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六章 纷争

第二十六章 纷争

  林小余小心翼翼地敲开了泥皮空心的龙王塑像,但严语却又找到了另一种思路。

  这塑像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如果孩子藏在其中,那么赵江海又是如何将孩子放进去的?

  这就带来两种结论,一是孩子根本没藏在里头,二则是,另有通道能够进入到塑像的内部!

  龙王庙的大殿虽然不算太大,但为了展现出神祗的尊威**,塑像却很大,这也是整个大殿最后存疑的地方了!

  “等我再看一眼!”

  塑像正面一目了然,如果有另外的通道,或许在塑像的背后,又或许在大殿的后门。

  但这个大殿是挨着山坳建造起来的,就像个窑洞,或者说是石窟,所以要么是塑像身后有暗门,要么就是从外面的什么地方挖了入口进来。

  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能不动用工具,那自然是最好的。

  严语双手被铐,肩头有伤,想要爬上神坛,绕到塑像后头去,也费了不少劲。

  林小余看得出严语的意图,当即主动请缨:“我上!”

  毕竟是个女子,这么爬上爬下的不太雅观,但昨夜里林小余是如何卖力,严语也看在眼中。

  如今极有可能会找到孩子,哪里还顾得这许多。

  “好,小心一些。”

  严语放弃了努力,林小余当即上前来,不过她有些高估了自己,因为她比较矮小,爬上神坛也并不容易。

  严语只好扶了她一把,也不敢抬头,只是托举了一下,让她有个借力的地方。

  林小余爬上去之后,很快就绕到塑像的背后,不多时就传来了敲击声:“笃!笃笃!”

  “或许这里有暗门!”严语也看不到具体情况,只是从林小余略带颤抖的声音,听得出应该是有所发现,而且是重大的发现!

  张顾霖终于是看出他们在干什么了,当下也是一脸的惊诧:“你们……你们怀疑孩子藏在这里头?”

  他是个搞科学研究的,怕是从来没见过这种唯有在书中才能看到的情况。

  当然了,严语和林小余只怕也未曾想到。

  然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哗啦啦涌进一大群人,很快就将整个大殿给站满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我的龙王爷爷哟!”

  孟解放和王国庆等人一脸的愤懑,连受伤的关锐也都跟着过来了,这次他们可都带上了武器,可见严语“逃跑”的事情,在他们眼中,性质是非常恶劣的!

  只是他们都未曾开口,秦大有就已经怒气冲天了!

  林小余放火烧庙也就罢了,现在是彻底要毁掉龙王庙啊!

  而且更“人神共愤”的是,身为女子,林小余竟然站在了神坛上,脚踩着神坛,还对龙王塑像不敬!

  这秦家坳本就不允许女流之辈进来拜祭,她倒是好,打着找孩子的幌子,先是烧了庙宇,如今又在亵渎神灵!

  “快给我下来!快下来!”

  秦大有近乎咆哮,然而林小余刚刚才有了重大发现,哪里肯依!

  “我的孩子就在里头,龙王爷把我的孩子吃了,我要找孩子!”

  林小余也有些急不择言,语无伦次,说出这样的话来,很容易让人当成是疯子。

  但站在她的角度想一想,经历了两天两夜的绝望,孩子尚未找到,丈夫又被击毙,如今总算是有点眉目了,又有人进来推三阻四,她哪里还能冷静!

  “给我抓了!给我抓了!”秦大有一声令下,村中汉子纷纷上前去,严语想要阻拦,王国庆却早已将严语控制住了。

  林小余乱抓乱咬,大喊大叫,庙里顿时鸡飞狗跳,但到底是如同疯子一般,大喊着自家孩子,被村民抓了个结实!

  孟解放大皱眉头,朝秦大有说:“老秦啊,封建迷信搞不得,你们这样抓人,是想滥用私刑,还是怎么地?”

  秦大有适才也是着急了,此时醒悟过来,也是一头的冷汗,朝孟解放解释起来。

  “孟队长,封建迷信倒是其次,这座庙是大家伙儿一砖一瓦建造起来的,也是大家团结一心的精神寄托……”

  “大道理我都懂,没读过太多书,也说不过旁人,但人活一世,总归要有个念头,有个盼想,老祖宗千百年传下来的东西,总归有点道理的……”

  “再说了,这林小余放火烧庙,那也是犯法的,现在又把……队长你看,这是破坏产物,我们只是制止她的行为,并不是要伤害她。”

  孟解放摇了摇头:“先把人放了,有话好好说嘛,何必搞成这样,你们再这样,那就是强行拘束他人自由,也是犯法的!”

