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三十九章 他杀

第三十九章 他杀

  严语虽然没有专业的刑侦知识和技术,但对黑暗与邪恶有着同生的直觉,因为他曾经历过这些。

  或许这么说太过主观,但心中强烈的直觉,驱使着他去探究这些,他不想被这股冲动牵着走,但又无法彻底抛弃。

  关锐很“讨厌”严语,但也正是这种讨厌,让他对严语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别样的视角,能够比其他人更容易察觉到严语的动机和意图。

  严语也没什么可隐瞒,朝关锐说:“虽然技术科的同志们几乎把地皮都刮了一遍,我也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但我总觉得很可疑,我想再进去看一看。”

  蒋慧洁和刑侦技术团队已经做过彻底的现场勘查,他们是专业人士,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们太过专注于专业范畴,反倒忽略了一些普通人的感受。

  他们得到科学技术的帮助,但同时也被先进的科学理论和观念限制了视野,不敢大胆去想象。

  本以为关锐会反对,但严语却听得关锐催促说:“要去就赶紧挪动你的尊驾,人老梁还等着回家陪老婆孩子的。”

  严语也不啰嗦,大步往孙家去了。

  彼时也没拉警戒线,只是用封条暂时封存了现场,严语正要小心揭下封条,手却是突然定格了!

  关锐正要问话,严语回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耳朵贴到了门板上!

  他紧绷着一张脸,无声地指了指关锐的枪套!

  “有动静!”

  若换做别个迷信的人,只怕此时已经吓尿了。

  这刚刚死过人的现场,屋里头突然出来动静,可不是闹鬼了么!

  然而严语知道,这世界上没有鬼,里头要么是小老鼠,要么就是“大老鼠”!

  严语放轻了动作,退到了门边,关锐拔出手枪,两人屏息凝神,努力收听屋里的动静。

  屋里虽然没有太大的声响,但就像软木头在伸懒腰,发出细腻而轻微却有节奏的声音。

  严语就近扫了一眼,也没什么趁手的家伙什儿,地上留着的是关锐起先破门而入之时,留下来的半截木门闩,便捡起来握在了手里。

  关锐走到前头,右手持枪,左手的手电筒置于枪口之下,深吸一口气,便再度破门而入!

  “嘭!”

  由于早先已经踹断了门闩,此时不消太大力,门就被踢得大开,顶亮了手电筒,堂屋里空空如也,然而眼尖的严语还是发现了异常之处!

  “门!快追!”

  从堂屋这边往里头一看,堂屋通往后面厨房的小门,此时还轻轻地一开一合着,像在挥手向谁道别呢!

  见得这么一幕,严语总算是证实了自己的直觉!

  他一直觉得,孙立行没有自杀的动机,就算他是狂热的迷信者,就算是为了要给龙王爷谢罪,他也不该是自杀,而是尽力去阻止考古队挖掘龙王庙!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逃跑都比自杀更加的合情合理,所以无论自杀现场如何完美,严语都不相信这个结论。

  反过来看,自杀现场越是完美,反倒证明里头必有蹊跷,因为这种自杀方式实在是太过繁复,根本就没有必要,伪造现场的味道实在是太浓烈了!

  而堂屋通往厨房的这道门,证实了严语的猜想!

  他们一直找不到第二个人存在的痕迹与证据,如果存在这么个人,逼迫孙立行自杀,他是万万做不到从外头反锁房门的。

  但诚如严语所想,他们严谨的科学观,也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那就是这个人还是有可能存在的。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出去,他一直都躲在屋里!

  至于他到底躲在了哪里,为何没人能发现他,严语也来不及去调查,这房里说不定有地下密室或者暗房之类的,毕竟孙立行这个“德高望重”的先生,暗地里却是“大师傅”,他总归要有个地方来隐藏他的秘密。

  眼下也来不及多想,关锐已经冲了出去,严语虽然也紧张,但还是跟了上去。

  手电筒本就不甚光亮,跑动的过程当中不断摇晃,无法聚焦,但严语还是见得一道灰色的人影,如同野猫那般敏捷,如同魅影一样飘忽,踏踏踏登上墙头,窜入了黑暗之中!

  “站住!站住!”

  关锐是个聪明人,只从这个背影,便已经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此刻也毫不含糊,高声示警之时,已经冲到了墙边!

  这土墙虽然不高,饶是如此,他也没法像那个人那样,一跃而上,他可是训练有素的精英干警啊!

