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三十五章 夜访

第三十五章 夜访

  手扶拖拉机的尾气带着柴油燃烧不完全的味道,严语觉得很好闻。

  关锐靠在车护栏上闭目养神,破自行车就横躺在拖斗里,前头开车的老梁很专注,他的后背很宽厚,只是一只脚有点跛。

  根据药行老头子提供的信息,向他私自购买颠茄的是三架村的孙立行,这人祖上出过举人,自己当了教书先生,颇有些文化,平素里爱帮乡亲邻里写信写楹联看日子什么的,大家都叫他一声孙先生。

  三架村有点偏远,天色也不早了,单靠自行车,是没法子及时赶到那里,刚得到新线索,无论是关锐还是严语,都不想隔夜了再去。

  两人便先回了县城,关锐托了老梁帮忙,特地让他开了手扶拖拉机,送他们到三架村来走访调查。

  照着关锐的说法,他曾帮助老梁办过一个案子,也算是老梁还他一个人情,但从老梁对他感恩戴德的态度来看,关锐就像救了他全家一样。

  严语自是不好多问,老梁在场,拖拉机动静又太大,两人不好谈论案情,就各自在拖斗里歇息着。

  一路颠簸,也不知道是人先散架,还是车先散架,眼看着要入夜,总算是到了三架村。

  傍晚之后,天气凉快起来,关锐与老梁聊了一阵,主要是了解孙立行的基本情况,严语自是竖起耳朵来听。

  这个孙先生在本地算是“德高望重”,颇有些话语权,只是老梁并不知道,他是个“隐姓埋名”的跳傩大师傅。

  老梁是合作社的拖拉机手,方圆百里都算是个“大人物”,时常帮忙运输货物,应该算是比较了解基层情况的,但对孙先生的隐秘身份,仍旧一无所知。

  可见大师傅这个行当是有多么的神秘,连孙先生这样的人物都是其中一员,真不知道其他成员都是什么来头。

  关锐也很是感慨,这些表面上日子过得淡寡如水的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身份,犯罪分子又有多少身份掩护?

  这也算是给他提了个醒,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万不能从表面去看一个人,凡事还得讲求证据。

  想到这里,他又将眸光投向了严语。

  严语也是浑身一个机灵:“你看我干啥,浑身起鸡皮疙瘩了要!”

  关锐稍稍抬起下巴,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严语,你到底是什么人?”

  严语微微一愕,而后也严肃地反问:“你又是什么人呢,关同志?”

  关锐正义凛然:“我是个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

  严语似乎有点恍然:“那我就是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嘛。”

  “不,你不是。”关锐正儿八经地逼视着严语,颇有些斩钉截铁地说道,严语也不跟他争:“你说不是就不是,你说了算。”

  关锐正要说话,手扶拖拉机终于是停了:“到了,前头就是孙先生的家了。”

  严语和关锐放眼一看,整座村子没什么灯火,可见日子过得也并不好。

  在农村,只消根据夜晚的光亮度,就能够判断当地的生活水平,毕竟这里太过偏远,尚未通电,能用得起煤油灯,且敞开了用的,并不算太多。

  若是白日里,手扶拖拉机进村,必是有大群光屁股的小孩子追逐着嗅闻拖拉机尾气,可眼下都歇息了,有孩子要跑出来看,就传来打骂声和孩子的哭声,充满了人间烟火气。

  孙先生的家同样黑灯瞎火,老梁先下了车,到了小院子前面,朝里头喊了起来。

  “孙先生在家吗?”

  “先生?”

  接连喊了好几声,里头都无人应答,邻居家开了门,走出来一个光着上身,摇着蒲扇的大叔,朝严语三人说。

  “别喊了,孙先生一家今天早上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关锐顿时着急起来,好不容易找到这条线索,难道说孙立行察觉到不妙,提前跑路了?

  大叔摇了摇头:“天没放亮就走了,村头的老田头见着,问了一句,说是他闺女家生了娃娃,又遇着下雨,所以过去住一阵。”

  关锐难掩失望,但并未因此而放弃,朝大叔问了清楚,又到了村头的老田头家。

  老田头是个独居的老鳏夫,房子破旧不堪,说的方言又难懂,也好在有老梁在场,才得以顺畅沟通。

  “老田头,你见着孙先生一家子离开了?”

  “是的哟,急忙忙的,说是闺女生了娃,赶着过去看咧!”

