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六十八章 废墟

第六十八章 废墟

  听小卢说龙王庙废墟这边有重大发现,严语下意识就联系到了放火的证据。

  然而小卢下意识看向林小余和孩子的表情,又让严语感到极度的不安,因为这意味着,龙王庙废墟的发现,极有可能会给妇女儿童带来惊吓,哪里听到也会受到惊喜,这就非常不妙了。

  严语快步来到了废墟这边,才发现消防队已经将废墟的火头全部灭掉,废墟也已经清理了一部分。

  此时无论是村民,还是考古队,亦或是消防队的人,全都留在了外围,里三层外三层,议论声如同沸水一般。

  严语分开了人群,便发现王国庆等同志把守警戒,不让任何人靠近,废墟的中心处,只有于国峰等人。

  朝王国庆点了点头,后者点头回应,严语便顺利通过了警戒线。

  也不消多问,因为他已经发现了小卢口中的重大发现。

  消防队的同志们应该是就近取材,用沙子灭的火,周围还留有不少沙子,废墟中间七扭八歪躺了几具尸体,全都被烧得扭曲变形,令人见之,极度不适!

  这几个人抱在一起,显然在惊恐万状之中度过了人生最后的时光。

  因为“抱团取暖”的原因,大火一烧,就好像烧了蜡人一样,几个人的手脚身体“融合”在一处,粗扫一眼,还真没法立刻说出个确切的人数来。

  他们的身上还残留着布料的余烬,粘在裂开的皮肉之上,黑乎乎一团,实在难以分辨。

  “如果真是秦大有放的火,那问题就严重了,只怕不需要老家伙们自杀,这个考古项目也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于国峰也没敢乱碰,只是蹲在稍远一些的地方,朝刚刚赶到的严语说。

  严语其实早就意识到,因为刚刚进来的时候,考古队那边吵吵闹闹,几乎要炸了锅,郑君荣更是暴跳如雷,这个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严语想要靠近一些,却被于国峰给拦住了:“等蒋慧洁他们过来再看吧,这现场并不复杂,但因为被火烧过,轻易碰不得,否则想搜找证据就更难了。”

  严语停了下来,看着那堆尸体,朝于国峰说:“是不是秦大有放的火不好确定,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跳傩大师傅是不用去排查了……”

  于国峰和关锐等人纷纷将眸光投向了严语,后者指了指尸体的头部,朝众人说:“看他们头上是什么。”

  众人跟随严语的指示一看,便发现后面三个蜷缩着的死者,因为缩在其他人的身后,形成了一个保护空间,他们脸上还残留着碳化的傩面具!

  而前面直接受到烈火灼烧的死者,虽然面具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但他们的头上留有一圈铁线,如同孙猴子头上的金箍儿一样!

  “很显然,为了防止他们摘下面具,凶手用铁线把面具绑死在了他们的头上,再看他们的双脚,应该也是铁线,这些人是被活活烧死的!”

  严语得出这个结论,众人又看在眼里,不由心头发寒,这是多么令人发指的罪行!

  而无论是于国峰还是关锐,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就是那个神秘人!

  他们刚刚才理出一些头绪来,打算排查跳傩大师傅,此时这些大师傅就被集中到一处,一把火给烧了!

  “最早的时候,他用水,一个接一个,先是孙立行,而后又是傅青芳,可现在却没再顾及,竟是将剩下的目标,一次性烧死!”

  关锐愤怒地挥舞了拳头,语气中也满是惋惜,眼看着抓到一些线索,距离神秘人又近了一步,可现在,又被一把火烧掉了!

  严语摇了摇头:“这说明他着急了,以往总是慢条斯理,胜券在握,自信满满,总觉着咱们不可能抓得住他。”

  “可被咱们设计击伤之后,他感到了恐慌,不过他将面具用铁线绑死,也是为了保全仪式感,即便在这种慌乱的状况之下,这种仪式感都缺少不得,这多少也能说明一些东西的。”

  严语的分析非常有理,但孟解放等人被现场震慑,此时也只是愤愤地骂道:“简直就是恶魔!”

  “咱们必须抓紧时间,将这恶魔缉拿归案,否则真不知道他再干出什么事情来!”

  孟解放紧握拳头,带着些许抱怨:“蒋慧洁他们怎么还不来?”

  早先他们出发之时,就已经通知蒋慧洁,让他们与齐院长组成医疗队,尽快赶到火场来支援。

  可如今消防队都快结束灭火工作了,医疗队竟然还没有抵达,若不是齐院长早先带着卫生院的几位同志来监督和协助赵同龢,只怕今天这火场上也是麻烦不断。

  “王国庆,你再去村里摇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孟解放平日里也很少发火,今次是真的着急了。

  这地方虽然穷山恶水,打架斗殴也不少见,但恶意凶杀的案子却很少。

  然而只是短短半个月不到,已经死了这么多个人,今日更是大爆发,一下子烧死了一堆!

