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六十六章 坐火

第六十六章 坐火

  面对这样一群老人,严语也希望能够尽最大的能力去挽救他们,毕竟都是人命。

  虽然不知道孟解放和于国峰是如何与他们沟通,为何最终留下他们,而没有强硬抬他们出去,但严语并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当他说出上面那番话,信心满满,本以为能够说动秦大有,但他却没有被严语搀扶起来,反倒将严语拉到了他的跟前!

  严语从没想过秦大有的力气会这么大,他凑近了,直视着严语的眸光,朝严语说。

  “你让考古队不再挖掘龙王庙地下,我们就出去!”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但深思一番,却有些心寒,说不定秦大有一直打定了这个主意,或许他也向孟解放等人提过要求,甚至向赵同龢等人提过这样的要求。

  无论赵同龢、郑君荣,亦或是孟解放和于国峰,或许他们都认为,秦大有只是无理取闹,是在用自己的命,要挟考古队。

  他们只要敢提出要求,说明他们并非无欲无求,只要不是无欲无求,就不会真的去死,所以他们并不会答应他的条件。

  当然了,这也只是其中一种猜测,具体是个什么情景,严语也无法得知。

  或许秦大有一直在等着他严语,因为在他看来,严语比孟解放等人更具说服力。

  孟解放等人只能配合考古队,他们没有决定权,赵同龢是万万说不通的,唯一能求情的,也就只有严语。

  因为他知道,赵同龢一直求着严语来帮助他们挖掘,也就是说,只有严语才能阻止考古队!

  严语哭笑不得过后的心寒,正是因为这一点,因为秦大有竟然能用生命来做筹码!

  这足以说明他们真的在乎龙王庙,但这反而说明了龙王庙并非普通的地方,否则他们根本就不必用生命来捍卫!

  这里头的关系既矛盾又统一,一时半刻是没办法说清道明的,留给严语的问题是,到底要不要帮他们?

  如果自己不答应,这些老人会不会真的留下来,与祖坟一道被烧掉?

  “如果我不答应呢?”严语试探着问了一句,秦大有却摇了摇头:“不,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严语心说你去派出所举报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想的,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朝秦大有说:“我没法说服考古队的,你这样要挟并没有什么用……”

  秦大有紧紧握住了严语的手:“我知道你一定有法子,一定有!”

  严语推开他的手:“我真的没办法……”

  秦大有失望之中带着少许愤怒:“既然这样,你走吧,不用管我们这些老东西!”

  四周的火势越来越大,左侧的老头子已经摇摇欲坠,本来身体就不好,此时不少老头已经开始剧烈咳嗽,有些已经咳不出来,差点就断气的样子。

  然而他们仿佛真的铁了心,如何都不愿离开。

  严语此时见得,左侧老头子许是被飞过来的火苗烫到了,下意识往旁边躲。

  严语心头松了一口气,既然还知道躲,就不是真心要死,于是朝秦大有说:“我真的没办法,你们愿意留下就留下吧,这是你们坚持的东西,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这番话可谓冷血无情,严语转身便走,为的就是要让这群老头子知道,这么做毫无意义!

  然而当他越走越远,秦大有却背过身去,一群人仍旧跪着,似乎不再抱任何的希望了!

  于国峰和孟解放也走了过来,朝严语问说:“你觉得他们会不会起来?”

  此话一出,严语也估摸得出来,他们应该也是收到了同样的条件,而且心里都在想,再熏一熏,这群老东西迟早是要跑出来的。

  严语摇了摇头,眼看着火势不断蔓延,老头子们却仍旧没有动静,三人终于是着急起来。

  “怎么办,看来他们是真的铁了心了!”

  “可是考古队那边只能协商,根本就起不到决定作用,这是考古发现,是极其有价值的,总不能被封建迷信牵绊着,阻碍了工作吧?”

  “再说了,考古队都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咱们能怎么办?”孟解放的拿手绝活就是“和稀泥”,可眼下都束手无策,可见此事是真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叫几个人过来,动粗!”于国峰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老河堡的年轻人对老家伙们唯命是从,但派出所的同志可不会见死不救!

  “我去叫考古队的人帮忙,刚刚他们答应我和关锐,可以调拨一些人手给咱们的。”

  严语转身要走,一回头也是吓了一跳。

  但见得秦钟等人满目热泪,手持工具,挡在了前头,全村老小都一个表情,很是悲壮。

  “秦钟,都给我滚开!他们要是死了,你们能心安吗,下半辈子你们怎么睡得着!”

