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七十一章 背面密文

第七十一章 背面密文

  /

  严语的心中闪过无数的猜测,如果神秘人不在深山老林,而是隐藏在卫生院这样的地方,甚至用院长的身份来当掩护,那先前所有的推断都会奔向另一个方向!

  当他试探着将手搭在齐院长肩上之时,他用力捏了下去!

  齐院长身子一僵,触电一般,猛然扭过头来,朝严语问说:“怎么了?”

  严语有些失望,因为他看到齐院长的脸上充满了惊讶,可惜并非惊吓,而且并没有痛楚的感觉,人体对疼痛的反应是本能的条件反射,会不由自主地保护自己。

  所以这种反应是如何都隐藏不住的,可惜,或者说庆幸,齐院长并没有出现严语想象中那样的反应。

  严语也有些尴尬,不过他早已做好了应对准备,此时朝齐院长说:“老齐,谢谢你。”

  齐院长回过神来,朝严语笑了:“都是大老爷儿们,说得这么矫情多不好意思,走吧,给你换药。”

  严语算是轻松掩饰了过去,齐院长给他的脸伤换了药之后,严语便来到了派出所。

  督导组已经到接待所去了,孟解放和于国峰留在办公室里,默默抽着烟,满屋子都是沉闷。

  严语的到来并没有改变这种氛围。

  “怎么了?”严语坐了下来。

  于国峰没有说话,朝孟解放使了个眼色,示意孟解放来说,严语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了。

  因为孟解放擅长沟通,通常都会由他来告之坏消息。

  也果不其然,孟解放先给严语倒了一杯水,这才开口说:“督导组的罗文崇组长建议我们这边谨慎调查,不能再惊扰群众,而且要避免再次出现大规模的伤亡事件……”

  “至于你,是不能再参与进来,不管是明面上的,亦或是私底下的,一旦发现你干扰案件调查,会正式以妨害公务罪拘捕你!”

  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意外,严语点了点头,朝孟解放和于国峰说:“我明白,给你们添麻烦了。”

  于国峰斜靠在椅子上,抽着烟,一只手在桌面上轻轻敲着节奏,孟解放却满是歉意,朝严语说:“别这么说,多亏了你,咱们才找到新的线索,虽然现在线索断了,但好歹有个调查的大方向……”

  当初如果严语没能坚持自己关于神秘人的说辞,只怕他们很难找到突破口,所以对于孟解放的感谢,严语也点头受领了。

  “多派点人把傅青芳保护起来吧,火场那边的死者,虽然暂时没有确认身份,但谨慎起见,还是先保护起来,如果死者真的都是跳傩大师傅,那么傅青芳会是唯一的幸存者……”

  虽然往后不能再参与他们的调查,但严语还是叮嘱了一番,孟解放点头说:“放心,我们晓得的。”

  严语点了点头,看看于国峰,后者似乎没有太多说话的欲望,也就站了起来。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孟解放也站起来,与严语握手,于国峰此时才站了起来,将自己的烟盒丢了过来:“拿回去抽。”

  严语本想拒绝,但看了于国峰的眼神,也就将烟盒塞进了口袋里。

  走出办公室,来到门前,严语才将烟盒取了出来,打开一看,里头果真有个小纸条!

  纸条上只有三个字:“秦大有”。

  严语也是心领神会,虽然他不能参与调查,但毕竟住在村里,能接近秦大有,如果能从他的身上找到些什么,也是意外之喜,于国峰到底是不想浪费严语这么个资源。

  龙王庙的大火是否果真是秦大有所为,于国峰等人断然是不会放弃调查的,而秦大有这个人绝非表面这般简单,严语往后也自是会留意。

  但眼下,严语更关心的仍旧还是那袋子里的面具,那是从神秘人脸上扒下来的,是目今为止最直接的线索!

  回到卫生院之后,严语找到齐院长,取回了面具,便关上了病房的门,细细研究起来。

  这半截鬼面乃是黄铜材质,弥散着一股子铜铁的腥气,表面圆润,光泽温柔,看来并非压箱底的玩意儿,而是经常把玩。

  面具的正面并无异常之处,反转过来,背面是波浪纹,应该是铸造之时所留,乍看之下,也没什么古怪。

  虽然抱着极大的期望,但没有发现线索,严语也没有气馁,毕竟这只是面具,作用只是遮挡面容,又不是其他贴身玩意儿,没有线索也正常。

  将面具丢到一旁,严语躺倒下来,心中寻思着法子,只是越想越是烦躁。

  又将面具拿了起来,在灯下细看了一番,终究是没能看出个端倪,只能又丢回去,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了第二日,醒来之时,床头柜上放着一个锡饭盒,齐院长就坐在床边,倒是让严语吓了一大跳,赶忙从床上弹了起来。

  齐院长手里拿着那鬼面,正在端详!

