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六十三章 院长

第六十三章 院长

  确认了傅青芳也有同样的伤疤之后,蒋慧洁也是心头狂喜,毕竟这是几个案件的第一个共同点,能够将几个案件组合起来进行并案调查!

  她没有太多的迟疑,当即去找于国峰和孟解放介绍情况,严语这次却没有跟着她过去,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严语心里一直挂念着的,是他藏在清创室床底下的那个袋子,里头装着的可是神秘人脸上扯下来的鬼面!

  快步回到清创室,严语蹲下来一看,心头顿时发紧,因为袋子,不见了!

  严语走到护士站来,拉着护士问了,清创室已经打扫过卫生,想着会不会是清洁工拿走了,又急忙忙四处找那个清洁工。

  终于在一个病房里找到了清洁工,拉过来一问,清洁工却说没有见到什么袋子。

  毕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清洁工断然不会为此而说谎,严语又回到护士站,询问昨夜里到现在,有没有见着谁进入了清创室。

  护士也说不清楚,严语心中忐忑至极,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暂时回到了病房。

  “难道是于国峰或者洪大富?”严语猜测起来,毕竟只有这几个人进入过清创室,如果是他们拿走的,也是不奇怪。

  但这个鬼面是神秘人的,如果他们发现了,必然会主动来找严语质问,应该不会是他们才对。

  正在病房里坐立不安之时,突然想起了敲门声,严语抬起头来,便看到一人推门进来,竟是齐院长!

  他右手端着一个锡饭盒,左手拎着的,却是严语的那个袋子!

  “一夜没睡?”

  齐院长并没有太多的生疏,但严语却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他与齐院长先前并没有相识,若说到交情,可能就是齐院长在傅卓玉面前为他仗义执言了。

  严语点了点头,齐院长笑了笑,先将袋子放下,把锡饭盒递了过来。

  “还没吃吧?陪我吃点。”

  也不由分说,他拉过凳子坐了下来,打开锡饭盒,大格子里头是三个粗粮馒头,另外两个小格子则是像极了米汤的稀饭。

  他将小格子取出来,放在了严语面前,又递过来一个馒头,严语也是愣了愣。

  齐院长吃东西很慢,似乎在品尝着最细腻的味道,整个过程也没说话,严语也不好主动问起,只能配合着他的速度,啃着馒头,喝着稀饭。

  吃完了之后,齐院长取出帕子轻轻擦了擦嘴巴,严语看准了时机,刚要开口,他却示意严语先吃完饭。

  严语只好有些尴尬地将馒头吃完,齐院长又拿起最后一个馒头递了过来,严语也不好三下五下囫囵吞下,细嚼慢咽,总算是吃完了。

  倒不是他学着院长装淑女,而是因为每一次咀嚼,都会牵动他脸上的伤口,他无法张大嘴巴来吃。

  总算是将食物消灭干净,齐院长才满意点头,不紧不慢地收拾餐具,严语心里虽然急了,但嘴上却不好说。

  终于收拾干净,齐院长才感叹道:“已经很多年没人陪我一起吃饭了……”

  虽然他脸上带着笑意,但严语看到他头已经有些秃了,两鬓斑白,也很是落寞。

  “院长……”

  齐院长摆了摆手,赶忙收拾了轻易不示人的伤感念头,指着那袋子说:“这东西是不是你落下的?”

  严语总算是等到了这句话,点头承认下来。

  齐院长说:“今早我回来的时候,习惯地四处走了一圈,就发现了这个袋子,看了清创室的使用记录,也只有你们几个,本来想先问问于队长几个,不过想着你没人照顾,正好跟你吃个早餐,就先送来你这里,没想到还真是你的。”

  严语听到此处,也松了一口气,好在于国峰等人没有发现,不然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倒不是他不愿意将这东西交给于国峰等人,只是神秘人三番五次对他手下留情,勾起了严语的好奇心。

  再者,神秘人的本事这么大,又岂会轻易让严语得手,所以严语心中更倾向于,这面具是神秘人故意“留”给他严语的!

  许是察觉到严语的情绪变化,严语这边还在寻思着,齐院长却是问说:“这里头的东西很贵重?”

