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章 留手

第四十章 留手

  或许因为身处山顶,使得深夜更加的寂寥。

  严语也是没有办法,他无法主动找到那个人,只盼着那个人来找自己,毕竟此人的领地意识极强。

  但从这方面来看,他的领地范围可就太大了,从老河堡,到老准所藏身的深山老林,到三架村,甚至更远的地方。

  虽说并不清楚此人身份,但从他能在黑夜里健步如飞,能从土墙上一跃而过,就能看出他的不同寻常。

  严语也不敢确定他会为了拖延考古队的进度,而来寻严语麻烦,毕竟只是一本地方志,或许效果和作用并没有严语想象的那么重要。

  但此时的严语就像是鲨鱼领地里一块带血的鲜肉,就像蚊子堆里散发温热香气的青春人体,必然能够吸引此人前来!

  因为他敢藏身在孙立行的房子里而躲过诸多刑侦人员,必是个艺高人胆大,甚至已经到了自负程度的人物,他又岂能容忍严语这等挑衅的行为!

  严语屏息凝神,聆听着任何一丝动静,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几只蚂蚁正在他的鞋面上寻找出路。

  他甚至能想象到干硬的泥土里,早已死去的蚯蚓尸体,正在被蚂蚁一点点掏空。

  风再起时,带着一股子檀木的香气,严语心头一紧,双手挡在了胸前,“嘭”一声就被踢翻在地!

  一个驴打滚,稍稍稳住身形,严语没有任何停顿,一记扫堂腿便刮了出去!

  尘土四起,严语的腿却没能扫中,但他仍旧没有停下来,用力将手中那半截门闩给掷了出去!

  半截门闩算是另类“暗器”,那人就算拥有夜里视力的能力,对于高速飞行的细小物体,也很难捕获,这就是他的弱点。

  也果不其然,门闩这么一丢,便传来“扑!”一声闷响,那人闷哼了一声,应该是被门闩击中了!

  能否击中目标,于严语而言,那都不重要,横竖是个幌子,门闩飞出的那一瞬间,他已经紧握拳头,撞出伏虎之势!

  这是严语第一次碰触到此人的衣服,那种质感,就好像科学家第一次捕获到鬼魂那般,让人激动与兴奋!

  长久以来,这个活在赵江海口中的神秘人,一直没有抛头露面,就好像云中仙鹤,即便见着了,也只是个背影。

  但这一次,严语大胆冒险的行动,终于能与他正面交锋!

  虽然身处黑暗,无法看清楚他的脸面,但拳头已经打击在他的身上,感受着这种结实的打击感,证明此人真实存在,那种感觉充塞着严语的心胸,让他充满了斗志与力量!

  早先跟着关锐追捕之时,他还能看到此人手中没有武器,但此时他已经甩脱了关锐,严语也不敢保证他到底有没有武器在手,所以容不得他半点喘息。

  这才击中一拳,严语便发了疯一般,拳头如雨点落下,然而却又落空了!

  这人的反应也实在是太快,严语渐渐发现,自己像是在大人面前耍弄拳脚的孩子一般,也不知那人是不是在看严语笑话。

  念及此处,严语便稍稍停了手,那人就像逗猫一样,见得严语停手了,果真又来撩拨严语,一掌拍在了严语的胸口!

  这一掌摁住严语胸膛,严语真切感受到他手掌的温度,他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敌意,更没有想象之中那种危险。

  这一掌就好像直接摁在了严语的灵魂之上,让严语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熟悉感与亲近感!

  “你到底是谁!”严语心头一荡,近乎咆哮一般怒吼而出。

  一来自然是为了震慑对方,二来也是为了将关锐吸引过来,因为他知道,凭借自己根本就无法制服对方!

  那人迟疑片刻,手掌突然发力,将严语推飞了出去!

  严语反手一抓,扣住那人手腕,神秘人似乎也没想到严语的反应会这么快,果断缩手,却是如泥鳅一般的滑溜!

  严语可不敢放松,但仍旧还是让他给逃脱了,虽然没能抓住他,却是把他手腕上的东西给撸了下来!

  严语也没法看清楚,但摸着质感,应该是一条绳镯之类的东西。

  “严语!是不是你!”关锐的声音远远传来,而后便是由远及近的手电光。

  借着手电光,严语四处扫视,可惜空空如也。

  那神秘人已经离开,就好像他突然到来一样,让人猝不及防,又不留半点痕迹。

  关锐已经走到前头来,严语赶忙将手里的东西收了起来。

  “是我。”

  “你是不是遭遇那人了?!!!”关锐也是一脸关切,严语如实地点头:“可惜,让他跑了……”

  关锐也很是沮丧,但语气还是有些软:“他太熟悉地形,跑了也不奇怪,你有没有受伤?”

