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六十七章 诬陷

第六十七章 诬陷

  | |  -> ->     一群死守祖坟的老顽固终究被七手八脚抬了回来,村民们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场面极其的悲壮。

  孟解放抹了一手的汗,严肃地朝严语说:“你这权宜之计用得蛮好,不过咱们不能做,咱们得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的。”

  于国峰不以为然:“到底是为了救人,出发点是好的,再说了,严语不是咱们的人,民不举官不究,等这些老头子醒悟过来,感谢严语还来不及的。”

  严语也是苦笑:“你们就没想过,我并非权宜之计,而是说的真话?”

  于国峰拧着眉毛,一脸的凝重:“严语,这不是能开玩笑的。”

  严语摇头,同样认真:“我没开玩笑,他亲口向我承认,说是他放的火。”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孟解放也很是不解,但显然,他是相信严语了。

  “他没有说,不过我想……应该是为了陷害考古队。”严语也不敢把话说太满。

  “陷害考古队?”

  “是,刚刚我跟关锐去调查起火点,郑君荣言辞闪烁,非常得心虚,想来火场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对考古队极其不利的证据。”

  “那也有可能真是考古队放的火,或者是无心之失也未必的……”孟解放对严语的结论似乎并不是很认同。

  严语却摇头:“考古队确实有这个动机,只要把龙王庙烧平,村民们也就不必再坚持阻挠他们的挖掘,但郑君荣应该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且我相信,秦大有不会骗我,他说是他放的火,那必然就是他放的火,这个老头子一辈子都在珍惜羽毛,容不得留下一丝污点,将死之言,应该是可信的。”

  “所以我认为,秦大有应该是做好了诬陷考古队的准备,烧掉龙王庙或许还不够,但如果他们这些老家伙死在大火中,这个考古项目就会彻底被冻结,再也没法挖下去了。”

  “他们……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命,捍卫龙王庙地下的东西!”不得不承认,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让人佩服,即使在旁人看来顽固而愚蠢,但这群老家伙的行为,实在太过震撼人心。

  “这地下到底有些什么,能让这群老东西豁出性命来守卫?”于国峰咋舌道,孟解放接话说:“要不要问问考古队?他们这么想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于国峰摇头:“这属于考古队的机密,不是咱们可以打听的,再说了,除非涉及案情,否则咱们也没法子让他们百分百透露内幕的。”

  孟解放也是叹气:“这难得有点头绪,正准备排查,又出了这档子事,这段时间真是撞了邪,怎地麻烦就没断过……”

  此话一出,难免有些沮丧,关锐建议道:“先去问讯秦大有,不过看他刚才撕破喉咙也要否认,没有实际证据,怕是很难坐实他是纵火犯……”

  严语点头:“关锐说得没错,他们现在身体不适,而且村民情绪也不好,不适合这个时候去问讯,咱们不如把重心放在火场调查,只要能找到证据,他再如何否认也没用。”

  “有了这事,顺便也能把跳傩大师傅的名单给问出来。”

  于国峰认同地点头:“严语的想法不错,是这么个思路,咱们先调查龙王庙火场。”

  “另外,我去找郑君荣谈一谈,说不定能从证据这方面找到突破口。”

  严语对郑君荣并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有赵同龢在身边,就算秦大有安排了确凿的证据来陷害考古队,最终还是会被赵同龢处理掉,否则这老道也不可能这般气定神闲。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于国峰,横竖还要等待龙王庙废墟彻底熄火,让他尝试一下,若能获得些意外之喜,也是好的。

  几个人商量完毕,便走出了山坳,此时村民们哭哭啼啼,围拢着几个老家伙,场面非常的感人。

  有句话说“殷忧启圣,多难兴邦”,困难虽然会带来损失,但也会极大地增强群体的凝聚力,相信经过今日之时,只怕所有人都会对秦大有唯命是从,甚至将他拔到更高的地位。

  严语正在寻思之时,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人来,可不正是林小余么。

  “严语!”

  林小余也是没顾及太多,到了近前来,发现严语身边还有关锐等人,只好改口问说。

  “严……严老师,你没事吧?这脸又是怎么回事……”

  严语摸了摸脸上的纱布,朝林小余说:“没事,前两天摔了一跤,不碍事的,孩子呢?”

