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六十四章 馒头

第六十四章 馒头

  /

  严语伸手到口袋之中,取出来一看,竟是折叠成方形的一张纸,这由不得他不紧张。

  毕竟这不是他的东西,有谁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东西放进他的口袋?

  打开一看之后,严语却是哭笑不得。

  这是一张画像,不难看出,画的是他,正趴着睡觉,脸上贴着纱布,头发又遮挡了眼睛,几乎没怎么看到脸,虽然笔画简约,但神韵十足。

  即便没能看到眼睛,也给人一种很美的感觉。

  这自然是蒋慧洁的手笔,想来她夜里工作乏了,偷偷给严语画像,也是为了消遣一下吧。

  不过这个画却给了严语一种奇怪的感觉,画像里的这个人,像严语,但又不像严语,估计蒋慧洁是想起了自己的弟弟,所以画的时候参杂了感情,才会出现这样的观感。

  但不得不说,这个画给人一种强烈的情感,严语似乎能够感受到,蒋慧洁在给自己画像的时候,很想窥探自己的梦一样。

  他不知道蒋慧洁与弟弟之间的经历和那份亲情,但也足以令人感动。

  正看得入神,门便被推开了,严语做贼心虚一般,飞速将画像塞进了被子里,抬头一看,是蒋慧洁。

  “敲门懂不懂?”

  蒋慧洁似乎没想到,严语居然还是用以往那样的态度来对待他,咬了咬下唇,将一个饭盒用力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再来你这里,我就是狗!”

  严语本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可想起蒋慧洁给他的画像,心中到底有些后悔。

  打开了锡饭盒,严语却是想笑了。

  里头三个粗粮馒头,两个小格子装的是稀饭,配置跟齐院长一模一样,搞不好就是在同一家店买的!

  心中正温暖又后悔,门再度被推开,蒋慧洁红着脸,气恼地说:“饭盒记得给人家送回去!”

  严语微微一愕,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刚谁说过再来这里就是狗?

  蒋慧洁似乎从严语的笑容之中感受到了他的意思,气得直跺脚,不过这次却是气自己。

  眼看着蒋慧洁又要离开,严语忍不住开口说:“喂,一起吃啊,我吃不完,太浪费了。”

  倒也不是严语客气,是吃了齐院长那顿之后,他对这三个大馒头确实有点吃不消了。

  老板是个厚道人,粗粮馒头的分量很足,而且由于碱水没放太多,里头的粗粮太多,老面也没放够,所以馒头很硬很紧。

  若是说别的,蒋慧洁是如何都不会留下来,但这个年代还敢浪费食物,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她走了进来,也毫不客气,毕竟她的风格就是这样,大咧咧坐下,就分了一格子稀饭到严语面前,抓起一个粗粮馒头就啃。

  严语刚刚才吃过,见得蒋慧洁啃馒头,鬼使神差竟然打了个饱嗝!

  “看到我就饱了?严语你行啊你!你别吃了!”蒋慧洁气鼓鼓地留下一句话,抓着自己吃的馒头就走了。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这次他倒没有解释,反倒觉得蒋慧洁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表面上虽然风风火火,其实内心非常的细腻。

  虽说两人已经不陌生,但到底是孤男寡女,又不是搭伙过日子,在一起吃饭难免会惹人闲话。

  蒋慧洁借着生气离开,巧妙地避开了尴尬,完全没有让两个人难堪,而且给双方都留下了一种好朋友之间生气才会有的乐趣。

  蒋慧洁一走,严语是真的发愁了,还剩下两个馒头,总不能浪费,只好硬着头皮吃了个干净。

  虽说粗粮馒头并不是太高档的食物,但在这个艰难时期,能吃上这个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严语将稀饭喝完,肚子都鼓了起来,这次打饱嗝可就是货真价实了。

  这才刚吃完,将锡饭盒收了起来,清洁工走过来,手里提着一串的饭盒,叮铃哐啷,原来是统一收集,帮着送回去给店家,也着实贴心。

  严语不想随便麻烦别人,但架不住清洁工大婶太热情,感觉再不把锡饭盒给她,她能撸起袖子打人,严语也就真诚感谢她的帮忙了。

  刚坐下,摸了摸肚子,于国峰拎着俩锡饭盒回来了!

  见着饭盒子,严语下意识干呕了一下,脸色都变了,朝于国峰说:“不会……不会又是馒头吧?”

  于国峰叼着一根烟,将俩盒子放下,一边打开,一边朝严语说:“怎么?嫌弃馒头?你可知足吧!”

  盒子里果真是一样的配置,馒头稀饭,而且分量更大,于国峰将嘴巴塞得满满的,吃得格外满足。

  严语见了却是喉头发顶,赶忙盖起了盒子,朝于国峰说:“我吃过了,你给洪大富他们吃。”

  “吃过了?”于国峰有点讶异,但很快就露出坏笑:“呀呀呀,我知道了,我说呢么,刚出去的时候撞着蒋慧洁了,还纳闷一个姑娘家怎么吃这么多,原来是便宜了你小子!”

