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三十七章 溺毙

第三十七章 溺毙

  破旧的军绿色吉普车终于是抵达,停在了院子外头。

  也不需严语吱声,关锐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孟解放率先跳下了车,身后跟着王国庆和小卢等人,严语也没太在意。

  孟解放的脸色很难看,不顾形象地点了一颗烟,朝关锐问说:“什么情况?”

  关锐下意识往身后堂屋扫了一眼,而后朝孟解放说:“极有可能是他杀。”

  “极有可能?从省厅出来之后,关锐同志连自信都没有了么。”一道女声从孟解放身后出来,关锐顿时皱起了眉头。

  严语一看,原来孟解放还带来了一位女同志。

  这女同志也就二十六七岁,鹅卵脸,短头发,五官精致,鼻尖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戴着黑框眼镜,英姿飒爽,很是干练。

  不过她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兜,似乎与关锐不是很对路。

  孟解放也有些疑惑:“你们认识?”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过来:“也对,倒是我糊涂了,你们都是省厅骨干,一个是一线的拼命三郎,一个是后方的首席法医,该是老相识了。”

  孟解放是想调和气氛,不过这位女法医和关锐似乎并不买账,孟解放只好转移矛盾,见得严语在场,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朝严语介绍说。

  “这位是市里的高级技术人才,法医官蒋慧洁同志。”

  孟解放又转向蒋慧洁,想要介绍严语,但她却抢先开口问:“他怎么不穿制服?”

  孟解放也有些尴尬:“他不是所里的同志,是老河堡村的教师严老……”

  孟解放还没说完,蒋慧洁就打断了他的话:“孟队,我们还是先看看现场吧,我们科还有好多证物要检测呢……”

  蒋慧洁是上头派下来的专案组顾问,因为人手不够,孟解放只能硬着头皮让她一起过来看现场,自是不敢多说什么。

  虽然她根本看不上严语,但严语并没有太大的反感,反倒她展现出来的雷厉风行,让人格外的安心。

  蒋慧洁也不理会孟解放,而是朝关锐说:“看样子你已经做过初步勘查了,一起进去看看吧,毕竟是你们的主场。”

  关锐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带着蒋慧洁走进了堂屋,只留下孟解放在原地尴尬苦笑。

  “蒋慧洁同志虽然心直口快,但业务能力非常的强,严老师你别介意。”

  对于严语跟着关锐出来查案,孟解放竟然没有质疑,反倒有些一改常态,严语心中也有些疑惑。

  “孟队长,龙王庙那边怎么样了?”

  严语的直觉还果真是敏锐,听得严语主动问起,孟解放也不含糊。

  “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省里考古队已经抵达龙王庙的现场,只是……只是他们也不敢擅自发掘,说是想先向你借阅一本书,多做些前期调查和准备工作,希望严老师能大力配合与支持才是了。”

  “向我借书?”

  “是的,也亏得张教授提了一嘴,说你收藏了一本地方志,所以考古队这边就想问你借来看一看。”

  严语也是恍然,难怪转变了态度,原来是无事献殷勤。

  地方志借给考古队那是半点问题没有的,但严语感到奇怪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考古队不敢发掘?

  “孟队长,这个地方志是个孤本,可以说世间再没有第二本了,不过我是非常乐意配合考古队工作的,只是……只是我想知道,考古队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这个……”孟解放有些支吾起来,但到底还是开口了。

  “严老师可知道水善不争这个典故?”

  “水善不争?”严语也奇怪,为何孟解放突然会谈起这个,不过他严语别的本事没有,书确实看了太多,想了想,便说。

  “这个应该是出自于《道德经》。”

  “《道德经》?”

  “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就是水善不争了。”

  孟解放故作恍然,但脸上还是有些尴尬:“文化人就是文化人,严老师竟是知道的……”

  严语趁热打铁:“孟队长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来?”

  孟解放四处扫了一眼,压低声音说:“考古队勘察了那个龙角,上面刻着的是八个字‘水善不争,触之必死’!”

  “水善不争,触之必死?”

  “是,照着考古队的专家们分析,这句话是说,水是好水,不争不抢,善利万物,但谁也别强求,不然是要死人的!”

  “考古队起先也没在意,因为他们见过太多,但凡地下的古迹,都会留下一些警告,以震慑后人,不要去挖掘。”

  “但就是这个时候,你们的电话来了,考古队见着真的死了人,也就暂时放弃了发掘……”

  严语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当即朝孟解放说:“这是两码事,考古队都是严谨的科学工作者,怎么会因此而暂缓发掘计划?”

