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二章 姓名

第四十二章 姓名

  考古队的车就停在外头,孟解放不多时就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严语堵在值班室里,想走已经来不及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

  孟解放也直奔主题,很快就来到值班室,朝严语说:“严语老师,考古队的专家们向跟你聊几句,了解一些情况,咱们到办公室去坐坐?”

  严语只好跟着孟解放来到了值班室。

  会议圆桌旁做了三五个人,其中一人穿着灰色中山装,留着一部长胡子,颇有些道骨仙风,想来应该是那个宗教局的特别顾问。

  而另外一个年长的则穿着马甲,戴着越南探险帽,其他三个年轻一些,两男一女,都是二十来岁,应该是学生。

  “让各位久等了,这位就是严语老师。”孟解放热情地介绍,而后朝严语一一介绍。

  “这位是考古队的领队,郑君荣教授,这边是他的学生,张维昀同学,贺震霄同学和严……严同学。”

  孟解放似乎不太记得那个女同学的名字了,虽然只是稍稍迟疑了片刻,但还是有些尴尬。

  那女同学也是个较真的人,朝孟解放正色补充说:“严美琳同学。”

  她若不说,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此刻倒显得孟解放更加尴尬:“是是,是严美琳同学。”

  孟解放抹了抹汗,呵呵一笑:“是,说起来,你与咱们严老师同姓,也算是缘分了……”

  孟解放这么一打圆场,反倒有种撮合的感觉,严美琳脸色更是难看,孟解放只能放弃,转了个身,朝严语说:“右边这位是宗教局的特别顾问,赵……赵先生,哦是赵真人。”

  那中山装起身来,稽首说:“龙浮山赵同龢。”

  孟解放正要继续,赵同龢却率先开口了:“孟队长,麻烦您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想私底下跟严语老师谈一谈。”

  好歹是地主,这里又是派出所办公室,孟解放就这么被打发出去,也实在有些难堪,但上头指示他们协助和尽量配合考古队,孟解放也只能打个哈哈。

  “这是当然,我去给各位倒几杯水。”

  孟解放这么一走,考古队的郑君荣教授率先开口:“严语老师,先坐吧。”

  严语干脆果断:“我就不坐了,各位想要地方志,我现在就回去拿给你们。”

  严语转身要走,郑君荣也是大皱眉头,没想到严语这么的失礼,倒是赵同龢用手指轻敲着桌面,朝严语说:“你这就不太懂规矩了。”

  严语扭过头,瞥了他一眼:“什么规矩?”

  赵同龢伸展了一下身子,呵呵一笑:“照着师门规矩,你该叫我一声师叔吧?见礼都没有,就这么走了?”

  该来的终究是躲不过,严语内心也是轻叹:“那是我父亲的师门,不是我的师门,我读的是现代书,学的是现代礼,你若是也学了马列主义,我可以叫你一声同志。”

  赵同龢的脸色终于是有些难看了。

  “严语,你是龙浮山的人,不管你学不学龙浮山的艺,迟早是要回来的,落叶归根,没有龙浮山,就没有你父亲,没有你父亲,就没有你!”

  严语也恼了:“我是我,父亲是父亲,龙浮山我不会回去,你们的道不是我的道,你们的艺我也不想学!”

  赵同龢哈哈笑了:“父亲是父亲?既然分得这么清,你为何还要回来这个地方?”

  严语沉默,过得许久才开口说:“这是我欠他的,我还。”

  赵同龢拍了拍手:“好,父债子偿,很好,既然是这样,他欠龙浮山的,你也应该还!”

  “他不欠龙浮山,是龙浮山欠了他!”

  严语双手重重地摁在桌面上,双眼通红起来。

  赵同龢也微眯双眸,而后指向了严美琳:“那么她呢?你欠不欠她的?”

  严美琳似乎被触动了,热泪盈眶,满脸的悲愤,走到前头来质问说:“是不是你把我哥哥害了!”

  听得此言,严语也现出了痛苦的表情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严美琳一把抓住了严语的领口:“来这里当老师的本该是他!是他!不是你!你为何要冒用他的身份!”