  “可别乱说,人还是姑娘,别乱点鸳鸯谱,不合适!”严语有些心虚,于国峰却不以为然:“哟哟哟,现在知道人家是单身姑娘了?”

  严语也懒得跟他计较,从他口袋里摸出烟来,点了一根,正要塞回去,于国峰却抬手挡住:“你还是留着吧,省得我再发给你。”

  严语也不跟他计较,将烟盒放在了桌面上。

  于国峰正吃得舒服,王国庆却是从外头跑了进来:“出事了!”

  这才刚平静一些,理清了一些头绪,接下来准备大干一场,该排查的排查,该走访的走访。

  一大早天气大好,带来一天好心情,到底是让王国庆这句话给打破了,仿佛没一天能安生那般。

  “又怎么了?”

  “刚刚接到电话,老河堡那边发了大面积山火,我们已经上报市里,要组织大量人手,否则这种旱情之下,火场怕是要延绵覆盖周遭所有的村落!”

  “又是老河堡?”于国峰眉头紧皱,将馒头丢下,咕噜噜将格子里的稀饭全都倒进了肚子里,袖子一擦嘴巴,就要往外去了。

  严语也站了起来:“我也去!”

  “你休息!”

  于国峰一脸的不容置疑,但严语表情坚决,他也只好改口:“算了,别罗嗦,赶紧!”

  严语本想收拾画像和鬼面袋子,但此时已经来不及,只好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走廊里,发现洪大富已经在走廊抽烟,他就这么蹲在墙根,仿佛昨晚根本没受伤一样。

  于国峰也一点不客气:“知道了?”

  洪大富点了点头,叼着烟跟了上来,此时关锐也正从病房里走出来,腋下夹着帽子,制服已经穿得笔挺。

  “你们啊,逞英雄可以,但千万别拖后腿!”于国峰也不再多言,几个人心领神会,跟在后头,快步走了出去。

  路过护士站,严语快速地在纸上写下便条,叮嘱护士说:“麻烦您一会交给齐院长,哦对了,我的病房就不用收拾了,谢谢您。”

  也不等护士回应,严语便跟了上去,于国峰等人已经上车,发动机都热了起来,差点就不等他了。

  孟解放朝众人说:“虽然给消防队摇了电话,但部队距离有点远,只能靠咱们先发动群众自救……”

  于国峰皱着眉头说:“查案我不敢说擅长,但起码能卖力,这要啥没啥,山火要咋救?”

  孟解放沉默片刻:“想要靠水来灭山火是不现实的,人力扑灭是常用法子,不过附近的植被区不是很大,林区也就只有李准那个猎户屋所在的老山区,只要咱们提前挖出隔火带,就能遏制火势了。”

  “剩下的地方就眼睁睁看着烧光?”关锐也有些难以置信。

  孟解放却是轻叹一声:“这么处置已经不错了……再说了,这些植被早已枯死,烧了也就烧了,就当烧肥吧,说不定烧荒之后,还能整出一些山坡地,等雨水来了,还能种些东西……”

  严语也有些尴尬:“所以……咱们是担心过头了?”

  孟解放呵呵一笑:“也不能这么说,咱们最要紧的工作是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不让火势蔓延到居住区,或者及时疏散和安置火区的居民……”

  一直沉默着的洪大富突然说了句:“都别说表面话了,你们这么着急,还不是觉着这火来得蹊跷么,一个个都不敢说,怂!”

  严语看向于国峰,后者也在看他,在看关锐,眼中的意思也很明确,看来大家也果真是这个心思。

  这山火实在有些蹊跷,但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这边正准备搜索神秘人的踪迹,对目标人进行排查,那边就起山火,说不蹊跷那才是坟头说相声,骗鬼。

  孟解放自嘲地说了句:“我可没你们想的那么远,我在基层干惯了,群众基础也相对好一些,组织人手,开挖隔火带的事情就交给我,你们去调查起火点吧,那才是关键。”

  只是这一句话,就足够体现孟解放的大局观,虽然处事圆润,但他并非中庸之辈,他或许没有于国峰的当机立决,没有关锐的朝气和专业,也没有严语的敏锐直觉。

  但他同样能够看出其中猫腻,只是为了顾全大局,更是为了“人尽其才”,他主动揽下所有琐碎的累活,甘当后勤,或许这才是最合格的一个队长了。

  于国峰却摇头说:“调查起火点的事还是你们三个去吧,你们都有伤在身,相互关照一下,我去找秦大有,务必拿到跳傩大师傅的名单,到时候咱们汇合一下,尽快排查,省得节外生枝。”

  计划定下来之后,众人也蓄势待发,只盼别再闹出什么事来了,否则刚刚清晰起来的案情,又要变得乱七八糟。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