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五十八章 虫子

第五十八章 虫子

  洪大富的手艺虽然丑了些,但缝合起来很快,而且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极其符合他狠角色的形象。

  纳鞋底一般的手法,没有太多的轻巧,但看他身上那么多狰狞的伤疤,反倒有点觉得理所当然了。

  约莫半个小时,他已经将手臂上的伤口缝合了起来,嘴里的烟尚未抽完,又让于国峰点上一根,仿佛那就是他的镇痛剂也似。

  这个空当,于国峰也与严语描述了追捕的过程,只是神秘人遁入黑暗之中,就再没了他的踪迹。

  地上虽然留下不少血迹,但走出巷子之后,就彻底断绝了,由此可见,此人非但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即便是在人口密集的居住区,也有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

  众人的希望最终也只能落在了洪大富的身上,毕竟他说过,他看出了一些破绽来。

  待得他缝合完毕,整个清创室里全是烟气,于国峰打开房门,走廊另一头的病房都传出咳嗽和患者的抱怨声。

  蒋慧洁已经将医院里的人都安抚下来,也劝说他们回到各自的病房去歇息。

  孟解放还在给傅卓玉等人做思想工作,毕竟没能抓住神秘人,他父亲傅青芳的潜在危险仍旧没有解除。

  不过神秘人已经被击伤,而且又有了防备,应该不会再次上当,傅青芳转院的事情,也再度被提上了议程来。

  清创室里,洪大富也终于是停了手,将手术剪丢到清创盘中,猛吸一口烟,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就好像手上如蜈蚣一般的缝合伤口,只是贴上去的一样。

  “说说吧,你看出什么来了?”于国峰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朝洪大富这么一问,后者也干脆利索。

  但见洪大富拿起生理盐水,倒在伤口附近,又用纱布擦拭掉血迹,连同右手也清洗了一遍。

  洗完之后,他将双臂伸了出来,朝众人展示了一番。

  “看仔细一些。”

  严语也跟着于国峰等人凑过来,粗扫之下,也并未有什么发现,毕竟洪大富的手上也全都是刺青。

  不过因为洪大富给了提醒,众人也没放过任何细节。

  严语侧了侧头,终于是看出不同来了!

  洪大富的手上起了几个包,而这几个包就好像火山口一般,凸出的包,中间却是凹下去的,这一幕可就似曾相识了!

  “血鼠妇?”严语这么一说,众人也紧张起来。

  毕竟大家都亲眼见识过这种虫子有多恶心,但洪大富手臂上的凹坑却比较大,应该不是血鼠妇。

  洪大富也没有多说,估摸着连他自己也没有得出个结论来。

  “跟他交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痛痒,只是冷静下来,尤其是刚才走进医院那一刻,才觉得奇痒无比。”

  “刚刚缝合,我是强忍着,但并非强忍缝合的痛,而是强忍这些虫子带来的奇痒!”

  洪大富不是个多话的人,此时说这么多,只怕心里也有些忌惮,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他经历过出生入死的绝境,他也处理过各种危急关头,但对于这种带着诡异的情况,他还真的有点不知如何下手。

  严语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此时从清创盘里取了个镊子,仔细检查了洪大富手臂上的包。

  这凹坑里似乎有一根黑刺,就好像被蜜蜂蜇了之后留下的尾刺,但镊子太大,尝试了几次,没能夹稳,发不上力。

  洪大富从清创盘里拿起手术刀,轻轻一切,便将手臂上的包给切开了。

  他的刀法虽然很稳重,也很精准,但毕竟是割开了皮肉,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鲜血流出来!

  严语用镊子拨了拨,终于是见到了那根黑刺,夹住之后,便往外拖,洪大富却是紧皱眉头,额头上冒出米粒大的汗珠来。

  这根黑刺不断被拖出来,越来越大,就好像马蜂的肚子,完全拖出来之后,众人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这黑虫子像极了赵同龢用艾柱熏出来的血鼠妇,但却并非血红色,而是黑色的,非但如此,这虫子比血鼠妇要大很多,浑身长满了细细的黑毛,张牙舞爪,能够明显看到它的口器!

  这东西没有复眼,但手脚上却全都是倒钩黑刺,也难怪洪大富奇痒无比,难以忍受了!

  这黑虫子被拖出来之后,用力挣扎着,严语赶忙朝于国峰说:“瓶子瓶子!”

  于国峰也没二话,将适才洪大富用来洗手的生理盐水玻璃瓶给递了过来。

  严语将那黑虫子丢进玻璃瓶,赶忙将软胶塞给封住了瓶口,那黑虫子四处乱撞,活力十足!

