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八章 问天

第二十八章 问天

  铺垫了这许多,甚至将严语的故事拿出来煽情,张顾霖终于还是抛出了最后的结论。

  他支持严语,拆掉神像!

  关于严语的一切,这些村民都是清楚的,但他们从未想过要去深究这背后的意义。

  或许在他们的眼中,严语早已是他们当中的一份子,却忽略了严语只是个外来的教师。

  严语的身份,他的学识,他的年纪,他的长相,所以的一切,似乎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但他的修养,他的为人,却又很快融入到这个地方,就好像他骨子里就是这里的人,只是少小离家罢了。

  张顾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是个科学工作者,在旁人眼中,他是权威,他是“没有感情”的判断者。

  可从他口中说出严语的故事,却是格外的感人。

  关锐与他一样,都是专注于专业领域的人,同样是“铁面无情”,但他此时看向严语的目光,都变得柔和了不少。

  可再动人的故事,都被“拆掉神像”这四个字给打碎了!

  “不行!神像不能拆!这里也绝不可能挖开!”秦大有仿佛被人踩踏了他的底线。

  他可以故作大度,他可以既往不咎,但想要拆掉神像,挖开龙王庙,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张教授,我也跟你掏掏心窝子,说说老实话。”

  秦大有走到前头来,与张顾霖对视:“我俩年纪差不多,我问你一句话吧。”

  “你问。”

  “你是搞科学的,照你的说法,这地方根本不适合生存,如果找不到水源,整个村子都会被渴死,是这个意思吧?”

  “如果旱情得不到缓解,确实是这样的,而且我调查过,这里的平均降水量……”

  张顾霖尚未说完,秦大有就打断了他的话。

  “张教授,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地方,秦家坳不仅仅只有龙王庙,还有列祖列宗的坟墓,里头最老的一块墓碑,能追到唐朝。”

  “也就是说,咱们这个村子,从唐代就延续到了今天,如果真不适合居住,老早就灭绝了!”

  “这……”

  “张教授,干旱,是龙王爷对咱们的考验,不仅仅只是咱们这里,其他地方也一样,富庶的东南地区不也有洪灾吗?”

  “神灵的旨意不是凡人能够胡乱揣测的,他会降下灾难,就是让我们多难兴邦,只有这样,人才能变得更加的强大,顺风顺水,只能让人沉沦。”

  “你是搞科学的,不懂这些,我们也不去怪你,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们尊重你们搞科学,也请你尊重我们崇拜先祖!”

  张顾霖没想到,一个乡下老头子,看着比他还要古板的老封建,竟然能说出如此具有思想深度,甚至有哲学思维的话来!

  但张顾霖也是个死较劲的人,朝秦大有说:“你们崇拜的不是先祖,是虚无的神灵,神不是人,他没有子嗣的。”

  秦大有却摇了摇头:“你说的不对,我没有说咱们老秦家是龙王爷的子孙,但我们的先祖,是龙王爷最坚定的崇拜者和守护者,千百年来都是!”

  孟解放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你们再这样下去,就是有神论与无神论的争辩,争到死都没个结果的。”

  两人终于是停了下来。

  孟解放环视了一圈,才“一锤定音”地说:“拜龙王到底是不是封建迷信?是。”

  “拜祖宗是不是封建迷信?我也不好下定论。”

  “所以咱们是不是应该抛开这个问题,从人来出发?”

  “老秦,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孩子真的藏在里面,你同不同意拆?”

  “孩子不会在里面的!”

  “或许不在,可如果孩子在里面,你却不同意挖,是不是你害死的孩子?”孟解放也是专业人士,但他不会像关锐那样,凡事用专业来应付,因为他知道,很多情况下,人情更容易解决一些小的纷争。

  这是他在基层工作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毕竟很多纠纷还上升不到专业的层面。

  秦大有也被这个质问给难住了。

  他阴沉着脸,林小余也投来了恳求的眸光。

  所有人都等着他的答案,而他终于抬起头来,颇为冷漠的摇头说:“孩子不会在里面,如果真在里面,害死孩子的也不是我,而是带走孩子的赵江海,我问心无愧!”

  “好一句问心无愧!”这次连关锐都感到愤慨起来了!

  孟解放瞪了关锐一眼,后者才忿忿地闭了嘴。

  看着秦大有,孟解放也有些无奈:“老秦啊,事关人命……再说了,这个东西是可以重新修起来的……”

  硬的不行,孟解放也只能来软的。

  但秦大有却仍旧摇头:“孟队长,咱们能从唐代延续到现在,靠的就是龙王爷给饭吃,龙王爷会庇护咱们,如果拆了神像,挖了神庙,那才是自取灭亡!”