  严语举起双手:“你冷静一下,我并没有冒用你哥哥的身份,我本名就叫严语,我也收到了教育局的调任函,这些都是可以查的……”

  严语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局面。

  他也不明白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在这里快三年了,他一直暗中调查,可什么线索都没有。

  严美琳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寻人启事,“啪”一声便拍到了桌面上。

  这寻人启事的内容,与秦大有曾经用来威胁严语的一模一样,但严语在这件事上,确实问心无愧。

  所以当关锐让王国庆去调查严语身份之时,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将教育局的证明书交给他们看,这些都是登记在册的。

  “为什么失踪的是我哥哥,不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哥哥,冒用他的身份和名字,就是你!”

  严美琳的情绪非常激动,严语也是无奈,此时朝赵同龢投去了眸光,希望他能够帮忙解围,起码证明严语就是他的本名。

  但赵同龢却无动于衷,严语也知道,是自己太过想当然了。

  郑君荣是省考古队的教授,自是桃李满天下,但他今天却带了严美琳这个学生来,而且还是个女学生,怕是得了赵同龢的指点,专门找严美琳过来,就是为了给严语好看的,又岂会帮严语解围?

  严语也是到了这里半年后,才知道还有另一个严语也是被调来这里的,而且中途出了事。

  他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但这个地方实在太过闭塞,根本就无从查起,更让他狐疑的是,他的身份证被盗等怪事接连发生,就好像在推他跌入一个阴谋一般。

  这也是他为何会如此忌惮秦大有将这件事说出去的原因了。

  因为根本没人会相信,两个严语被同时调遣到这么个破地方来,而另一个已经出事,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严语是个冒名顶替者。

  似乎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制造这样的一个假象,仿佛要彻底剥夺严语的姓名与身份一般。

  严语甚至都有点怀疑,所有的这一切,是不是赵同龢在幕后安排筹谋,以逼迫他回去龙浮山!

  “我的身份是真的,派出所的同志已经调查过,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

  面对严美琳的控诉,严语也无力辩解,只能将派出所给搬了出来,毕竟派出所的结论应该是权威可信的。

  严美琳也是半信半疑,此时郑君荣却是开口了。

  “你指的是教育局的调任函和身份证明吧?那东西想要伪造是非常容易的,而且教育局出具的身份证明可信度嘛……”

  同样是教授,张顾霖就显得厚重,而考古队的郑君荣却阴阳怪气,也难怪他会找赵同龢这样的人来帮忙了。

  严语知道,与他们多说无益,当即朝郑君荣说:“我的身份没必要向你们证明,如果我是假冒的,如果我做过些什么,你们可以去报案,让派出所的同志正式立案侦查我,除此之外,我再没话说了!”

  严美琳听得此言,顿时被气哭了:“你……你个无赖!我这就报案!”

  话音刚落,严美琳就要走出去,严语也气了,拉了张椅子坐下:“我等着!”

  眼看着严美琳要走到门口,赵同龢终于朝郑君荣使了个眼色,后者朝严美琳呵斥道。

  “小琳,来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凡事要听从指挥,再这么冲动,我可要赶你回去了!”

  “可是老师……他明明是假的……”严美琳一脸的委屈,却终究是停下了脚步。

  郑君荣也轻叹一声:“到底怎么一回事,咱们迟早是会查清楚的,你稍安勿躁。”

  见得郑君荣又将眼神投向了赵同龢,严语便站了起来:“我还有事要做,就不陪你们了。”

  赵同龢果然叫住了他:“你就不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背后搞鬼么?”

  严语也没回头:“事情很简单,我接到了教育局的公函,赶赴老河堡来教书,我的身份证被盗了,当地派出所又没法给我处理,只好让教育局出具了工作证明和身份证明。”

  “至于为何还有另一个叫严语的接到教育局的公函,又为何惹上麻烦,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严语坐得正,走得直,自问无愧于心。”

  听得严语义正辞严,严美琳气得直跺脚,赵同龢却朝郑君荣说:“老郑,麻烦你带着他们出去一下,我自己跟他谈吧。”

  郑君荣看了看赵同龢,又看了看严语,没有太多迟疑,就带着学生们都出去了。

  赵同龢站了起来,身材高瘦的他,就像一只餐霞饮露的灰鹤,走到严语面前来,他放轻了声音说。

  “就剩下咱们俩了,你就跟我说说实话吧,那个叫严语的家伙,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就真不知情?”

  严语皱着眉头说:“如果还是纠缠这件事,那我没必要留下来了。”

  赵同龢也恼了:“你父亲是我龙浮山的掌教,他姓赵,你还敢说你姓严么!你唬得了别人,难道还想唬住我不成!”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