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十九章 水源

第二十九章 水源

  严语的后脑本来就被撞破,如今又撞击了前额,此时的他头昏脑涨,天旋地转,仿佛漂浮在水下,声音也听得不再真切。

  眼前的人影变得模糊,人影轮廓边缘散发着蒙蒙的光环,看不清人脸,看不清任何细节。

  周遭光怪陆离,仿佛他已经游离于这个世界的边缘。

  人影闪现转换,渐渐隐去,如同一幅画在水面上的山水画,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周围的世界正在隐去。

  他想要呕吐,但肚子空空,这段时间都靠输液支撑着,根本就东西可以呕吐出来。

  恍惚之间,林小余,孟解放,秦大有,关锐,所有人似乎都隐去了,唯有这大殿,以及身后的神像,却是越来越清晰。

  他就像穿越了现实与虚幻的边界,进入到了一个虚幻的世界里。

  眼前出现了一个人,穿着民国学生装,带着金丝眼镜,双手紧握一支德国造的二十响。

  “父亲!”

  严语想要呼喊,却如何都叫不出声来。

  他看见拿着盒子炮的父亲,瞄准着自己的身后,扭头看时,神像的前面,正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人。

  他背负着双手,颇具嘲讽地看着严语的父亲。

  父亲临死前曾向严语讲诉过这个故事,或许是严语心中想象出来的幻像,又或许是这神庙记录下了当年的情景。

  无论如何,这一幕对于严语而言,都太过玄幻,难以置信,却又无比真实!

  他看不清道袍人的面目,只看到他的后背,盘踞着一个巨龙的虚影!

  巨龙的虚影张口咆哮,父亲眼看着要扣动扳机,道袍人无中生有,手中变出一柄长刀,朝父亲劈砍了过去!

  虽然看不清道袍人的脸面,但严语却认得这柄长刀,因为那是卡卓藏刀!

  藏刀的刀锋闪烁着寒芒,割裂所有的幻象,将严语父亲的形象彻底打碎,如同掉落在地的冰晶一般干脆!

  父亲的影像颇为不舍,眼中充满了不甘,指着那神像,朝严语大声疾呼,却没有半点声音。

  “父亲!父亲!”

  严语拼命叫喊,陡然醒来,周围的幻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秦大有孟解放等人好奇又怜悯的目光。

  “别怕!别怕!”

  感受到林小余的安抚,严语总算是平静下来,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然而他很快就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只是脑袋沉重,如同被龙王爷无形的大手,死死摁住了一般。

  严语指着神像,朝林小余说:“孩子……孩子……”

  林小余猛然扭头,众人也都将眸光转向了神像。

  外头的风溜了进来,抚过神像的裂缝,就好像虚空中的神祗,吹奏着人间的羌笛,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大双!小双!”

  “是娘啊!”

  “是娘啊!”

  “大双,小双!”

  林小余趴在神像上,朝着裂隙拼命喊叫。

  秦大有脸色铁青,正要让人拉开她,此时,神像内部却传来了微弱的敲击声!

  “咚咚!”

  “咚咚咚!”

  孟解放大喝一声:“安静!”

  全场寂静下来,众人侧耳倾听,果真将这敲击声听了个真真切切!

  孟解放朝秦大有瞪了一眼,也不再征询他的意见,而是朝搜救队大声下令:“拆!快拆!孩子在里头!在里头!”

  林小余已经泣不成声,疯狂地用手扒着神像的泥皮,孟解放赶忙阻止了她。

  “你照看严语就好,这些事让搜救队来做,你在这里只能耽搁时间。”

  虽然心中着急,但林小余也知道轻重,当即退开,搜救队上前来,哐哐当当开始拆神像。

  秦大有脸色铁青,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身后的村民也一个个噤若寒蝉。

  见得林小余伸长了脖子等待着,严语也朝她说:“你去旁边看着吧,我没事的……”

  “可是你……”

  严语摇了摇头:“如果我是大双小双,我希望重见天日之时,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我的妈妈……”

  林小余心头一荡,凝视了严语片刻,这才走到前头去,守在了搜救队边上。

  孟解放指挥着现场,关锐只好让小卢上前来,给严语处理伤口。

  他有些吃力地蹲了下来,朝严语问说:“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孩子在里头?”

  看了看关锐,严语也是苦笑:“我不是你这样的专业人士,不过是赌一把罢了,早先在树上看过,排除了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即便再不可能,那也只能是答案……”

  关锐陷入了片刻的沉思,而后仍旧是不信:“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

  严语摇头:“我要是知道内情,又何必让孩子受这等苦……”

  正说话间,搜救队已经将整个神像拆了下来,不过他们到底是得了孟解放的指挥,也不好把神像都敲碎,龙王爷的头部仍旧是保存完整,两三个人合力卸下来,轻轻放在了一旁。

  头部一拆卸下来,里头就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这次连秦大有身后的村民们都不淡定了,一个个围了上来,众人合力,终于是将失踪了三天两夜的大小双,从神像底下,吊了出来!

