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四章 家属

第四十四章 家属

  林小余本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来探望严语,毕竟严语才刚刚回到村里。

  若是以往,她万万是不敢这么做的,但也不知是经历了这许多事情,又或是彻底将赵江海埋入心底最深沉的记忆之中。

  她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在意村民们的看法了。

  只是没想到,村长秦大有竟然比她还要积极主动,此时已经在严语家里了。

  村长在场,林小余也有些尴尬,但还是微微一笑说:“村长也在啊……”

  毕竟秦大有口口声声要追究她火烧龙王庙的责任,但他是知道赵江海已经死了的事情,看在这个份上,也就没再追究林小余。

  或许是有求于严语,此时他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嗯,你们先聊,严老师身上还有伤,行动不便,都是为了孩子才受的伤,你是该多关心关心。”

  林小余也不好如何回应,只是讪讪看着秦大有离开。

  “他这是怎么了?”

  面对林小余的提问,严语也不想说太多,只是朝林小余问:“派出所那边说安排一个人帮忙照看,过来了么?”

  林小余皱着眉头,朝外头使了个眼色:“在外头呢。”

  严语往外头一看,小卢同志站在门外,也不好进来,见得严语的目光,尴尬地挥了挥手。

  严语也只好朝他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林小余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是很满意,虽说村里会安顿小卢同志,但对她的日常生活已经产生了不必要的影响。

  严语看了看大双,随手取出一本书来,交给了他:“大双,你先看会儿书,我跟妈妈有话说。”

  大双乖巧地要跑出去,严语赶忙拉住他:“在旁边看就行。”

  林小余也脸红起来,不过对严语的举止还是很认同,也感到很安心。

  “我跟关锐在追查那个人,他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我们也是担心孩子会有危险……”

  林小余是知道整件事情的,这么一提起,她也担忧起来。

  孩子绝不是走失,从目前的调查来看,应该是被装扮成大傩师的孙立行哄骗,吃下了颠茄果子,而后被骗到了龙王庙,之后被李准掳到山里,又被赵江海给救了回来。

  这兜兜转转,孩子最后又回到了龙王庙,说到底,这个地方究竟有着什么神秘的力量,为何所有事情都围绕着这个地方,大家也都尚未清楚。

  他们为何会看上这对孩子,这对孩子到底有什么关键作用,这些也都毫无头绪。

  但可以肯定的是,孩子虽然被救了回来,但危险确实尚未解除,除非能抓到那个神秘人!

  “那……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林小余本以为能够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

  因为她也是备受煎熬,只有像往常一样过日子,她才能在孩子们面前假装无事,将赵江海重现人间的事情忽略掉。

  可惜,严语确实没办法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只好安慰着说:“我们会尽快查清楚那个人的来历和去向,尽量将他抓捕归案。”

  林小余不是蠢人,严语不过是个老师,早先卷入这个案子,是为了寻找孩子,如今孩子已经被找到,他又怎能再参与调查?

  如果真能与关锐联手,严语就不会这么快回来,而是应该呆在派出所继续协助调查了。

  严语自是看得出她的疑虑,当即安慰说:“放心,我有办法的,这个事情迟早会有个了断,你相信我。”

  林小余这才稍稍宽心,似乎觉得两个人越靠越近了些,气氛有些不对头,她又赶忙干咳了两声。

  大双似乎完全投入到了读书当中,对母亲的提醒没有半点察觉,林小余只好踢了踢他,大双才扭过头来,露出牙齿嘿嘿笑着说。

  “严老师,家里煮了一锅粥,一起回去吃!”

  严语看了看大双,又看看林小余,笑了起来,林小余却是低下头,不敢再看严语。

  虽说林小余火烧龙王庙,但毕竟孩子回家了,总不能饿着这两个孩子,村里人还是能帮就帮,送来的食物虽然有限,但好歹不会饿死。

  这锅粗粮粥也不去计较具体是什么成分了,严语只觉得热热地喝下去,能一路热到心头最深处。

  小卢被安顿在村里,他又救过秦钟,而且还是派出所的同志,所以饮食住宿都不是问题,不过严语还是叫上他一块喝粥。

  相较于王国庆的木讷和迟钝,小卢的性格比较开朗,为人也机灵,擅长沟通与交际,虽然客套了几句,但还是领了这个心意,只喝了一小碗尝尝味道。

  饶是如此,他也给了严语和林小余一个极好的印象。

  许是这一小碗粥的交情,又许是孟解放特意关照过,到了晚上,小卢找到了严语这边来。

  此时严语正在研究那本地方志,见得小卢深夜造访,也有些惊讶。

  “严老师,孟队那边来了消息,技术科的证物勘查有结果了!”

