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七十二章 云篆瑶章

第七十二章 云篆瑶章

  /

  虽然不情愿主动接近赵同龢,但这面具是仅剩不多的线索,严语也只好硬着头皮寻上门来。

  齐院长或许能找到帮手,破译这些云书,但这面具是严语私藏下来的,消息万万不能走漏,如此一来,赵同龢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了。

  由于龙王庙的火场烧死了人,而且还是好几个,所以考古队的工作彻底停顿了下来,就连那些别村的雇佣工,也都遣散回家去了。

  非但如此,考古队营地已经从秦家坳搬到了外面来,因为秦大有与村民们的抵触,考古队也不好接近村子,更别提安扎在村里。

  也好在勘探队那边“收留”了他们,拨了几间营房给他们安顿下来。

  严语打听清楚之后,便来到了勘探队。

  许久不见,张顾霖也很是热情,徐傲的伤也好了,见得严语脸上包着纱布,几次想开口,都没好意思说出来。

  不过他的表情似乎在说,好端端一个斯文老师,怎地隔三差五就挂彩。

  与这些熟人寒暄一番之后,严语便在张顾霖的指点下,来到了考古队的营房区。

  这些营房都是给勘探队的工人们住的,简单搭建起来的平板房,条件虽然不算好,甚至可以说很差,但有个落脚之地,已经不错了的。

  郑君荣等人对严语的到来似乎并不热忱,严美琳还是怒目以对,张维昀和贺震霄等学生队员也都垂头丧气,整个营区都弥散着极其低落的气氛。

  不过赵同龢却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气定神闲,仍旧好似一切并未脱轨,尽在掌握之中一般。

  “你到底是想通了啊,可惜,现在的状况你也看到,暂时是下不去了,不过没关系,报告已经递上去,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的。”

  赵同龢还是非常欢迎严语,不过他倒是想错了,严语可不是要加入考古队的。

  “能不能私下谈?”严语扫了一眼,赵同龢也朝郑君荣等人点了点头,后者便带着学生出去了。

  “想谈什么?”赵同龢似乎也察觉到严语的热情并不是很高涨。

  严语也不啰嗦,将面具取了出来,翻转到背面,轻轻放在了赵同龢的面前。

  “这是?”赵同龢一脸疑惑,拿起来看了片刻,也露出惊讶之色。

  “三元五德八会之气,结成飞天之书,金科玉律,云篆瑶章,先万法以垂文,具九流而拯世,这是云书啊……”

  严语可不跟他掉书袋,开门见山地问:“上面记载的是什么内容?”

  赵同龢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眼中的兴奋与激动难以掩饰,啧啧称奇道。

  “这可是行家手笔啊,这云书形似篆书,神似狂草,或杂以云气,或间以星图,气韵生动,造型奇异,飘逸自如,带着仙风玄韵,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呐!”

  严语最见不得他这种卖弄的姿态,不耐烦地说:“爽快点,告诉我上面都记了些什么。”

  赵同龢轻轻放下面具,朝严语笑道:“严语,你这就有点没礼貌了,这可不是有求于人该有的姿态啊……”

  他靠在椅子上,伸了伸腰,取出个烟盒,捻起一张卷烟纸,放上烟丝,慢悠悠卷起烟草来。

  严语忍了忍,走到前头来坐下,拿起卷烟纸,放好烟丝,熟练地卷好一支烟,递给了赵同龢。

  “你这也不是有求于人的姿态,既然想让我帮你,你好歹得先帮我吧?”

  赵同龢微微一愕,接过卷烟,呵呵一声:“你倒是学得够快呀……”

  他抽了一口烟,抿抿嘴,吐出一点烟叶渣子,朝严语说:“灵宝始青,变化无穷……”

  “别再卖关子,我要上面的内容!”

  “这就是上面的内容……”赵同龢也很是无奈。

  “你开什么玩笑,这么大一块云书,就只有八个字?”

  赵同龢也摇头苦笑:“不是只有八个字,而是我只认得这八个字……”

  “你只认得八个?”严语也有些惊讶了,因为赵同龢这人虽然心术不正,但学术造诣却很高,尤其是道家修为,极其深厚,文化底蕴更是深厚无比,他竟然也只认得八个字?

  赵同龢却很老实:“这八个字是比较常见的,所以我认得,其他的就辨认不出来了……”

  严语也有些气恼:“你不是精通云篆么,怎么会不认得?如果只是为了给我好看,大可不必如此!”