  孟解放意味深长地朝严语低声问:“考古队整天接触这些东西,哪里可能全都是严谨的科学工作者?多少是会信的吧?”

  严语摇了摇头:“科学就是科学,我相信考古队的同志们应该都是立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孟解放递过来一根烟:“这次考古队把宗教局的一位顾问也带过来了……”

  “宗教局的人?这又跟宗教局有什么干系?”

  严语有些吃惊,孟解放赶忙抬手,让他放小声些:“不是宗教局,是宗教局的一位编外顾问,说是在哪座仙山上的修行人……”

  “修行人?这……”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也难怪孟解放说考古队的人并非全都信科学了。

  但他还是朝孟解放说:“考古队的专家也并非全知全能的人,老河堡这地方太过偏远,历史记载又少之甚少,突然出土这么大的发现,考古队或许也是想求助一些知识渊博的顾问吧。”

  “这些所谓的修行人,并不是说有什么超常的能力,而是他们的见识,对于民间的一些事情,或许他们比考古队了解得更多,也更深罢了。”

  孟解放露出赞赏的神色来:“文化人就是文化人,到底是一个圈子的,严老师很是了解嘛。”

  “等这里的工作暂告段落,我就带你回去,或许你还能给考古队提供一些帮助的。”

  严语也只好唯唯笑着应承下来,孟解放又问了今天的事,严语并没有太多隐瞒,说起颠茄的发现等等,孟解放也是越发凝重了。

  “本以为这边死了人,与龙王庙那边没太大关系,只不过是巧合,是考古队太过谨慎小心,没想到啊,竟还果真有联系!”

  事实也确实如此,孙先生是买颠茄的人,又是跳傩大师傅,极有可能就是哄骗大小双吃下颠茄的那个人。

  而他在龙王庙跳的傩,眼下却是死了,说半点干系也没有,那是丝毫没有说服力的。

  两人交谈这许久,蒋慧洁与关锐也从堂屋里走了出来,孟解放赶忙迎了上去。

  “是怎么个情况?”

  蒋慧洁将手套摘了下来,朝孟解放说:“初步确定是自杀,稍后技术科的同事们来了,再做更进一步的现场查验吧。”

  “自杀么……”孟解放擦了擦额头的汗,似乎松了一口气。

  心说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死了李准,死了赵江海,如今又死了个孙立行,如果又是他杀,几天的凶案都能赶上往年一年的数量了!

  “死因呢?”

  问到死因,蒋慧洁也有些迟疑,看了看关锐,而后朝孟解放说:“经过初步勘查,是……是溺亡。”

  “溺亡?淹死的?”孟解放的后背顿时凉了起来,心里头全是“水善不争,触之必死”这句话!

  严语也同样惊诧,但他却看出了问题:“怎么会在堂屋里淹死,这也是自杀?难度有点高啊……”

  蒋慧洁看了看严语,却并没有回答,似乎严语无权探讨案情一样,她仍旧保持着她的专业态度。

  严语毕竟是关锐带来的,他跟蒋慧洁不对路,自然要罩着严语,此时朝严语说:“不,根据里头的痕迹勘察,这里应该就是案发现场。”

  “这里是案发现场?那……那致死物又是什么?堂屋里头可没见有水缸之类的摆设……而且他又没一头栽水缸里……”

  关锐也皱起了眉头,只是沉默不语。

  蒋慧洁却是有些忍不住:“不一定有水才能淹死人,干性溺水听说过么?”

  “干性溺水?”彼时刑侦技术很是落后,蒋慧洁是留洋回来的高级人才,大家对她的论调自是非常感兴趣的。

  蒋慧洁也不卖关子:“所谓干性溺水,学术上叫干性淹溺,是因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侏儒冰冷、惊吓或者过度紧张,导致喉头痉挛,声门关闭而无法正常呼吸,最后窒息,缺氧而死。”

  “里头的死者口唇发干,颜面肿胀,各项表征都符合干性溺毙,干性溺水表现为肺部没有进水,或者少量进水,死者口里有泡沫,应该是肺部少量进水引发干性溺水才致死的。”

  孟解放和王国庆等人也是满目惊诧:“就……就这样也能淹死人?老人们说撒泡尿淹死自己,原来还真有可能……”

  蒋慧洁没有太多的表情,反倒将眸光投到了严语的身上,朝孟解放说:“孟队长,这位严老师不是咱们的内部人员,这是凶杀案的第一手资料,这么做真的没有问题吗?”

  孟解放也是尴尬,严语也不知道蒋慧洁为何要针对自己,或许仅仅只是因为她专业,还是说另有隐情?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