  就好像……就好像林小余那对孩子的失踪,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从此之后,灾难和死亡便降临人间,确切来说,是降临到这个地方来!

  王国庆知道孟解放轻易不会发怒,也是赶忙驱散了村民,要出去摇电话,只是走出一段,又跑了回来。

  “孟队……他们来了……”

  “来了还不赶紧进来,快让蒋慧洁带人进来,入夜要起风,一旦起风,什么证据都要吹没了!”

  王国庆也急:“不是蒋慧洁,不止是蒋慧洁他们,省里的督导组也一起来了!”

  “督导组?”孟解放朝于国峰投去了眸光,于国峰也苦笑:“之前我下来的时候,领导还不放心,说是案子性质恶劣,影响极大,要限期破案,而且省里会有督导组进驻,我忘了跟你提这一茬……”

  孟解放也只是轻叹一声,站了起来,走到外围去,便见得蒋慧洁等人与三个穿着青绿色制服的同志走了过来。

  “同志们辛苦了,我是罗文崇,这位是负责群众工作的陈经纬同志,旁边这位是负责宣传工作的叶晓莉同志。”

  罗文崇也就四十来岁,头发梳理得光洁整齐,制服笔挺,笑容和煦,身材也并不臃肿,反而展现出一股子干练又有活力的劲头。

  左边的陈经纬是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人,带着刚走出校园的朝气,昂首挺胸,仿佛恨不得马上要为四化做贡献。

  落在后面的女同志叶晓莉与陈经纬年龄相仿,不过戴着一顶西洋软帽,与制服有些格格不入。

  孟解放赶忙上去握手,介绍说:“督导组的同志你们好,我是县里的孟解放,这位是市支队的副队长于国峰,旁边是他的助手洪大富,这位是我们所里的骨干……”

  “是关锐吧?是不是叫关锐?我之前看过报道,青城神探关锐是不是你?我曾经想给你做专访,还让你轰出办公室,你记得我吗?我啊,叶晓莉!”

  罗文崇干咳了一声,很是尴尬地朝叶晓莉瞪了瞪眼,后者却不以为然,瘪了瘪嘴。

  关锐也有些尴尬:“我是关锐,叶记者你好,当时也是顾着工作,没有赶你走的意思……而且办案都是大家同事一起的努力,什么神探不神探的,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

  关锐这么一说,倒是缓解了尴尬的气氛,罗文崇也看着关锐,满意地点了点头。

  孟解放又朝向严语这边:“这位是……”

  罗文崇却抢先开口说:“是严语老师吧?我听说过你,不用介绍了,我跟同志们还有些话要说,严老师不是内部人士,太麻烦你了,严老师不如先去休息一下?”

  虽然说得客气,但这种语气并没能让人高兴,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严语也只好朝孟解放等人点头表示歉意,退出了圈子。

  王国庆倒是想说些什么,严语朝他摇了摇头,心领神会,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才刚走出来,便听到叶晓莉一声尖叫,想来他们终于是看见废墟里那堆尸体了。

  严语取出烟盒,刚要点一根烟,蒋慧洁快步走了过来,压低声音朝他说:“你别再掺和了,督导组这次下来,就是为了你的事!”

  “为了我?”

  严语也有些惊讶,或许跟那位给他作担保的人有关吧,毕竟这关系到纪律问题,不过严语连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也是冤枉了。

  蒋慧洁还要再说,孟解放已经在那边打声招呼技术科的同志,蒋慧洁咬了咬牙,最后朝严语说。

  “别再搅进来了……算我……算我求你!”

  看着蒋慧洁匆匆离开的背影,严语也很是郁闷,抽了一口烟,只觉着满嘴苦涩。

  眼下案情复杂如麻,却又断了头绪,林小余和孩子的安全还没得到保障,自己要查的事情也没能趁机去接触,而且凶案不断发生,他又岂能说抽身就抽身?

  思来想去,严语也觉得有些烦闷,蹲了下来,寻思起接下来的应对。

  日头渐渐西落,风声渐起,废墟上仍旧冒出些许烟雾,让人看不清下山的路。

  秦大有到底是不是纵火犯,考古队到底有没有联系,死者是不是跳傩大师傅,凶手是不是神秘人,督导组会带来什么影响,严语还能不能继续跟进调查?

  一个又一个谜团,一桩又一桩麻烦,剪不断,理还乱。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