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七十四章 旱獭带路

第七十四章 旱獭带路

  /

  严语虽然是“突然袭击”,但其实“蓄谋已久”,证实了秦大有也是带着烙印的人,除了有些兴奋,严语更多的还是担忧。

  这就意味着秦大有也是神秘人的目标之一,甚至那些参加求雨的人当中,极有可能还有人带着同样的烙印!

  “除了你,还有别人么?”

  面对严语的问题,秦大有摇了摇头:“应该没有……”

  他也是下意识回答,没经过太多思考,说明他讲的是实话,应该没有其他人带有烙印,亦或者有但他确实不知情。

  秦大有此时也反应过来,朝严语斩钉截铁地下了逐客令:“我不会再说半个字,你赶紧走!”

  严语又岂会离开:“跟你说实话,这面具是我从那人的脸上扒下来的,你帮忙查出那人身份,才能避免被他杀了灭口,你好好想想!”

  漫长的等待之后,秦大有仍旧无动于衷,严语也只能轻叹一声,转身正打算离开,秦大有却终究是动摇了。

  “等等!”

  严语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虽然语气仍旧不好,但秦大有的态度显而易见了

  严语将面具递了过去:“我想知道这面具的来历,想从面具上获取主人的身份信息,你帮我把镀层刮掉,看看上面有没有留下字号标识。”

  “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秦大有将面具收下,不客气地说:“你后天再来吧。”

  “后天?不是说很简单么,就刮个镀层,需要这么久么?”

  秦大有冷哼了一声:“两天已经是最短的了,我丢下这行当这么多年,什么家伙什儿都没有,这鎏金是一层层包上去的,都快融到一块儿去了,你以为拿把刀子就刮得下来?”

  “再说了,想要保护表面的字号,你敢随便乱刮?”

  严语早听翁日优说起秦大有是行家里手,此时也只好回家等待,毕竟这事儿干系到秦大有的小命,他比谁都急,当日宁可死守祖坟,估摸着一部分原因也是知道自己横竖是要被杀人灭口的。

  离开了秦家之后,严语倒是想去林小余家看看,只是想起上回的尴尬,又有些迟疑起来。

  眼看着天色暗下来,也只能先回自己的小屋。

  将自行车停在门边,正打算开门,严语却陡然定住,因为他听到,屋内竟传来翻箱倒柜的动静!

  虽然家中没什么财物,米缸里只剩下几日的口粮,但眼下这时节,竟还有人敢行窃,这可是忍不了的!

  轻手轻脚走到一旁,操起一根铲柄,严语深吸一口气,轻轻打开了房门。

  外头尚且有些光亮,严语眯起眼睛用力一瞧,书柜旁边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严语直以为是个孩子,心头一软,便将铲柄放了下来。

  “我是严老师,你是哪家的孩子,是不是饿了?”

  对方也定住了,似乎有些发抖,只是光亮太暗,严语也看得不甚清楚,只好耐着性子说。

  “你出来,老师给你煮点米汤喝。”

  严语这么一说,对方果真摇摇晃晃从里头走了出来,不过严语看清楚之后,却是傻了眼。

  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孩子,而是那只胖乎乎的土拨鼠!

  这家伙嘴里叼着严语的一只破鞋,似乎在嗅闻严语的气味,越发靠近严语,速度就越快,最后连破鞋都丢了,跑到这边来,在严语的脚边磨蹭起来!

  “原来是你这家伙!”严语也是惊喜,自打李准猎户小屋的事情暂告段落,这小家伙就失去了踪影,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他竟然找到了这里来!

  严语心里也是惊讶万分,因为猎户小屋在深山老林里,距离老河堡起码也有几十里地,这小东西竟能凭借微弱的气息找到这里来,简直堪称神奇!

  正打算蹲下来抚摸一下这土拨鼠,严语却又停了手。

  因为野生土拨鼠是鼠疫病源之一,身上可能会携带鼠疫病菌,或者它身上的跳蚤之类的寄生虫,可能会携带有鼠疫病菌,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鼠疫是最恐怖的传染病,另一个赫赫凶名正是曾经夺走三分之一欧洲人口的“黑死病”!

