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五十六章 缠斗

第五十六章 缠斗

  由于自己与神秘人交手过几次,严语已经是熟面孔,所以万万是不能出现在洪大富身边,以免打草惊蛇。

  但严语又放心不过,毕竟能否抓住神秘人,是整个案子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如果能够抓到这个人,那么绝大部分,甚至所有的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了!

  卫生院里有傅青芳及其家属,有蒋慧洁,又其他患者,将所有的信任与希望都押注在洪大富的身上,如果他无法制服神秘人,反倒让神秘人伤害到其他人,事情可就更加的麻烦。

  严语到底是放心不过,但又不能留下,心中也是纠结万分。

  此时傅卓玉已经从外头煮了粥回来,送到了普通病房之中,洪大富也已经做好了伪装,就躺在病床上假扮傅青芳。

  严语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就跟着孟解放回到了派出所。

  照着计划,于国峰会从卫生院拨电话回来,接到电话,孟解放就第一时间带人过去支援。

  虽说卫生院与派出所都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相隔也不是很远,但与神秘人这样的凶徒搏杀,生死就在一线之间,哪里能耽搁得起时间。

  不过让严语感到疑惑又有些安心的是,无论于国峰,还是孟解放,对洪大富似乎都非常的放心与信任。

  洪大富眼中那股子阴沉和狠辣,绝不是演技,更不是随便能泄露出来的,而是经历了真枪实弹和生离死别才磨砺出来的。

  饶是如此,严语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他没有跟洪大富真正交过手,但却与神秘人搏杀过。

  洪大富虽然出手试探过严语,但也只是点到为止,甚至只是蜻蜓点水,哪里像神秘人那般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思来想去,严语还是朝孟解放说:“孟队,有没有法子让我过去看一眼?”

  孟解放严肃起来:“方案只要制定下来,就必须严格执行,这是对同志们的生命安全负责任,是半点玩笑都开不得的,你老实呆着!”

  严语其实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之所以这么提,只是心有不甘,认为孟解放可能会有两全其美的法子罢了。

  此时听得孟解放表态,也不再纠结,在办公室坐下,翻开一本书来,名叫《不能授勋的英雄》,竟是翻译的朝鲜书籍。

  孟解放将一杯水放在严语的前头,自己守着电话,默默抽着烟,在本子上写着什么,王国庆等同志,也在外头大厅待命,颇有枕戈待旦的架势。

  这本书虽然是译文,但情节很是吸引人,严语一路翻看,感觉不像是小说,更像是剧本。

  这种形式的文学作品,在此时是不太多见的,严语就更觉得新鲜,不知不觉就沉浸其中了。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白炽灯发烫得厉害,偶尔飞进来的虫子,被灯泡烫死,落在桌面上,干干脆脆。

  空气中弥散着嗡嗡声,有些诡异。

  又过得一会,孟解放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外头的同志也都在打着鼾,就好像在比赛一样,一声大过一声。

  严语被这剧本完全吸引,一页接一页地看着,越是往后,就看得越快,但又越是舍不得翻下一页。

  眼看着到了关键情节,此时电话铃声如同应景一般叮铃铃响了起来!

  老式的机械摇铃电话,铃声实在是太刺耳,无论是严语还是孟解放,亦或是外头的同志们,全都弹了起来,顿时就清醒了!

  外头似乎有人惊醒的过程中打翻了凳子,一阵忙乱,孟解放也是一脸紧张,深吸一口气,朝众人挥手道。

  “行动!快出发!”

  严语丢下剧本就跟了上去。

  他不是派出所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武装,孟解放让他跟着已经是极限,想要冲进去是万万不能的。

  车子在黑暗的县城街道上疾驰,呼啸着,车灯如同利箭,撕开黑夜,如同飞快的箭鱼破开浪花,不多时就来到了卫生院这边。

  卫生院里动静非常的大,即便在外头,即便车子尚未熄火,就已经听到了里头的骚乱。

  医院里的灯光都亮了起来,不少病患和家属在医院里慌乱逃窜,甚至有人已经冲了出来,也不知往哪里躲,望着四下的黑暗,惊慌失措。

  “快下车!动起来!快动起来!”

  平日里只是拎着红白相间警棍的孟解放,今遭也将那把斑驳的老手枪给配上了,手紧紧捂住枪套,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你留在车上,哪里也不准去!”

  严语尚未答话,医院里头突然就传来了一声枪响!

  “砰!”

  所有的噪音在这一刻都瞬间停滞,而后短短瞬息过后,又以更大的声浪席卷而来!

  “快快快!”

  孟解放一马当先,领着同志们就往里头冲。

  然而医院里的人拼命往外跑,也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一时间他们只能“逆流而上”,还得留人下来安抚和保护这些逃亡者。

  严语坐在车上也是焦急,他哪里会将孟解放的话放在心里,见得孟解放等人进入了医院,便从车上跳了下来,往医院的后头绕了过去!

