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三十四章 药行

第三十四章 药行

  王国庆只是写了个地址,关锐又并非本地人,这大热天的,想找个问路的都不容易,也是备受煎熬。

  虽说不用蹬自行车,但看着关锐被汗湿透的后背,严语多少还是有些着急的。

  关锐的衣服被晒干又汗湿,如此反复了两三次,前头终于是出现了一座园子。

  因为远远就能看到布满了干枯藤蔓的大棚,严语和关锐才终于是确认,他们找对地方了!

  这园子不是很大,土路两旁是一些废弃的肥堆,臭味早已消亡,肥渣板结,偶尔有风吹过,粉尘轻扬,看着身子就不自觉地痒了起来。

  前面是一个大木门,上面胡乱缠着一些铁丝网,两边土墙上应该是种着仙人掌之类的,用来防盗,不过都已经枯死了。

  严语下了车,关锐将自行车放在一旁,脚撑放了几次都没放稳,干脆将车都放倒一旁。

  也没个门铃啥的,关锐只好扯起嗓子:“有人在家么?”

  如此喊了许久,又摇晃了木门一阵,里头才走出一个老头子来,一脸的警惕,也亏得关锐穿着制服,老头子才客气了些。

  “同志,有事么?”

  关锐又偷看了一下纸条,才朝老头子问说:“你好,请问这里是长卿药行吗?”

  老头子不置可否,只是说:“药行已经不做很久了,你们到别家去看看吧。”

  话音一落,老头子就要转头离开,关锐赶忙提高了声音:“同志先别走,我是派出所的,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您要是方便的话,就简单谈几句吧。”

  老头子停了下来,很是不乐意:“我还有事做,不方便,请回吧。”

  关锐也没想到这老头子脾气这么差,当即严肃起来:“这位老同志,这个事涉及到重大案件,还请你理解一下我们的工作,给予适当的配合与协助,否则我们有权带您回派出所协查问话的。”

  老头子生气了:“吓唬我?老头子我也是懂法律的!你要带我回去问话,拿出文件来啊!吓唬我……哼,吓唬我……”

  他就这么嘀嘀咕咕走了回去,似乎精神有点恍惚,只留下关锐和严语在原地干瞪眼!

  “哎!老同志……你这老同志……”关锐还在挽留,然而老头子已经走远了。

  关锐回头看了看蒸汽腾腾的土路,想起这一路蹬自行车的艰辛,再看看严语这个“拖油瓶”,也是气得直咬牙。

  “我就不信了!问个话就这么难!老子回去拿个文件!”

  看着关锐气呼呼的模样,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可不想再跑一趟。

  严语做事从来都非常小心谨慎,若是以往,若是其他事,或许他也会像关锐这么守规矩。

  但事关大小双的安危,越早查清真相,大小双就越安全,此时也就不去理会这些了。

  “你回去就好了,我在这里等着,省得你踩车太辛苦,我在这里守着,免得他跑了。”

  关锐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也就抬起自行车来,气呼呼地离开了。

  严语先原路走回去一段,这才绕到了园子的侧面来。

  园子虽然不是很大,但因为有土墙,能避开门口的视野,严语四处绕了一圈,选定了一处土墙,趴在墙头看了一眼,这才翻墙进去了。

  这老头子所言不差,药园子里一片荒芜,确实像是不干许久的模样。

  但穿过葡萄架,屋后还是留了一块小菜地,这里大部分都是黄土,但小菜地却是肥料养出来的黑土,而且上面还种了不少药材!

  严语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找到颠茄,老头子也就无话可说,乖乖配合了!

  所以见得这些绿色,严语莫提多兴奋与激动了!

  轻手轻脚到了这边,黑土散发出来的水汽让严语顿时感到清凉不少,这抹绿色简直就是沙漠里的绿洲一般让人舒心!

  严语虽然看过药用植物学的书,但书上的图与实物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的。

  这种事也靠天赋,有些人就不是这块料,对植物并不敏感。

  打个比方,就算给你看了实物的照片,当你再见到之时,也未必能够辨认得出来。

  没有这方面天赋的人,看同属同科植物之时,就会感觉都是一个样,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也好在,颠茄的外形虽然不突出,但眼下正是打果期,紫黑色的果子格外的惹眼!

  颠茄大叶紫花,幼叶上带着白色的腺毛,这样的特征,很多植物都有,如果没有这些紫黑色的果子,严语怕是也认不出来的。

  不过严语早就有了预料,因为傩面人给大小双吃的果子,是风干的,而不是晒干的,所以这里肯定还有新鲜的果子,此时看来,严语的猜测果然不错了!