  无知无畏,严语读的书多了,自然也就谨慎,不敢再直接碰触这个小家伙。

  这家伙颇有灵性,似乎感受到了严语的冷漠,反倒更加热情地贴上来。

  严语有些于心不忍,想想那些血鼠妇这么凶猛都怕自己,这小家伙身上的跳蚤啥的,应该也不敢咬自己,便蹲了下来。

  刚伸手出去,严语还是缩了回来。

  鼠疫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这传染病爆发开来,会害死成千上万的人,那可是万万不能抱着侥幸心理的。

  “来,给你吃点东西,你从哪来就回哪里去吧。”

  严语家里也没啥东西可以喂它,想了想,米缸里还有一小块豆饼,就拿了出来,水壶里倒点水泡软了,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就吃了起来。

  这壶水还是出发前挂在自行车上,是齐院长给他贴心准备的,严语没怎么舍得喝,现在倒是便宜了这小家伙了。

  这家伙精得很,吃完之后,又可怜巴巴地盯着严语,一双小爪子举着,人立起来,想在祈求,严语只好将剩下豆饼都泡了给它吃。

  “再要也没了,吃完赶紧回山里去吧。”

  屋子里空幽幽的,有这个小东西陪着,也很是暖心,这么讨人喜欢的动物,却有可能携带着最恐怖的病菌,也着实让人感慨。

  不过严语也想过,它既然吃豆饼,又极有可能是李准媳妇的宠物,也就意味着,它有可能是家养的,而不是野生的,如果有病菌,李准一家早就暴毙了。

  这说明小家伙应该是干净的,并未携带病菌,但这种事可万万不能抱有侥幸的心理,严语也是谨慎惯了。

  早先在猎户小屋与它接触,因为事态紧急,严语也没有多想,回头想想才知道后怕,现在就更不能自以为是了。

  看着它吃完豆饼,严语便用铲柄将它推出了门口,这胖乎乎的家伙竟是舍不得走,抓着地,拖出一条长长的爪痕来。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将它“拒之门外”了。

  戴上手套,严语将它接触过的东西都收了起来,也亏得它手短,书柜里也没什么东西,所以也并不费力。

  将东西都包好,严语打算一把火烧个干净,打开门一看,这家伙还可怜巴巴地守在外头,如何都不肯走。

  严语点了火,噼里啪啦地烧着,小家伙黑豆一般的眼睛,就这么盯着火焰,突然朝严语窜了过来!

  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严语没来得及反应,它已经咬住了严语的裤腿,拼命往前拽着严语。

  严语下意识要踢飞出去,但又不忍心,任由着它用力拉扯,往前走了几步。

  小家伙松了口,严语赶忙停下来,小家伙盯了严语一阵,又过来咬裤管,严语总算是明白过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

  土拨鼠没有太多反应,转头往土路上蹦跳,严语也不及多想,将自行车上的绿色布包扯下来,便跟了上去。

  因为起火的事情,村里也大受打击,夜里也没人点灯,早早睡觉,睡了能扛饿,所以路上也没什么人。

  严语一路跟着土拨鼠,越发觉得不对劲,因为土拨鼠带的路,似乎通往……通往秦家坳!

  这地方被烧成一片焦土,出了人命,已经被封锁,虽然没有人执勤看守,但村里也没人敢再进去,考古队也都撤了出来。

  土拨鼠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怎么会认得秦家坳的路?

  严语越发疑惑,亏得今夜月圆,又有土拨鼠带路,他甚至不需要取出包里的手电筒,以免被村民发现自己的踪迹。

  土拨鼠还果真将严语带到了秦家坳来,此处已经无人,月色虽亮堂,但也看得不甚清楚,严语没了顾虑,便打开手电筒来。

  这小家伙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也不再蹦蹦跳跳,但黑豆眼睛中却爆发出兴奋的眸光,也不见疲态,反而有些兴奋。

  考古队围起来的挡板已经被烧毁,龙王塑像底下的入口,被几块新的木板遮挡保护了起来。

  废墟仍旧没有完全清理干净,一人一鼠就这么来到了挡板前,严语的心情也紧张了起来。

  虽说赵同龢已经向他证明,严语可以完全无惧血鼠妇,但想起那密密麻麻的虫子,严语仍旧是心有余悸的。

  越是靠近洞口,严语的心情就越是紧张。

  反观土拨鼠却截然相反,这家伙是越接近,速度就越快,精神也就越是亢奋!

  严语感觉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粘稠,心头有些发堵,呼吸都有些不顺畅,空气中仍旧弥散着火灰气味,严语没有携带什么自卫的工具,心里头也没底。

  正紧张之时,夜风渐起,一阵沙沙的声响传来,就好似地底下有无数的螃蟹在嚼食贝壳,严语顿时汗毛倒竖!

  然而土拨鼠却眼露凶光,可爱讨喜的形象全然不见,双眼都似乎变得凶残嗜血,仿佛地底下正住着致命天敌,它的毛发都如同发怒的刺猬一般竖了起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