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七章 抢救

第四十七章 抢救

  虽然傅青芳没有穿戴跳傩的行当,可刚刚严语扫视诊室之时,已经看到,那硕大沉重的傩面,就放在诊室的桌子上!

  再看此时的傅青芳,口鼻不断流出带泡沫的黄水,分明与孙立行一样,都是干性溺水的症状!

  难道又是同一个人作案?!!!

  本以为找到了线索,没想到又将严语引到了一个新的凶案,莫不成真如秦大有警告的那样,挖开了龙王庙,就要招来杀身之祸?

  可严语更愿意相信,这并非龙王爷发怒,而是那个神秘人,或者说那个连环杀人狂在疯狂作案!

  照着他这个节奏,难道要将所有参与跳傩人都用同样的方式杀掉?那么接下来呢?会不会伤害到大小双?

  大小双与跳傩人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会不会是这些跳傩人最开始是想将大小双当成祭品?

  如果他能早点劝服翁日优,会不会提早赶到七家砦,阻止神秘人对傅青芳下手?

  若是傅青芳能坚持得住,刚刚追出去的话,能不能追到那个神秘人?

  所有的一切假设都变得没意义,因为傅青芳坚持不住了!

  “快停车,先停车!”

  严语猛拍着挡板,因为傅青芳正在抽搐,他已经无法呼吸了!

  翁日优戛然停车,跳上了车斗。

  “快搭把手!”

  严语单膝蹲下,在翁日优的帮助下,将傅青芳扶起来,膝盖顶住他的胸腹之间,如同给溺水之人控水。

  然而傅青芳只有少量的黄水流出口鼻,根本就不起效,而他艰难呼吸,不断咯出泡沫来!

  严语没学过医,但看过不少书,当年他决定回到老河堡,完成父亲未完成之事的时候,就已经做足了各样的准备。

  但理论终究是理论,没有经过实际操作,严语也毫无把握。

  只是眼下的状况,已经由不得他去思考太多。

  将傅青芳放了下来,严语尽量抬高他的头部,又捏住他的颌关节,检查口腔是否有堵塞物。

  然而这些都无济于事,严语敲了敲傅青芳的胸腔,就像敲着一个实心的皮鼓!

  “应该是胸腔积液,必须赶紧处理!”

  翁日优是又急又惊:“你是医生?”

  严语没有回答,也亏得自己有先见之明,把傅青芳的医药箱给带了过来。

  可打开一看,严语也是傻了眼。

  傅青芳是个赤脚郎中,又是传统中医,里头除了一个把脉枕,其他都是瓶瓶罐罐,只有一个听诊器与西医有关,但也是极其老旧的款式。

  严语戴上听诊器,在他胸腹听了一阵,里头已经没有肺部的呼吸音!

  “是胸腹积液,想要救他,必须马上进行胸腔穿刺,把积水都放出来!”

  “那你赶紧救人啊!”翁日优也急了。

  严语朝翁日优严肃地说:“翁大哥你给我做个见证,若不马上穿刺,他会死掉,但这里没有条件,没有消毒,而且我没有做过,死马权当活马医,如果我穿刺到了血管,或者刺破了肺部,又或者往后引发什么后果……”

  翁日优能带领村民发家致富,气度也是有的,当下呵斥道:“别废话!赶紧救人!再不动手,他哪里还有以后!”

  严语知道了翁日优的态度,也就不再啰嗦,从胸袋里取出自来水笔,拧开来,将笔囊卸下。

  又在医药箱里翻找到一把刮药膏的小刀,在车斗上磨了几下,用衣角擦拭干净,照着肋间的软肉就刺了进去!

  因为胸腹积水,傅青芳整个身体都鼓胀起来,这一刀下去,鲜血便汩汩流了出来,翁日优也是看得心惊肉跳。

  严语也没实操经验,心里也慌得很,但万分火急,他也只能尽量稳定情绪,深吸一口气,将自来水笔的笔杆插入到了刀口之中。

  肌肉咬住笔杆,想要推进去也花不小的力气,若是太往里,又怕伤到肺部,而且不知道刚刚有没有刺破血管,严语心里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好歹将笔杆推了进去,黄水顿时从笔杆的尾部喷了出来!

  严语能看到傅青芳的胸膛明显下塌了一些,鼓胀的状况也得到了缓解,他也终于不再抽搐,总算是恢复了呼吸!

  “快快快!快开车!”

  严语也担心自己出了错,若是刺破血管或者引发其他状况,他就再没法子解决了!

  这一路上就好像渡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严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坚持到卫生院。

  翁日优尚未熄火就跳下车,跑到门口就大喊大叫,几乎要将卫生院里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

  只是跟着医生护士们跑出来的,还有孟解放和蒋慧洁!

  “怎么又是你!”