  严语摇了摇头,正要与关锐交换信息,此时却听得滴答滴答,几滴鲜血落到了他的脚面上!

  他赶忙抢过手电,往关锐身上一照,也是吓出一身汗来!

  关锐一只手捂住了脖颈,鲜血汩汩流出来,透过指缝,不断滴落,早已染红了他身上的衣物!

  见得关锐这等惨状,严语心里就更是疑惑,为何神秘人对关锐如此残忍,对自己却网开一面?

  此时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他听得关锐说:“不碍事,没有伤到颈动脉……”

  饶是如此,伤势也是极其骇人,严语再看之时,关锐早先的伤口也已经裂开,可见他与神秘人经历过一场何等惨烈的搏斗了!

  “先别说话!”

  严语站了起来,果断将关锐背起,奋力往山下去了。

  关锐起初还有些抵触,嘀咕着要自己走,但渐渐没有了力气,也没有了声音。

  严语也急了:“关锐!你醒醒!跟我说说话,可别睡着了!关锐!”

  虽然关锐说没有伤及大动脉,但鲜血已经顺着流到了严语的脖颈上,钻入领口,满是温热,沾湿了严语的胸膛!

  此时他倒是有些懊悔起来,若是他能够继续跟着关锐,两人合力,未必会让神秘人占了便宜。

  又或者,神秘人见他在场,会投鼠忌器,对关锐同样宽容一些,关锐也就不会二次受伤了。

  越是这么想,严语就越是无法冷静,这才刚到山脚下,就大声呼喊起来:“老梁!老梁!快!快!”

  老梁一直留守在孙立行的房子这边,适才关锐鸣枪示警,也惊醒了村民。

  此时村民们打着马灯,与老梁一道过来接应,见得严语和关锐浑身是血,一个个也吓得不轻。

  “别愣着,快去开车!”

  老梁也有些六神无主,关键时刻,严语也不含糊,一阵催促,总算是在村民的帮助下,将关锐放上了车斗。

  孙立行的邻居还拿出一床被子,当成软垫,放在车斗里,此时关锐的手都没什么力气了,神志不清,一个劲在说着胡话,手脚冰凉,很是吓人。

  严语将他的手放开,便见得左边脖颈处一道好几厘米的伤口,还在往外淌血!

  他赶忙捂住了伤口,朝老梁吼道:“快开车快开车!要快!”

  老梁是行走于各个村庄的拖拉机手,对路线很是熟悉,技术也过硬,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技术再如何过硬,驾驶的还是老旧的手扶拖拉机,速度也没法再快了。

  拖拉机的柴油机疯狂吐着黑烟,仿佛在消耗最后的寿命,追赶着时间。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行驶了快一个小时,才抵达了县里的卫生院。

  卫生院这边只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在值班,见得此状也有些慌乱,赶忙又让人去抽调人手。

  这里的条件本来就不是太好,人手又不足,医生也是急得团团转,严语朝那医生问:“电话机能用么?”

  “能用能用!”

  严语赶忙跑到电话机房,给派出所这边摇了电话,简明直接说清楚了情况。

  也不多时,孟解放就带着蒋慧洁匆匆赶了过来。

  见得两人这模样,孟解放也是大吃一惊,蒋慧洁眼眶通红,对严语更是仇视。

  但也容不得太多计较,蒋慧洁虽然是法医,但好歹一样是学过基础医学的,充当值班医生的助手,那是绰绰有余。

  几个人将关锐推进了手术室,里头传来杂乱脚步声,以及器械碰撞的声音,偶尔还有护士自责的哭声,可见场面也很是混乱。

  严语也是惊魂甫定,坐在走廊里,一个心紧紧地揪着。

  虽然是县里最好的医疗机构,但毕竟只是个县级卫生院,所谓的手术室,也根本不达标,平时也只是充当产房而已,做过最大的手术应该就是剖腹产。

  早两日严语和关锐被送过来,也只是缝合清创,所以压力不大,但此时关锐极有可能被伤到动脉,对于医生而言,那是极大的挑战。

  孟解放也没想到,严语和关锐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焦急等待的空当之余,也朝严语问起事态经过。

  严语只好如实告知,孟解放也眉头紧皱,朝严语责备说:“你既然觉得是他杀,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严语也是无奈苦笑:“我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可没有证据,谁会信?”

  孟解放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个案件相关人竟然会躲藏在案发现场,而刑侦人员竟然没有发现!

  不过一切都还不晚,既然侧面证明极有可能是他杀,这个案件的性质就要重新去定义,那个神秘人,势必要捉拿归案!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