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三章 警告

第四十三章 警告

  面对赵同龢的“威胁”,严语却显得异常地淡定,此时的他就好像一颗不开窍的顽石,如何都说不通。

  “知道为什么是你们来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你们么?”

  听得严语此话,赵同龢也眉头紧锁:“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们有求于我,所以才急忙忙赶来派出所找我,而我对你们并无所求,如果从一开始,你就摆正态度,或许还能聊得下去,现在么,抱歉,我有事先走,就不陪你了。”

  话音一落,严语就转身离开,只听得身后的赵同龢有些气急败坏:“你就不怕我揭露你的真实身份么!”

  严语稍稍扭头:“做事之前权衡利弊,不正是你赵同龢的风格么?你倒是权衡一下,揭露了我的真实身份,对你是好还是坏?”

  严语并不知道龙王庙那边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是赵同龢急需的,但他了解赵同龢这个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一直巴望着龙浮山掌教这个位置,眼下却低声下气来找严语。

  甚至把严美琳这样的人都带了过来,给严语施加压力,恩威并施,必是有所图谋。

  严语也是以不变应万变,虽然不知道具体事由,但他能看清楚本质。

  这件事的本质就是,赵同龢放低架子,必然是需要严语才能够继续发掘龙王庙的现场,只要主动权还在严语手里,他就不需要急于一时!

  而严语现在需要解决的并不是龙王庙,那个地方对严语而言虽然也同样重要,但神秘人还在外头,刚刚重伤了关锐,林小余的两个孩子也仍旧处于危险之中,尚未解除,严语的重心,需要放在那边。

  郑君荣和严美琳等人一直在外头等着,眼看着严语出来,郑君荣也有些意外,正要发话,严语却没给他半点好脸色,径直擦肩而过了。

  “赵真人……这是怎么样了?”

  听得郑君荣这么问,严语可以想象得到赵同龢的表情,只是这些都与他无关,起码暂时是没有关系的了。

  孟解放说是去给诸位倒水,但这许久了也未曾见到水,其实派出所用水也非常紧张。

  严语正要找他,此时孟解放与王国庆正端着几杯水,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

  “孟队,都谈完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这么快?”孟解放也有些愕然,但估摸着见到严语脸色,也不好多问,点了点头:“好,小王,你送严老师回去。”

  王国庆放下手中水杯,麻利地出去,把那辆破吉普给开了出来。

  严语正要上车,一身疲乏的蒋慧洁也正从卫生院回到派出所,两人打了个照面,她却一脸冷漠。

  严语也不会热脸贴人冷屁股,加上适才与赵同龢交流过后,心情多少受到了影响,更没有心情主动打招呼。

  这吉普看着虽然有些破旧,但速度却不慢,很快就回到了老河堡。

  王国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朝严语提醒说:“严老师,那本地方志……你看是不是让我一并带回去?”

  严语原本并没有觉得这本书有多珍贵,但考古队急着要,他反倒就不想给了。

  “我跟考古队那边沟通过了,先留在我这里吧。”

  毕竟是严语的东西,他不给,总不能抢,王国庆也不再多说什么。

  严语回到久违的家中,也是疲乏到了极点,躺倒在床上,歇息了许久,这才缓过一口气来。

  这几日几夜接连奔波,而且疲于奔命,虽然家徒四壁,连口水都没得喝,但总算是带来了一些安全感。

  躺了一会儿之后,严语便取出了那本地方志来。

  说起来,这本地方志还是父亲的遗物,当初决定回到老河堡之时,严语也做过思想斗争,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他也提前做了准备。

  地方志就是严语了解这个地方的最主要途径之一,虽说这地方志的年代有些久远,但老河堡相当闭塞落后,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几乎没太大的改变,仿佛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与他们无关一般。

  外头车水马龙,高楼如堆叠积木一般耸立起来,各种高科技的东西也是日新月异,但这个地方仍旧落后,一如从前。

  也正因此,研读这本地方志,反倒能够了解最真实的一面,尤其是对这个地方居民的精气神等内核,更是直指要点。

  发生了这么多事,重读这本地方志,又有不同的诠释,早先尚且不觉意,如今看来,地方志上很多看似平常的描述,此时都赋予了不同的内涵。

  正读得入神,外头传来了秦大有的声音。

  “严老师在家么?”

