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五章 女婿

第四十五章 女婿

  孙立行祖上也曾风光过,在这方圆村落里算是“名门望族”,家中育有三子二女,儿子据说到外头闯荡去了,长子原来是留守本地,打算子承父业,但早些年出了一场事故,不明不白地死了。

  因为孙先生名气不小,家中又富足,所以两个女儿都嫁得不错,小女儿孙念慈嫁给了辣木村的翁家儿子翁日优。

  这翁日优是个手艺人,脑子又活络,早些年出去闯荡过,据说发了一笔横财,回来之后在辣木沟搞了个木材行,专门倒卖胡杨根雕之类的工艺品,也算是“富甲一方”。

  而且翁日优不是个吃独食的,非但自己搞,还带领着辣木沟的乡亲们发家致富,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这样的手艺,所以村民就四处倒腾那些造型古怪的胡杨根,算是为翁日优提供原材料。

  饶是如此,大家都赚了不少钱,而翁日优更是获得了极好的口碑与村民们的拥戴。

  这些都是小卢提供的情报,以及从村里头打听来的一些消息。

  既然要去探查家属的消息,必要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足的,严语一边回想着这些信息,也就不觉得太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终于是来到了辣木沟。

  这辣木沟的气象也果真比老河堡更富生机,他们这里虽然也承受着旱情的侵袭。

  但他们齐心协力,寻找水源,打了深水井,用拖拉机的柴油机带动水泵,虽然也是限时供水,但起码生活没问题,甚至与早先没有太多的影响。

  当然了,这些设备和油耗,都是翁日优带头,众人集资,他们因为转向了商业,对农业生产的依赖并没有老河堡那么大,用水方面也节俭。

  早些年还有不少人质疑,不敢跟着翁日优干这个事,如今碰到干旱,田地种不下去了,也正好绝了他们的心思,只能跟着翁日优一块干这个行当了。

  自行车在老河堡是稀罕东西,可到了辣木沟却并不稀奇,孩童们也没有因为自行车的出现而尾随观望,似乎已经见惯不怪了。

  严语到了村头,便见得几个老人家在抽着旱烟,围着几块造型古朴的树根,讨论着能卖什么价钱。

  “几位老哥,想问一下,翁日优同志的家怎么走?”

  几个老人家上下打量了严语的装束,又看了看严语的自行车,似乎在分析严语的来历和目的,过得许久,当头一位才问说。

  “你找他有什么事?是要买根雕,还是要卖木头?”

  想来平时也有不少人过来拜访,如果是买根雕,那就是主顾,如果是卖木头,那就是竞争对手,态度和待遇自是不一样的了。

  严语对生意场上的事情不感兴趣,但这一点还是看得出来的,当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不是找他做买卖的,只是路过,听说翁先生的老丈人……所以过来慰问一下。”

  听说是孙立行的事情,几个老人顿时皱了眉头,不再多问,给严语指了路。

  严语不是做买卖,那就跟他们没有利益牵扯,又涉及到孙立行,那是晦气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乐意搭理太多。

  严语顺着指引往前踩着车,不多时就见到一座漂亮的二层小楼,虽是砖木结构,但低调之中透着一股子厚实,想来该是花了不少钱的。

  到了家门口,几个孩子在旁边玩着木马,虽然只是简单的木马,但粗看之下,做工非常不错,线条流畅,造型圆润,颇具古风,这翁日优的手艺也就略见一斑了。

  见得有人骑车过来,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就跑进了家里,高声喊着:“爹,来客人了!”

  想来他也是常见这种事了,这话音刚落,小男孩又跑了出来,朝严语摊开手来:“你从哪里来,带了什么礼物?”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他哪里会带什么礼物,只是捏了捏小男孩肥嘟嘟的脸蛋,笑着说:“我倒是没带什么礼物,不过可以陪你玩个新鲜的。”

  听说严语没带礼物,小男孩顿时撅起嘴巴,有些不太乐意,但孩子总是爱玩的,听严语说有新鲜玩法,顿时又来了兴趣。

  “你说说。”

  严语指着木马:“你先坐上去。”

  小男孩将信将疑就坐了上去,严语走到前头来,抓住木马,用力一拉,木马原地旋转了起来。

  这木马原本只能前后摇动,小男孩估摸着早就玩腻了,此时严语这么一拉,却是原地打转,小男孩带着幸福的眩晕感和刺激感,笑着催促严语继续玩。

  只是翁日优此时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见得孩子哈哈大笑,脸色也并不是很好看,毕竟老丈人刚刚去世,这么闹腾不太好。

  “请问您是?”