  严语平日里谦谦有礼,此时发动肝火,也是气急了,但秦钟等人却不为所动。

  “这就是你们这些外姓人如何都没办法成为咱们的亲人的原因,你们永远不明白,咱们靠什么活着!”

  “不是靠吃的,不是靠喝的,是靠一个秦字,咱们是一家人,才能活下去!”

  秦钟就是个糙汉,然而此时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足够让人吃惊,可见这群年轻人都被老东西们的举动给点燃了,一个个都失去了理智!

  洪大富也是气了:“一群糊涂虫,都滚开!”

  他叼着一根烟,走到前头来,但秦钟等人却没有被他吓到,反而举起手中的家伙,朝洪大富说:“有本事就过去!”

  洪大富的身子突然弓低,就好像感受到危险的豹子,严语飞快地思考着,此时拦下了洪大富。

  “算了,就算打得出去,人也带不进来,浪费时间罢了。”

  洪大富虽然拳头很硬,但并不是只信奉暴力的蠢蛋,自然晓得这个道理,只好忍了下来。

  “你们这样是谋杀,知道吗!他们要是死了,你们都有责任,你们还怎么活下去!”

  孟解放常年做着基层工作,对群众的思想动态非常了解,也深谙他们的心理。

  然而今日是见了鬼,这些人一个个吃了秤砣那样,软硬不吃,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老头子一个个倒下,秦钟等人却是寸步不让!

  “怎么办?”孟解放已经是处理危机的“专家”了,但此时他还是朝严语问了出来。

  因为严语好歹算是半个老河堡的人,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依靠严语。

  严语看着秦钟,又看了看背后的老头子,咬了咬牙,到底是转身走进了火场。

  “你答应了?”秦大有睁开眼睛来,他已经很虚弱,但见到严语的那一刻,却仍旧掩饰不住眼中那种兴奋。

  然而严语却摇了摇头:“不,我不答应,如果这个事情我妥协,往后就再没原则可言。”

  秦大有哼了一声:“那你来做甚么?”

  严语坐了下来,朝秦大有说:“我留下,你们不走,我也不走。”

  秦大有哈哈笑了起来:“你还年轻,你舍不得死,想要反将我一军,不行的。”

  严语摇了摇头:“你要死,是你们的事,就算你们留下来死,也不会追究谁的责任,但如果我死在这里,你们就一个都不会干净!”

  严语掷地有声,而后同样凑近了,问秦大有说:“秦叔,你是这样的人么?”

  同样的问题,丢回给了秦大有。

  秦大有面容痛苦,朝严语说:“我也不求你了,你不帮忙也罢,但你还是出去吧,我知道你是好人,我心领了,你赶紧走吧。”

  退一步,就是输。

  严语没有回答,闭上了眼睛。

  秦大有轻叹一声说:“你不明白的,咱们这群老家伙就算出去,也没有意思了,这是我们最好的结果,你成全我们就罢了。”

  “什么意思?”严语敏锐地抓到了他话中有话。

  秦大有却摇了摇头:“你还是走吧,赶紧走!趁你还干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不要回来!”

  这句话实在太熟悉,赵江海曾经讲过,还有一个人对严语也讲过同样的话,没想到秦大有此时又讲!

  但凡这句话说出来,背后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肮脏事!

  “说清楚,只要你告诉我,我就走,立马就走,再不管你们!”

  秦大有痛苦地说:“火是我放的,火是我放的!只是我没想到火会这么大,连祖坟这边都受了牵连……”

  “不过都值了,就算下去见了祖宗,也不丢脸!”

  “你放的火?为什么!”严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曾经拼了命也要救龙王庙的老人,竟然会亲手烧掉龙王庙!

  “为什么!”

  秦大有这次却坚决地摇头:“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快走吧……”

  严语虽然满怀迷雾,但此时已经没法细想,朝孟解放大喊道:“秦大有已经亲口承认他是纵火犯,快进来抓捕!”

  秦大有没想到严语竟然会来这么一出,赶忙摆手否认:“不!我不是!他瞎说!他诬陷我!”

  然而孟解放和于国峰等人又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冲进来,不由分说将秦大有给铐了出去!

  秦大有是主心骨,老家伙们见秦大有被拖出去了,一个两个也跪不住了。

  秦钟等人还在迟疑,洪大富大声呵斥道:“你们再拦着,那就是帮凶从犯,一个个都走不了,这已经不是你们的事了,而是刑事案件,是要判刑坐牢的,不是一厢情愿的事!”

  “这场大火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秋后算账,你们一个都跑不掉,还不赶紧救人!”

  于国峰趁热打铁,这么一说,秦钟等人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