  吉普车还没进入村子之时,就已经被村中孩子们盯上了,严语回家的消息,此时早已传遍整个村子,这一点也不需要奇怪。

  但秦大有亲自登门,还是让严语感到有些意外,毕竟他倒希望上门的是林小余和大小双。

  将地方志塞到枕头底下,严语吸了口气,攒了些力气,便打开了门。

  “在呢,刚回来,村长有事?”

  秦大有有些小心地站在门外,手里拎着一把发白的铜壶,朝严语笑着说。

  “严老师几天不在了,家里应该没水,我顺手拿了点过来。”

  “拿水给我?”虽说秦大有颇有些无事献殷勤,但严语心里也好奇,便让秦大有进了屋子。

  他这房子原本是村里的废弃屋子,所以条件并不是很好,当初刚来的时候,还是秦大有组织了人手,帮他翻修了一下。

  抛开封建迷信思想太重,秦大有这个人,对村民们的关爱确实是没话说的。

  将水放下之后,秦大有又拿出一个布包来,展开之后,里头竟是两个粗粮干饼子。

  “村长这么舍得,想要我做些甚么?”严语经历了几场谈话,早已心力交瘁,也疲于应付,并不想再拐弯抹角。

  秦大有也干脆利索:“我想严老师帮我阻止考古队,我要保住龙王庙,万万不能让他们挖下去!”

  “让我阻止考古队?我有这个本事?”严语也有些诧异,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先是考古队找上自己,如今连秦大有都找上门来了。

  秦大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本事,但考古队觉着你有,那你肯定就有,只要你不帮他们,那就是帮了我!”

  严语也是恍然,本以为秦大有会知道什么内情,原来他也只是侧面推断罢了。

  严语这边在寻思,秦大有却以为严语不愿帮忙,当即劝说起来。

  “严语,你是咱们村里的老师,也算是半个咱村里人,龙王庙对咱们有多重要,你是最清楚不过的,真要挖下去,触怒了龙王爷,往后谁都莫指望活下去了!”

  严语也觉得好笑:“龙王爷不是保境安民的么?哪里这么大的脾气?地藏王菩萨还入地狱呢,为了咱们能活,龙王爷就不能挪一挪他的屁股?”

  严语也只是调侃,但秦大有却异常地严肃:“这种玩笑话是万万说不得的!”

  见得秦大有气恼起来,严语也不开玩笑,压低声音问:“你老实跟我讲,龙王庙地下到底是什么,为何挖不得?”

  秦大有用力摇头:“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除了族长,其他人是无权得知的,我只是想告诉你,眼下拆了龙王庙,已经是闯下了大祸,接下来还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赶紧把龙王庙盖起来才是解决的法子!”

  “闯了大祸?什么样的大祸?”秦大有表情惊恐,不似作假,严语也不敢再调侃。

  秦大有往外头扫了一眼,凑近了朝严语说:“孙先生就是个开始!”

  “你怎么知道这个事的?”严语顿时警觉起来,因为孙立行身死是昨晚的事情,应该没那么快传到这边来,除非……除非秦大有一直在刻意打探消息!

  亦或者,派出所里有人给他通风报信!

  毕竟孙立行的尸体才拉回派出所不久,法医的正式报告都尚未出炉,各项检验还都在进行当中!

  秦大有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但他并没有解释,只是含糊地说:“这个你就莫管了,你听我的,帮我把龙王庙重新盖起来,否则会有更多的人要死的!”

  严语可不相信龙王爷发怒杀人这种荒唐的说辞,他更倾向于神秘人是凶手,如果真要再出现凶杀案,那也是神秘人在作祟。

  但这不得不牵扯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神秘人与龙王庙有着密不可分的干系,甚至可以说,相较于秦大有,那个神秘人更像是龙王爷的守护者!

  既是如此,秦大有会不会知道这个神秘人的存在,甚至与这个神秘人有着更加直接的关联?

  严语还在寻思着二者之间的关系,外头又传来人声,这次倒果真是林小余带着孩子过来了。

  “严语老师,你回来了是么?”大双已经到了变声期,嗓门又大又粗,这么一叫唤,秦大有也闭了嘴,低声朝严语警告说:“听我的,帮我把龙王庙给盖起来,万万不能再挖下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