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五章 塑像

第二十五章 塑像

  夜色中的龙王庙就如同趴着的掉毛老狗,严语和林小余到了前头来,发现庙门竟然被锁了起来!

  这对于村民们而言,是对龙王爷的不敬,但为了龙王庙免遭破坏,他们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吧。

  严语可没有理会这许多,上前来一看,就朝林小余说:“找块石头来,把锁给砸了。”

  林小余可是放火烧过庙的,砸锁就更不必说了,当即找来一块趁手的石头,哐哐哐几下,那锁头竟是纹丝未动!

  严语肩头受伤,无法用力,这种粗活只能林小余来干,林小余又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哐哐当当接连砸了十几下,锁头没动静,榫头却是松动了!

  林小余将整个榫头连带铁锁一并拔了出来,这才进了门。

  娇小的林小余展现出如此暴力的一面,严语也是看得有些惊愕,后者催了一句:“你以为家里那些农活都是神仙帮我干的?”

  严语也笑了起来,莫看林小余个头不大,但这可是一位孤身拉扯两个孩子的可敬母亲啊!

  进得庙中,严语用手电四处观察了一番,由于早先被林小余放过一把火,为了方便修葺,庙里能搬动的东西全都搬走了,就剩下大殿上的龙王爷塑像。

  这倒是省了不少力气,只是大殿空空如也,脚下是结实的青石砖,若说这地方有水,怕是谁都不信。

  林小余也有些失望,朝严语投来询问的眸光,似乎在说,该往哪里找?

  严语好歹跟着张顾霖探水这好些时日,眼见墙角堆着不少工具,就挑了一支钢钎,四处敲敲打打,发现四壁并未有暗阁,赵江海估摸着也不会把孩子藏于其中。

  又“笃笃笃”地舂着地板,这些青石砖非常的老旧,但厚重结实,声音沉闷,并没有空心的机关。

  严语想了想,朝林小余说:“把地砖都撬开看看。”

  “都……都撬开?”林小余满眼的难以置信。

  虽说她力气不小,大殿也不算太大,但青石砖非常的沉重,光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挪开不算太难,可想要全都起出来,工作量也非常巨大,毕竟青石砖又数十块。

  但想了想,这是找到孩子的唯一办法,辛苦一些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林小余也就咬牙开动了。

  严语倒是想帮忙,但尝试了一下,根本无法用力。

  虽是洞穿伤,不需要手术来取子弹,可肩窝的伤口刚刚缝合,用力过度只怕会再度撕裂。

  旁的不说,单说适才动用了一下钢钎,此时已经有鲜红的血迹从绷带渗出来了。

  林小余撅着屁股,用钢钎撬开地砖,而后费力地挪出去,往日里那文静的气质是半点也没有。

  严语也没有闲着,走出大殿,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

  严语并不懂得风水堪舆之术,但按说庙宇通常会建造在高处,龙王爷毕竟也是神灵,必须高高在上,俯瞰苍生。

  可这座龙王庙在山坳里,似乎在躲避着上天的惩罚一般,就像个偏安一隅的小神仙,只靠着老河堡这小村子的供养,苟延残喘,没有位列仙班的远大志向那样。

  严语四处走了一圈,也没有太多的发现,相较之下,虽说这里的地表比其他地方要湿润一些,但毕竟是山坳的谷底,也是正常的现象。

  “难道真的错了?”严语难免有些自我怀疑。

  可回头看时,见得林小余吃力地将地砖一块块挪出来,他又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刚才在路上,林小余又详细讲起了赵江海的故事。

  当年他也曾探水,只是无人知道详情,可他想要烧庙,绝不仅仅只是泄愤,因为根据林小余对丈夫的了解,他是个极其隐忍的人,万万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么结论也就只剩下一个,或许他在龙王庙这里找到了水源,但秦大有等人为了保护封建迷信的庙宇,不准许赵江海在这里动土挖掘。

  这也是严语为何觉得他与赵江海是一路人的原因之一。

  因为严语也认为,如果这附近能够找到水源,龙王庙所在的秦家坳,绝对是最佳的地点,甚至连张顾霖也都同意了这个看法。

  因为这里是低洼的谷地,是水流汇聚的地方。

  当初严语也想过在这里探水,但被秦大有断然拒绝,甚至不惜用赶走严语来威胁。

  秦大有不让村民协助严语挖探洞找水源,也正是想要给严语一个教训。

  至于赵江海与秦大有为首的这些村民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秦大有等人会不会是赵江海失踪多年的元凶,现在也没时间去深究。

  但这个地方与赵江海的牵扯最大,这是毋庸置疑的。

  照着这个思路,这里就是赵江海隐藏孩子的最佳地点,应该是没有太大质疑的。

  想到这些,严语也不在外头溜达,走到大殿里,给林小余搭把手。

  虽然他双手被铐,身上又有伤,但借助工具,到底是能帮上一些忙的。

  两人忙活了这许久,中途又歇息了几次,困倦之极的林小余甚至还眯着眼睡了一会儿。

  当他们把地砖全都移开之时,外头已经亮了起来,这一整晚,他们终于是搬开了这些地砖!