  “院长……老齐,你怎么来了……”

  齐院长呵呵一笑:“醒了?我看你睡得深沉,就没吵醒你,给你带了粗粮馒头,起来吃吧。”

  严语坐了起来,目光却一直没从面具上挪开,其实是在暗示齐院长,这东西是私人物品。

  齐院长也晓得:“这么小心,让我帮你存的,就是这个东西?”

  严语故作心虚地说:“这是翁日优送我的,说是个古旧之物,老齐你也知道,考古队就在这里,这段日子我又跟派出所的同志走得近,万一被发现了,我也说不清楚……”

  严语这借口倒也说得过去,齐院长点头说:“不用跟我解释,我家里也有不少老旧的东西,再说了,我听说你喜欢收藏旧书,放心,我嘴巴可严实了。”

  听说齐院长也喜欢收藏,严语转念一想,便趁势说道:“老齐,你既然是个藏家,可看出什么来了?”

  齐院长苦笑一番:“你这是要考我咯?”

  严语也笑了:“可不敢,小老弟我眼拙,看不出个好歹来,这不是想借借老齐你的光么……”

  齐院长点了点严语,摇头一笑,说:“这东西也没个标识,实在看不出来历,不过……这背面的纹路倒是古怪……”

  “纹路?那不是铸造的时候留下的吗?”

  齐院长摇了摇头:“不像,我也收藏了一些铜器,除了浇铸之外,这些器物都会敲打圆润,这面具质地细腻,光泽柔润,绝非粗制滥造,即便是背面,也必然会修整打磨,这些纹路太过粗糙,依我看来,应该是镌刻上去的。”

  “镌刻上去的?类似铭文?”

  严语顺势将面具取了回来,仔细观察背面的纹路,也果真有些比较深刻的痕迹!

  “不是铭文,这些纹路排布太密集,很容易造成错觉,但你看,这些条纹很像云水,极有可能是云书。”

  “云书?”经过齐院长这么一提点,严语仔细一看,还果真有三分样子,只是比他了解中的云篆更加的密集和复杂。

  “倒是有些像云篆,不过太花哨了一些……”

  所谓云篆,是从篆书转化而来的,但比篆书更加的繁复和难懂,那是道士们专用的一种密文,外行人根本就无法解读,民间也将云篆称之为“天书”!

  齐院长有些讶异:“我听说小老弟你见多识广,知识渊博,没想到竟然连云篆都知道……”

  严语谦逊一笑,齐院长点头说:“应该没错的,这玩意儿乃是道家之物,不过……道人寻常不会藏头露尾,诸多道器之中,面具也比较罕见,这倒是个宝贝了……”

  宝贝不宝贝的严语其实并不在意,他关心的是上面的云篆!这极有可能是个找出神秘人真实身份或者相关线索的突破口!

  “老齐,你能破译这云篆吗?”

  严语满脸都是希望,然而老齐却是有些愕然:“我?你就别抬举我了,虽然我收藏了不少东西,但都稀松平常,狗肉上不得席面,哪里看得懂这天书……”

  严语到底是有些失望,眼中的希望之光也冷了下来,便听老齐说:“你别失望,我倒是认识一些人,可以帮你问问,指不定有人能看得懂呢?”

  听得此话,严语赶忙摇头:“不用,我知道找谁,老齐你帮我保密就成。”

  齐院长也不再多问,只是语重心长地告诫说:“老弟,既然你认我这个忘年交,我也奉劝你一句,这种玩意儿,浅尝辄止,千万不要沉迷进去,旁门左道咱可不能走的!”

  看着齐院长一脸正气的样子,严语也觉着好笑:“放心吧,老弟我不是那样的人,就是好奇罢了。”

  齐院长这才放心下来。

  严语吃了早饭,便借了齐院长的自行车,往老河堡方向去了。

  他之所以不用齐院长帮忙找别人,一来是为了保密,不想消息外泄,二来嘛,他也不愿舍近求远,因为他有更合适的人选。

  虽然他并不太情愿主动去找他,但要说到云篆天书之类的事物,相信没有人比他更专业,此人便是赵同龢!

  只是严语心中到底是忐忑,因为面具与其说是自己硬扒下来的,倒不如说是神秘人故意留给他的。

  若果真如此,会不会是神秘人故意将自己引向赵同龢?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