  于国峰和关锐脸色发白,严语却是在洪大富的手臂上,甚至是胸膛肚腹等部位,都找到了这样的包,数了数,竟然有七八个这么多!

  洪大富与神秘人缠斗虽然惨烈血腥,而且惊心动魄,但到底也只是短短一两分钟,这么短的时间内,洪大富就染上了这么厉害的虫子?

  “你觉得这虫子是那个人传给你的?”

  洪大富猛抽一口烟,似乎心有余悸,点头说:“应该是。”

  这虫子这么厉害,如果不及时处理,只怕能钻入洪大富的身体内部,到时候可就更加麻烦了!

  “老孟!老孟!”于国峰朝走廊外头喊了几声,孟解放便急忙跑了过来,朝于国峰嘘了一声道:“大半夜的,别喊啊我的于队长!”

  于国峰可不管这些,朝孟解放说:“马上安排车,送市医院去接受治疗!”

  孟解放一脸的懵懂:“送……送傅青芳?”

  于国峰将瓶子拿起来,在孟解放的面前晃了晃,又指着被严语用笔圈出来的那些包,朝孟解放说:“是大富。”

  孟解放一看,脸色也顿时发白:“又……又是那种虫子?”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啊……我马上安排车!”孟解放是又惊又怕,毕竟这玩意儿长得实在太恶心人了。

  然而洪大富却抬起手来阻止了:“不去市里,去把那个道士给请过来!”

  “大富!你从来不信这些的,怎么这个节骨眼,要找赵真人?”于国峰也很是好奇。

  洪大富咬着牙根,朝于国峰说:“只能找他了,去市医院怕是来不及,我能感受到,虫子正在不断往里头钻,没等去到市里,估计五脏六腑都要被挖穿吃净了!”

  洪大富是硬汉中的硬汉,他既然这么说,那必然是真的。

  “快去,把赵真人给接过来,用我们的车!”于国峰将腰间的钥匙串丢给了孟解放,后者也不敢停留,快步跑了出去。

  “找点艾柱来试试,看能不能控制这些虫子。”于国峰也是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信,那就信到底。

  严语脸上刚缝合完,关锐虽然行动不便,但情况却是最好的,此时主动说:“我去找慧洁要。”

  话音一落,关锐便走了出去,走廊里传来他急促的脚步声。

  洪大富强忍着,似乎抽烟都没法缓解了,不过他还是抬起头来,此时他双眼已经充血,通红着眼,朝严语说。

  “这虫子在瓶子里都活蹦乱跳,而且又这么多只,那个人只能养在身上,或者像赵同龢说的,那个人本身就是虫子的宿主……”

  于国峰也觉着惊骇:“短短交手,没太多碰触,就传了七八只给你,他身上到底养了多少这种虫?”

  洪大富却摇了摇头:“这不是关键问题。”

  “不是关键问题?”

  洪大富仍旧盯着严语:“你也跟他交过手,你为什么没有染上这个虫子,这才是关键问题!”

  严语也惊了一下,他也没想过这个问题,此时下意识拉起两只袖子,又掀开衣服看了看,身上依旧白净,也果真没有染上这种虫子!

  照着洪大富和于国峰的推断,这种虫子应该是寄宿在神秘人身上的,但如果只是被动寄宿,那么应该也会传染到严语的身上来。

  可如今没有,难道说,神秘人能够操控这些虫子?

  这虫子是低等生物,又没什么灵性,怎么可能为训练?又或者,凶手有法子,只是难以用常理来想象罢了。

  “我也没头绪,会不会他身上的虫子其实并没有咱们想的那么多,传给了你之后,就没了?”

  面对严语的推测,洪大富却无动于衷,仍旧盯着严语,几乎一字一句地问:“你到底认不认得那个人!”

  严语苦笑一声,摇头回答:“我不认得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严语到底是有些心虚,毕竟神秘人脸上抓下来的鬼面,此时就被他藏在床底下的袋子里呢!

  听得严语的回答,洪大富似乎并不满意:“你虽然没有说假话,但你的表情出卖了你,你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洪大富是个阴狠的家伙,虽然话不多,但心思却很重,而且又是侦察兵,又当过卧底,心思极其敏锐,严语又如何能骗得过他!

  严语想了想,到底还是开口说:“虽然我不认得他,但或许他应该是认得我……”

  于国峰也吃了一惊:“这话怎么说?”

  此时关锐也从外头回来了,连同蒋慧洁也跟了过来,似乎听到了对话,关锐从旁帮着回答说。

  “因为严语跟他交过手,但每次他似乎都手下留情……”

  严语本想全部交待清楚,此时关锐帮他解了围,说到嘴边的话,又让严语给憋了回去。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