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六十九章 观望

第六十九章 观望

  罗文崇领队的督导组入驻,蒋慧洁的暗中提醒,让严语留了个心眼。

  除了那位担保人,严语实在想不出,督导组有什么原因会因为他而下来督导工作。

  但直到目前为之,严语都不知道到底是谁为他担保,这事又从何说起?

  无论如何,督导组的态度是非常鲜明且直接的,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严语排除到了核心之外。

  被烧死的那些人到底是不是跳傩的大师傅,对于整个案件而言,非常重要,严语却没法再接触调查了。

  在外头等到傍晚,严语都没有被重新“征召”,只好暂时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漂泊”了这许多天,再次回到自己的小屋,桌面上都落了薄薄的灰尘,严语反倒有些无所适从。

  虽然还有一些存粮,但没有水,严语也没法做饭,只好坐了一会,拿出烟盒来,将香烟叼在嘴里,却再没有点燃的欲望。

  坐了一会儿,严语便起身去找小卢,想着翁日优应该将自行车送回来了,他正好骑车回卫生院,除了换药之外,还能把面具袋子取回来,若是让督导组发现自己暗藏了“证物”,怕是又要惹出多少麻烦来。

  正要出门,大双却是出现在了门口:“严老师!严老师!娘叫你到家里吃饭呢!”

  孩子忘性大,虽然被囚困在地下的经历曾经让他们感到恐惧,但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又有小卢保护,孩子们的情绪也回归了常态。

  严语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好,老师正愁没饭吃呢。”

  大双嘿嘿一笑,很为自己能邀请到严语而感到高兴自豪,雀跃地在前面走着,回头朝严语问。

  “严老师,有没有吃饭的古诗,教我!”

  这已经是他们之间的特有游戏,别的孩子总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天文地理,见着什么问什么,但大双却喜欢问相关的古诗词。

  严语也是头疼,不过还是认真地搜肠刮肚,过得片刻,看着不远处的炊烟,语气平常地吟道。

  “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

  严语也是有感而发,往后怕也只能干看着于国峰他们,自己是没有插手的份了。

  大双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追问诗词的涵义,让严语给他讲解,严语也有些好奇:“你懂了?”

  “懂!”大双有些得意地回答,倒是让严语有些讶异。

  “你倒是说说,这首诗说的什么意思?”

  大双嘿嘿一笑:“说的是严老师羡慕我家的饭好吃呗!”

  严语微微一愕,而后哈哈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脑袋,继续往前走,反倒把诸多烦恼给暂时放下了。

  “严老师,真的有像珍珠那样的米吗?”

  林小余虽然努力过活,但这地方太过偏远,很多人都没吃过大稻米,大双问出这个话来,严语也颇有些心酸。

  他没有回答大双的话,而是想起了赵江海,蹲了下来,认真地朝大双说。

  “等你长大了,有本事了,就带妈妈和妹妹离开这里,好不好?”

  大双也收拾了小孩子的顽皮,朝严语问:“老师不能带我们离开吗?我想……我想读很多书,想吃珍珠一样的大米,想喝干净的水,还想……还想看大海,我不想别人再叫我们野种,我想严老师跟我们在一起……”

  严语疼惜起来,但还是像对待一个大人一样,与大双说:“老师还有些事情没做完……”

  “不能不做吗?我……我想老师做我的阿爹……”大双虽然是个孩子,但穷人家孩子早当家,思想上已经很成熟,能说出这句话来,是非常不容易的。

  严语动容,但他不想骗孩子,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不愿意。

  “严老师也有阿爹,严老师要为自己的阿爹做些事,等做完了这些事,严老师才能做你们的阿爹……”

  大双听闻,顿时失望,眼眶里蓄满了大颗的泪滴。

  严语将他抱在怀里,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发现大双有些仓促地抹眼泪,严语也松开了孩子,扭头看时,却见得林小余就在前面不远,看着他和孩子。

  她应该是听到了严语适才的话,眼睛有些红,但接触到严语的眸光之后,还是马上露出笑容来,虽然刻意掩饰,但到底是瞒不过严语。

  “回去吃饭吧,天要黑了……”

  严语也故作不知,朝林小余开玩笑说:“我肚子都饿扁了……”

  牵着大双的手,正要迈步,远处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破吉普扬起尘头,轰隆而来,停在了三人前面。

  “严语,回医院换药,正好有事要跟你说。”

  蒋慧洁从车窗探出头来,不容置喙地喊了一句,驾驶员是王国庆,车子甚至没有熄火。

  严语下意识看了看林小余,后者只是低着头,拨弄着大双的头发,并没有去看蒋慧洁,倒是蒋慧洁的眸光一直停留在林小余的身上。

  “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骑车回去就行。”

  蒋慧洁似乎有些气恼:“天都黑了,你一个人骑什么车,是嫌自己惹下麻烦不够多,还是嫌弃我们的车太低档!”

