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五十七章 隐匿

第五十七章 隐匿

  卫生院的选址还是比较科学的,地处县城中心,方便居民前来看诊,又或者说,正是因为卫生院设立在此,也带动了周围的人气。

  饶是如此,离卫生院越远,光亮也就越黯淡,毕竟眼下已是深夜,就算是县城,在这个贫乏的年代,此时也早已黑灯瞎火了。

  严语心里很清楚,这个神秘人仿佛拥有夜视的能力一般,在黑夜之中如鱼得水,若是让他逃出了卫生院的范围,遁入黑暗之中,只怕就很难再抓住他了!

  神秘人的速度仍旧很快,但步态却有些走样,想来刚刚并非完全诈死,而是真的被击中了!

  吃准了这一点,严语发力往前追去,将体内底力全数爆发出来,从后头扑了上去!

  神秘人听得动静,转身来推了严语一把,严语却如何都不放手,两人纠缠着撞向侧面,“哐当”一声,砸烂了小巷里堆叠起来的腌菜坛子!

  这些腌菜坛子很厚实,但耐不住两个人的重压与冲击,参差的瓮片在严语的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刮痕!

  严语只觉脸上一阵辣痛,温热的鲜血便涌了出来,他也顾不得许多,死死压住神秘人!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伸手要去揭神秘人的鬼面,然而肚腹被神秘人双脚顶住,整个人便凌空而起了!

  “嘭!”

  严语被顶飞了出去,后背撞在小巷的土墙上,粉尘簌簌落下,严语一口气提不上来,就好像被巨大的磨盘压住了胸口。

  神秘人从地上弹起,继续往前逃窜,不过速度明显下降,脚步也有些慌乱和蹒跚!

  “噗!”严语如青蛙一般趴落在地,也亏得用双手支撑,否则口鼻都要被砸扁了。

  他没有任何的迟疑,又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向神秘人的后背扑了过去!

  神秘人不退反进,陡然转过身来,一把扼住了严语的脖颈,往前一冲,竟是将严语顶在了墙上!

  他就好像拎着一条破被子,扼住严语的脖颈,将严语整个人都提起来,顶在土墙之上!

  光线昏暗,他的鬼面上全是鲜血,滴滴答答,他的呼吸也很是沉重,想来该是支撑不了多久。

  严语的大拇指拼命往他指间钻,想要去掰神秘人的小指,后者却死死扼住严语的脖颈,根本没有给严语任何机会。

  不过严语也能够感受到,他并不想伤害严语,因为他的拇指没有摁压严语的喉骨,而是用指肚摁压严语两侧的颈动脉。

  这样的结果是,严语会因为颈动脉被摁压而造成缺氧,最终昏厥过去。

  而如果他直接摁压严语的咽喉,会伤到喉骨和气管等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小家伙,别再追了……”

  严语的心头陡然发紧,因为他感觉这声音有点似曾相似!

  经历了这几次的冲突,他与神秘人也交手过两三次,神秘人每次都对他手下留情,如今终于开口,竟是称严语为“小家伙”!

  严语的脖颈被扼住,也没法说出话来,此时也知道无法掰开神秘人的手,只能伸出手来,迅雷不及掩耳,将神秘人的鬼面给抓了下来!

  神秘人下意识扭过头去,只留给严语一个白皙的腮帮子,以及一点点鼻尖!

  鬼面被揭,神秘人也是气恼,哼了一声,只能丢下严语,投入了黑暗之中。

  严语拼命呼吸着,想要站起来,却头昏目眩,天摇地转,只能眼睁睁看着神秘人没入黑暗之中!

  “严语!人呢!”

  于国峰等人打着手电筒,终于是从卫生院的前门,绕到了这里来。

  严语也说不出话,只是抬手指着神秘人逃跑的方向,于国峰和洪大富等人赶忙追了上去!

  孟解放等人随后赶来,朝王国庆说:“国庆,你留下来照看严语!”

  严语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还是追捕神秘人最重要,孟解放也只好咬牙,带着人往前追了出去。

  严语不断揉着脖颈,这才缓过劲来,想想适才若自己不是那么冲动,多拖延一阵,待得于国峰和洪大富赶来,神秘人断然是跑不掉的了。

  可惜的是,自己再不动手,只怕连鬼面都没揭下来,就已经昏厥过去了。

  前头又传来光亮,竟是蒋慧洁和关锐来了。

  关锐走动尚且不便,但心里着急,见得严语满脸是血,赶忙与蒋慧洁一道,将严语送回到了卫生院来。

  严语手里还拿着那张鬼面,想起神秘人那句“小家伙”,便把鬼面偷偷塞进了衣服底下。

  “躺着,我帮你缝合。”蒋慧洁用不容置喙的口吻说着,严语却摇了摇头:“不用,我坐着就好。”

  鬼面就藏在后腰里,哪里躺得下,真要这样,怕是要被发现。

  蒋慧洁气恼了:“这样怎么缝!你到底配不配合!”