  严语也不好再玩闹,摸了摸正失望的小男孩的脑袋,朝翁日优说:“我叫严语,在老河堡教书,是村长让我过来的……”

  秦大有要严语帮他阻止考古队挖掘龙王庙,是有求于严语,所以严语扯起秦大有的幌子也是一点都不担心。

  心说老孙家是书香门第,自己报上教师的身份,应该能够博些好感,尽快拉近距离。

  然而翁日优的脸色并不好看,甚至有些不客气,并没有邀请严语进屋,反倒压低了声音,朝严语说:“严老师,我岳父已经不在了,他的事情也就了结了,不管你们跟他有什么事,都不要找到我这里来,你还是回去吧!”

  毕竟是拜访陌生人,严语也曾设想和预演过各种场景,只是万万没想到会是拒之门外的结果。

  当然了,这也是好事,起码说明翁日优多少是知道孙立行与老河堡有关系,甚至是知道孙立行为老河堡龙王庙跳过傩的!

  “翁同志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受了村长的拜托,过来给孙先生送个挽联而已……”

  他早听小卢说过,因为是在家里头死的,家属也不愿再回去大办丧事,毕竟不太光彩,所以就非常低调地把孙立行拉回来埋葬了。

  孙立行是个老古董,凡事都讲规矩,风光大葬那是必需的,可如今连个灵堂都没有,实在是委屈了他。

  听说严语要给他送挽联,翁日优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他是手艺人,平日里也涂涂写写,毕竟要构图,要塑造,要雕刻,文化底蕴还是有的。

  “谢谢,您费心了,您把挽联留下吧,也替我谢谢秦老村长。”

  严语尴尬起来,朝翁日优说:“说起来也很不好意思,这路有点长,又太颠簸,来的时候,挽联也不知道掉哪里了,您这里有纸笔么,我……我能不能现写一副?”

  其实严语也想准备好挽联再过来,但又生怕翁日优不吃这一套,带来了反倒弄巧成拙,不如到了地方再看,而且本来就是要套近乎,能在他这里写,多些相处的时间,就多一份把握。

  翁日优虽然有些惊诧,但想想这一路风尘仆仆,看着严语满脸是汗,也有些过意不去,终究是将严语请到了屋里。

  孙家女儿应该还在坐月子,门框上还插着艾草之类的东西,所以不能出来见客。

  翁日优很快就找好了纸笔,严语也不客气,沉思了片刻,便写了一对挽联。

  “朗月清风怀旧宇,残山剩水读遗诗。”

  挽联内容不算太新奇,但孙立行一直以文人自居,最喜欢人家尊称他一声先生,这幅挽联确确实实很讨人欢心。

  严语的书法可是童子功,得益于父亲从小就开始教导,笔力已经非常的深厚,加上父亲是龙浮山掌教,那股子厚重的味道也是遮掩不住的。

  翁日优是个识货的,见得严语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颇有大家风范,再看挽联内容既大气又体贴,心里对严语也佩服起来。

  “严老师这一手行草没有十几年练不出来啊,秦老村长找你写挽联,看来是找对人了……”

  严语摆了摆手:“虽然我与孙先生素未谋面,但时常能听到他的事迹,字里行间不敢托大,也算是给孙老先生致敬了……”

  翁日优听得这话,心里也是感慨,给严语倒了一杯茶:“难得有心了,严老师先喝口茶,歇息一下吧。”

  虽说这里不缺水,但能用茶来待客,也算是接纳严语这位“不速之客”了。

  严语却不敢表露太多得意之色,看着胡杨根雕茶几,由衷赞美说:“这茶几虽浑然天成,却又锋芒不露,这里寥寥几刀,却是精妙,将这胡杨根的天性都释放了出来,好手艺啊……”

  翁日优没想到严语的评价竟是一针见血,不由高兴起来。

  虽然他生意做得很大,也愿意带着村民们发家致富,但这些村民却没法子为他提供合适的原材料。

  这些根雕可不是一般的木头,需要的是有灵性,有潜力的,而一般人很难有这种发掘的眼光。

  “严老师也懂这个?”

  严语摇了摇头:“不太懂,不过百艺相通嘛,表现方式或许不同,但审美应该是一致的,技术可以学,修为也可以培养,但审美是天赋,不是谁都有的……”

  翁日优双眼发亮,看着严语,恨不得马上说一句话:“高山流水遇知音,简直是相遇恨晚呐!”。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