  她的语气并不好,虽然这是她一贯与严语说话的姿态,但放在林小余面前,却很是尴尬。

  严语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蒋慧洁却说:“上来吧,是关于督导组的事,很重要,于队和孟队跟着督导组同志先回去了。”

  虽然严语很想知道关于督导组的事,但此时却想留下陪林小余和孩子吃顿饭。

  正要继续拒绝,林小余却开口说:“你去吧,尽快把你的事情做完……”

  林小余果真是听到了严语适才的话,之所以意味深长地让严语尽快完成自己的事,其实也说明她迫切地想带孩子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严语轻轻吸了一口气,朝林小余说:“很快了。”

  林小余露出一丝苦涩,却仍旧带着无限希望的微笑,朝严语点了点头。

  严语也不再啰嗦,他甚至不敢去跟大双解释,低着头便上了蒋慧洁的车。

  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无法直视车后的那两个人影,一大一小,就这么看着他离开。

  虽然上了车,但严语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蒋慧洁突然开口说:“她带着两个孩子也不容易……”

  “行了,别说这个,说说现在的情况吧。”严语近乎粗鲁地打断了蒋慧洁的话头,后者却出奇地没有生气。

  “龙王庙废墟那边整理出六具尸体,暂时还无法确认身份,尸体收缩严重,有‘热强直’的状况,拳斗姿势,有睫毛症候,生前烧死的可能性比较大。”

  “确切的报告要先进行解剖验尸,如果口腔及气管有烟灰碳末沉积,出现呼吸道热作用综合征等等,基本能确认是被烧死的了。”

  “那……铁钱疤痕……”严语到底是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蒋慧洁摇了摇头:“皮肤被严重灼烧,暂时没法辨认,如果疤痕组织比较深,可以尝试着辨认,但如果只是浅表瘢痕,就很难确认 了……”

  “从衣物残留来看,可以初步确认他们是傩师,因为脸上的面具太明显,而且身上的衣物残留比较多,这种天气穿这么多衣服,应该是傩师那套行头,加上还有一些贝壳之类的饰品留下,基本可以确认……”

  他们刚刚找到了这条线索,正打算排查这些跳傩的大师傅,没想到让人一把火全烧死了,线索又断了头,大家的心里自是备受打击的。

  此时严语没再多问,因为他手里还有神秘人脸上扒下来的面具,或许能找到另外的突破口。

  心里如此想着,却听蒋慧洁继续说:“这几件案子可以并案调查,但凶案频发,影响很恶劣,督导组那边已经介入调查,并……并限制了于队和孟队的指挥权……”

  “还有……因为你瞎掺和,于队和孟队都受到了警告,以后你不能再插手了,否则大家都不好过……”

  “我知道了。”严语早有所料,也并不惊讶,只是没想到连于国峰和孟解放都受到了牵连,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既然不能插手,为何又要找我谈话?”严语兴趣阑珊,但到底是要问个清楚,就怕督导组会对自己进行调查,万一找到那个袋子,可就更加麻烦了。

  “不是督导组要找你谈话,是于队和孟队,有些话想私底下跟你说……”蒋慧洁压低了声音,有些神秘兮兮的。

  “不是督导组?”

  蒋慧洁直言不讳:“你不过是个山村教师,督导组哪里看得上你,只是不想你继续插手,毕竟这已经是死伤多人的重大案件,稍有不慎,不论你还是队长们,都是要背责任的!”

  从蒋慧洁这话听来,督导组似乎并没有深挖担保人那方面,严语反倒有些疑惑。

  “你不是说他们是奔我来的吗?”

  蒋慧洁也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只是想趁机提醒你……远离这些不该过问的事……这不是你该做的事,更不是你的责任……”

  严语没有气恼:“不,一天没有抓到那个人,孩子们就没有得到确凿的安全保障,我……”

  “又不是你的孩子,你到底着急个什么劲!”蒋慧洁说出此话,也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对,尴尬地不敢看严语。

  严语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朝蒋慧洁说:“他们虽然不是我的孩子,但却是我的学生,老师保护学生,这就是我的责任!”

  蒋慧洁哼了一声:“怕不止是因为这些吧……”

  严语警惕起来,难道她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意图?亦或者说她查到了些什么?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