  孟解放大皱眉头:“老秦啊,你们不配合的话,我们只能……毕竟这是两个孩子的生命……”

  秦大有冷哼一声,也不看孟解放,朝身后的村民大声问:“这是咱们祖祖辈辈一砖一瓦建起来的,他们要拆龙王庙,你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

  “不答应!”

  “不答应!”

  整个大殿绝大部分都是乡民,他们异口同声,震得整个大殿都打抖,孟解放等人也感到非常的震撼。

  无论封建思想多么的愚昧,可当他凝聚起来,也是不可小觑的力量,他终于意识到,提倡反对封建迷信是多么有必要,又多么的迫在眉睫了!

  “老秦!”孟解放也是秀才遇到兵一般头疼,然而秦大有却是一副死活不再退让的嘴脸。

  正当此时,严语竟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由小变大,而后让那些人的齐声高呼都停了下来。

  “龙王爷,龙王爷,哈哈哈!”

  如此不敬的举动,也让秦大有等人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严语停了下来,朝秦大有问了一句:“龙王爷就是保庇一方的,如果他知道能救两个孩子的命,应该也会答应吧?”

  “如果连两个孩子都不保,你们凭什么认为龙王爷会保你们?”

  “这……”

  严语朝那些村民继续大声说:“今天是林小余的孩子,你们不站出来,明天后天如果轮到你们的孩子,你们还会叫得这么大声么!”

  有人愤慨,也有人低下了头。

  秦大有却是顶在了严语的面前,朝他怒叱:“龙王爷是保境安民,是普度苍生,他的意思你又怎么能知道!”

  严语也怒了,指着孟解放和关锐王国庆,朝众人大声说:“保境安民的是这些派出所的同志,是你背后的这些叔伯兄弟!找孩子的是他们,不是龙王爷!”

  “我看到的只是龙王爷阻碍了咱们找孩子,救孩子!”

  严语这番话,让所有人都心头激动起来!

  “你混账!龙王爷的意思,这是龙王爷的意思,是天意,你不知道的!”秦大有气得语无伦次,都快跳起脚来了。

  严语也怒了:“那就让我来问问他!看他愿不愿意救孩子!”

  话音一落,严语就快步冲向了塑像,竟是一头撞在了神像上!

  “你愿不愿意救孩子!”

  他的头重重地磕在神像上,像个愤怒又虔诚的圣徒,像在磕头,也像在控诉!

  他的双手被铐着,没办法敲敲打打,只能用头来撞击!

  “你愿不愿意!”

  “咚!”

  “你愿不愿意!”

  “咚!”

  “愿不愿意!”

  “咚!”

  这个愤怒却又坚决的男人,似乎在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而神像却冷冰冰,漠视着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什么能够触动他超脱人世的境界。

  林小余紧紧捂住了嘴巴,双眸滚落大颗大颗的泪水。

  张顾霖痛心疾首,看着眼前这一幕,这个老教授都忍不住老泪纵横。

  孟解放紧咬牙关,关锐紧握着拳头,王国庆紧紧抿着嘴,因为他看到,严语的额头已经冒血,鲜血溅到了神像之上!

  这已经不是过去的年代,这个落后的地方虽然消息闭塞,但外头的世界已经很精彩。

  他们能够接收到外界的讯息,知道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可这里,却仍旧发生着这样的事情!

  没人发出任何声音,只有严语怒吼般的质问,以及他的头撞击着神像的声音!

  他们知道严语是个固执的人,否则他不会日夜不休地寻找水源,但他们从未想过,严语会坚决到这个地步!

  林小余抹掉了眼泪,抛下了所有的软弱,她捡起地上的铁锤,猛然冲了上去,用尽了力气,朝神像砸落了下去!

  “咔!”

  “咔咔咔!”

  早已被她敲掉一块的神像,此时终于彻底裂开,裂纹如蛛网一般往上延伸。

  神像的重量引发了连锁反应,裂纹很快就爬满了整座神像!

  林小余再顾不得这许多,拦腰抱住了陷入疯狂状态一般的严语,嚎啕大哭起来。

  即便心硬如铁的秦大有,也被严语的举动给死死震撼住了,他想要上前阻拦,但那一刻,当他看到严语的鲜血溅射开来的那一刻。

  他仿佛看到严语身上的光环,比冷漠的龙王爷,更加耀眼!

  直到林小余停止了大哭,直到严语的身体软倒下来,所有人仍旧安静,一片死寂。

  神像仍旧漠视这一切,塑身裂了,反倒释放出他的灵魂了一般。

  有风吹来,刮过裂缝,一股诡异的呜呜声,渐渐充斥整个大殿,如诉如泣。

  像龙王爷的愤怒,也像,哭声。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