  孟解放一脸惊愕,而蒋慧洁也同样吃了一惊,再看到傅青芳胸肋间的笔杆子,蒋慧洁的眼睛都快要凸出来了!

  医生们似乎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一脸惊愕地看着严语。

  “还看什么看!胸腹积水,差点窒息而死,我给他做了胸腔穿刺,但不知道有没有刺破血管,你们赶紧吧!”

  医生护士们这才跑了过来,只是这笔杆子插在胸腔上,他们也手忙脚乱,谁能想到严语会这么大胆!

  直到他们将傅青芳推进去,严语才瘫倒下来,大口喘着气。

  “你到底在胡搞什么啊!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他是你的玩具么!”蒋慧洁是非常严谨的一个人,哪里看得下严语这么草率,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且不说严语会刺破血管或者肺部,单说没经过消毒的这些东西,而且还是笔杆子,如果引发感染,傅青芳也是必死无疑的!

  严语已经没有力气向她解释,翁日优虽然给严语做了见证,但此时心乱如麻,又不知道蒋慧洁的身份,哪里想到要替严语辩解。

  “一样的……”

  “什么一样的,这是人命啊,什么一样!”

  “我是说,他跟孙立行一样,都是干性溺水,都是被害的!”

  面对蒋慧洁的责问,严语这么一说,后者也沉默了,孟解放紧张起来:“又一件?”

  严语点了点头:“案发现场在七家砦,这人叫傅青芳,是当地赤脚医生,被害现场应该是他的诊室,你赶紧派人去看看吧。”

  孟解放赶忙调动人手:“王国庆!王国庆!”

  “叫上人,通知技术科,去七家砦!”

  想了想,孟解放又朝翁日优说:“翁同志,不如你给我们带个路,也省些时间?”

  “这……”

  严语赶忙朝孟解放说:“傅青芳的房子很容易找,而且他算是个名人,一问就知道了的,不会耽误事儿的,翁大哥一会还要送我回去,我的把小卢的自行车丢在他家了……”

  孟解放一听,也是因为自己让严语去翁家侧面打听才引起的,而且今日看来,严语都叫一声翁大哥了,应该是探听到什么内幕了,再者说,傅青芳如果不死,那就是最佳的人证,严语也算是立了大功!

  如此一想,孟解放便点头:“也好,那你们多注意些。”

  孟解放这么一走,严语就朝翁日优说:“翁大哥,趁着消息还没传开,你先回去吧,那个自行车,我下次再去骑回来就成。”

  翁日优一直担心自己会被卷进这件事,见得严语如此维护他,心里暖融融的,反倒有些过意不去了。

  “说的什么话,既然是一起来的,我就等严老弟一起走。”

  严语却坚持自己的看法:“不,翁大哥你还是先回去,这个人心狠手辣,如果让他知道是咱们救了傅青芳,坏了他的大事,只怕他会报复你,你快趁着此时热闹,赶紧离开。”

  “哦对了,咱们去七家砦并没有人看见,出来的时候也没撞见什么人,你最好去县城里逛一圈,假装出来做生意,买些显眼的东西运回去,这样就不会受怀疑了。”

  翁日优本还有些抱怨,虽然不是严语乐意见到的,但到底是因为严语,才卷进了这件事。

  如今见得严语是真心替他着想,心里也很是感动:“那我就先回去,车子你也别去取,我回去就给你送回老河堡去,往后咱们就是朋友,有事你尽管找我!”

  严语也笑了笑:“有事就不去找你了,没事倒是可以去你家坐坐,毕竟只有你家能喝上一口茶,哈哈哈。”

  翁日优也笑了起来,本还因为自己“临阵脱逃”而感到羞愧,但严语这么一说,所有的情绪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翁日优走了之后,严语才觉着浑身虚脱,手脚抖得厉害,本想抽根烟压压惊,从胸袋里取出烟盒来,里头却已经空空如也。

  正蹲在大门口边上发慌,此时却有人递过来一根烟,严语抬头一看,竟是关锐!

  他穿着病号服,脖颈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活像个开封了一半的木乃伊。

  严语将香烟点上,猛吸了几口,香烟兹兹燃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燃烧,活像被点燃的大号引线。

  一根烟抽了大半,严语才平复了下来,靠在墙边,有些自言自语道:“若是傅青芳能活下来,那可就太好了……”

  关锐估摸着也从蒋慧洁那里听了过程,此时也蹲了下来,陪着严语。

  “这件事你没做错,你知道的吧?”

  严语也有些错愕,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要是换做小卢,或者蒋慧洁,或许能处理得更好,根本不需要这么粗暴又危险的法子……”

  关锐却认真地朝严语说:“大声告诉我,你已经尽力了!”

  严语想了想,同样严肃地朝他说:“我尽力了!”

  关锐终于点点头:“那就够好了,不是么?”

  阳光正好,晒得心里有点暖。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