  “里头人太多了,小卢同志带着他们在考古队那边呢。”

  于国峰见得此状,也朝严语坏笑着眨了眨眼,严语白了他一眼,后者便去找考古队问话去了。

  关锐等人也识趣,找了借口便给严语留了个人空间。

  “怎么这么不小心……”见得没人在旁边了,林小余才表露出自己的疼惜来。

  严语心头温暖,笑着说:“不碍事,你别担心。”

  似乎发现两人说话的语气太过暧昧,林小余也稍稍低头,不敢去碰触严语的眸光,甚至下意识后退了一些,尽量保持距离。

  严语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对了,那个人我们还没抓住,就怕他狗急跳墙,这段时间不要让孩子往外跑,凡事要跟小卢同志商量。”

  林小余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你也小心一些,等……等过段日子,来……来家里吃饭吧,孩子……总提起你……”

  严语也是心头激荡,点头应承说:“好,等消停了我就回去。”

  林小余也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说出这话,此时双颊滚烫,比山坳里的火势还要炽热。

  严语趁机问说:“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你,你可别多想……”

  林小余温柔一笑:“你问。”

  严语到底是开口说:“他们在整理赵江海的遗物时,发现了一枚铁钱,你知道这铁钱怎么来的吗?”

  林小余的笑容瞬间凝固,仿佛一下子就被罪恶感击中,眼中那股炽烈也变成了冷淡,仿佛自己跟严语讲话有些对不住尸骨未寒的丈夫。

  “他没跟我提起过,我也没见过……”

  严语也知道赵江海三个字必然会带来这样的后果,但这是躲避不开的事情,或许等哪一天,林小余能够淡然面对这件事,面对赵江海这个名字,他与林小余之间才有进一步发展下去的可能了。

  可铁钱干系到他的父亲,他又不能不去打听,赵江海已经死了,他也是不得不问。

  眼看严语有些失望,林小余也似乎有些过意不去,沉思了片刻,朝严语说:“不过……有一次他跟我说,他很快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说有贵人能帮助他,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神秘兮兮的……”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个有关,但愿吧……”

  严语双眸一亮:“他有没有提过贵人的名字?”

  林小余摇头:“没有,不过他很敬重这位贵人,从来不信鬼神的他,那段时间竟然开始烧香,问他也不说……”

  “开始烧香?”虽然没有姓名,但单凭这一条,严语觉得那个贵人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了!

  只是他为何要赠铁钱给赵江海,还允诺帮助赵江海离开?赵江海挖掘龙王庙寻找水源,会不会跟父亲有关?

  难道真如赵同龢所言,龙王庙地下极有可能会发现父亲的线索?

  两人见面,聊的却是林小余刚死去的丈夫,只是想起来就觉得别扭,林小余自是受不了,朝严语说:“没什么我就先回去了,孩子还等我……”

  严语也心有愧疚:“是我不该问……”

  林小余反倒苦笑起来:“不是你的错……是我……总之,会过去的。”

  严语也笑了笑,正要回应,外头山道上突然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几辆大卡车撞开滚滚烟尘,出现在了山坳前。

  “是消防队来了!”

  车子没法开进来,消防部队的同志们迈着快速而有力的步伐,背着扛着各种工具,哗啦啦涌了进来。

  领导与孟解放等人了解大概的情况,便分头行动,向火势凶猛的地方发动攻势!

  因为没有水车,他们只能用土法子来灭火,与村民们一样,不过他们眼神坚定,行动迅速,完全将个人安危抛诸脑后,效率极高。

  消防队的到来,让众人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村民们也没有闲着,秦大有等几个老家伙没死成,又发动村民去保护祖坟。

  消防队的领导阻拦不住,只好派人组织村民,指挥现场,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

  见得此状,严语朝林小余说:“我也好久没见过孩子们了,我送你出去,顺便看看孩子。”

  林小余有些犹豫,但知道严语是在补救刚刚的对话,也点了点头。

  大小双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关爱,进了学堂之后,对严语有着截然不同的尊敬,严语对他们也关心,所以他们会下意识用严语来填补父亲的空缺。

  这几日在小卢的保护之下,他们没办法出去玩耍,早就无聊透顶,见了严语,便围了上来,吱吱喳喳问个没完没了。

  趁着这个空当,小卢也暂时里开,去向孟解放汇报自己的工作近况。

  严语跟他们笑闹了一阵,看得林小余也是满怀欢喜和欣慰,直到严语问起他们的功课,孩子们才停了下来。

  正打算聊一聊学习,小卢突然跑了回来,朝严语说:“严老师,孟队让你快过去,龙王庙废墟里有发现!”

  “发现了什么?”严语也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

  然而小卢却是脸色苍白,看了看林小余和孩子们,朝严语说:“你过去就知道了……”

  严语看他脸色,心中顿时涌起不安。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