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四十八章 怒骂

第四十八章 怒骂

  严语和关锐还在外头守着,谈论着关于神秘人的一些案情细节,不过关锐并没有将法医的详细报告说与严语知晓。

  谈及一些内部信息,他仍旧是有所保留,严语也知道,他并非信不过自己,而是关锐本就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

  在这一点上,他与蒋慧洁倒有着共同点,两个人都恪守着自己的专业以及原则。

  严语也不多打听,只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如实告诉了关锐,也并未提出自己的见解,一切但凭关锐自行分析与判断。

  在外头等了该有两个多小时,期间关锐又回去换药与输液,严语陪着他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待得关锐睡了,又悄悄走了出来,守在了“手术室”外头。

  傅青芳能否醒过来,能否脱离危险,是严语眼下最关心的一件事。

  倒也不全是因为傅青芳能提供神秘人的直接证词,毕竟这个人是严语救下的,能不能救活,自是牵动着严语的心弦。

  又等了约莫一个钟,外头顿时吵闹起来,一名派出所的同志陪着几个人哭哭吵吵撞进了医院来。

  在医生值班室里吵闹了一阵,终于是平静下来,而后才来到了“手术室”外头。

  严语已经疲惫不堪,尤其是心理上,负担也是非常的重,此时抬起头来,便见得一名老妇人,约莫五十来岁,矮胖身材,肚子像极了十月怀胎的孕妇,皮光肉滑,头发梳理得光亮整洁。

  旁边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瘦长的马脸,架着圆形黑框眼镜,手腕上还戴了一只闪烁着银光的机械表。

  老妇人由一位二十来岁的姑娘搀扶着,看模样与马脸男子颇有几分相肖,想来该是兄妹。

  “你就是那个严语?”老妇人有些激动。

  严语站了起来,点头应答说:“是,我就是严语。”

  老妇人仿佛被注入了生命的杀人机器,双眼顿时通红起来,甩开身边的姑娘,冲过来就掐住了严语的脖颈!

  “你怎么敢这么做!”

  “你怎么敢!”

  “我老伴得了痨病,常年咳嗽,医生说他肺积水,呼吸困难是正常的,你怎么就下手伤他!”

  “你是不是还在洋洋得意?觉得自己救了他的命?你是不是还要老婆子我跪下磕头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我呸!”

  老妇人一口唾沫就吐了过来,严语下意识躲避,但那口唾沫还是吐到了他的衣服上。

  不过严语却半点也没有感到羞辱,因为他更在乎的是老妇人适才的说话!

  她口中所谓的痨病,是肺结核的俗称,肺结核确实有可能引发肺水肿的症状,也难怪傅青芳不愿去跟儿子同住,估摸着也考虑到肺结核会传染给家人的原因。

  如果真如老妇人所言,傅青芳的肺水肿已经持续很长时间,而且也时常出现过呼吸困难的现象,那么自己以为他要死了而去救他,反倒就成了害他了?

  严语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弄巧成拙,好心办了坏事,此时心里也在激烈挣扎撕扯。

  要命的是,马脸男子非但没有阻拦老妇人,反倒冲到前面来,揪住严语,沉声威胁说:“如果我爹有个三长两短,必是跑不了你的!”

  这个“马脸”应该就是傅青芳的儿子,根据翁日优提供的信息,他应该是个医生,在县里开了个诊所。

  那么他对父亲患有肺结核的事情,应该是一清二楚的,毕竟是医生,比严语要更加的专业,连他都这么说,难道严语真的做错了吗?

  严语也陷入了矛盾当中。

  一来他坚信,自己与翁日优撞见傅青芳之时,此人确实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这不仅仅只是感受,而是经过了查验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肺水肿,引发了呼吸困难,干性溺水的现象又作何解释?

  再者说了,那个傩面和跳傩的行头,就放在了桌面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与孙立行一个下场,都要戴着这套家伙什,被活活“淹死”在面具里。

  但此时回想,如果神秘人动手之前,傅青芳就已经因为肺水肿而陷入了窒息呢?

  或许这也是神秘人为何没有给他戴上行当的原因吧?

  因为即使不泡水,不用那个傩面,傅青芳也是必死无疑,所以神秘人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如此看来,神秘人也确认傅青芳必死无疑,那严语就不算是“误伤”,而是真的救了他一命。

  无论如何,当时万分火急,严语救人心切,如果没有严语的当机立断,傅青芳根本就不可能送到这里来,更别说此时在“手术室”里接受抢救了!

  虽然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但严语心中思潮翻涌,此时已经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能够理解,也能够谅解家属的情绪,他也不会因此而发怒,但这种救人之后得不到认同,颇有点被人“恩将仇报”的感受,是真的憋屈万分!