  卫生院是有后门的,那里是后勤部,往日里还能购买物资,供给食堂,但这段日子太过贫乏,食堂也歇了火,后勤部也就停了。

  严语虽然在这里住过院,也在周遭遛过弯,但后勤部并没有去过,毕竟哪里没什么可看,也不是晒太阳的好去处。

  但从潜意识之中,严语便认为,神秘人想要逃走,必然会走后门,这也是人之常情。

  他跑到后门来,发现后门竟然上了锁,两侧是高墙,墙上有铁栏,根本就无人能翻墙,这才觉着有些太过想当然耳了。

  本打算再绕到前门来,只是这个节骨眼,后勤部里竟是传来了磕碰器物的声音!

  “嘭!”

  一声轰响,后勤部的木门几乎是炸裂一般被撞开,两个人如同发狂的蛮牛一般缠斗着,刚刚落地便几乎同时弹起,拳来脚往,虎虎生风,竟是斗了个不相上下!

  他们的拳脚功夫都非常的刚劲有力,闪电快打,几乎没什么多余的防守,就好似在对拼谁能耐揍!

  拳拳到肉的打击感,实在让人看得惊心动魄,热血激荡!

  借着二楼走廊的灯光,严语能够分辨得出来,瘦高如病夫,迅捷似掉毛头狼的乃是洪大富。

  而另一个同样是高瘦的个子,穿着一身灰色道袍,可不正是那个神秘人么!

  早两次交手,几乎都在黑暗之中,严语也看不清楚神秘人的脸面。

  此时充当了旁观者,严语终于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此人戴着半截鬼面,下巴处是络腮胡子,连嘴巴都不如何露出来,倒是脖颈细长,肩骨凹凸,像个骨架子那么瘦弱。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么瘦弱,仿佛没有半点肌肉和脂肪的身躯,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一脚踢中洪大富的心口,后者倒飞出去,后背砸在干涸的潲水桶上,木桶咔嚓嚓碎裂了一地!

  洪大富就好似铜头铁腰的老狼,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来,手里已经抓了好些木块,用力往神秘人这边投掷。

  木块尚未飞到,洪大富的拳头已经从木块之中撞了出来,轰向了神秘人的胸膛!

  面对雷霆闪电一般的快拳,神秘人一把扣住洪大富的手腕,借力打力,往洪大富脚尖上一踩,便将洪大富又甩飞了出去!

  洪大富眼见着要撞向墙壁,只能伸手来撑着,左脸在墙上擦出一道血痕,半边脸都被磨得血肉模糊!

  然而他却像不知疼痛的怪物一般,爬起来之后,右脚往墙根一撑,整个人又如反弹而出的炮弹一般,冲向了那个神秘人!

  从这场面来看,洪大富虽然出手快很准,又不畏伤痛,但比神秘人差了很大一截,只能说他很能挨揍罢了。

  严语也是着急,后门被锁,他只能隔着铁门看热闹。

  而就在此时,于国峰也从后勤部的破门里冲了出来,他双手紧握手枪,枪口指地,朝神秘人警告道。

  “别动!再动开枪了!”

  很显然,适才应该是于国峰开枪示警或者是自卫,神秘人与洪大富虽然斗得惊魂动魄,但也只是短短时间。

  眼下见得于国峰出现,神秘人竟是一脚劈飞了洪大富,便往墙壁上冲!

  “踏踏踏!”

  他就如同壁虎一般,踩着墙壁蹬了上去,一只手扒在墙头的铁栏上,竟是一跃而起,道袍迎风展开,如大鸟展翅一般!

  “砰!”

  于国峰没有废话,枪口喷吐烈焰,枪声撕破夜空!

  神秘人从墙头落了下来,就地一滚,便滚出了三五步的距离!

  一秒……两秒……三秒……

  神秘人没有再起来!

  “于队,打中了!”

  严语终于是忍不住,从门旁窜了出来,朝于国峰兴奋地喊道。

  于国峰也轻呼了一口气,想要将洪大富搀扶起来,后者已经站起,走到铁门处,用力拧了拧锁头,朝于国峰说:“我去叫人,顺便找钥匙!”

  于国峰点了点头,走到铁门处,朝严语问说:“这里危险,你怎么会在这里!”

  严语耸了耸肩:“孟队为了我的安全,让我待在车里,我见后门这里锁了,也没人能进出,够安全,就过来凑热闹。”

  于国峰也是哭笑不得,正要调侃严语,此时却见得地上那个神秘人,竟是突然跳了起来,便往黑暗之中逃窜!

  “这老狐狸诈死!快追快追!”

  于国峰的话音未落地,严语已经追了出去!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