前,孟解放就说过,等搜救暂告一段落,做完了笔录之后,会将严语和秦钟关锐,送到县医院去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这也是严语为何执意今晚离开的原因,且不说林小余被发现之后,场面会有多尴尬,单说明天一旦被送走,等洗脱了嫌疑再回来找孩子,怕是……

  想到这里,严语摇了摇头,将心中杂念排除出去,深思了片刻,咬咬牙,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这种情况下,硬跑那是跑不过的,只能“智取”!

  只是这村公所的房间并不大,也只有这么一个房门口,外头就是村公所办公室,让王国庆堵着,根本就没别的路可走。

  在林小余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除非外头有人,能像她一样将王国庆骗走。

  只是她已经骗过一次,虽说王国庆暂时没有识破,但必然生出了警惕之心的。

  严语自然能想到这些,他稍稍侧头,朝林小余说:“床尾靠墙的地方有辆推车,车上有消毒用的酒精,你拿到隔壁去,倒在关锐的伤口上……”

  林小余也是大吃一惊,关锐可是派出所的同志,她已经骗过王国庆一次,现在又要对关锐搞这种小动作?

  严语知道她的担忧,耐心地安抚着说:“这种情况,咱们只能硬跑出去,我肩膀的伤口已经缝合,不碍事的。”

  “关锐的伤口也缝合了的,酒精是用来消毒的,你倒少一些,不会产生太严重的后果,只会让他产生灼烧感。”

  听了严语的解释,林小余才算是安心一些,咬了咬牙,蹲着身子就挪到了推车那边去。

  关锐与严语就隔着一个帘子,倒了酒精之后,林小余也没敢再放回去,手里握着那瓶酒精,就溜回到了严语这边来。

  严语给她使了个眼色,她又乖乖钻进了床底。

  过得一会儿,关锐的鼾声就停了,呲牙声,翻身声,而后他终于是忍不住低声痛吟。

  关锐是个极其硬朗的人,坚持了许久,压抑着的声音才渐渐大了起来。

  王国庆赶忙从外头走了进来,路过之时还特意看了严语一眼。

  “怎么了?”

  “伤口……伤口突然痛起来,就像要烧着了一样……”

  “你别动!我马上去叫医生!”

  听得王国庆要去叫医生,严语的嘴角也露出笑容来,毕竟计划算是成功了。

  虽说有点对不住关锐,但关锐嘴上说对事不对人,可到底是看他严语不爽,让他吃点苦头,又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严语没太大的心理负担。

  然而关锐可是个硬汉,很快就朝王国庆说:“你别……张医生忙活了一天了,眼下还在秦钟那边守着呢……”

  “你先帮我解开,我看看伤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小问题忍忍就过去了,别老是麻烦张医生……”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替人着想这么多干啥子!”王国庆虽然嘴上抱怨,但隔壁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估摸着他们在拆伤口的绷带。

  机会来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严语轻手轻脚下了床,又将床尾那堆衣服放到被子底下,将床头柜上的洗手盆放在枕头上,拉起被子盖上。

  林小余从床底钻了出来,两人便蹑手蹑脚出了村公所,路过办公室之时,严语还顺手牵羊,把王国庆的手电筒给拿走了。

  酒精虽然有气味,但早先消过毒,伤口上散发酒精味也正常,王国庆和关锐又不是专业的医务人员,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当然了,这也只是暂时的,关锐是个硬汉,一旦适应了疼痛,也就没事了,王国庆若将心思全放在关锐身上,没发现严语这边被子底下不是人头,而是洗脸盆,倒也能拖延些时间。

  若他细心一些,留给严语和林小余的时间也不会很多。

  严语本不想偷走手电筒,因为这样会引起王国庆的注意,就算王国庆一时半会儿没发现,可一旦他要暂时出去,找不到手电,就会生疑了,毕竟他也要上厕所的嘛。

  可没有手电筒的话,严语和林小余寸步难行,也不需要太多权衡,严语只能这么做了。

  出了村公所之后,两人尽量往僻静的地方走,因为搜救队还在工作的原因,村里不少男人都外出帮忙,妇人们也睡不安稳。

  毕竟出了杀人的案子,人心惶惶的,男人们在外头搜救,女人们当然就比较机灵,严语和林小余也怕撞见其他人。

  如此走了一段,总算是到了村口外头,严语放松下来,伤口疼得厉害,有些站不稳,林小余赶忙搀扶了一把。

  “我扶着你走……”

  “不……不用……我能行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是扶着吧……”眼下严语是找到孩子的唯一希望,林小余也没有半点私心杂念,严语也就将重心移到了林小余的肩上。

  林小余本就娇小,日子过得苦巴巴的,又少营养,严语真怕稍稍用力就压垮了她。

  只是她用力撑着严语,展示出了极其坚韧的意志,严语反倒心生佩服了。

  “咱们去哪里?”

  面对林小余的问题,严语并没有太多的考虑。

  虽然林小余的故事尚未讲完,但严语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我们去龙王庙!”

  “龙王庙?我们不是已经里里外外找过了吗?”林小余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

  本以为严语有什么高见,到头来却是去龙王庙,林小余又岂能不失望。

  严语却并不这么认为。

  “照着你说的,赵江海的事情,与咱们建立起最大联系的,就只有龙王庙这么一处地方,想要找线索,也只能去哪里。”

  严语的解释有点牵强,与其说是在给林小余打气,不如说是在安慰他自己。

  但严语也并非无凭无据的一时兴起。

  “或许之前我们漏掉了什么,总之,去看看就清楚了,总比没有线索,什么都不干要强吧?”

  严语这么一说,林小余也不再迟疑,搀着严语,便再度踏上了前往龙王庙的夜路!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