  “带了家当吗?”关锐的嗅觉极其敏锐,老田头却一脸不解:“去闺女家住嘛,又紧着看娃娃,带那么多东西作啥,先生是号人物,余财自是有的,但家当留在这里安心得很,没人敢冒犯他,不也怕人惦记呢嘛……”

  关锐又问了孙立行女儿的住址,这才离了老田头,但他也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这都入夜了,难不成还要追到孙立行的女儿家不成?

  可如果不追,孙立行担心事情败露,去女儿家是假,逃跑是真,不立刻追过去,只怕又要迟了一步。

  严语看得出关锐的心思,此人虽然专注于刑侦专业,也有大把干劲,但太过谨慎,决断上就难免有些拖沓。

  “咱们先去他家看看吧。”

  关锐想起严语翻墙的经历,当即警惕起来:“你想都别想!没有搜查批准,又得不到当事人的允许,可不能破门而入!”

  严语尴尬一笑:“瞧你说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严语看了看老梁,朝关锐压低声音说:“刚才老田头不是说了么,这家人行色匆匆,轻身简行,大物件肯定是带不走的。”

  “我见过跳傩的那身行头,配件是不少的,只要咱们能找到那身行头,起码能证明他到秦家坳去跳过傩,再加上药行那边的证词,足以证明他就是哄骗大小双吃颠茄子的人了!”

  关锐也有些心动,但又摇头迟疑:“这只是间接证据,他戴着傩面,大小双辨认不出来,如果他矢口否认,咱们也没办法……”

  严语也是苦笑:“你啊,就是想太多,这样不好,且不说破门不破门,咱们去外围瞧一眼,总归没妨碍的吧?”

  话已至此,关锐也就不再啰嗦,和严语又回到了孙立行的家。

  原本只是想四周围扫一眼,可到了近处,却发现房门竟然没有锁上!

  “这……这走得也太匆忙了些吧?”连老梁都觉得不对劲,关锐这等敏感之人,自是有些紧张起来了。

  严语上前去推了推门,没推开:“反锁了?里头难道有人?”

  关锐朝老梁使了个眼色,后者拍门,朝里头喊:“先生,先生,你在家吗?睡了吗?”

  关锐顿觉不妙,往严语这边看,严语也朝他点头,关锐没二话,朝老梁说:“里头怕是生了什么事,你做个见证,我要破门了!”

  老梁刚点头,关锐已经一脚踹了上去!

  虽然是老旧的木门,但关锐低估了这木门的结实程度,用力拿捏不准,反倒被弹了回来,差点没一屁股跌坐下去。

  这一折腾,关锐也是疼得呲牙咧嘴,毕竟他的伤势比严语好不了多少,只是硬撑罢了。

  严语朝老梁使了个眼色,老梁上前去,一脚就将木门给踢开了!

  一股子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里头夹杂着木头和墨香,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但黑漆漆的房间与干热的外头仿佛两个世界,尚未踏足就感受到一股子阴冷。

  “手电有吗?”关锐也不敢贸然进屋,朝老梁这么一问,后者也摇头:“我通常不走夜路,有时候要加急运货,靠的都是拖拉机的灯。”

  严语也不废话:“把拖拉机摇起来,灯往这边照!”

  老梁也被这紧张起来的气氛给感染了,也有些不安,摇了一会儿才将拖拉机给发动起来。

  拖拉机的头灯往屋里头一照,三人也是吓了一大跳!

  农村的屋子,主屋通常也是堂屋,堂屋里要供奉祖宗神位牌啥的,中间一张古朴供桌,孙立行的家还算是富裕,两旁还放了太师椅。

  此时左侧的太师椅被移到了供桌前面,一人穿着花羽衣,头戴硕大的木质傩面,软瘫在了太师椅上!

  “孙立行!”

  关锐大喊了一声,对方并没有应答,毕竟早先一直在外头叫唤都无人回应,赶忙就冲了进来。

  老梁吓坏了,就守在外头,如何都不敢跨过门槛,严语刚要走近,关锐就抬手阻止了他。

  “别进来,别乱碰这里的东西!”

  听得此言,严语也不再往里走,因为关锐这么说,是将这里当成案发现场了!

  也就是说,他认为眼前这个傩面人,只怕已经死了!

  当然了,这也只是关锐的职业嗅觉,或许只是喝醉了,又或许只是昏迷,具体情况尚且不知的。

  但毕竟是未经许可进入了别人的家宅,关锐的身份能进去,严语和老梁留在外头却是比较合适的。

  借着拖拉机的灯光,关锐快步走到供桌前头来,先是伸手摘那傩面,但尝试了才发现,沉重的傩面是绑上去的,只能绕到后头解开绳子。

  这绳子才解到一半,沉重的傩面已经自动掉落了下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