  林小余抱着两个孩子,哭成了泪人,在场虽然都是汉子,但不少人也是热泪盈眶。

  此时,被吊下去接应孩子的同志突然开口喊道:“这里头有水!有水!”

  其实众人早已注意到,大小双身上很是湿润,一双脚还全是水渍,只是谁都不愿往那方面想。

  一来,严语断定这里有水,张顾霖虽然不敢百分百确认,但他说的大概率,必是有的。

  二来嘛,说出来也是丢人现眼,一大村子的老爷儿们,守着这个龙王庙拜神求雨,结果水源正好就在龙王庙里,而且还是神像镇压着!

  如果没有这个庙,或者他们几年前没有阻拦赵江海,今次又没有阻拦严语,都不会是这么个结果了。

  若照着常人所想,横竖神像已经推到了,该趁着这个机会,挖出水源来,往后村子的日子就好过了。

  但孟解放并没有轻易下达指令,而是朝秦大有询问意见。

  “老秦啊,这是你们的公共财产,我们尊重你们的意思,是推倒神庙,挖出水源,还是填埋回去,继续求雨,你拿主意吧。”

  这句话其实已经带有明显的嘲讽意味,因为谁都知道该如何去选择。

  孟解放也并非真要询问他的意见,只是想趁此机会教育一下这位老村长,让他明白封建迷信是多么的不可取。

  然而他到底是低估了秦大有的顽固,听得孟解放的问话,秦大有走到前头来,朝搜救队说。

  “大家伙儿帮忙找着孩子,这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辛苦大家了,只是这龙王庙轻易挖不得,大家还是回去吧,俺们自己填埋回去就成。”

  “什么?!!!”孟解放和关锐等人仿佛听到秦大有说梦话一般难以置信!

  尤其是仍旧没有被吊上来的那个搜救同志,此时更是气愤难当!

  他脚底下清冽的泉水噗咚噗咚直冒,充满了生命力,对于干旱的老河堡,甚至于整个方圆地界而言,那都是天大的发现,那是造福一方的事情!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要重新填埋回去!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秦大有轻叹一声,朝众人说:“这都是天意,是龙王爷选中了赵江海,是龙王爷选中了大小双,如果龙王爷让咱们挖,俺自然没有半句孬话……”

  “但……自打明朝的秦家先贤八望公传下话来,就定下规矩,任何人不能动龙王庙的根基,这是组训。”

  “只要你还姓秦,只要你还是老河堡的人,就不得违抗这个组训!”

  “八望公可是奉诏入宫,给嘉靖皇帝练过仙丹的神仙人物,他留下的话,咱们必须守着!”

  都这个时候了,秦大有竟然翻出这些老黄历来,孟解放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了。

  用明朝一个先人不知道是否存在的训诫,放弃眼前扑扑冒泡的水源,将全族人的生死置之不顾?

  孟解放眼下非常的后悔,他就不该趁机教育这老家伙,顺势让人直接挖了也就罢了。

  如今问了他的意思,又说过要让他拿主意,再想硬来也就不可能了。

  关键时刻,严语站了起来,他朝秦大有说:“刚才我要拆神像,你说要问村中叔伯们答不答应,现在是不是也该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

  也不等秦大有回应,严语便高声问说:“神像底下就是水源,大家说,要不要挖开!”

  所有人都沉默着,眸光都投向了秦大有。

  秦大有甚至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村民,但即便仅仅只是个背影,都充满了震慑力!

  严语愤怒了,朝村民们大吼道:“你们都是有卵蛋的爷儿们!看他干什么!他会帮你们养家中老小么!”

  “大声告诉我,要不要挖!”

  “要不要挖!”

  严语显得有些尴尬,因为并没有人回应他。

  直到此时,抱着两个孩子的林小余已经不再哭泣,而是站起来声援严语:“挖!”

  听得有人带了头,村中的二狗也躲在别人背后,弱弱地跟了一句:“挖……”

  众人也都小声回答,只是林小余带头高喊着,这种情绪很快感染了周围的人,他们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挖!挖!挖!”

  孟解放终于找到了台阶,朝秦大有看了一眼,而后朝搜救队下令说。

  “既然这是民意,那就照着大家的意思,挖!”

  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然而此时,严语却听得秦大有冷笑了一声:“挖吧挖吧,别后悔就成……”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