  这句话一问,严语就更加放心了,因为这说明齐院长并没有打开,也尚未知道里头具体是什么东西。

  严语摇头一笑:“没什么,早先去翁立优家里,他送我的一个工艺品。”

  严语并不想撒谎,但这件事必须保密,而用翁立优来当幌子,最合适不过,毕竟他是搞工艺的,方圆百里谁都知道他的手艺。

  齐院长果真点了点头,将袋子交给了严语,朝严语说:“孩子,你是个好人,好好干吧。”

  这话说得很是突然,严语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齐院长呵呵一笑:“我是本地人,这些年见过太多事情,别的不说,单说几个村子的老师,那是来来往往,没人能待多几天……”

  “这地方太荒凉,条件又不好,没人愿意留在这么个鬼地方,可怜了那些孩子,吃够了不识字的亏,你能留下来教书,而且一待两三年,已经是最好的了……”

  严语也是恍然,心头难免温暖,不过想起自己的真实目的,心里多少也有些愧疚。

  齐院长却没有发觉,继续说:“就凭你是留下来教书最久的人,与你你吃这顿早餐就值!”

  严语尴尬地挠了挠头:“院长你可别这么说……”

  齐院长摆了摆手,似是无意地说:“不,我是真的佩服你,秦大有这个人有点怪,可不是谁都能留在老河堡这么久的,难为你了……”

  这句话有点意味深长,严语觉着齐院长是不是知道秦大有什么秘密,正想进一步探探口风,齐院长却已经站了起来。

  “来日方长,养好身体吧。”

  虽然齐院长总是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气度,但严语总觉得他话中有话,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罢了。

  严语将房门关了起来,打开袋子,面具仍旧在里头,严语也安心下来,正要好好端详一番,外头又传来敲门声,严语赶忙将袋子藏到了被子底下。

  “严语,你跟蒋慧洁发现的这个线索非常有价值啊!”

  于国峰走了进来,大咧咧坐了下来,递给严语一根烟,贴心地帮他点了起来。

  “咱们今天正打算发个协查令,四周围再找找那人的踪迹,虽然胜算不大,但聊胜于无。”

  “也好在你们发现了这个,一下子就打开了重大的突破口!”

  “照着这个思路呢,咱们可以正儿八经去秦大有那里问讯名单,照着名单进行排查,相信很快就有新线索了!”

  于国峰说个不停,很是兴奋,想来昨夜也是一宿没睡,都在纠结案情了。

  “我已经闻到那人的气味了,这地方说大很大,但活动区域却不是很大,这个人除非能飞天遁地,否则根本就逃不掉的!”

  “昨晚他被打伤,也不可能走太远,咱们一面在县城里走访搜索,一面去排查疤痕,双管齐下,就不信他能飞了!”

  严语有些惊愕,不知道于国峰今日为何这么热情高涨,或许这也是他的工作状态,估摸着也正因此,才成了同志们眼中的“办案狂人”吧。

  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察觉到了严语的惊讶,于国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光顾着说了,昨晚辛苦你跟蒋慧洁忙活了一晚上,我这就出去给你买点早饭回来。”

  严语本想拉住他,说自己跟齐院长吃过了,但万一他问起,难免又要说谎,严语也就不阻拦了。

  倒是于国峰有些奇怪,走到门口又转身来问。

  “我怎么觉着你今天话这么少?是不是昨晚跟蒋慧洁同志发生了些什么不愉快?”

  想起昨晚的事,严语也尴尬一笑:“哪有什么不愉快,是她忙活了一晚上,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

  “你佩服她?哟,今天可就有点奇怪了,这才一晚上,冤家对头就和好了?”

  严语也是摇头苦笑:“我跟她只是意见不合,私底下又不是敌人。”

  于国峰嘿嘿一笑:“不是敌人就好啊,虽然她比你大一些,但……好好相处吧,说不定能成很好的朋友哦。”

  于国峰话里有话,严语也是摇头,于国峰凑了过来,神秘兮兮地说:“你是不是觉得蒋慧洁跟关锐有点什么,所以才不敢下手?”

  严语也是无语,没想到他会这么八卦。

  “放心,她跟关锐没什么的,两人是过命的交情,但不是那个味,关锐曾经有过一个对象,都谈婚论嫁了的,后来发生了一些事……”

  “总之,你不要顾虑关锐,好好跟蒋慧洁处朋友就对了!”

  于国峰越说越离谱,严语不得不把“严正声明”:“可不是处朋友,这话不能乱说!”

  于国峰也是嘿嘿一笑,拍了拍严语的肩头:“你自己想想吧!”

  严语正要再说,于国峰已经走了出去,严语也是叹气,本想仔细看看那面具,但又怕有人像于国峰那样冒冒失失进来。

  再说,于国峰出去买早饭,一会儿还是要回来的,也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于国峰的话,倒是让严语感到很意外,本以为蒋慧洁和关锐曾经是一对,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了。

  想起蒋慧洁在办公桌上埋头工作的样子,严语也觉着一个姑娘家,着实不易。

  这么一想,严语赶忙又将心中念头驱散了个一干二净,脱了外衣,正打算躺一会,却发现衣服口袋鼓鼓的,严语伸手一摸,也是心头一紧!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