  严语快步上前,摘了一把果子,就要原路返回,此时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吠!

  一条体型高大的凶狠黑狗从房子里冲撞了出来,这狗子铜头铁腰,一看就是狠角色!

  严语哪里敢多看,一边往土墙跑,一边高声喊着:“别放狗!别放狗!”

  他本就有伤,尚未痊愈,刚刚爬墙都有些勉强,哪里能跑得过这么凶狠的狗子!

  那狗子如离弦之箭,一口咬了过来,叼着严语的小腿,一下就将严语拖倒在地!

  也亏得严语闪得快,犬齿只是刺破了裤腿,否则这么一撕扯,严语怕是要见血了!

  严语拼命往后退,那狗子却死咬不放,它倒是想再扑咬,但裤腿钩住了犬齿,狗子拼命甩着头,眼看就要甩脱了!

  正当此时,一道身影从土墙那边翻了过来,赫然便是关锐!

  他拔出手枪,咔嗒就打开了保险,朝房子那头大喊:“把狗叫住!叫住狗!否则我开枪了!”

  听得开枪二字,房子里才传来一声呵斥:“回来!回来!”

  那狗子甩脱了牙齿,咕噜咕噜地盯着严语片刻,这才低着头往房子那边回去了。

  适才那个老头子走到前头来,摸着狗头,恶狠狠地说:“爬墙过院,偷鸡摸狗,就算被咬死也是活该!”

  严语松了一口气,朝关锐看了一眼,后者也白了严语一眼,似乎在说,就知道你动机不纯似的。

  老头子朝关锐冷哼道:“同志,你们这样办案,领导管不管?趁我没发火,赶紧滚蛋,不然老头子就要到县里告状去了!”

  关锐也不知道如何回应,一脸的尴尬,狠狠地瞪了严语,似乎在骂他,看你干的好事!

  严语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撩了撩裤腿,朝老头子说:“一会得赔我一条裤子了。”

  “你说什么?”

  这分明就是火上浇油!

  关锐生怕老头子火气上来,又要放狗,正要上来赔礼打圆场,严语却往前走了几步,朝老头子摊开了掌心。

  “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了吧?还不老实交代!”

  老头子见得严语手里的颠茄果子,一下子就白了脸,但仍旧梗着脖子死撑道:“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快走吧,别在这里烦我!”

  “你不知道?你知道这些果子害死了人么!”

  关锐也是无语,严语这家伙分明只是个群众,刚才却冒充派出所同志的语气,现在又夸大其词,捏造事实,哪里还有半点人民教师的样子!

  然而严语的话却起了作用!

  “这少吓唬老子!野山茄老子不是没吃过,怎么可能吃得死人!”

  严语往前一步:“要不要带你回派出所看看!”

  老头子果真是怯了:“看……看什么看,我要是个卖菜刀的,人来买我菜刀杀了人,你该找那个人,找我个卖菜刀的做什么!”

  这句话便相当于间接承认,他将颠茄卖给了别人!

  “你要是老实交代,卖给了谁,又不知道买家的用处,自然跟你没关系,但你要是不说,那就是心里有鬼,是同谋!”

  “再说了,颠茄是有毒的,必须有批文才能大量种植和炮制,你许可证拿不出来,少不了担责任!”

  关锐几次想反驳严语,但看着效果非常不错,也就忍了。

  颠茄虽然有毒,但野生的也不少,管制也没有严语所说的那么严格,而且什么心里有鬼之类的说辞,一点都不严谨,简直业余到了极点,说出去都嫌丢人!

  然而关锐完全看不上的这一套,却果真吓到了早先还凶神恶煞的老头子。

  “我……我只是想维持这个药行,你……你们别为难我了……我告诉你还不成么……”

  严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竟然扭过头来,朝关锐眨了眨眼皮!

  面对严语挑衅一般的挤眼,关锐也是懒得看,取出笔记本来,朝老头子说:“说吧,卖给谁了,姓名地址,越详细越好!”

  老头子正要开口,严语指了指那条大黑狗:“狗子先放回去。”

  老头子依言把大黑狗给踢走了,似乎将气全都撒在了狗身上,踢完又一脸的后悔和心疼。

  这细微的表情落在严语的眼中,严语也放心了不少,因为他懂得心疼狗子,起码说明他并没有外表看起来这么的凶恶。

  老头子终于要开口,严语又故意说:“你会赔我裤子吧?”

  关锐终于是看不下去了,朝严语说:“你差不多行了,别再打岔!”

  严语这才闭了嘴,让老头子交代起当时的情况,这条线索总算是有些眉目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