  “是哪个案子的?”

  “都有。”

  “都有?”

  “是,孙立行这边,在后颈两侧发现了摁压造成的尸斑,而且从血液里检出药物超标,当时应该是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总之,检验结果显示,确实是他杀!”

  严语也有些兴奋,或许这也是他们让小卢特意告之严语的原因之一,毕竟一直坚持孙立行是他杀而非自杀的,是严语。

  “还有,现场发现的不少指纹,与家属比对过,排除了之后,得出几枚陌生指纹,蒋慧洁同志将指纹与李准一案的进行了比对……”

  “是同一个人?”严语的内心顿时激动起来。

  小卢也不卖关子:“是,是同一个人!”

  “这也证实了你早先提出的那个神秘人的存在,关锐已经知道这个事,只是他受伤太重,眼下还无法出院,咱们只能先行展开调查。”

  “好!”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情况下,严语仍旧坚持己见,如今自己的说辞终于得到了验证,严语又岂能不高兴!

  然而当他看到小卢面露难色,严语便压下了惊喜,朝他问说:“还有什么事?”

  小卢似乎有些于心不忍,但到底还是开口说:“所里的看法还是没有改变的,大家仍旧认为严老师不应该再纠缠这个案件,为了避嫌,严老师往后不能再参与,甚至不能讨论这个案子了。”

  虽然有些失望,但还在预料的范围之内,严语也坦然接受了。

  “是,这是你们的工作,我也不想给你们添麻烦的。”

  小卢却摇了摇头,往外头扫了一眼,压低了声音:“不不不,孟队的意思是,严老师参与案子的调查确实不合适,但有件事需要拜托严老师去做……”

  “拜托我?”严语也有些意外,但很快就醒悟过来:“如果是协助考古队,这个事情就免谈了,我对他们的工作没有丝毫帮助,也不会再跟他们接触。”

  小卢摇了摇头:“不,不是这个事情……”

  “没想到严老师对考古队的抵触这么大哈……”

  严语也有些尴尬,转移话题问:“那是什么事情?我怕未必能帮得上什么的……”

  小卢神秘兮兮地说:“孟队想让你去孙立行家属那边了解一下情况。”

  “了解情况?”

  “是,检验结果出来,确定为他杀之后,家属并不同意立案侦查,这也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意外和疑惑……”

  “家属不同意?”

  “对,虽说家属不管同不同意,咱们都要立案侦查,但家属的态度实在太奇怪,个中原因他们又不愿提起,看着像受人胁迫,咱们承诺提供保护,但他们仍旧不愿开口……”

  “早先咱们通知了他们,他们连验尸的知情同意书都不愿签,只是一味想要把尸体拉回去……”

  “家属对咱们的态度太过僵硬,甚至根本不愿接触咱们,孟队就想着,严老师是不是可以帮帮忙,侧面了解一下情况,说不定对案件的侦破也能提供一些帮助……”

  听得小卢这么说,严语也总算是生出些许安慰来,孟解放也果真是个办事圆润的人。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严语,但最终结果出来,证明严语是对的,他也不会刻意忽视这一点。

  虽说不能让严语直接参与调查,但好歹让严语做些事,起码也有一些参与感,也算是一种弥补。

  严语想了想,终究是应承了下来,毕竟这也算是一条线索,甚至是非常直接且有价值的线索。

  如果孙立行的家属是受了威胁,才拒绝立案,不愿意牵扯到这件事当中来,那顺着这条线索排查下去,未尝没有收获。

  再者说了,既然家属都感受到了威胁,那么说明这些家属并非一无所知。

  孙立行的傩师身份虽然隐秘,但毕竟是一家人,说不定这些家属能提供一些全新的调查视角和切入点,那也说不好的。

  见得严语应承下来,小卢也很满意,毕竟是完成了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当即朝严语说。

  “孙立行的家属已经返回孙家女儿的住处,就在辣木沟,她刚生了女儿,进村一问就知道了,你可以坐我的自行车去,横竖我也要在村里留守。”

  严语本还在为交通工具发愁,不得不说小卢果真是个懂人心,会办事的。

  严语本还想歇一歇,但早一日查到神秘人,大小双就早一日摆脱危险,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严语也就不再拖沓,骑上自行车,便往辣木沟去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