  严语从后头追了上来,眼看着关锐翻过围墙,扭头一看,老梁不敢上来,看不到他和关锐,严语也放心下来,提了一口气,踏踏踏同样跃过了墙头!

  也亏得关锐在他前面,若让关锐见得他这等身手,只怕也是自找麻烦了。

  三架村本叫“三杰村”,据说得名于村里历史上曾经出过三个杰出人物,而此三人的墓园就建造在了村子周围的三座小山上,守着这个村子。

  虽说三座小山都已经光秃,绿色植物多半已经枯死,但好歹是墓园,也无人敢把这些枯树砍伐去烧掉。

  孙立行是村里的文化人,是人人称颂的“先生”,祖上又是书香门第,宅院就坐落在山下,这人翻墙出来之后,便是一大片菜园子和农田,而后才是山路。

  这菜园子和农田已经荒废,所以视野很是开阔,手电筒照耀之下,那人根本无所遁形!

  然而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加上此人的逃跑经验极其老道,不断变向来躲避手电光的照射!

  想要预测他的线路,捕捉到他的身影,就已经着实不易,想要瞄准开枪更是艰难。

  想到此人一直躲在孙立行家中,即便不是杀人凶手,也可能是胁迫孙立行自杀的人,即便不是胁迫者,最起码也是个目击证人,刑侦价值是非常巨大的!

  “站住!我开枪了!”关锐大声警告,那人却仍旧飘忽不定地躲避手电光,眼看着就要穿过菜园子和农田,往山道上去了!

  若是让他上了山,想要抓捕就更加困难,关锐没有再迟疑,当即鸣枪示警!

  “砰!”

  枪声在刚刚寂静下来的夜晚中响起,这次村庄里的人们不再节省灯油,不多时,村里就亮起了灯火,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开门声!

  然而那人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仿佛枪声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仿佛他早已看穿了关锐不敢射击他的心理!

  关锐确实不敢开枪打他,因为根本就没弄清楚他的身份,也无法定性此人的身份性质,万一他只是个目击证人,开枪误伤了可就麻烦了。

  但严语却没有这层顾虑,因为他已经看清楚此人的背影,从身量和动作来看,竟产生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由于他两次遭遇袭击都在黑暗之中,他也无法确定这个人就是袭击他的人,更无法确定此人就是赵江海口中那个神秘人。

  这种熟悉感,可能只是严语的直觉,亦或者只是严语希望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无论如何,这种直觉越发强烈起来!

  关锐是严语的“护身符”,有了关锐的支持,严语才能参与到这个调查当中,但关锐同时也是严语的枷锁和手铐,时刻关注着严语的一举一动。

  想到这里,严语下意识放慢了脚步,关锐跑得实在太快,这眨眼功夫就已经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严语迟疑了片刻,便往左边疾奔,他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完全不像一个有伤在身的人!

  穿过了菜园子和田地,严语一头撞入了山道里,而后倏然停了下来。

  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倾听,又像在喃喃地念叨着些什么,而后睁开了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之后,他开始快步往前,沿着山道,往山上摸索。

  他没有刻意去追击那个神秘人,他只是一路往上,有几次依稀能见到关锐的手电光,他赶忙又避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有点凉,应该距离山顶不远了,抬头一看,天穹夜幕,无星无月,只是头顶的遮蔽越来越稀薄,仿佛在攀爬一座天梯。

  直到他感觉到自己再往前走就是下坡路之时,他知道自己已经登上了山顶,便也就停了下来。

  他找了处没什么枯树的地方,就这么盘膝坐了下来。

  他无法主动去追击那个神秘人,因为他没有手电筒,也无法适应黑暗,更没办法在黑暗之中健步如飞。

  既然无法找到那个人,那就赌一把,守株待兔,等待那个人来找自己!

  此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在李准的山里,抢夺严语手中短枪的,应该是他,可他最终却没有杀死严语,便是秦钟,他也只是打伤了而已。

  所以,严语认为此人应该不会杀他,毕竟如果他想杀严语,机会实在是太多,在胡杨林的时候可以杀,在李准山里也可以杀。

  至于这个人会不会主动找上来,严语也吃不准,之所以生出这样的想法来,严语的唯一依仗,只是龙王庙。

  这个人一定与龙王庙脱不了干系,或许他并不希望龙王庙被考古队挖掘,而考古队此时暂缓计划,是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前期调查,他们需要严语手中的地方志!

  或许这是严语手中唯一有用的东西,即便很微小,但严语也只能寄托在此之上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