  严语沉默着不说话,任由傅家的家属在自己身上撒野,连通知家属,并带领家属前来的派出所同志,都有些看不下去,拉着老妇人和“马脸”,好说歹说地劝着。

  这老妇人虽然年纪不小了,但力气极大,又藩蛮不讲理,拉拉扯扯之下,严语的衣服嗤啦一声被撕开,露出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老妇人也惊愕了一番,没想到严语斯斯文文的外表之下,那精瘦结实身体竟已经是伤痕累累!

  严语终于忍受不住,一把推开“马脸”,正色地呵斥了一句:“请自重!”

  “马脸”毕竟是读过书的人,闹成这样,也极其尴尬,或许刚刚在医生值班室,他们也是这么闹腾,才得知了关于严语,以及整个事发的过程。

  又或许值班医生在得到了他们的保证,不准在医院哭闹,这才放他们进来“手术室”的走廊这边。

  “马脸”或许也意识到自己和母亲的行为有些过分了,但他仍旧是一副受害人家属的姿态,对严语并无半点抱歉的意思。

  反倒仰起头来,朝严语恶狠狠地威胁:“这还是轻的,如果父亲真有个意外,我要做司法鉴定,我要让你坐一辈子的牢!”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由于走廊人少,又格外安静,这番话也是在走廊里回荡,很是震慑人心。

  然而就在此时,“手术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医生终于从里头走了出来,拉下口罩,朝众人呵斥道:“吵什么吵!耽误了手术,你们自己负责吗!”

  医生似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听了去,此时瞪着老妇人和“马脸”,继续斥责说。

  “你们都没搞清楚状况,就胡乱指责,这是极其不客观,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这位患者确实有肺结核,也确实有肺水肿的现象,但肺水肿引发了胸腔积液,肺部丧失呼吸功能,他因为缺氧已经造成身体器官的坏死!”

  “这位严……这位老师虽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他已经尽力做到了最好,换作任何一个人,在他那样的情况下,受限于当时的环境与条件,相信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了!”

  众人听得医生此言,也是鸦雀无声,过得许久,“马脸”才站了出来,朝医生说:“我毕业于省立医学专科学校,对父亲的病情一清二楚,又怎么会发展成这样,我不信!”

  那医生也怒了:“既然你是医生,你就应该了解,病情瞬息万变,而且到底是不是肺结核引发的,公安机关已经去侦查了,在没有得出结果之前,你们是不是应该先把重心放在患者身上?”

  “你是关心患者生死,还是只想找这位老师的麻烦?”

  “这……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马脸”顿时词穷,只能心虚地干巴巴地指责那位医生。

  那医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越界了,当即放缓了语气:“你们的情绪,我能理解,每个患者家属,都这样,我也见得太多了。”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工作,除此之外的事情,确实不该做太多的评判,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没有这位老师,如果没有他当机立断做了胸腔穿刺,这位患者连送到卫生院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抢救了!”

  “马脸”终于垂下了头,却如何都不敢去看严语,更莫提给严语道歉之类的了。

  倒是严语,心头感到极其温暖,因为这位医生能够仗义执言,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弄巧成拙,更没有好心办坏事,心里的纠结和矛盾也就消散了。

  “谢谢你,医生,现在是什么情况,手术还顺利吗?患者脱离生命危险了吗?”

  严语这么一问,医生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朝“马脸”和老妇人说:“这才是家属应该问的问题,我都有些怀疑,到底谁才是患者家属!”

  “马脸”终于羞愧地低下了头,医生也是叹了一口气,朝他们说:“放心吧,暂时脱离危险了,不过我建议你们尽快转院,到市里省里,总之更高级的医院去接受治疗,我们这里能做的只能这么多了……”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啊!”老妇人双手合十,朝天喃喃自语,差点没有跪下来。

  医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严语说:“谢天谢地有什么用,老天果真开眼,就不会让他窒息,你该感谢的人是这位严老师!”

  老妇人极其尴尬,老脸通红,但要开口道歉,实在是困难。

  严语主动摆了摆手:“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啊,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他们还巴不得严语早点离开,当下唯唯诺诺,也不知说些什么,或许严语离开之后,他们才能松一口气吧。

  走到拐角处,严语还在后悔,刚刚就应该趁机问一问,看能不能进去探视,多少能问些有用的线索,若是送到其他医院去,就怕节外生枝。

  心里正寻思着,也没注意,差点撞着人了,严语才陡然停下来。

  正要道歉,一抬头便看到了蒋慧洁。

  她似乎一直站在拐角这里,或许刚刚也听到了医生的话,此时涨红着脸,就跟那老妇人一样,或许也想给严语道个歉,但如何都开不了口罢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