  严语也故作倔强,这个时候只能假装跟她对着干了。

  “坐着方便一些,再说,我其他地方没伤着,没必要占用一张床,你只会缝躺着的人么?”

  严语本只是随口一说,只是没想到,却成了嘲讽。

  因为蒋慧洁缝合的都是死人,死人自是躺着的,这分明在嘲讽蒋慧洁只知道对死人动手了!

  严语也有些懊悔,但为了保住这张鬼面,他也只能忍耐下来了。

  蒋慧洁果真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用生理盐水来冲洗严语的脸面,血水就这么浸润了严语的衣服,她却半点不动容,再也懒得理会严语了。

  因为被腌菜坛子的缺口刮到,伤口也并不平顺,而且还是在脸上,即便缝合再好,往后只怕也要留下疤痕。

  虽说脸上生气,但蒋慧洁还是挑了最小号的缝合针线,不过最近外伤比较多,利多卡因已经用完,尚未来得及补货,没办法给严语做局麻,严语只能强忍。

  蒋慧洁也赌气一般,虽然下手仍旧很有分寸,但见得严语沉默不语,甚至连脸皮都不动一下,她也有些扫兴。

  “你是木头人么,痛了不会吱声的么!”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我吱声能减轻疼痛么?”

  他也果真是把天聊死的小能手,一句话彻底把蒋慧洁给堵死了。

  卫生院还是乱糟糟的,蒋慧洁也不想再跟严语怄气,缝合完毕之后就出去安抚人群去了。

  关锐还在外头等待消息,严语就把衣服底下的鬼面取了出来,此时也不好细看,找了个袋子,先装了起来。

  也亏得他动作快,这才刚藏好,关锐等人就从外头进来了。

  “没事吧?”于国峰关切的问道,不过从他的脸色来看,应该是没抓住那神秘人的。

  “还成,不碍事。”

  洪大富此时也走了进来,蒋慧洁就跟在后头,朝他生着气:“你这手必须缝合,血都趟了一地!”

  洪大富却抽着烟,并不太想理会:“我自己会处理。”

  “这里是医院,我们会帮你处理,还自己处理什么!”

  洪大富却坚持:“用不着。”

  蒋慧洁更加气恼:“你这血都没止住,一地的血!”

  洪大富四处扫视,拿起推车上一块用过的纱布,丢在地上,用脚踩着,将自己的血迹给抹掉了。

  “这样行了么?”

  “你这人怎么这样!”蒋慧洁是彻底被气恼了,要不是齐院长把卫生院交给她代管,以她的脾气,说不定早就走了!

  于国峰也有些尴尬,朝蒋慧洁说:“你把清创车留在这里,我们自己弄就好。”

  “于队!”蒋慧洁似乎也没想到,于国峰竟然也这般胡来。

  关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朝蒋慧洁说:“于队心里有数的,你先忙你的去吧,那些患者和家属还没安顿下来呢……”

  蒋慧洁扫视了整个房间,气呼呼地说:“我只是想做个尽职尽责的医生,怎么就成了公敌?”

  如此说完,也不等众人回应,气鼓鼓地走了。

  于国峰将帘子拉上,洪大富便坐在了凳子上,看了看地上的残留物,他朝严语说:“刚刚你坐这?”

  严语点了点头,洪大富说:“你不错啊,只是伤到脸。”

  他与神秘人直接冲撞交手,以他的身手,都被神秘人伤到这种程度,严语只是刮破了脸,他也不得不惊诧。

  严语伸手挠了挠后背:“脸上是小事,后背跟被野牛踩了一百遍似的……”

  洪大富也难得地笑了笑,叼着烟,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直到此时,严语才终于明白,为何他不给蒋慧洁帮忙缝合,因为他身上和手臂上全都是各种刺青,有恶鬼有文字有人物,根本就看不见毛孔了!

  刺青这玩意儿在这年代可并不多见,但凡有这种玩意儿的,几乎都会被当成不是什么好人。

  他的左臂上好大一条伤口,如同猛兽裂开的血盆大口,露着白肉和黄色的脂肪。

  于国峰将清创车推了过来:“我来?”

  洪大富摇了摇头:“我自己来,你手艺太丑。”

  于国峰也不多说,给严语递了一根烟:“跟他交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装着鬼面的袋子就放在床底下,严语却是面无表情,朝于国峰摇了摇头。

  洪大富却是说:“我倒是有点收获,不过等会儿再说吧,省得又把地板弄脏了,惹人家姑娘不高兴……”

  众人一听,也是摇头苦笑。

  麻药没有,洪大富便如纳鞋底一样,开始缝合自己的伤口,手艺嘛,也是丑。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