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三十三章 暖房

第三十三章 暖房

  三天期限已经到了,关锐却没有新的线索,只能解除了严语的拘留,严语来到派出所领取释放证明书,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关锐的脸色并不好看,严语也不会去触霉头。

  “严老师,这是证明,你在这个地方签个字,可以回去了。”派出所里并没有多少人,据说都去保护考古现场了。

  严语往里头瞄了一眼,一边签字,一边随口问说:“关锐呢?”

  王国庆往里头努了努嘴:“在里头呢。”

  严语签完字,放下了笔,朝王国庆说:“我进去跟他说两句话就走。”

  “他心情不太好,你最好别去招惹他了……”

  严语拍了拍王国庆的肩头:“谢谢提醒哈。”

  没等王国庆阻拦,他已经走进了办公区,里头五六张桌子,角落位置就是关锐,抬起头见得是严语,关锐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严语走到前头来,拉了张椅子坐下,朝关锐说:“不进山去找那人了?”

  “如果只是想说风凉话就赶紧给我滚蛋。”

  这个时间点,秦大有自然不可能帮他找向导,山里死了两个人,谁也没这个胆子再带关锐进山了。

  再说了,那地方只有秦大有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路,秦大有如今坐镇村里,是不可能当他向导的了。

  严语笑了笑:“跳舞的傩面人大师傅想不想查?”

  关锐身子往前倾,但很快又颓了回去:“我问过了,秦大有那边生怕人家挖了龙脉,整天带人在庙里守着,赶都赶不走,傩面人那边的情况,死说活说也不透露半点,我总不能抓他进来吧?”

  严语早已料到,此时压低声音,朝关锐说:“我有法子,不过……”

  关锐顿时警惕起来:“你想参与调查?别以为放你出去就洗脱嫌疑了,事情还没完的!”

  严语叹了口气:“既然是这样,那我只能自己去了。”

  关锐也站了起来:“什么叫你自己去!你要是阻碍了调查,那就是妨害公务!你可别乱来!”

  严语也认真起来:“傩面人居然给小孩吃颠茄,这绝对是早有预谋的,虽然还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到底有什么能吸引他们,可一天不查清楚,孩子就一天得不到安全保障!”

  “颠茄?”

  看着关锐的表情,严语也恍然:“技术科那边的报告还没出来吧?”

  他取出颠茄的果子来,递到了关锐的面前:“这就是颠茄,吃了之后会产生幻觉的。”

  关锐伸手要拿,但很快就质疑起来:“你怎么知道这是颠茄?”

  严语推了推眼镜:“没事多看点书吧,查起案子也方便,不用再等这等那。”

  面对严语的调侃,关锐也没脾气,不过似乎想通了,朝严语问说:“你打算怎么查?”

  这便相当于默许了严语的提议,严语也放宽心了,朝关锐说:“那天傍晚我去秦家坳找人帮忙的时候,见过那些大师傅。”

  “你见过?”关锐激动起来。

  “听我说完嘛,那些人都带着傩面,神秘兮兮的,见着也认不出来,而且他们统共得有七八个人,就算秦大有愿意提供信息,咱们也没法子短时间内一个个去排查。”

  “那你打算怎么办?”严语说得头头是道,关锐似乎进入了与同事讨论案情的节奏,全然忘记了严语的身份,以及他对严语的讨厌。

  “还得从这里查!”严语将手中的果子捻了起来。

  “从颠茄来查?这怎么查!”关锐难免白了严语一眼。

  但他摸了摸下巴,似乎找到了一些思路。

  “如果能产生幻觉,说明这东西有毒,有毒就会被管制,咱们去药店查流向?但如果是自制的呢?查药店就不管用了啊……”

  严语呵呵一笑:“心里说不想,身体却很诚实嘛。”

  关锐有些尴尬,红着脸说:“说正事!”

  严语将颠茄轻轻放在桌面上,慢慢分析了起来。

  “这玩意儿虽然有毒,但有解痉的功效,一般用来缓解胃病,虽然全株可入药,但一般来说会用根和叶,果子很少有人用。”

  “而且你看这果子,完全就是风干的,并没有经过暴晒和炮制,这是为什么?”