  赵同龢却严肃起来:“我赵某人又岂是小肚鸡肠之人,学问这一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说看不懂,那就是看不懂,骗你又有何用!”

  “这可不是普通的云篆,这是真正的云篆,比你见识到的那些更加的玄奥,莫说是我,放眼眼下这个社会,能解读出来的也没几个人了。”

  听到此处,严语也有些失望,但并没有彻底放弃,而是朝赵同龢追问:“那我还能找谁?”

  赵同龢哼了一声,说:“你该找你的父亲。”

  “找我父亲?”

  “是,他尽得老祖宗真传,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整个龙浮山,也就他看得懂真正的云篆。”赵同龢酸溜溜地说着,严语却恼怒起来!

  他的父亲失踪之后,生死不知,而且龙浮山那边早已将他当成死人,多年的搜索,甚至还找到了不少“遗物”。

  而父亲的出走,与赵同龢等人的“逼宫”脱不了干系,可以说没有他们谋夺掌教之位,父亲根本就不会出走。

  如今赵同龢竟然还阴阳怪气,严语虽然不认可生父,但并不代表旁人可以随意调侃!

  “你放尊重些!”

  赵同龢倒是笑了起来:“呀呀,嘴上骂着,心里倒是挺关心嘛,师兄也曾经教导过你,你仔细看看这些镌刻的笔锋,有没有眼熟?”

  听他这么一提,严语倒是认真甄辨了起来,还别说,虽然云书造型怪异,但笔锋内敛,笔尾又压不住那股子萧遥豪放,还真有几分相似!

  “你是说,这些云书是父亲刻上去的?”得出这个结论来,严语也很是激动!

  因为神秘人对他三番四次手下留情,而铁钱的出现,以及跳傩大师傅身上的伤疤等等,种种迹象都表明,父亲极有可能是牵扯到这里头来的。

  如今神秘人脸上扒下来的面具,背面的云书又是父亲所镌刻,又如何不让人上心?

  赵同龢也没把话说满:“有几分相像,不过云书太过复杂,而且有着固定格式,就像螺狮壳里做道场,只能凭借细微之处,以及大体风格来判断……”

  “这面具虽然古朴,但背面云书却显得有些新鲜,起码能看出个先后来……”

  “不过眼下的问题不是师兄为何要镌刻云书,也不是云书上的内容,而是这面具,你是何处得来的?”

  严语皱起眉头来,将面具收回袋子,头也不抬地回答说:“这不关你的事。”

  赵同龢颇为不满:“这就不厚道了,好歹我也帮你找出一些眉目来,再说了,你就不想知道上面的内容?”

  “虽然我不认得,但以我的人脉关系,想要找人解答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你,可就做不到了……”

  严语其实早就打定了主意,既然知道这东西跟父亲有关,他就不能再让赵同龢插手,谁知道他安什么心。

  “不用了,我自己会想办法。”

  如此说完,严语就要离开,赵同龢却拦住了他。

  “严语,我实话告诉你,可不仅仅只有你找到了师兄的踪迹,你师叔我可也没闲着的呀,你就不想知道?”

  赵同龢竟然也找到了父亲的踪迹,严语说不好奇,那是骗鬼,但赵同龢的话,就能信?

  “如果你还想着让我帮你下去打前阵,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不是他,我什么都不懂,我是不会跟你下去的。”

  赵同龢反倒没有气恼,而是压低声音,朝严语说:“如果师兄就在下面,你要不要下去寻找?”

  “你说什么!”严语的眸光变得犀利了起来。

  他隐藏在这里,就是为了调查父亲的事情,如果真如赵同龢所言,龙王庙地底下有父亲的踪迹,那他就要慎重考虑了。

  只是赵同龢此人阴险狡猾,如果只是为了骗他下去打头阵,让他去当炮灰,又当如何?

  赵同龢似乎有些得逞,笑着说:“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严语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说:“我凭什么相信你,总得给我一些证明吧?”

  赵同龢似乎早有所料,站了起来,走到后头去,很快就取出一个袋子来,放在严语面前。

  “要证明,你自己看吧。”

  严语到底是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强忍着手抖,将袋子打开来了。

  但见得里头有一个黑色的铁碗,虽然略显斑驳,但他到底还是认得的!

  这玩意儿叫“仙钵”,可以用来当法器,云游之时也可以用来采药捣药,甚至可以用来当锅子煮食。

  而仙钵的底部,刻着一个小篆团样的“清”字,这正是父亲严真清的花押标识!

  “在龙王庙底下找到的?”严语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