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七十五章 仙葫莲池

第七十五章 仙葫莲池

  | |  -> ->     龙王庙的地下入口处,仿佛通往阴间的无尽深渊,散发着阴森与恐惧气息,严语打从心底渴望逃离这个地方。

  土拨鼠如临大敌,眼露凶光,身子弓起,一阵蓄力之后,竟以严语难以想象的速度,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严语尚未回过神来,土拨鼠已经从挡板的缝隙钻了进去!

  那缝隙不过半只脚掌那么大,土拨鼠肥硕的身子宛若无骨,竟果真能挤进去!

  “危险啊!”严语快步上前,打算掀开挡板,将土拨鼠给捞上来,然而挡板实在是太沉重,严语费了好大力气,才抬起了一丝缝隙。

  挡板刚抬起,一股凉气便窜了出来,这凉气就如同一根根银针,刺在了严语的小腿上!

  严语嘴里咬着手电筒,惊叫也都只能压在心底,猛地低头,手电筒的光圈之中,无数黑色的虫子如喷涌的墨汁,从挡板的缝隙汹涌而出!

  这玩意儿可不是血鼠妇,而是洪大富曾经被咬的那种黑虫子,而且个头更大,身上似乎长了甲片,如同土鳖虫,又像是黑色的金龟子,哗哗啦啦,让人头皮发麻!

  虫潮的速度实在太快,严语根本没反应过来,虫潮便淹没了严语的双脚,顺着双脚往上爬,严语很快就成了“虫人”!

  这种感觉极其细腻,就好像无数的小电流在皮肤上游走,虫子虽然没有咬破皮肉,但内心的恐惧却比这黑夜,比这黑色的虫潮还要更深重!

  虫群右下而上,眨眼间就淹没了严语的身体,眼看着只剩下双眼,那些虫子似乎碰触到了严语脸上的伤口,又瞬间退了回去!

  严语就像突然穿了一件虫衣,又突然脱了下来一般!

  虫群退下之后,严语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想起赵同龢的警告,生怕虫子会带来灾难,也顾不得土拨鼠还在里头,轰隆一声就将挡板重重放下!

  虫潮被挡板截断,但仍旧有不少四面散了出去,它们就如同月光下的阴影,消散到夜色之中,再没有半点声响!

  “遭了!”严语下意识退开很远,手电筒四下扫了一番,并未发现半只虫子,就仿佛适才只是他的错觉,虫潮从未出现一般!

  但他的皮肤仍旧在发麻,鼻腔中还残留着虫子带来的那股子铁锈腥气,这种感觉太过真实,不断提醒着严语,适才根本就不是幻觉!

  正当此时,挡板下传来土拨鼠吱吱的叫声,那叫声太过急促,严语的脑海之中不断浮现一个画面。

  肥硕的土拨鼠只怕被虫群淹没,啃得只剩下骨头了!

  等了几秒钟,那叫声仍旧在持续,而且频率越来越高,叫声越来越急,严语想着,土拨鼠应该还有救,便咬牙将挡板再次抬了起来!

  一道黑影从缝隙中窜了出来,果真是那肥硕的土拨鼠!

  严语生怕虫子再涌出来,赶忙将挡板放下,手电筒一照,土拨鼠已经冲进了一旁堆积着的废墟之中!

  那废墟尚未来得及清理干净,都是些烈火燃烧过后的残余之物,堆积如小山一般。

  严语的手电光极力捕捉土拨鼠的身影,只是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与先前肥硕笨重的形象完全判若两样!

  此时的土拨鼠就像一只发怒的猫,正追逐着自己身后的影子,又如同发了疯一般原地打转,不断扑着地上的黑影!

  严语正要过去安抚,才走了几步,便倏然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发现土拨鼠的影子竟然在不断地变化,就像一个鬼影一般!

  眯着眼睛再细细一看,严语也是头皮发麻!

  因为那可不是土拨鼠的影子,而是四面八方涌出来的黑虫子,正在与土拨鼠进行厮杀!

  土拨鼠就好像啃着铁豆子一般,将这些黑虫子一个个咬碎吞下,严语此时才明白,它早先那种兴奋,并非如临大敌,而更像饿鬼见到了最钟爱的食物!

  天下万物,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土拨鼠虽然讨人喜欢,但身上有有可能携带最恐怖的鼠疫病菌。

  赵同龢口中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让人误以为早已灭绝的黑虫子,却又成了土拨鼠嘴里的食物!

  很难想象,呆萌的胖家伙,此时却如闪电貂一般迅捷,如毒蛇出洞一般精准,也不消片刻,竟将那些逃散出来的黑虫子,吃了个一干二净!

  它就好像吃撑了一般,打了个饱嗝,竟是吐出一口雾气来!