  “咱们得抓紧了……”

  本该休息一下,但已经没有时间了。

  王国庆说不定早已发现严语“逃跑”,而搜救队和村民们仍旧在检查严语做过标记的那些探洞。

  如果孟解放和秦大有发动村民来搜捕严语,相信很快就会追到这里来。

  地砖被起开之后,脚下的土地很是湿软,严语和林小余也有些激动,因为这么湿软的地表,水分是非常充沛的!

  严语用钢钎四处穿插,湿软的地面留下一个个圆孔,但并没有地下入口之类的东西。

  林小余也用其他工具,在刨着土,可惜将整个大殿的地面都检查了一遍,仍旧毫无所获。

  “没有……”累了一整夜的林小余,终于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空洞。

  严语也坐了下来,正要安慰两句,门外却传来了声音!

  “有人吗?谁在里面?”

  严语猛然弹了起来,但这声音非常的熟悉,熟悉到他有些兴奋起来!

  “是张教授吗?我是严语!”

  张顾霖也是一脸惊愕,快步走了进来,抓住严语的手腕,但很快又松开了,下意识退了两步。

  “你小子怎么藏在这里,外头找你都找疯了!”

  严语尚未解释,张顾霖已经注意到环境的变化,四处扫视,而后便蹲了下来,抓起泥土捻了捻。

  “这……这水分这么充沛,地下怕是有水啊!”

  他可是经验极其丰富的老专家了,这句话一说出口,分量自是不用说的。

  本来他还忌惮严语是“逃犯”这件事,此时却全然忘记了,从地上拾起一把短柄铲子,一番搜索,挑选了林小余曾经刨土的一个坑,挥舞着铲子就挖了下去。

  他不断地检查挖出来的泥土,而后推了推眼镜,兴奋地朝严语说:“严语啊!你成功了,这地下有水!有水!”

  林小余也弹了起来,因为丈夫说过,有水能活,孩子只怕真被藏在了这里!

  可放眼四望,大殿空空如也,说是掘地三尺都不过分,暗阁机关地窖全都没有,孩子又能藏在哪里?

  她看着严语,严语也看着她,两人四目相顾,严语突然身子一颤,猛然朝龙王爷塑像转过头去!

  “这是唯一没有检查过的地方了!”

  严语兴奋得双手颤抖,走到塑像前头来,好好观察了一番,又在塑像上敲敲打打,发出“卜卜卜”的声音。

  “是泥皮空心的塑像!”

  “能藏人!”听说是泥皮空心的塑像,林小余的第一反应就是里头能藏人!

  她将严语手中的钢钎夺了过去,就要敲开塑像的泥皮,但严语却赶忙拦住了她。

  “小心一些,别伤了孩子。”

  林小余这才放下钢钎,用指节敲击着塑像,隔着塑像大喊:“大双!小双!你们在里面吗!是娘啊!娘来找你们了!”

  喊着喊着,里头却没有任何回应,林小余枯竭了两天两夜的泪水,终于是再度涌了出来。

  张顾霖却是从发现水源的惊喜,转成了满头雾水的疑惑。

  他知道孩子失踪,他帮着寻找孩子,但他是个科学工作者,看着林小余这个绝望的母亲,对着塑像呼喊孩子的姓名。

  无论如何看,都是一件让人心酸又迷惑且可叹的事情。

  严语走到工具堆这边,翻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一个趁手的小铁锤,朝林小余说:“用这个,小心敲开。”

  虽说是泥皮空心的塑像,但泥皮还是非常厚实的,用钢钎会伤到里头的孩子,这小铁锤不太给力,但到底是安全一些。

  当然了,这也只是严语的初步推测,孩子到底是否被藏在其中,还不算太确凿。

  不过,这已经是两天两夜的搜寻以来,距离找到孩子最近的一次了!

  林小余抹掉眼泪,举起锤子敲了下去,塑像的彩绘颜料被敲落了一大块,露出白色的内胎,又敲了好几下,才将内胎慢慢敲开,里头竟还有一层,是用碎木屑和观音泥之类的东西做成的“混凝土”。

  “等等!”

  严语让林小余停下了手。

  “如果孩子真被藏在里面,赵江海又是怎么把孩子放进去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