  “为何用果子,而不用其他部位……”

  关锐沉思了片刻,自言自语说:“之所以用果子,是因为果子能吸引孩子,能哄骗孩子去吃,根部和叶子可不行。”

  “回答正确!”严语打了个响指,而后朝关锐说:“但你要知道,颠茄不喜寒冷,也经不住酷热,咱们这个地方,根本不适合种植。”

  “绕来绕去,还是要查药店了?”关锐难免有些不悦,但严语却摇头说:“不。”

  “我只是说不适宜种植,但没说就一定不能种植,想要种植,满足这些条件就行了。”

  关锐似乎隐隐抓住了些什么,低头嘀咕了片刻,而后双眸陡然亮了起来:“暖房!”

  严语点了点头,继续引导:“如果仅仅只是种植一种植物,太不划算,所以除了颠茄之外,必然还有其他药用植物,所以这个暖房应该不小。”

  “关锐同志,你想想,这个地方这么干旱,饮水都成问题,谁会用水来种东西,还花费这么大力气来专门建造一个暖房?”

  “这样的排查条件,已经将范围缩到最小了,你印象当中有没有符合的?”

  关锐苦思了许久,到底是摇了摇头:“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我到这里也没太久,没那么熟悉……”

  严语也不气馁,朝外头努了努嘴:“你不熟悉,有人熟悉啊,问问老同志不就知道了?”

  关锐黯淡的眸光又亮了起来,正打算走出去问王国庆,但又停了下来。

  “就算找到了又如何?这么大的暖房,种植药用植物,因为是用来卖的,甚至卖出去不少,如果他是卖到外地去的呢?”

  严语摇头苦笑:“这地方物资贫乏,外头的货物进来还差不多,谁会外销?再说了,在不适宜种植颠茄的地方种出来,反倒要卖到适合种植的地方去,这人的生意不得亏死啊!”

  虽说严语的分析并非不无道理,但关锐到底是有些半信半疑,毕竟他一直相信专业刑侦技术,对严语这种纯粹的推理,并不是很认可。

  但眼下一筹莫展,线索只剩下两条,进山追查神秘人是没法子实现的,也只能先调查傩面人这边了。

  严语也不着急,坐着等了一会,便见得关锐脚步轻快地走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张小纸条。

  “找到了!”

  他掩饰不住脸上的激动,摊开纸条来,朝严语说:“县里原本有不少药材商,不过天气原因,都做不下去了,不过……不过王国庆知道有一家百年老字号,如果真有人还有能力种植,那只能是这家了!”

  严语也有些兴奋:“在哪?远不远?”

  “就在城外!”关锐用力地点了点头纸条上的地址,也掩饰不住找到新线索的喜悦。

  “那还等什么!走起啊!”严语当即站了起来,然而关锐却一把将他摁回了座位上。

  “我可没答应你参与调查,你老实回老河堡去,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的。”

  严语没想到关锐会“过河拆桥”,当即皱了眉头:“你这样可就不够意思了。”

  关锐“阴险”地笑了笑:“一码归一码,你是人民群众,参与到调查工作来不合适。”

  “我是协助调查,警民一家亲不是?”严语自是不会放弃。

  关锐却仍旧是摇头,严语只能使出最后的法子来了。

  “关锐,你不要我去可是要后悔的,那暖房里估摸着会种不少药用植物,如果人家抵赖不认,你能认出鲜活的颠茄长什么样么?”

  关锐闻言,也愣了一下,但咬了咬牙,也只能妥协:“你只准跟着,不许乱来!”

  严语嘿嘿一笑:“放心放心,我都懂的。”

  能让原则性如此强的关锐,答应自己跟着他去调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严语也不好再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虽然只是去调查药材商,但关锐还是“全副武装”,将能带的装备都尽量带上,搞得严语也有些紧张起来。

  出了派出所,外头烈日当空,晒得地板滋滋冒烟,县城街道上也没几个人走动,严语不由问了一句:“车呢?”

  关锐脸色有些不好看,指着左边墙角停着的一辆破旧自行车,含糊地说:“这呢……”

  “自行车?就一辆?”

  关锐也知道躲不过,只好闷声闷气地回答:“所里的车去接应考古队了,其他的都去了老河堡保护现场,能有自行车就不错了!”

  严语也是苦笑,此时关锐已经坐了上去,朝严语说:“还愣着干嘛,上来啊!”

  “我……我坐后座?”

  关锐的脸莫名其妙红了起来,梗着脖子说:“你……你不坐,就跟着跑吧!”

  眼看他要将自行车蹬出去,严语也只能乖乖坐到了后座上,只是手却不知道放哪里。

  很是尴尬啊……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