  严语也是看呆了,只是土拨鼠仍旧不断打嗝,不断地吐出烟雾,就好像那些黑虫子是一枚枚火种!

  土拨鼠变得烦躁起来,不断地刨土,好似要挖出水源来解渴,扑灭体内的火焰那般。

  它变得狂暴,严语也不敢靠近,过得一会儿,土拨鼠终于是忍耐不住,鼻子不断嗅闻,又飞快地窜了出去!

  “又去哪里!”严语赶忙追了出去,不过他的心中也越发变得凝重,因为土拨鼠今次的路线,竟是往里头走,再往前面可就是秦家的祖坟禁地了!

  亏得秦大有等一群老头子以死捍卫,消防队又及时赶到,秦家祖坟才算是保了下来。

  此时深更半夜,又出了这么多事,祖坟这边也无人再来看守,严语便大胆地追了进去。

  可即便如此,严语心中还是充满了不安,虽然头顶月光如雪,但毕竟是坟地,他倒不是怕什么神神鬼鬼,而是担心会有黑虫子之类的未知生物。

  土拨鼠的速度太快,严语追了几分钟不到,就已经越过了老头子们曾经盘坐的地方。

  那是祖坟的界线,再往里头去,就是祖坟禁地了。

  严语毕竟是外姓人,从未踏足此处,此时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好生震惊了一番。

  也难怪秦家祖坟轻易不让外人进入,这祖坟竟然还有神道,神道两侧是等人高的石像,若是放在古代,这根本就是帝王将相的规格了!

  很难想象,贫穷偏远的老河堡,竟然有着如此气派的祖坟之地,若是古代,这就是僭越,即便是眼下这个时节,就凭着这个祖坟,老河堡只怕也要掀起举世震惊的新闻来了!

  土拨鼠不断往前狂奔,严语也只能“走马观花”,粗粗扫视四周环境,饶是如此,他仍旧是被周遭的建筑给好生震慑。

  此时又突然听到了一声水响,噗通!

  严语更是大吃一惊,往前追去,便见得前头出现一个石头堆砌的莲池,池里虽然没有莲,但却有水,而且是清澈干净的水!

  土拨鼠正泡在水里,咕噜噜畅饮,莲池的上方,是个硕大的石头仙葫,涓涓细流,正从葫芦口流下来,水线不是很大,但渐起水花如一颗颗夜明珠!

  严语终于明白为何干旱多年,老河堡的人却始终没有被渴死,也终于明白,为何老河堡的男人们,总能够找到水,虽然只能配比供给,但好歹是能活命。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男人们如何都不乐意去寻找水源,原来祖坟这里就有水!

  虽然能够明显看到,仙葫口流出来的水并不大,莲池里的储水也不算多,但救活老河堡,那可是绰绰有余的了!

  一切的迷雾,仿佛一下子就被拨开,难怪秦大有禁止闲杂人等进入祖坟禁地,原来还藏着这么个好宝贝!

  或许秦大有在村里拥有这么大的威望,除了他的为人处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莲池。

  因为他把持了水源,就等于扼住了全村人的性命,他也终于明白秦大有为何反对他寻找水源了。

  因为找到了新的水源,村民们就不再受到他的制约,秦大有将完全丧失自己对村民们的控制筹码!

  当然了,又或许秦大有只是想保守这个秘密,若是传将出去,附近村落的人都会来这里取水,可这里的手并不算多,也只是堪堪足够救活老河堡的人。

  若让人发现了,只怕要引发争斗,到时候谁都别想占到便宜。

  种种的一切,在这个水源出现之后,又被彻底打乱,必须重新来考量。

  如果不是土拨鼠,严语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地方,更不会发现这个水源!

  只是严语有些不明白,当日秦大有是如何说服消防队的人,不让他们进入这里,难道只是因为他口才了得?

  秦大有能够保守这个秘密这么久,想来也有着他的本事和手段,严语也不去多想,他倒是对这个莲池和仙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因为无论是莲池,还是仙葫,都是道家的东西,这就不得不让严语产生一些联想了!

  当严语走近了一些,手电光照得更清楚,他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因为他终于看清楚,这仙葫可不是孤零零的仙葫,仙葫只是一小部分,仙葫上头还有一个长须飘飘的仙人之像,只是已经破败了,半截身子已经坍塌,下半身则埋在了土里,仙葫则挂在仙人的腰间!

  这么一看,年代感可就扑面而来,仿佛将严语带回到了上古时代了!

  秦大有总是劝说严语,说他老河堡传承千百年如何如何,严语一直没有当成一回事,如今看来,这可并非秦大有信口开河,更不是夸大其词,这老河堡,果真是有点东西的!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