  秦大有听得此言,只好向村民使了个眼色,将林小余放开了。

  林小余可不管这些,双手得了自由,又要去爬神坛,孟解放赶紧挡在了她前面。

  “林小余同志!你也冷静一下!”

  “有什么先说清楚嘛!”

  林小余一把抓住了孟解放:“同志,孟队长!赵江海临死前跟我说了,孩子就藏在这里,就藏在这里啊!”

  “你让我去看看,让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孩子藏在这里?”林小余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大惊,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那般荒谬!

  “你疯了!简直就是疯了!”秦大有张口怒叱,指着林小余,胡子都颤抖了起来。

  孟解放也是一脸的质疑:“赵江海临死前真说孩子藏在这里?”

  “是!他临死前亲口告诉我的!”

  孟解放皱起了眉头,朝关锐投去了询问的眸光。

  关锐昨夜里被严语和林小余摆了一道,脸色自是不会太好看,但他是个实事求是的人,当即朝孟解放说。

  “赵江海被击中之后,确实还有气息,只是已经口不能言,至于他到底有没有跟她说过话……”

  “当时她扑在赵江海身上痛哭,我也没听到,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孟解放也是摇头苦笑,又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不过他到底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此时朝林小余说:“林小余同志,我们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既然你认为孩子藏在里面,那就上去看一看,查一查,大家也都是在为孩子操心的嘛。”

  听得此言,林小余也是狂喜,来不及道谢,就要冲上去,然而却又被秦大有给拦了下来!

  “不行!不行不行!她不能上去!不能再上去了!”

  “她已经冒犯龙王爷不止一次了,其他事情都好说,这件事绝对不行!”

  孟解放虽说是个老好人,为人亲切,但对于封建迷信这一套,确实不能放任,他私底下到底迷信不迷信,咱也不知道,更不好说,但他是队长,就决不能支持秦大有这样的言论!

  “老秦!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些!如果真能找到孩子,别说这塑像,整座庙挖开,我也干!”

  听得孟解放如此豪气而决绝的话语,秦大有的脸色也变得铁青,沉下脸来,朝孟解放说。

  “孟队长不太了解人民群众的实际情况,才说出这样的话来,老头子我也能理解。”

  这句话夹枪带棒,绵里藏针,孟解放也是一脸不悦。

  不过秦大有却视而不见,继续说:“赵家媳妇的难处我们也理解,她丢了孩子,我们也都替她着急,但不能因为这样,就把咱们的日子全都给毁了吧?”

  “你看看她这个样子,跟疯子又有什么区别?她今天说孩子藏在这里,咱们就让她挖这里,明天她说藏在我家,是不是要去挖我家?后天说在派出所,是不是也把派出所给烧了?”

  孟解放也是闷了一肚子气,但人民群众的意见还是要积极听取,人民的意愿也不能不重视,当即就朝秦大有说:“那你说怎么办?”

  “这地方也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这里不仅仅是龙王庙,也是我秦姓宗嗣的祠堂,祖先们可都埋在山上,看着咱们。”

  “拜龙王是封建迷信,但拜祖宗不是迷信吧?难道孟队长连祖宗都不拜?”

  面对秦大有的问题,孟解放更是不悦:“行了行了,你说说,怎么办?”

  秦大有似乎有点得意,好像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一般,稍稍昂起头来:“既然她说孩子藏在这里,那老头子我亲自上去看,如果没有,大家就散了,往后就别再打这个主意了,该怎么找孩子就怎么找。”

  这未尝不是个解决的办法,孟解放正要点头答应,林小余却坚决摇头反对。

  “不行!我信不过他!要上去也是严语……严老师上去!”

  这偌大的大殿,就只有林小余这么个女人,她能依靠的,也就只有严语了。

  然而严语昨夜才逃跑出来,王国庆现在正抓在手里,根本就不肯放开半分。

  严语想了想,与秦大有这些人再纠缠下去,也是耽误时间,就朝关锐说:“关同志上去检查一下,行吗?拜托了……”

  关锐是个骨干,如果塑像真有暗门之类的,他应该比林小余和其他人更能发现问题。

  关锐与严语一样,身上都带有伤,若是小气的人,说不定会认为严语在故意刁难他。

  但关锐对自己有着充分甚至绝对的自信,他朝孟解放看了一眼,得到了许可之后,二话没说就跳上了神坛。

  他在塑像的后头检查了许久,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等着,林小余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关锐似乎又检查了一遍,而后才探出头来,朝孟解放摇了摇头。

  这一摇头,把林小余的希望都彻底摇灭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